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剑囊
    “王师,伊两个修士老结棍!”洛凛音平时极有高手风范,但此时感知这样的威能,他还是往王离身边一缩,意思是感觉这两个人他也根本应付不了,只有仰仗王离了。

    王离也不敢大意,老老实实的祭出了承天雨露铜盘。

    虽说这承天雨露铜盘的威能激发,将所有刺落下来的白色云剑全部挡住,但是王离等人身外咣当咣当不断巨响,一行人都是被震得浑身灵光闪动。

    这些白色云剑看似绵柔,但冲击上来时,在奇特的元气法则纠缠之下,却是十分坚韧,给人的感觉倒像是一座座铜山铁山冲击上来一般。

    “明明是风系法门,竟然硬生生的形成了金系法门的味道。”颜嫣也是眉头大皱。她也看不出这两名修士的来历,她所受的教化太过正统,王离和何灵秀主动挑衅这两名修士的做法,她原本就觉得有些不妥,但对方这一击,却让她感觉出来对方真正是动用了杀心,她也觉得对方有些过了。

    “这东方边缘四洲什么鬼,现在随便遭遇两个人就这么难缠的?”

    王离首当其冲,他觉得耳廓之中都是咣当咣当乱想,他除了吃惊之外,瞬间有些无语,以前他和吕神靓或是何灵秀在外行走,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大多都是炼气期修士,感觉筑基期修士都算强的了,以前就凭吕神靓假意要自爆一下金丹,都能横着走,但现在这东方边缘四洲怎么好像不是炼气期修士遍地走的乐园,反而是怪物遍地走的地方了。

    这两人明明是金丹境的修士,要是施展的法门只有金丹境的威能也就算了,但这金丹境出手就是越阶的实力,这也委实有点让他觉得不可置信。

    “这些人竟然能够接住云山大从剑?”

    不过王离不知道的是,这两人此时心中也是和他一样的震惊。

    他们两人停留在此,是有大的图谋,其实在发现王离等人的踪迹时,这两人已经动了杀心,这门法门虽然看似施展起来云淡风轻,但这一击便是要耗费数量可怖的真元,实则已经是全力一击,想要一击奏效。

    然而让两人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仅凭一件法宝,就轻而易举的挡住了这一击。

    “咻!”

    真所谓真正的狠人不多话,这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一丝废话都没有,气海之中直接一声啸鸣,一件本命法宝缠绕着丹光透体而出。

    他的金丹丹光是极为纯正的青色,这件本命法宝也是青色,祭出时只有鸡蛋大小的一个,但转瞬不断变大,变成一丈来长的一口青铜钟。

    这口青铜钟散发着古意,斑驳的铜绿已经沁入了胎体深处,显然是历史悠久的古宝。

    钟身表面光滑无比,不见任何符纹,但此时随着这名修士的真元不断灌入,钟身内里却是青色的灵光涌动,形成一道道手持刀柄的小人状模样的怪异符纹。

    当!

    这口青铜钟突然震响。

    王离这边所有人都只觉得心头巨震,脑海之中都像是被硬生生的塞入了一口青铜钟。

    这口青铜钟再响一声。

    “啊!”

    万夜河首先骇然的大叫起来。

    他不只是神识被杀伐,脑袋里刀割般的开始剧痛,而且他体内的经络都奇异的鼓胀欲裂,体内的真元似乎接下来就要不断碰撞,炸裂他的经脉。

    噗噗噗……

    他们还能承受,但方圆百里之中,天地之中却是不断响起沉闷的爆响声。

    这范围之内的所有飞鸟、走兽、虫豸全部身体爆开,变成一团团血雾。

    这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面色冷肃,伸手一划,他手腕上飞起一个红色的法环,这法环原本头尾相衔,此时突然松开,却是变成了一条血红的小蛇。

    这小蛇在他身前游动,缕缕的红光似乎顷刻间结成了一个法阵。

    那些生灵爆开的血雾被纷纷牵引,天空之中,竟像是有无数血红色的莲花生成。

    “什么鬼!”

    王离头疼欲裂,他大喝一声,拍出冥棺大手印。

    这是真正的大帝对于某种元气法则的最本源领悟,也完全超越了真元修为的范畴,一个阴暗的手掌凌空穿行,并没有散发强烈的元气波动,但似乎无视一切般,直接拍向这名修士身前。

    “啪!”

    大片还未真正盛开的血红色莲花直接湮灭,看似不起眼的幽暗掌印直接拍到那名修士身前的红光结成的法阵上,这个法阵也直接崩碎,那条飞快游动的小蛇直接被拍得灵光尽灭,变成之前的红色法环,倒飞出去。

    “怎么可能!”

    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脸色剧变,他气海之中再射出一缕青色丹光,催动那口青铜钟再发震鸣。

    “啊!”

    万夜河再次发出惨叫,他惨叫声响起的刹那,王离这方所有人也是人人咳血。

    其实痛楚还能够忍受,但万夜河最为胆小,他只觉得这青铜钟要是再震个两下,恐怕他就要陨落。

    王离又是拍出一掌。

    这一次冥棺大手印直接拍在了那口青铜钟上。

    当!

    这青铜钟一声巨响,它的表面直接落下了一个灰黑色的掌印,它胎体内里那些发光的符纹被这掌印拍得全部浮现在表面。

    数百个手持各色兵刃的发光小人,全部好像真正的活物不断朝着那个掌印砍杀。

    这种感觉,就像是数百个原始人族在围殴一头远古巨兽一般。

    “这是什么法门?”

    和王离为敌的这两名修士体内都是寒气大冒。

    此次这口青铜钟虽然发出巨响,但王离这方所有人却反而觉得浑身一轻,再没有古怪的神识杀伐威能在体内震荡和牵引。

    王离却是一招鲜,吃遍天,他再次朝着这两名修士拍出一掌。

    他此时成就大道圣体,自身灵韵惊人至极,连续数次施展这冥棺大手印之后,随着他使用越来越为纯熟,整个身体的道基灵韵也带起更多的元气法则,一时间那阴暗如鬼影的掌印在虚空之中穿行时,甚至带起了那口阴沉龙鳞木帝棺之中的真意,掌印穿行的空域之中,竟是自然形成无数个若隐若现的棺椁,这些棺椁阴森森的,全部像逆流而上的游鱼一般,追随着掌印前行。

    “真的是天纵奇才。”

    周玉希看得神魂震荡,连呼吸都彻底停顿。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不佩服王离,她之前心中一直觉得王离是横插一刀,硬生生的夺取了属于她的这口帝棺疑棺。

    但她心中清楚的很,这口疑棺若是落在她手中,就算是举妙欲古宗全宗之力,恐怕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领悟出其中的真意。

    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身后,那名身穿金色翎毛法衣的修士也无法淡定了,他双手往前伸出,金色法衣的双袖之中,洒落出数百张银色的方符。

    这些方符都只有成人大拇指的指甲般大小,方方正正一块,但是洒落在空中,都是轰的一声巨响,直接化为一尊尊一丈二三高度的银色锡兵。

    这些银色锡兵全部左手持盾,右手持戈,它们身上元气波动剧烈,强大的元气互相撞击,整个虚空之中都是叮当作响,就像是有无数真正的刀剑在撞击。

    虽然只是数百名锡兵,但是瞬间营造出千军万马的气势。

    不过在王离的冥棺大手印之下,这些锡兵也毫无用处,手印和那些冥棺穿行,这些锡兵就像是面粉堆砌而成的一样,被砰砰砰的轻易击碎。

    见到此幕,这名身穿金色翎毛法衣的修士也是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他衣袖之中又是金光一闪,却是祭出了一个金色的布袋。

    这个金色的布袋外观也和普通的纳宝囊没太大区别,但它迎风就长,袋口张开,居然像是一头巨兽吞吃东西一样,将冥棺大手印吞了进去。

    这个金色布袋随即收紧,布袋的表面不断有大块大块的凸起,好像有许多棺椁在撞击一般。

    这名身穿金色翎毛法衣的修士紧紧咬牙,身体不断震颤,似乎也有些难受,但片刻之后,这金色布袋却是恢复如常,似乎那道元气法则都被硬生生的磨灭了。

    “王离,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剑囊么?”

    也就在此时,颜嫣的声音却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王离顿时精神一震,“灵熙道友,难道这件东西不是什么防御法宝,就是一个剑囊?”

    “我无法完全肯定,但按我的判断,这件东西很有可能是一个极品的剑囊。”颜嫣的声音不断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有些凶剑,寻常的剑囊根本无法收纳,根本无法承受得住剑上的凶威。而且有些剑囊兼具对法剑的克制作用,你不要轻易动用你的剑阵,否则若是反而被对方收纳,反而就变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再用来对付我们,那便极为不妙。

    王离原本已经觉得这两人十分难缠,想要快刀斩乱麻,直接祭出一万八千冥冰剑阵,但他听到颜嫣这样的话语,顿时便是一怔。

    也就在此时,那两名修士之中,那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却是眼中神光剧烈闪烁,手指一弹,却是祭出了一颗光芒耀眼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