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秀才遇到兵
    “周道友,大哥给你的是什么样的法门?”

    万夜河贼兮兮的看着周玉希,忍不住问道。

    他觉得周玉希的神色很奇怪,这门法门不知有什么羞处,周玉希竟然害羞得连一双玉腿都有些粉红。

    “不能说!”

    周玉希马上就惊呼出声。

    她甚至有些哀求般的看着王离,让王离不要告诉其余人。

    “放心,我知道交易法门的规矩,除非你们自己想说,所以我不会告诉别人。”王离呵呵一笑。

    周玉希心中顿时有些感激。

    这法门的确是有些太难以启齿了。

    严格意义而言,这竟然是一门双修道侣之间的情趣法门。

    此种法门一施展,元气就化为一道道红色飘带,就会自然缠绕于女修的身上,将女修的身体摆布出各种具有诱惑性的舞姿。

    这种舞姿自然是艳舞。

    而且是针对道侣的极具挑逗性的艳舞。

    但让她无法拒绝的是,她心中十分清楚,越是具有挑逗和魅惑性的舞姿,配合她妙欲古宗的天香妙欲舞,威能就会更强。

    她心中直觉恐怕是一些魔修的迷魂天魔舞,都比不上王离传给她的这门私房红带舞和天香妙欲舞的配合。

    现在她的玉脸不断的发烫,对王离心中感激的同时,又怎么都想不明白,王离如此年纪,怎么会这么多法门,而且连这么古怪的,双修道侣之间才有可能用的法门都如此精通,随手就贯入了传功玉符之中。

    “小玉洲还没有任何一家商铺,是一点定金都不收就直接将法门传给别人的,你这就是收白条的生意,你这么起劲做什么。”何灵秀看着得意洋洋的王离,很习惯的就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说的也是。”王离讪讪一笑,转头就看着低头静思,似乎略有所悟的洛凛音道:“洛道友,这门法门不难,你现在领悟得如何了?”

    “王师你的这法门的确不算太难,我领悟得差不多了,可以对这两人一试。”洛凛音含笑说道。

    “可以啊,那你便试试。”

    王离面上纹丝不动,心中却是大吃一惊。

    他嘴上说这法门不难,但其实他十分清楚这法门的领悟和使用也不算简单,但这短短的时间里,洛凛音却是已经彻底领悟,可以试着施法了,这便说明这些洲域的准道子级人物,天赋的确是有些厉害。

    洛凛音也不多言。

    和万夜河相比,他倒是真具有出身大宗门的准道子人物的出尘风采。

    他目光微微闪动,身下的空气里些许微光流动,接着便毫无异常,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灵气波动。

    但此时他的神识,却已经以下方土地为根基,以地脉为引,朝着那两名修士所在的方位潜游过去。

    也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洛凛音的面色突然一变。

    他的面容微微扭曲,却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

    “怎么?”

    万夜河有些骇然的看向他的面目,却发现他的两侧太阳穴都是微微鼓起,内里的血脉似乎被某种力量反噬,竟然不断团结在一起,在肌肤下方形成了两个肉眼可见的硬块。

    “这两人十分诡异,我还未感知清楚,就被他们用某种神识法门攻击。”洛凛音此时脑海之中就像是被尖锤敲击了一记,他十分痛楚,但还是咬牙坚持着说道。

    也就在此时,王离的面色也是骤然一变。

    他御使的那几只偷偷潜向那处区域的蛊虫似乎也在同一时间爆开,瞬间被某种厉害摧毁,直接和他失去了联系。

    “我等只不过在此暂歇,何方的道友,如此无礼?”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便从那处方位响起。

    这声音响起的刹那,数百里范围内的云气都被卷动,一道道云气竟然在空中不断变化,形成一条条剑状的白云。

    而这句话说完之后,竟然还有滚滚如雷的轰鸣在高空之中不断回荡,那一条条剑状的白云,居然都是剑尖对准了王离等人的所在,一种强烈的元气波动,也在高空之中扩散开来。

    “此人竟然拥有如此的气势,元气激荡竟能影响数百里?”万夜河最为胆小,但他的见识却不弱,他下意识的就又往王离的身后退去。

    “那你歇就行了,怎么我们游山玩水就不行么?”王离的声音却是也在此时响起,“我只是顺便放放虫,结果你直接将我几个爱宠全部灭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这些爱虫跟了我很多年了,我平时都舍不得骂它们一句,现在你们倒是好,你们不只是暂歇吗,为何要毫无人性的杀虫?”王离的声音连连响起,那两名修士似乎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遇到如此路数的修士,一时间居然沉默了片刻。

    足足数个呼吸之后,那道带起不断轰鸣的声音才响了起来,道:“这位道友,这几只…明明只是傀儡蛊虫吧?”

    “蛊虫怎么了,蛊虫就不是虫么,不是我的爱虫么?”王离索性哀嚎起来,“难道随手杀我爱虫还有理了?”

    “怎么,想故意找事?”

    一声幽幽的声音响起,“我正觉得无聊,没想到还有主动上来找事的。”

    这句话响起之后,一道幽蓝色的遁光便随即闪现在空中。

    两名修士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这两名修士身下的飞遁法宝只不过一丈来长,闪耀着一种阴冷的幽蓝色光焰,等飞得近了,王离等人看清,这居然是一柄方便铲。

    这两名修士身材都是中等,都是年轻的男修,前方一名修士身穿一件看上去很古旧的白底黑纹的山水法衣,白色的法衣上,绘制着水墨山水。

    这名修士面容清秀,一双眼睛却是分外的大,若是寻常修士,面容清秀的同时,一双眼睛很大,自然会让人觉得好看,但此人的眼睛有些特殊,漆黑的眼瞳却占据了大半,这便让人看着他的眼睛就觉得漆黑一片,让人自然心生寒意。

    另外一名男修却是身穿耀眼的金色法衣,他的金色法衣是羽衣,是用许多金色的翎毛炼制而成。

    这些金色的翎毛之中有丝丝的雷罡在不断跳跃,好像法衣内里有一片金色的雷海,但却偏偏又没有任何一丝雷罡气息从他的法衣上流散出来。

    他长着一张很正气的国字脸。

    这种脸型在很多时候让人一眼看去就是那种正气凛然的正派好人,但王离一看却是乐了。

    他在玄天宗有一名师叔,也是这种面相,但那名师叔却是真的小鸡肚肠,经常想要为难他们孤峰。

    “杀人偿命,杀虫赔钱。”这两人越是气势汹汹,王离就越是兴致勃勃,他也索性摆出了一副就要挑事的模样,“挑事又怎么了?”

    “看来你们还不太清楚三圣最新传递的圣意?”隔着数里看着王离,身穿金色法衣的国字脸年轻修士笑了起来,“看你们也不像低等宗门的修士,你们平时若是挑事,恐怕也不至于丢了性命,但今日里在东方边缘四洲,这种挑事,恐怕真的会丢了性命。”

    “噗!”

    也就在此时,让王离都没有想到的是,何灵秀直接又出一剑,又是从王离的后背刺入,从胸口透出,将王离扎了一个窟窿。

    “你….”王离都懵了。

    “看你让那名妙欲古宗的女修满脸通红不说还满身红,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法门。”何灵秀传音给王离一句。

    “这也要刺我一剑?”王离的脑海之中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何灵秀回答那两人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什么丢了性命?丢不丢性命无所谓,关键是想挑事。我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捅,你们吓唬谁呢?”

    王离还算是了解何灵秀,他知道何灵秀平时也不太这样,但万夜河和周玉希等人是真的有些心惊胆战。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王离都已经思路清奇,行事很特立独行了,怎么这何灵秀好像比他还要思路清奇的样子。

    两名修士都是顿了一会。

    那名身穿金色法衣的年轻修士皱着眉头看着何灵秀,终于忍不住憋出了一句,“你的脑子有没有问题?”

    “她脑子应该是坏了。”

    王离这个时候又让万夜河等人有叫绝的冲动,王离飞快的接了一句,“她刚刚就是用神识探一下地脉,看看地脉下有无什么矿脉,结果就被人用神识杀伐法门重创,是不是就是你们做的?”

    这真的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明明受创的是洛凛音,但王离却是张口就来,关键他连说的如此顺畅,根本都没有丝毫的停顿。

    “算了,我头疼,杀了他们算了。”

    两名修士互望了一眼,那名眼黑特别多的修士直接就冒出了这样一句。

    王离胡搅蛮缠随口乱说的功力令人叹为观止,但此次他似乎是秀才遇到兵,有些不灵。

    随着这句话响起,天空之中如无数巨兽咆哮,那无数道巨大的白色云剑,直接就如同一座座小山坠落,朝着王离等人刺杀下来。

    “这么牛气的?”王离惊了。

    关键是这人施法似乎很随意,但这些白色云剑的威能却极为可怖,在他的感知里,竟然至少有元婴三层修士的施法威能。

    (今天一更,按照惯例,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