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一桩好生意
    “多谢王师赐术!”洛凛音一接过传功玉符,神识只是一扫内里的法门,顿时惊喜至极。

    “什么样的法门?”万夜河一看洛凛音这神色,就顿时觉得这法门不俗,他顿时忍不住就往上凑。

    “一门借地脉增扩神识搜索范围的法门,金丹境就可以窥探搜索近百里的区域。”洛凛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这门功法虽然在王离看来真的很耗神识,有诸多缺点,但他内心有这样的评价,只是源自他所会的法门太多了,而且他现在时不时有空还会压榨一下灰色道殿之中的灰衣修士,法门还在日益增多之中。

    这种在他看来有明显缺陷的法门当然不算什么,但关键在于,现在恐怕任何一个宗门的各类法门都不会有他齐全,这种稀缺的法门,在洛凛音看来自然是珍贵得很。

    “大哥,我跟着你的时间还更长一些,你这样就有点厚此薄彼了啊。”万夜河一听顿时也郁闷了,“大哥你是东方边缘四洲修士的圣师,你好歹也给我个一两门厉害法门啊。”

    “你连半颗异源都没有挣完,你欠我那么多异源,还想开口问我要厉害法门?”王离鄙夷道,“等你还完我六十颗异源再说。”

    “那等到猴年马月啊?”

    万夜河顿时有些沮丧,但有种压抑不住的欲望却是让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大哥,要是还完了六十颗异源,真的能够给我一两门厉害法门?”

    “可以啊。”王离有心鼓励他努力还完六十颗异源,他马上拍了拍万夜河的肩膀,十分大气道:“别那么小家子气,你若是哪一日还完了六十颗异源,我给你三门厉害法门。”

    “大哥你太大气了!果然我辈膜拜的对象!”万夜河瞬间热泪盈眶,“绝对不能比给洛凛音的这门法门差啊。”

    “那是当然。”王离道:“绝对只强不弱。”

    “此人真的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看着万夜河热泪盈眶的样子,何灵秀顿时忍不住传音给王离,“这人的脑子没毛病吗?画个大饼就激动成这副模样?”

    “大哥,我还清欠你的异源有希望了!”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万夜河更加激动了,“我哪怕从天鬼圣宗偷几十颗异源出来,只要我能换三门比这法门还强的法门回去,恐怕我天鬼圣宗的那些老古董都只会吹捧我,绝对不会往死里揍我。”

    何灵秀顿时愣住。

    “万胆小,可以啊,这法子你想得不错。什么三门!给你四门!先给你一门做定金!”王离一听,眼睛都亮了,“有没有传功玉符,再给我一片。”

    厉害法门他反正不少啊,但这异源,可不是每个宗门都有得多的。

    “先给我一门做定金?”万夜河惊了,他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王师,我伊里有不少传功玉符。”洛凛音倒是爽快,将纳宝囊中的数片传功玉符点给王离。

    “让我想想给你一门什么法门。”王离看着万夜河,“万胆小,不如你说说先要一门什么样的法门?”

    “我先天木气不足,最好大哥你能给我一门补益先天木气的强大法门,如此一来,我可补道基先天不足,灵韵自然有惊人长进。”万夜河连忙叫了起来。

    “这也太难办了吧?”万夜河的声音方落,周玉希等人,包括颜嫣在内,心中都是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这好办啊。”然而让他们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似乎想都没想,就朝着一片传功玉符之中贯了一门法门。

    万夜河接过传功玉符神识只是一扫,整个脸就变得一片煞白,他浑身都不断颤抖起来。

    “怎么样,这法门行不行?”王离朝着他呵呵一笑。

    万夜河嘴唇哆嗦了一会,好像才缓过起来,吐出一个字:“行。”

    “这是什么法门?”他如此模样,倒是让洛凛音好奇起来,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能说!不能说!”万夜河瞬间又变了脸色,连连摇头。

    王离也只是笑而不语。

    如此一来,何灵秀倒是也奇怪了,皱着眉头就传音问王离,“你给了他什么法门,他怎么这副鬼样子?”

    “我给了他邪王长生诀。”王离传音道。

    “邪王宗的法门?这你也会?”何灵秀的脸色顿时一变,“你居然给他的是一门邪修的至高心法,怪不得他这副神色。”

    王离得意洋洋的传音:“你不是说要将他们拉上贼船?这邪王长生诀不只是木系的大增寿元的至高法门,而且原本就能大补先天。他怎么可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修了这样的法门,他怎么可能不上这条贼船。不然到时候我到处宣扬,他修的是邪修法门,他不是完蛋?”

    看着万夜河又怕又喜的样子,周玉希突然忸怩了起来。

    她突然觉得王离为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圣师的传言恐怕不虚,她当然心中也有很想要的某类法门,只是她不好意思开口。

    忸怩了好一阵,她还是鼓足勇气,用蚊子哼哼般的声音,羞涩道:“王…王道友,是否只要给一定异源,想要何种类型的法门,你都能满足?”

    “怎么可能!”王离断然回绝的样子。

    周玉希面色一白,鼻子都突然有些发酸。

    但接下来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接着道:“怎么可能任何类型的法门都能满足,七神经这种级别的法门,我哪里能够满足,不过绝大多数种类,只要不是特别至高的法门,我应该都还能行。关键一分价钱一分货,看给多少异源了。”

    “那…十颗异源,大约能给什么样级别的法门?”她又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两条洁白如玉的玉腿紧紧的挨在一起,不自觉的摩擦。

    “十颗异源?”

    王离的眼睛亮了,“关键你要何种法门?”

    周玉希的粉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又纠结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轻声传音给王离,“我想要一门可以让我曼妙而舞的法门。”

    “……!”王离这下倒是有点蒙。

    “什么意思?”

    他觉得自己好像没听懂,“让你跳舞?还是你想让人跳舞?”

    “我….”周玉希的脸越发的红,她难以启齿。

    “你要说快说,要个法门都这么麻烦。”王离道:“不能和万胆小和洛凛音学一下,干脆一点么?”

    “是让我可以跳舞…”周玉希见他不耐烦,也是鼓足勇气豁出去了,道:“我妙欲古宗有一门强大的对敌法门,叫做天香妙欲舞,这门法门,是舞姿越是曼妙,便越是能够让修士心神波动,便越是能够不知不觉堕入幻境,与此同时,我的….”

    说到此处,她又有些说不下去。

    “能不能一次说完啊。”王离郁闷道:“赚个异源真难。”

    “天香妙欲舞,舞姿越是曼妙,心境波动越是剧烈,幻境威能越强,与此同时,我的体香也会越发清晰,越发魅惑。”周玉希娇羞的低头,飞快的一口气说完了。

    “那你这…是需要法门,不是只要跳舞跳得曼妙吗?”王离摸不着头脑了。

    “也不是…是我…我不太会跳舞。”周玉希深吸了一口气,头垂得更低,“我对于真元修行和其余各种法门,悟性都是足够,但偏偏跳舞起来,我却是笨手笨脚,有时候左右都分不清,跳起舞来十分笨拙难看,所以我别的方面都可以,但偏偏无法发挥这天香妙欲舞的威力。”

    “你不会跳舞?”王离终于反应过来。

    他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这不是只要花点时间练练,是个好看点的女修都能学得不错的么?”

    “我真的没有天赋。”周玉希也是欲哭无泪,她的脑海之中闪过了无数自己跳舞起来就像是笨小鸭蹒跚学步般的画面。

    她连琴棋书画都无一不精,但跳舞起来,手脚却都是僵的,好像手脚都不听指挥。

    “哈哈哈哈!”

    王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自己都忍不住扭了扭腰,道:“要不你给我看一下你是如何不会跳?”

    “不要!”

    周玉希传音给王离时都差点下意识尖叫起来。“十颗异源,只要你能够让我跳舞好看,我绝对给你。”

    “只要能够让你跳舞,其实没有等阶要求,只要跳得足够曼妙诱惑,能够配合你这天香妙欲舞的法门,就可以了,对么?”王离想了想,问道。

    周玉希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那这门法门应该可以。你对自身施术,真元不要抗拒就可以了。”王离马上就朝着传功玉符中灌入一门法门,然后点到她身前。

    周玉希神识朝着这传功玉符之中一扫,她一声轻呼,不只是脸红了,浑身都红了,就连一双玉腿都透着粉红。

    “怎么样,可以么?”王离胸有成竹的看着她,问道。

    “可…可以…”

    周玉希点了点头,她心跳得厉害,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声音,“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连这种…这种样的法门都有。”

    “那欠我十颗异源,要是时间长了,我可是要收利息的。”王离突然兴奋起来,他陡然想到一桩好生意,他说不定可以大量忽悠这种准道子,偷异源换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