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打招呼的方式
    “洛道友,你随身法宝囊里面,有没有备用的法衣?”

    震惊过后,万夜河一脸讨好的问洛凛音。

    “没有啊,怎么?”洛凛音微微一怔,“我这杏黄万辟法衣材质特殊,不会被威能扯碎,而且还能提升遁速,所以平时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备用法衣的。”

    “还能怎么,我要换掉身上的法衣啊。”万夜河欲哭无泪。

    洛凛音愣住了,“怎么,你不是喜欢女修法衣?”

    ……

    “何师姐,你说王师兄什么时候能到?”

    小玉洲和红山洲之间,一片灵气稀薄,被修真者自然视为荒漠地带的平原里,却是矗立着不少凡夫俗子的村庄。

    在一座山丘的梯田里,一个牧草垛上,李幽鹊嘴里叼着一根干草,问身边盘坐着的何灵秀。

    这个时候就他和何灵秀两人,他的那名仙柯宗的师姐倒是不在。

    何灵秀睁开微闭的双目,她看着这名面容分外稚嫩的少年,知道对方似乎只是想对王离了解更多一些,而并非是急躁。

    事实上,她知道整个小玉洲年轻一代的修士之中,都没有几个比李幽鹊更有耐心的。

    “大概会比我和他约定的时间提早个一天左右。”何灵秀说道,“这人既鸡贼,又喜欢见缝插针的弄好处,现在红山洲南部兽潮泛滥,以他此时的本事,自然是要捞够了好处才过来,绝对不可能多浪费时间的。”

    李幽鹊听她说得有趣,不由得笑了笑,道:“他都不急着和何师姐你见面么?那算来他要明天清晨或是正午时分才会到?”

    “大概是如此。”

    何灵秀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鄙夷道:“他有什么急的,以他的鸡贼,若是别的地方可以抽空多得个一块灵石,他说不定都要先捞个一块灵石才过来。”

    听她这么说,李幽鹊却只是笑笑。

    何灵秀却是沉默下来,她的眼中有光焰微微闪动,心中又默默骂了几声鸡贼。

    她当然清楚自己对于王离而言,绝对比一块灵石重要。

    李幽鹊又安静修行,到了黄昏时分,他突然又出声问了一句:“何师姐,你说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师尊,后来都死在混乱之潮里,你说他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会不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何灵秀就已经摇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最恨的恐怕是三圣。”

    “那就好。”李幽鹊平时都是很安静,很镇定的样子,此时倒是有些和平常不同的样子,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其实要遇到一个真正觉得可以深交和喜欢的修士,也很难。王师兄真的很不错的。”

    “要搞定他也很简单。”

    何灵秀鄙夷道:“若是一颗异源不行,就给他两颗异源。”

    月上中天。

    到了夜半时分,原本似乎已经在草垛上直接睡着了的李幽鹊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瞳在黑夜之中显得非常深邃,而且瞳孔在不断的收缩变化。

    “何师姐,是不是你算错了?”他的嘴角流淌出一丝笑意。

    “不是。”

    然而他身侧的何灵秀却是眯着眼睛,她也看着他凝视的方位,她看了那片天空许久,然后确定的摇了摇头,道:“那两人之中没有王离。”

    “不是王师兄?”

    普通的修士可能朝着李幽鹊和何灵秀所望的方位望去,会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但是李幽鹊却是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那两人好像也落了下去,要长时间停留的样子。”

    “那应该就和这隐山提前开启有关。”何灵秀冷笑起来,“我原本就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李幽鹊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何师姐,你确定你那土办法,真的能够让王师兄找到此处来和我们碰头?”

    “若是他真的太笨,无法领会,那我明日再设法给他些线索。”被李幽鹊这么一说,何灵秀倒是有些忐忑了。

    接下来她又是忌惮落在数百里之外的那两名修士,又是怀疑王离能不能理会自己留下的指示线索,一直到东方出现鱼肚白,她都没有能够静得下心来修行。

    突然之间,她的身体微微一震,差点直接惊呼出声。

    李幽鹊感觉到她的变化,下意识的就知道这应该是王离到了,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再过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他的眼中才泛出异彩。

    “这么多人?”

    他虽然明知道王离是不走寻常路的修士,但来人的数量和隐匿气机的手段,却还是让他委实有些吃惊。

    “走!”

    何灵秀身上泛起灵光,她卷住李幽鹊,朝着王离等人飞遁而来的方位迎了上去。

    ……

    “果然在这里!”

    王离钓鱼钓了洛凛音之后,又想到要花费些时间去让人取得那干尸浮岛的部分标本,接下来他倒是也没有节外生枝,很低调的朝着隐山所在赶路。

    他赶来的时间,倒是和何灵秀一开始预料的差不多。

    他原本还在搜寻何灵秀的踪迹,此时突然看到遁光冲起,等到看清的确是何灵秀,他惊喜之余便顿时郁闷起来,等到何灵秀距离他还有数里之遥时,他便忍不住郁闷的叫了起来,“呵呵道友,你搞什么鬼,让我赶来碰头也不将碰头地方说清楚一些,你也真的是天才,那种土办法都被你想得到。”

    他此时的郁闷倒不是装出来的。

    原来之前何灵秀只是告诉他要提前赶来此处,但是也的确没有说清楚到底在哪里碰头,王离距离这隐山地界不到百里时,也依旧没有遇到有人传信,却是在不少荒滩上见到了一些烧焦的痕迹。

    这痕迹很像是鬼爪。

    他顿时便觉得这是何灵秀留给他的痕迹,结果落下仔细查看时,他却在地上、树干上,看到也有火焰烧出的“必回”两字。

    除了这“必回”两字让他更加确定,这些痕迹的确是何灵秀故意留下之后,他却是没有发现别的线索。

    结果他们这一群人还揣摩了半天,最终还是魏黛眉发现“必回”这两个字都朝向某一个方位,于是他们便朝着这个方位掠来,前前后后搜寻那些烧焦痕迹,包括揣测这“必回”两字有什么含义,他们估计就浪费了不下一个时辰的时间。

    “呵呵道友,你也真的是,你都留下我的名号了,你就不能弄个清楚点的标记,哪怕做个箭头,留个密语都行啊。”看着何灵秀距离自己不到数百丈了还没有说话,王离顿时就又忍不住郁闷的吐槽了一句。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何灵秀居然一改往日的做派。

    她都没有还嘴。

    只是再飞近了的时候,王离倒是目瞪口呆了。

    他看到何灵秀的眼睛竟然红彤彤的。

    “呵呵道友,你这…?”

    接下来让他更不知所措的是,何灵秀飞掠到他身前时,似乎还不减速。

    结果何灵秀直接就冲进了他的怀中。

    “大哥,你们这样光天化日的,真的好么?我还是个孩子。”万夜河看得目瞪口呆,他都生怕何灵秀冲进王离怀里之后,就顺势做出些少儿不宜的举动,这在他看来就实在太过奔放了一点。

    然而让他和其余所有人,包括王离都没有想到的是。

    噗的一声!

    王离的胸口直接涌起一蓬血花!

    何灵秀红着眼睛冲进王离的怀里之后,就直接狠狠的扎了王离一剑。

    “你这鸡贼!下次还敢那样把我甩了,我就扎你十七八个窟窿!”何灵秀咬牙切齿的冲着王离叫道。

    她虽然凶,但眼角却是不够争气的掉下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痛啊!呵呵道友我还没施展日月皇华万战诀!”王离一声惨嚎。

    万夜河看着王离身前鲜血汹涌,他顿时白了脸,“大哥,你们小玉洲的修士是这么打招呼的么,也太彪悍了吧?”

    “何师姐,王师兄。”

    李幽鹊是经历了那番逃杀,所以他很理解何灵秀的情绪,但他此时还是忍不住轻声提醒了一句,“如此一来,那两个人恐怕也注意到我们了。”

    “没关系。” 何灵秀扎了王离一剑,顿时觉得心中的怨气一下子排泄一空,顿时舒畅了许多。

    她此时浑身都感觉轻灵起来,看着眼前的王离,虽然她还不知道王离为何看上去年幼了好几岁,但她看着王离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感觉着那种熟悉的鸡贼气息,她便无形之中那两名修士的存在根本不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