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堵破墙
    “您….到底是何宗修士?”

    洛凛音的声音和称呼都变了。

    他当然不觉得王离是在装逼。

    气魄这种东西很难言明,但的确是拥有大气魄者才能拥有极高的成就,放眼整个中神洲,有几个宗门的宗主会有如此气魄,直接弃这魔魅古镜不用不说,还直接将它击毁?

    若是三圣那种境界高到一定程度,根本不屑这种宝物的修士也就算了,但眼前此人,却明明是和他同辈的年轻一代修士。

    王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周玉希和洛凛音等人的神色变化逃不出他的耳目。

    “哈?”

    这样的装逼大获成功,倒是也让他十分意外,既然如此,他也不妨再装得更像一些。

    于是他瞬间摆出了自己师兄李道七一直拥有的那种云淡风轻的姿态,不紧不慢道:“吾乃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之圣师,你说我是何人?”

    洛凛音的身体陡然一震,“难道你真的是王离?”

    “不要一叶障目。”

    王离呵呵一笑,他觉得装李道七的风淡云轻还真的很累,“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停滞不前。”

    说完这句,他直接放出了蛊云。

    密密麻麻的蛊虫瞬间形成了一片乌云,黑压压的密布在一万八千冥冰剑阵之旁。

    这蛊云的气势,隐然不亚于一万八千冥冰剑阵。

    “我…..”

    周玉希的一双光滑如玉的美腿上瞬间密密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再次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她真的有种自己以貌取人,浅薄了的感觉。

    在此之前,她总是觉得王离能够轻易的压制自己,也就是依靠这剑阵之类的外物,但眼下这蛊云一出来,她对于王离的看法完全改观,她觉得王离的底蕴太过惊人,自己真的是蚍蜉撼树,和他原本就不在一个等级。

    事实真的胜于雄辩。

    洛凛音被深深的震住了。

    这种蛊虫形成的蛊云和这一万八千冥冰剑阵强就强在气势磅礴。

    这蛊云和剑阵虽然各自相当于元婴修士的威能,但蛊云和剑阵密密麻麻的压迫着修士的眼球,它们给人的感觉,却比两名元婴修士站在那里要更有压迫感。

    “既然….”洛凛音欲言又止,他突然莫名的羞愧。

    “有什么但说无妨。”王离索性装逼装到底。

    他敏锐的感觉出了这人和周玉希的改变,对于他而言,厉害的帮手是越多越好,更何况一名死心塌地的帮手和一名满肚子怨气,准备时刻反水的帮手截然不同。

    “既然王道友如此手段,在我看来,陆道友完全不是你的敌手,为何你还要用此种手段来污蔑他?”洛凛意鼓足勇气,问出了在他心中盘旋的话语。

    “对任何对手,切勿有小觑之心,苍鹰擒兔也必出全力。”王离微微一笑,道:“我辈修士,如遇大敌,自然要动用一切手段,你也应该明白,法无好坏,手段也无好坏,若是对方一定要置你于死地,那你也要动用一切可用的手段,置对方于死地,否则是妇人之仁。而且我看你只知君子善假于物,却不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挑了半天,挑的还是陆鹤轩这座破墙,殊不知这座破墙随时倒下来就会把你牵连压死。”

    洛凛音瞬间就黄豆大小的冷汗不断从脸上滑落。

    他诚惶诚恐的对着王离行了一礼,“听王道友一席话,胜读十年典籍。”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万夜河一开始听得觉得很有道理,接下来却是觉得有点不对味。

    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按目前的局势,似乎王离是在诱骗此人要做墙头草啊。

    这不就是哪边强要倒到哪边。

    这似乎和自己一样没有节操啊。

    但洛凛音却和他所想的不一样。

    “雏凤不与野鸡为伍!”洛凛音只觉得王离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原本就比陆鹤轩要强,我为何要跟他混在一起,更何况他此时声名狼藉。”

    “聪明!”王离顿时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王师!请受弟子一拜!”接下来让王离和万夜河等人全部没有想到的是,洛凛音竟然直接就对王离虚空一拜,异常尊敬道:“王师您既然为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圣师,也自然是吾之师。”

    “还能这样的?”万夜河顿时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

    “何尝不可?”洛凛音正色道:“我这又不是背弃山门,我依旧是夺天古宗弟子,但就如任何仙门正统的弟子尊崇三圣,都自称为三圣弟子一样。我在外行走归从于王师座下,听从教诲,岂不正常?”

    “过了啊,我哪里能和三圣相提并论。”王离心中顿时乐开了花,难道这魅力值增加,对男修也有效?

    “我怎么没想到啊!”

    万夜河却是愣了愣之后懊恼的大叫起来,“早知道我也用这一招,那我不就成为大哥的开山大弟子了?”

    他是真的懊恼。

    现在周玉希和齐妙云就像是两个丫鬟,他则是个苦力伙计。

    如果一开始他也想到这招,再怎么说这开山大弟子总比丫鬟和驾舟小弟要好啊。

    “要当我的弟子可是没这么好当的。”但也就在此时,王离出声说道。

    “这…”洛凛音一愣。

    “若是随便指点也就算了,但若是要追随我身边,那也得正式一些,至少也要有足够的拜师礼。”王离淡淡一笑。

    “.….!”颜嫣原本还在怀疑王离为何突然转了性了,但听到王离的这些话,她顿时就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才是王离的本性。

    “拜师礼?”

    洛凛音微微一怔,他原本觉得自己之前话说得太多,说得太满,小命都有可能不保,但现在不只是可以保命,还有机会追随王离身侧,他顿时就欣喜过望,“那自然不能草率。”

    “孺子可教也。”王离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只是连这魔魅古镜都不入王师法眼,倒是有些难办。”洛凛音微微沉吟。

    “这倒未必。”王离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急了,道:“这毁去魔魅古镜,主要是用来给你们当头警喝,提升你们的气魄。”

    “若论特殊之物,恐怕也只有此件古宝了。”洛凛音犹豫再三,取出了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王离定睛望去,只见那似乎是一颗灰不溜丢的鹅卵石。

    “这叫大道感源石,有些典籍直接将它叫做捡漏石。”洛凛音正色道:“平时它毫无异处,但是接近一些源气特殊的灵物,它内里的元气会有些激荡,会让带着它的修士有种被针扎的刺感。”

    “这就是捡漏石?”王离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这东西他倒是真的见过记载。

    有些宝物,尤其是残破的古物因为篆刻的符纹法阵破损,自身灵气泄露一空,所以即便有很厉害的鉴宝法门,也未必能够看出蹊跷,但这种捡漏石却是有一定几率能够发现特殊的灵物,所以在记载之中,往往得到此物的修士,将此物带在身上,多逛逛修士市集,就能捡漏捡到一些宝贝。

    “此物还是有些不凡的。”洛凛音看着王离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便松了一口气,道:“我先前在夺天古宗修为进境不如人意,后来便是恰巧得到了此物,又凭此物在一个古物铺子找到了一块洗髓古符,从此修为进境才超过夺天古宗那些同辈的修士。后来又凭借此物有几次际遇,才被夺天古宗定为准道子。”

    “不错!”王离的嘴都合不拢了,“我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逛一些修士市集。”

    “那此物就当拜师礼了。”洛凛音顿时也是大喜,对着王离行了一礼,便将这块怪石点到了王离身前。

    王离刚刚接过这块鹅卵石,才低头看了一眼,觉得这东西似乎真的如同一块顽石。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觉掌心微微刺痛,就像是这块顽石上长了许多刺毛出来。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灰色道殿和水火大阵微有异动,但旋即都被灰色道殿压制下去。

    他手中这块灰色的鹅卵石上那种长出刺毛般的感觉也随即消失。

    “此物果然不错。”他瞬间就觉得这块捡漏石的确不俗。

    “原先还生怕王师看不上,能看上就好。此物虽然不错,但我觉得跟着王师,肯定有更大的好处。”洛凛音笑眯眯的说道,他这话说得倒是出自真心。

    “看你这话说的。”王离却是面色一板,道:“这师徒情分,岂能只用利益衡量?”

    “确实是弟子浅薄了。”洛凛音顿时面露惭愧神色,“王师教导得是。”

    万夜河看得目瞪口呆,“洛道友,你这就变节,彻底抛弃陆鹤轩了?”

    “王师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何况是一堵破墙。陆鹤轩虽然也力邀诸多道友,但现在想来,他声名狼藉,拉来的道友加起来似乎不如杨厌离一方具有优势,那我为何要帮他强出头?”洛凛音一通百通的样子,“不过也算是被王师打醒了,先前我自恃有天赋神通,又有魔魅古镜这种异宝,便自然有强人一等的感觉,但现在想来,诸洲各宗门的准道子,哪个没有些特殊的本事?再貌不惊人,看起来一副无用模样的修士,都令人大吃一惊。我这以前的倨傲,简直是大错特错,也幸亏遇到了王师,否则可能陨落都快。”

    “貌不惊人,看起来一副无用模样的修士,那意思是说我了?”万夜河顿时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