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太受打击
    王离一时间也有些心神震撼,倒是没有说什么刺激他的话语。

    帝威就是帝威,有着凌驾于一切的味道。

    一种堪称先天神通的元气法则和这冥棺大手印的元气法则的交锋,让他此时心中完全荡漾之前从未有的感悟。

    他隐约可以确定,这冥棺大手印其实原本并不算多惊人的法门,但是这天禧大帝将这门法门演化到了极致,这完全是境界的碾压。

    譬如这冥棺大手印原本就像是一片普通的砖石,但天禧大帝站在极高的山峰上,他将这片砖石从山峰丢下,这砖石落地时,砸到地上的人,威力自然就不凡了。

    王离此时是自己心神激荡,但浑身寒意的洛凛音一瞬间却是心念无尽电转。

    他觉得王离是故作玄虚,又觉得王离的这种法门很有可能是要蓄势,可能并不能随意施展。

    但对于他而言,先为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

    所以他心意一动,他身后绿光闪动,那如梦如幻的高头大马又是出现。

    他这意马刚刚凝成,王离也直觉他是想要跑路,对于王离而言,这洛凛音就像是煮熟了的鸭子,那煮熟了的鸭子自然就不能让它飞了。

    所以他想都不想,又是一掌按去。

    噗嗤!

    那头绿色意马才欢腾的跳脱两步,就被冥棺大手印按灭了。

    洛凛音又是堪堪避过王离这一击,他看着那绿色意马消失处,他的额头上汗珠不断的滚落,头顶的怒火倒像是被他的汗珠浇灭了一样,不断缩小下来。

    王离乐了。

    他倒是没有故意刺激洛凛音。

    主要他突然发现,自己这冥棺大手印好像还真的是洛凛音这天赋神通的克星。

    洛凛音这匹绿马说神奇的确是有点神奇,这种天赋神通真的就像是自带短距离传送法阵,但关键在于,他发现好像这意马是要跳动一阵之后,才能真正形成一片迷离的虚空,形成短距离传送法阵的这种效果。

    “你要逃的话,方才第一时间直接用这天赋神通逃啊。”

    一个呼吸之后,王离想明白了,“你刚刚根本没想逃,但现在好像想逃也逃不了啊,你这天赋神通意马好像有点鸡肋啊,你要是碰到我们这种,一开始和你斗斗嘴,看个稀奇,还能给你时间踏出意马空间,但若是遇到根本不和你废话的主,或者就知道你这天赋神通是什么玩意的对手,好像根本不会留给你时间来让这玩意成型啊。”

    王离说的是事实。

    但严格而言,他这番见解也有着基于他自身的偏见。

    很简单,这种天赋神通毕竟不是真正的传送法阵。

    这种天赋神通的元气法则,并不像传送法阵一样脆弱。

    也就是他这种来自真正大帝的强大元气法则,才能够轻易的将这天赋神通的元气法则破坏,湮灭。

    若是真正对敌,哪怕洛凛音遇到知晓他这种神通的敌人,对方若是没有特别的法宝和法门,恐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用这种天赋神通逃遁。

    不过洛凛音现在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的确在王离冥棺大手印第一击时,他是有时间逃遁的,但当时一是他被怒意冲昏了头脑,二是心中潜意识也不甘心就这样逃走,但眼下似乎自己这天赋神通被死死克制,真的是想逃都没法用这天赋神通逃了。

    但一贯以来的骄傲和自信不容许他就此垂头丧气。

    当第一滴汗珠从他的脸庞上掉落的刹那,他的冷哼声就已经重重响起,“说的好像我没有了这天赋神通的加持,你们就能跟得上我的遁速似的。”

    说完这一句,他直接化为一道杏黄色的流光,朝着一侧疾掠。

    他此时依旧是没有想要真正的逃遁。

    更多的是挑衅和卖弄。

    他对自己这遁速相当有自信。

    “你说啥?”

    然而他刚刚掠出数百丈,身旁不远处就已经响起王离的声音。

    “我草,你个细赤佬!””

    他直接就被吓了一跳。

    他看到王离竟然就在自己的身旁不远处。

    就在他下意识的骇然惊呼声响起的刹那,王离就已经兔子和乌龟赛跑一样,直接越过了他,瞬间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怎么可能!”

    自己的惊呼声还在耳畔缭绕的同时,洛凛音的耳廓中似乎响起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遁速!”

    他的喉咙里,不自觉的冒出令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

    “我不是和你说了么,玄天宗王离。”王离很无奈,难得一次说真话,对方竟然还偏不信。

    “不可能!”

    让他更加无语的是,洛凛意异常肯定的出声,“王离在天一古宗一战的详细过程,我们都有仔细复盘过,他也就是蛊虫厉害,而且拥有奇特的引动劫雷的手段,你方才的剑罡虽然对他极尽模仿,但很显然不是玄天剑罡,而且你这剑罡的凝聚程度比他的剑罡强出太多,而且他根本不具备你其余的这些手段。”

    “你这分析太有道理,说的我都信了。”王离哭笑不得,“难道你还不允许我成长了?”

    “没有人可以成长得如此神速!”

    洛凛音十分固执,王离越是实话实说,他越是不肯接受,越是觉得王离是满口胡言,“若说真元修为境界,或许还能够用灵药强行提升,但其余种种,又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有如此惊人的成长。而且我们对王离的成长十分了解,王离根本不认识天鬼圣宗的人,更不可能认识妙欲古宗的人。”

    “你这修的什么法门,修士的出身都能猜得出来?”王离十分惊讶。

    他是纯粹对洛凛音的独特望气法门好奇,但他的这番神色,却是让洛凛音平添了几分不信。

    “你到底是何人,恐怕之前流传的诸多流言,也是你故意流传出去的,你到底是什么宗的准道子,若也是来参加这准道子之战,就用光明磊落的手段,何必拥有如此的修为和手段,还要做如此下三滥之事,你是想故意挑起我们和王离以及其余宗门的准道子大战,然后坐收渔人之利?”他怒目圆睁的看着王离,厉声连喝。

    王离倒是又乐了。

    他看着洛凛音的头顶,看着蹭蹭往上涨的怒火,笑道:“我现在看出来了,你真的是比较容易生气的那种。”

    “不说也没有关系。”

    洛凛音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用了什么法门,竟是瞬间满眼怒意彻底消失,脸上的神色虽然一片肃杀,但头顶的怒火却是彻底消失了。

    他的眼神,就像是冰川上流淌下来的寒气,无形,却是咄咄逼人。

    “你以为你可以浑水摸鱼,可以让一众准道子接受你的阴谋摆布?”

    “你以为你拥有如此可观的遁速,阻断了我的退路,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稳操胜券了?”

    “我告诉你,你这个瘟生!你真的以为吃定我了?”

    他冷笑起来。

    “等等!”

    王离感觉他马上就要出手,他急声道:“我有一个问题。”

    洛凛音眯起了眼睛,道:“什么问题?”

    “瘟生是什么意思,这个词好像有点新鲜,我都没有听过。”王离求知若渴。

    洛凛音深吸了一口气,面对王离,他真的无法不生气,“你这个细棺材,你下地狱去问阎王去吧!”

    “唰!”

    也就在此时,他气海之中浮出一团氤氲的雾气,雾气之中浮现出一面黑色的古镜。

    这面黑色的古镜也看不出是圆是方,因为它的边缘都是不断变化的缕缕魔气。

    “魔魅古镜!”

    颜嫣的声音顿时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王离,小心!”

    她的声音响起之前,王离就已经如同被烧了屁股的兔子一样掠了出去。

    他瞬间远离洛凛音。

    他当然知道这种不明用途的法宝充满着无法预知的威胁。

    “这法宝到我手上之后,我都还没有真正的在对敌之中用过,今日倒是让你们见识一下了。”

    洛凛音的语气里充满了感慨,“既然你能战胜一个我,但你能战胜两个我么?”

    噗!

    就在他这声音响起的同时,他身前的古镜就像是一个胚胎突然爆裂一般,喷出一股古怪的粘液,粘液中间,有一团黑色的光影瞬间成型,竟是凝成一道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

    这黑色的身影就像是一道凝成了实质的影子。

    “万胆小,你还不把你那鬼东西也放出来?”

    王离直接就叫出了声来。

    与此同时,他一抖纳宝囊,将一万八千冥冰法剑也祭了出来。

    对于他而言,对付不了解的东西,自然要稳妥一点。

    洛凛音脸上的骄傲顿时凝固了。

    有时候望气的法门太好也并非是什么好事,容易太受打击。

    他觉得二打一打王离肯定没问题了,但现在那最像窝囊废的修士突然激发的一个阴冥鬼物的实力就似乎已经达到了元婴修士的水准,而此人陡然祭出的剑阵,更是直接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细瘪三。

    他张了张嘴,嘴巴却是抽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