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提前到来的道子战
    “图谋我?”洛凛音觉得有些好笑。

    王离越看他越是满意,道:“你不觉得你长得就很像一条大鱼。”

    “你是天鬼圣宗的修士?”

    洛凛音很有深意的看着身上的法衣,“人不大,口气倒是很大。”

    “我之前听说,易轻侯被斩掉了一条手臂,气海都差点直接崩裂,这是你们干的?”王离倒是不和他斗嘴,而是直接探听消息。

    “是么?”洛凛音微微一怔,旋即摇头道:“此事我倒是不知,不过易轻侯不比杨厌离,杨厌离此人倒是有些难缠,但易轻侯都不算是宗门认定的准道子,他没有几个帮手过来,所以若是遭遇我等,被斩掉一条手臂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看来陆鹤轩还真的邀了不少人?”

    王离看着他就觉得他根本不屑说谎话的样子,他便接着好奇的问道:“只是如此说来,双方各邀不少准道子级的人物过来,这牵扯的宗门也太多,难道你们各自宗门都不约束?宗门之中的师长,就由着你们胡来?”

    “看来你们之前如此行事,倒是仗着宗门势力,觉得即便弄出纷争,也不至于分出什么生死?”洛凛音越发觉得王离等人幼稚,他微微一笑,道:“看来你们最近消息并不灵通,对三圣的圣意一无所知。之前陆道友和杨厌离等人结怨,双方宗门自然也要插手,但三圣的圣意传递过来,说是小孩子的事情大人便不要插手和拉偏架。”

    “三圣有圣意传递?”周玉希不可置信的轻呼出声。

    王离对于洛凛音的这句话其实并无太大心境波动,但她和颜嫣这样的人物,却十分清楚三圣圣意是意味着什么。

    一般而言,只有在发生极大的事情时,三圣才会特意传下圣意。

    也就是说,按照常理,除非餐霞古宗和大罗古宗到了真正大战起来那一步,打得天昏地暗,无数修士陨落,这样的事情,才有可能引起三圣发下圣谕,做个评断。

    先前哪怕是小打小闹,少量死伤些修士,这对于三圣而言,恐怕也是根本不入眼的小事。

    “特殊时刻便有特殊时刻的做法。”

    洛凛音晒然一笑,道:“三圣圣意,是此时红山洲陡然爆发兽潮,不只是爆发兽潮的时间特殊,而且直接在红山洲之中爆发兽潮,必定席卷东方边缘四洲,再加上混乱洲域的诸多修士乘机潜入,这东方边缘四洲必定大乱,若是诸多宗门的准道子因陆鹤轩和杨厌离等人之事来到东方边缘四洲,也未必不是好事。在我等看来,既然三圣让各宗师长不要插手年轻一辈的争斗,而且明显流露出的意思是,让年轻人自己解决争端,哪怕弄出些死伤,后继各宗门也不要互相寻仇。这便有着提前进行道子战的感觉,是将这件事变成了准道子进阶道子之战的试炼。”

    看着王离等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样子,洛凛音有些傲然道:“我辈修士,原本就是要逆天而行,原本就是要经历混乱和风雨才能真正的成为一代天骄。那种按部就班的道子比试,恐怕从此之后就要被淘汰。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名真正道子的大道,必定践踏着其余准道子的鲜血。”

    “.….!”

    王离顿时无语。

    他觉得这洛凛音说着说着就好像慷慨激昂了起来。

    “我说洛道友,我听你这感觉,好像你都已经成了你们上仙洲,哦不,好像都已经成了整个中部十三洲的道子一样,你都好像在发表道子感言了。”他忍不住吐槽道:“你这感觉都不像是你必定胜出,好像都是已经彻底将其余准道子打倒,都已经胜出了的样子。”

    “你们都敢如此钓鱼,我自然要有这样的心气。”洛凛音面上微微一红,他扫了一眼王离等人,倒是也有些意外,“说清了这些,倒也好教你们明白,即便我们在此争斗,你们即便重创或是死在我手中,你们的宗门也根本无法借此和我夺天古宗大肆寻仇,而且三圣圣意之下,你们各自宗门的大能,也绝对不敢亲自出手对付我的。”

    听到这句话,王离倒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我怎么觉得好像三圣这次是关照我呢?”

    “有些人恐怕真的不知天高地厚。”

    洛凛音有些感慨的笑了笑,“我虽被陆鹤轩请动,但你们觉得难道我就是那种泯然众人的存在?”

    说完这句,他的身后不见剧烈的灵光波动,但却是瞬间有奇妙的元气法则编织,一片如初生的草叶一般的嫩绿色荧光在他身后泼洒,竟是形成了一匹身长超过数丈的骏马。

    这匹骏马不是实体,但却是像真正的活物一样在他身后欢脱的跳跃,在虚空之中不断跳跃,蹄足在空中不断敲出一个个绿色的涟漪。

    这匹高大的骏马光影流动,跳跃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却让他身后的空间都好像变得如梦如幻一样。

    “你这什么意思?好好的说话,你弄个马出来跳啊跳的算是什么意思?”王离有些懵。

    “这是意马!”颜嫣的声音此时却是在他识海之中响起,“这是极为罕见的天赋异能,此人的神识和寻常人不同,这种天赋异能,相当于自带虚空逃遁的法门!”

    “居然还有这种天赋异能?”王离真的有种大开眼界之感。

    之前他和何灵秀接触,发现何灵秀的天赋神通时,他都觉得何灵秀真的是牛到家,但现在好像接触的这些准道子人物,个个都有几把刷子,这些人和寻常的修行者相比,简直是天生都自带了在天道法则中作弊的手段。

    但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直接要逃吗?

    他不是明摆着很牛逼哄哄的样子。

    唰!

    就在此时,洛凛音的身前突然有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机爆发。

    一蓬灰色的元气在他身前爆开的刹那,一种极为特别的符意就瞬间穿梭虚空,直接落到齐妙云的身上。

    “这…?”

    王离瞬间更懵。

    这到底什么意思?

    这股气机都已经袭入了齐妙云的体内,他都兀自反应不过来。

    这些人里面,齐妙云和周玉希距离洛凛音最远,而且从头到尾,齐妙云最低调,最不起眼,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洛凛音一出手就针对她是什么意思?

    “我….”

    齐妙云骇得整个身体都往上震跳起来。

    她原本失去了元婴之后就实力不断下降,就像是一名专修飞剑的剑修失去了飞剑一样,浑身都没有安全感。

    此时这一股气机袭入她的体内,直接朝着她的气海深处涌去,完全就像是蛟龙入海一样,让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

    她惊骇欲绝,然而接下来的一刻,她大脑又是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那股气机如同恶龙一般在她的气海之中梭巡,不断释放出一股古朴且极为诡异的符意,这种符意就像是一缕缕的火线,就要缠绕在什么东西上燃烧似的,但它却是始终找不到目标。

    她的整个人炸毛,浑身却是僵硬,呆呆傻傻的样子。

    “这?”

    洛凛意激发出这道符意之后,身上杏黄色法衣飘飘欲动,他的身影似乎随时要随着身后的虚空一起消失的样子,但眼下看到齐妙云这副样子,他也有些面容发僵,似乎根本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难道并非元婴修士?”

    在下一刹那,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你方才激发了什么法器,难道是专门用来对付元婴修士的?”

    王离不笨,他瞬间豁然开朗,“你是怕激发了这法器没用,反而遭受元婴修士的反击,所以才提前准备好了退路?”

    “明明有元婴的灵韵,怎么可能不是元婴修士?”

    听到王离这么一叫,洛凛音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甚至有些扭曲的样子,“没有元婴修士坐镇,你们也敢这么钓鱼?”

    “那有什么不行的?”

    王离瞬间乐了,他顿时明白洛凛音这人搞了个大乌龙。

    这人之前和他们谈话之间,其实已经心中做好计较,他恐怕有什么独特的望气手段,他觉得齐妙云是隐匿起来扮猪吃老虎的元婴修士,而他手上应该有能够克制元婴修士的独特法器,但他压根就不知道齐妙云其实不是刻意低调,而是失去了元婴,就连整体境界都大幅跌落了。

    “我们不是人多嘛,你也不就一个人敢来对付我们,不过话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器,能够对付元婴修士?”王离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兴致勃勃的看着洛凛音问道。

    “你们这群猪猡!我原本以为你们藏着掖着扮猪吃老虎,想不到你们竟然真的是一群猪猡!白白耗费了我一张燃婴古符!”看着王离笑得欢,洛凛音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燃婴古符?”王离没有听过,但顾名思义,他有些明白了,“可以直接燃掉元婴?那没有元婴,她也并非真正的元婴法身了,那燃个什么?没得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