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是误会啊
    “一对活宝!”

    周玉希真的无语。

    她虽然激发了魏黛眉点到身前的飞遁法宝,但是心中却是真的抗拒这种假惺惺且无聊的演戏。

    “来福,快演起来。”

    但就在此时,王离已经出声催促水龙猿。

    唰!

    水龙猿顿时兴奋起来,它身外妖气剧烈波动,它喉中发出不断的低吼和咆哮声,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一道道水剑朝着她和齐妙云激射而来。

    “…..!”

    她顿时也无语了,下一刹那,她气得一声尖叫。

    这水龙猿好像一开始就听明白了王离的话,这水剑居然直朝着她和齐妙云打来。

    虽说这水剑周围灵气波动似乎十分剧烈,但冲击到身后不远处之后,她感知里这水剑威能根本不强,但哪怕被这水剑弄得浑身透湿,也绝对让她无法忍受。

    “这叫声气愤有余,但惊慌不足,演技有待提高啊。”

    王离此时自己驾着那截白色玉藕般的飞遁法宝飞遁,他将那件飞遁法宝激发到了极致,虽然遁速实在有些差强人意,但这种肆无忌惮御使飞遁法宝的样子,却是让他似乎分外的欢脱。

    他还忍不住转头对周玉希此时的这一声尖叫发表点评。

    “就是!”

    万夜河深以为然。

    “啊!师尊啊!爹啊!娘啊!我不想死啊!快来个人救我啊!”

    接下来他又骤然无比凄惨的连连大叫,然后有些得意的对着王离道:“怎么样,大哥,我的演技可算精湛?”

    “还行。”

    王离道:“若是这种演技考核有过关卡,就凭你这态度,我就直接将这过关卡发给你了。”

    “那若是只有唯一一张过关卡,是否也要发给我?”万夜河顿时眉开眼笑。

    “那我估计不能发给你,若是唯一一张,我肯定要发给齐烧火。”王离目光一扫之后,便马上摇了摇头。

    “为啥?”

    万夜河顿时不服气了,郁闷道:“齐烧火连词都没有,她惨叫都不惨叫。”

    “你看齐烧火虽然连词都没有,但她很自然的将失魂落魄,凄凉无助,倒霉透顶般的神色融为一体,演绎到了极致,她才是真正的做到了演技入木三分,连我都大大不如。”王离感慨道,“和她相比,我的演技都显得太过浮夸,不能相提并论。”

    “…..!”万夜河无语道:“这能相比吗,她是真的倒霉好不好。”

    “这叫演技来源于生活,更何况我看你也挺倒霉的啊,炼好这小鬼之后,都至少欠我五十九颗异源,但也没有见你能够将这凄惨仓皇演绎得炉火纯青啊。”王离鄙夷道。

    一听到王离这么说,万夜河顿时欲哭无泪了,“算了,不如就不如,反正就算演技最为精湛,也没有特别奖励。”

    “谁说没有。”王离倒是受了启发,道:“我可以给一颗异源。”

    “真的?”

    万夜河瞬间就换了副神色,他哀嚎起来,“我真的时运不济啊,都逃了数百里,还是追着我不放么,我都已经被陆鹤轩轻薄,受了非人屈辱,难道接下来还要陨落在这水龙猿口中么?我真的恨啊。”

    王离的眼睛顿时亮了,“万胆小你可以啊,举一反三,迎合唯一主审的喜好,如此识趣,我看大有前途,若是一直如此发挥,我看这一颗异源的奖励非你莫属。”

    “陆鹤轩,你丧尽天良啊!我师兄弟三个,都被你侮辱了,结果好不容易你玩够了,我们逃出生天,竟然还遭遇了这样的妖兽,我化为厉鬼也不放过你啊。”

    “有没有谁救救我啊,我不是怕死,只是想要将陆鹤轩对我等的恶行,让人知晓!”

    万夜河也是真的拼了。

    他平时身为天鬼圣宗准道子,怎么都不可能这么没有节操,虽然异源罕有,但他在过往的修行之中,至少也拥有过几颗,但现在不一样,他欠债太多了,就连帮助王离炼这搬运小鬼都只价值半颗异源,他心中无形之中觉得要赚一颗异源也实在太难了。

    但听到他这么喊,王离却是都忍不住笑了,“狗日的,万胆小,你说什么都行,你说你不怕死,你这也实在是太搞笑了。”

    “没事。”万夜河不要意思的一笑,心中却是信心满满。

    反正他是看清楚了,王离就喜欢给陆鹤轩背黑锅和泼脏水,只要他给陆鹤轩泼脏水卖力,只要陆鹤轩倒霉,王离说不定就真的会免去他一颗异源。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陆鹤轩此时倒真是挺倒霉的。

    他此时的位置,其实距离王离也不到数百里。

    他在一座已经废弃的市集里,一只红色霞光凝成的麻雀状小鸟突然透过虚空,出现在他的身前。

    他迫不及待的伸手一点,这只红色霞光凝成的小鸟化为一行独特的密文,他一看之下,就顿时脸色变得铁青。

    此种红色霞光凝成的小鸟,是餐霞古宗用于传递信息的信鸟术中的最强手段,一般只有对于宗门而言最为紧急的事情,才会由宗门之中的化神期修士施法,定立虚空坐标,以最快的速度远隔重洲传递。

    这只信鸟传递过来的消息,便是他有关那个师弟陆鹤羽的疑问。

    然而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密文,却是告知他,餐霞古宗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名叫做陆鹤羽的修士!

    他当然不会觉得餐霞古宗到了这种时刻还会故意说假话欺骗他。

    那么如此说来,所谓的那名陆鹤羽,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根本就是有人刻意污蔑他。

    那是谁如此恶毒的刻意污蔑他?

    “王离,肯定是王离!”

    他此时也已经得知了一些讯息,比如知道大罗天网似乎落在王离口中,那按照之前得知的讯息,大罗天网是陆鹤羽流到王离手中,似乎也是彻头彻尾的无稽之谈。

    他此时大脑之中轰的一声响,只觉得好像从介入魏黛眉这件事,和王离为敌之后,他就从来没有顺过,一直都倒霉。

    以至于他此时虽然还未有确实证据,但却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在提醒他,这事恐怕就是王离做的!

    “我草啊!”

    他真的是要气出一口老血,真的是胸中的抑郁之情根本得不到宣泄。

    他声名狼藉,即便之前在山阴古宗的山门外发了血誓,但很多人都甚至怀疑他是为了餐霞古宗的整体声名而做出的牺牲。

    但他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就连两次即将凝成大道异相都因为心境破碎而告失败,竟然都是因为这王离的恶毒污蔑?

    关键在于,他还邀请了诸多好友来对付易轻侯和杨厌离。

    但眼下从餐霞古宗传递而来的消息,却清晰的告诉他,此事说不定根本就是个乌龙?

    他和易轻侯和杨厌离之间,原本就并没有这深仇大恨?

    “我草啊!”

    他越想越是要吐血,七窍之中都是灵气剧烈的喷吐,他无法宣泄自己情绪,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咆哮起来,“王离,我草你!我真的是想要草你一百遍,一万遍!我恐怕这都成了我的心魔,我若是不能心念通达,真的我都凝成不了我的大道异相,啊!啊!”

    “陆鹤轩,你….!”

    一名抑制不住的惊呼响起。

    陆鹤轩心头一震,他脸色扭曲的转过头去,却是看到一名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修一脸阴沉的看着他,而那名男修的身边,则有一名国色天香的女修。

    那惊呼声正是这名女修发出。

    “俞师兄,程师妹。”陆鹤轩惊喜交加,“你们….”

    “哼…”被他称为俞师兄的身材高大的男修顿时冷冷的一笑,头也不回的便驾遁光掠走。

    “这….”陆鹤轩顿时怔住。

    那名国色天香的女修脸上先是苍白,接着便是通红,她看着陆鹤轩,欲言又止,足足数个呼吸,这才顿了顿足,憋出了一些不完整的话,“你还立血誓不喜好男风,原来你竟是对那王离有….你都已经形成心魔,都想….你还…”

    说到此处,她也实在受不了了,驾起遁光直接掠走。

    等到这名女修掠走时,陆鹤轩才彻底回过神来,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气得嘴角都抽搐,“程师妹,你们误会了,我说的不是那意思。”

    但这两人都是出身名门强宗的准道子级人物,这两人数次往返,此时又愤极离开,遁速惊人,等到陆鹤轩这声音响起,两道遁光都已经成为远处的一个光点。哪里还有可能听得见他的叫声。

    “啊!啊!”

    陆鹤轩气得都快疯了。

    但也就在此时,他身前不远处一处临时传送法阵之中,陡然灵光闪动,有两名年轻修士的身影从中显出。

    “陆兄!”

    其中一人有些兴奋的对他颔首为礼,道:“姬师妹和凌师兄等人正好发现了易轻侯的踪迹,和易轻侯以及两名帮手一战,虽然易轻侯等人都逃脱了,但易轻侯的一条左臂被姬师妹斩落。”

    “我….”陆鹤轩的脸色瞬间雪白。

    “怎么了?”

    这两人觉得陆鹤轩的神色太过怪异。

    “噗!”

    陆鹤轩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这真的如何解释?

    这是误会一场?

    但这些帮手都是自己花了不少代价请来的。

    现在那易轻侯都已经被他请来的帮手斩下了一条手臂。

    现在他对谁去说是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