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十六章 别学我
    “这难道才是餐霞古宗准道子的实力么,竟然恐怖如斯?”

    除了璨剑真君之外,其余所有仙蟾宫的修士浑身陡然忍不住哆嗦。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最多只是金丹修士,绝对不可能是元婴的。

    但一名元婴修士,竟然被他硬生生的用法术威能拍落地下,这简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大哥,要不要追其余这些人?”

    万夜河跃跃欲试,他得了血尸冥侍之后自觉实力大涨,现在看着璨剑真君的符剑崩散,他忍不住就心痒,想要欺负其余那些仙蟾宫的修士。

    “我对那些人没有兴趣。”王离朝着地面落去。

    “别啊,大哥,你没有兴趣,我有兴趣啊。”万夜河异常失望的叫出声来。

    “啊!”

    其余所有仙蟾宫的修士全部骇然。

    他们看着万夜河身上衣角飘飘的女修法衣,心中顿时生出无数恐怖的联想。

    他们之前还有些犹豫,要不要设法救璨剑真君一救,但此时听到了王离和万夜河的对话,他们顿时只恨手中没有更强的飞遁法宝,一个个都只想跑得比其余人更快一些,千万不要落在陆鹤轩和这名女装男修的手中,否则肯定会遭受非人待遇。

    “啊!”

    璨剑真君骇然的大叫。

    他在靠近地面时终于勉强控制住身形,但是他发现对方这大手印的威能怪异到了极点,他身上被威能冲击而形成的伤口之中,就像是有冥火在燃烧,他崩裂的伤口竟然无法复原。

    他的肉身之中,布满了细密的裂纹,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崩裂开来。

    “陆鹤轩,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若是敢杀我,就让仙蟾宫和餐霞古宗结下死仇。”

    他感到王离极速追了过来,情知无法逃脱,便大声惊叫:“我仙蟾宫和别宗不同,乃是三圣门下行走,我等奉命在红山洲剿灭混乱洲域的修士,你敢杀我,便是无视三圣…”

    “别鬼叫鬼叫的了,连我都搞不清楚是谁,还鬼叫鬼叫。”王离直接祭起万鬼噬仙阵盘,阴风呼啸中,他连施数道禁制法门,让身受重创的璨剑真君连元婴逃遁都做不到。

    “万鬼噬仙法阵?你难道不是陆鹤轩,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万夜河?”璨剑真君不可置信的出声。

    “大哥,他见识不凡啊,居然认得我?”万夜河惊喜的看着王离,顿时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你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万夜河?”璨剑真君看着身穿女修法衣的万夜河,怎么都不敢相信。

    “怎么,不像么?”万夜河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他冷冷的放出了血尸冥侍,接着道:“我劝你别以貌取人,更不要以法衣取人。”

    “啊!”

    璨剑真君心神欲裂。

    他直觉万夜河放出的也是阴魂一类的东西,但他直觉对方这阴魂威能骇人,哪怕他此时伤势尽复,没有那山鬼符剑在手,他也绝对不可能是对方这阴魂的对手。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看着璨剑真君无比惊骇的模样,万夜河心中舒畅,顿时得意起来。

    璨剑真君浑身发颤,他叫出声来,“万道子,我明白该怎么做,但眼下我受伤太重,根本无法伺候两位道友啊。”

    万夜河一愣,瞬间一阵恶寒,“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是陆鹤轩那种兔儿爷么?”

    璨剑真君欲哭无泪,他看着万夜河的装扮,再看着王离等人,心道我哪里知道你们这些人想什么?

    但这样的一句话,他自然是万万不敢出口的了。

    “杜君泽!”也就在此时,一直很喜欢胡言乱语的王离却是一声冷喝。

    璨剑真君一怔,这是他的本名,但是十余年来,已经很少有人会称呼他的本名,所以即便是在仙蟾宫,知道他本名的仙蟾宫年轻修士也不多。

    他不知道对方为何竟然会喝出自己的名字,而他迎着王离的目光看去,和王离眼中一触之时,他的心中就瞬间涌起无尽寒意。

    他从王离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仇恨。

    万夜河当然也不知道王离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一喝,但当他转过头去,看到王离的脸色时,就连他心中都一寒,瞬间他都不敢出声了。

    “杜君泽,你还记得有一名玄天宗修士,叫做魏离风么?”王离落在璨剑真君的身前,他盯着璨剑真君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

    “玄天宗…魏离风…”璨剑真君初时有些茫然,但玄天宗三字在他脑海之中再次闪过的刹那,他面色剧变,“难道是天顺裂缝之中的那名玄天宗修士?”

    王离笑了起来。

    他的笑意显得说不出的森冷。

    “终于想起来了。”

    他看着璨剑真君,道:“我叫王离,玄天宗孤峰王离,当年若不是你害死了我十七师叔魏离风,我师尊或许也不会死。”

    听到“王离”二字,璨剑真君骇然一震,他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去,但此时他被王离连下了数道禁制,却是浑身僵硬,根本无法动弹。

    魏黛眉和颜嫣互望了一眼,两人此时才终于明白,为何王离一开始就心中杀意浓烈,故意没事找事的一定要和这些仙蟾宫人一战。

    “其中有误会!”璨剑真君马上就叫出了声来。

    “不要再找什么借口了。”王离微嘲的笑了起来,“当时我师尊石化之前,只对我说了两个让我记住的仇人名字,一个就是你,杜君泽,另外一个就是严少狂。他当时对我说,三圣是太过高高在上,这辈子玄天宗和三圣的仇,恐怕是我没法报了,但你和严少狂,这两个仙蟾宫的人,我如果运气好一些,将来说不定能够帮他和魏师叔报仇。严少狂的运气比较好,我听说前几年他就在混乱洲域边缘遇到硬点子,被人杀了。倒是你,我师尊觉得你不算什么,但没有想到他是料错了,你虽然天赋平庸,但恐怕在当年天顺裂缝之中得到了不少好处,所以竟然成就了元婴。”

    万夜河听得很认真。

    他听到说两个仙蟾宫的仇人之中,严少狂的运气比较好,已经被人杀了,他便顿时一愣,觉得王离是不是说错了,被人杀了还算运气好?

    但也就一个呼吸之间,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王离说的绝对不是口误。

    这意思是,严少狂若是还活着,若是和杜君泽一样落在王离的手中,一定会比死还惨。

    他是听明白了,璨剑真君当然更加明白。

    “那已经是陈年旧事,当时我虽然的确和他们斗法,但我毕竟没有亲手杀他们,他们只是自己逃入了裂口之中的凶险之地,才导致最终身亡。”璨剑真君浑身都被冷汗糊透,他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王离,“在那种空间裂口之中,修士互相争夺好处而厮杀原本就是难免,虽然你可以认为他们的确因我而死,但你现在因为那陈年旧事而杀我,你所需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大。”

    “我叫什么名字?”王离看着他,笑了起来,只是反问了这一句。

    璨剑真君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脸上再无半丝血色。

    万夜河的反应还慢半拍,不知道王离这句反问什么意思,但是璨剑真君却瞬间懂了。

    他叫王离。

    王离连餐霞古宗那些人都公然杀了,无法无天,若是追究起来,当时就已经可以说违反三圣道例,那他既然连餐霞古宗的元婴修士都直接杀了,杀他又有何不敢?

    “想爽快的死,就没有这么容易了。”王离摇了摇头,说道。

    璨剑真君呼吸骤顿。

    巨大的恐惧,让他根本无法呼吸。

    “你们天鬼圣宗,有没有那种将人炼成僵尸,神魂却是不彻底消散,就像是被禁锢在自己的尸身之内,却还要受人控制的法门?”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万夜河,说道。

    万夜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看着王离,不敢说没有,他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只敢实话实说道:“有是有,只是这种法门太过歹毒,我根本不敢施展。”

    “是什么样的法门?”王离看了他一眼,问道。

    “就是天鬼炼尸法。”万夜河不安的看着王离,道:“这种法门可以将修士炼成僵尸,但和寻常的僵尸道不同,可以拘束对方的神魂,困于尸身之内,这种法门,最初是用于炼制咒怨法器的,因为将修士的神魂困于自己的尸身之中,怨气会越来越大,但数千年一来,我天鬼圣宗就都没有修士敢祭炼这种法门了。因为这种法门太过歹毒,牵扯太多因果,会形成心魔。而且我天鬼圣宗,还出现过一桩这种天鬼炼尸怨气太过强大,反噬主人的事情。”

    “那有什么,你可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你要成就道子,就要尝试常人不敢尝试的事情,要行非常事,才能有非凡成就。”王离看了他一眼,说道。

    万夜河差点直接就吓哭了,“大哥你说得容易,但是我怕啊。”

    “不要杀我!留着我还有用!”就在此时,璨剑真君叫了起来。

    万夜河无语了,“你这人,学什么不好,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