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十三章 冥棺大手印
    在他的感知里。

    无数冥棺从上游急坠而下,来势越来越急。

    那一条冥河,越来越像从天空之中砸落下来的瀑布,一端在天,一端在没入幽冥不见底的深处。

    但幽冥的尽头,却似乎又回归于天。

    王离的神识如同极为敏捷的游鱼,灵巧的躲闪着这些来势越来越急的冥棺时,他深刻的意识到,妙欲古宗对于这天禧大帝有关生死轮回的揣测不无道理。

    这一口阴木棺椁之中的气机,便无形之中在演绎着一种独特的轮回。

    他的神识逆流而上,也不知道穿行了多久,这道冥河就变得完全笔直。

    这些冥棺般的元气,一道道的,就笔直的急速坠落而下,而且这道冥河变得越来越为狭小,冥棺就越来越为聚集。

    王离莫名的震惊起来。

    因为随着这些冥棺的越来越密集,气机的越来越强大,这些冥棺在他的感知里悄然变化,它们就像是变成了一个个的掌印,朝着他不断轰落。

    也就在转瞬之间,这些冥棺都消失了,这些掌印在他的感知里也都消失了,只有一道清晰的元气法则,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

    他的意识和这道清晰的元气法则纠缠,所有冥河的水流突然被他的意识卷动,随着他的意志逆流而上。

    所有的冥河水流汇聚在他身前,变成了一个掌印。

    轰!

    这一道掌印就像是击穿了天空,他的整个神识一飞冲天,似乎骤然到了无尽的高空。

    无尽的高空之中一片混沌,但头顶却有一团无比灼热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这团火焰往外喷吐着数万丈的金黄色真火,每一簇真火就像是金黄色的琉璃,甚至给人一种莫名的庄严之感。

    王离的意识在这团巨大的真火之前,就像是面对一颗真正的巨大星辰。

    他感到自己渺小得就像是一颗尘埃。

    震撼,恐惧。

    他的意识被各种复杂的情绪占据,接着一个清晰的念头却是浮现在他的识海。

    不需要推测,他就似乎直接肯定了这样的结果。

    下一口疑棺应该是阳系的火棺。

    这口火棺的位置,应该就对应着那一个星宫区位之中,这颗星辰的正星位。

    接着,一种极为错愕的情绪让他的识海剧烈的波动起来,让他的意识彻底和这些棺椁脱离。

    嗡!

    落在万夜河等人的眼中,极为诡异的是,那些棺椁在王离的身前,随着气息的涌动竟然自行组合起来,又形成了一具完整的棺椁。

    万夜河不可置信的转头过去,他恰好看到了王离脸上泛出的错愕神色,他顿时就忍不住问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离没有回答他,只是朝着前方虚空拍出了一掌。

    唰!

    前方虚空之中原本透明的水汽直接变成了阴黑色,一只散发着恐怖阴冥元气的掌印就像是一个从幽冥中冲出的鬼怪一样在空中穿行。

    轰!

    一股可怖的威能,在近千丈外爆开。“这是什么法门,威能如此可怖?”万夜河的脸色瞬间变了。

    颜嫣的脸上也瞬间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她和王离接触这么久,至少已经对王离的底细十分了解,她知道之前王离并没有这么强大的杀伐法门。

    王离自身的真元修为加上他的诸多法门,所能激发的威能,充其量也就是在金丹期中横行,但王离此时的这一击,却是远远超出王离的任何法门的威能。

    这种威能,至少堪比元婴两层三层修士的全力一击。

    王离的真元修为受限于天道法则的气机锁定,在下次渡劫前根本不可能有惊人突破,现在这种法门的威能骤然提升可怖,便只能说明是这法门本身的问题。

    “大哥,这就是这口帝棺之中的元气法则?”万夜河也彻底反应了过来,他不可置信的转头过去看向后方的周玉希,“周白腿,你不是说,你们妙欲古宗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感悟清楚你们之前的阳系水棺之中的那道元气法则?为什么他一下子就感悟清楚了?”

    周玉希面上原本有了些血色,现在又瞬间消下去了,她脑海之中也是有些空白,一时间,只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你叫我什么?”

    “大哥喊我万胆小,我还不能喊你周白腿了?更何况这说你腿白,也算是夸奖吧。”万夜河看着周玉希,又看了王离一眼,倒是也有点牙痒。

    若是在平时,没有王离和颜嫣在场,这血尸落在他之手,他又能控制周玉希体内的血咒,他指不定已经想怎么摆布周玉希就怎么摆布周玉希。

    “怎么可能这样?”周玉希此时却是看也不看万夜河,一双美目只是失神的盯着王离,“你怎么可能这么快的领悟这口疑棺之中的元气法则?”

    王离看着那个掌印消失处,这样的威能也是让他有些惊喜莫名。

    “很难么?”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周玉希,“我莫名其妙就领悟了啊。”

    这样的回答让周玉希浑身的气血都彻底的翻腾了起来。

    她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王离这样的怪物,真的是让她有种恨都恨不起来的感觉。

    她咬了咬牙,问道:“那你有没有得到下一口疑棺的线索?”

    “有啊。”

    王离突然下意识的住口:“你想直接从我口中探听消息?”

    周玉希惨笑起来,“我已沦为阶下囚,我只是不敢相信,你真能如此快的彻底领悟了其中的元气法则。”

    “你将你们妙欲古宗所知的星宫区位图交给我,我便应该能够确定下一口疑棺的具体位置了。”王离看了周玉希一眼,想了想,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下一口是阳系火棺。”

    周玉希深吸了一口气,她终于确定王离的确是真正领悟了这口疑棺之中的元气法则,她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情绪。

    她不恐惧,但就是控制不住身体的震颤。

    在一个呼吸之后,她做出了一个对于她而言胆大到了极点的决定。

    她伸手弹动,丹光凝符。

    “你这是做什么?”王离倒是一怔。

    “我将我们妙欲古宗所知的星宫区位图给你。”周玉希看着他,说道。

    “都不需要传功玉符的?”王离倒是有些意外,“你们这些强大洲域的准道子级人物还是高级啊。”

    他这句话完全是由心而发,但周玉希听来自然完全不是滋味。

    “你也不用刻意讥讽。”

    周玉希凝成了符,看着王离,道:“我将这星宫区位图交给你,但我只有一个要求,等找到下一口疑棺,你再让我看看你是否还能如此速度的参悟其中的元气法则。”

    “你这要求有点古怪啊。”

    王离想了想,道:“不过我不养闲人,若是要一直带着你,你要给我做事。”

    “好。”

    周玉希点了点头,“我自会尽我所能,助你得到下一口疑棺。”

    “突然转了性了?”王离狐疑的看着周玉希,“该不会是暗中和妙欲古宗的大能通过气了,等找到下一口疑棺时,你们妙欲古宗的大能就过来将我和疑棺一锅端了?”

    “反正我的性命都操持在你手,你如何顾忌,如何想,我管不着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绝对没有你所说的这种想法。”周玉希说道。

    “那就是自信心遭受了致命的打击,不相信我是旷世奇才,心中怎么都不肯相信,你自己和我相差太远。”王离顿时摇头,“你这种和自己斗气的想法要不得。”

    “.….!”周玉希说不出话来。

    王离的这几句话,倒是的确让她无法反驳。

    “算你说的有道理吧,我只是不愿相信,我妙欲古宗那么多修士,数十年的参悟只比得上你短短的数十个呼吸时间。若是你真的是如此惊世骇俗的天才,那这些疑棺合该在你手中出世,那我败在你的手中,也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就算是好奇吧,你若是真每一口疑棺的元气法则都能很迅速的感悟,那我就算被你所俘,给你做个端茶倒水的丫鬟,也没有什么可以不服气的。”周玉希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她这说的也是真正的心声。

    如果王离真的是这种级别的怪物,她的确没有资格不服气。

    就像是当年的许多道尊,圣尊级的人物,在天禧大帝面前,能有什么不服气的资格?

    “恩?”

    也就在此时,王离迅速的收起了所有的棺材板,他看向之前自己那手印威能打去之处。

    就在他抬眼之间,数道遁光已经从那处方位飞掠了过来。

    “是谁敢偷袭我仙蟾宫的人?”

    距离王离等人还有数百丈,一道异常冷厉的声音,已经如雷般响起。

    “运气这么好?”

    王离愣了愣之后反应过来,“我刚刚试炼一下这冥棺大手印,就直接打向这些人了?”

    “这还叫运气好?”万夜河无语。

    接下来让他更加无语的一幕出现了,王离直接点了点身后的周玉希和齐妙云:“诸位道友,方才是他们打出的一击,和我们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