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十二章 冥河浮棺
    万夜河这么一出声,就连垂头丧气满脑子开始胡思乱想的周玉希都浑身一震,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王离和颜嫣等人。

    “不要大惊小怪,不就是一头鲲?”

    王离看到万夜河和周玉希这副模样,顿时活灵活现,“万胆小,这白水鲲到底行不行?”

    “不就是一头鲲?”万夜河都快给王离跪了,若是换了别人,他现在肯定忍不住就要说,大哥,你知道鲲是啥玩意么?

    “那有什么,要不是我心慈手软,吞天星蟒都有一头。”他的模样让王离更加鄙视。

    不过对于没有吃过吞天星蟒苦头的万夜河而言,吞天星蟒似乎还根本无法和任何异鲲相提并论。

    他只是定了定神,看着王离道:“你们手上真的有一条白水鲲?”

    “有!”

    王离都被他弄得有点烦了,“你有完没完,你就告诉我适合不适合你们天鬼圣宗这法门,再废话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可能不适合。”

    万夜河听到王离说有的刹那,他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语音也不住的颤抖,“我们天鬼圣宗这门法门,原本就叫做尸鲲大法。最终极的想象,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得到一条鲲。只是……”

    “只是什么?”王离微微皱眉。

    “只是我们整个天鬼圣宗上万年以来,也只有一名大能真的得到过一条鲲,那就是我们天鬼圣宗历史上最强的修士,尸鲲圣尊。我们天鬼圣宗现在的祖师殿中,还供奉着他那头尸鲲的一根遗骨。”万夜河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离,他这个时候还在怀疑,是不是王离和颜嫣其实已经知晓了天鬼圣宗的一些历史,故意和他说着玩的。

    “那这遗骨好啊,有机会给我炼制成灵骨法宝。”这个时候王离忍不住转头过去看向颜嫣,“那这白水鲲,到底要不要拿出来炼了?”

    他之所以有这一问,主要是因为这白水鲲呆呆傻傻,也不穷凶极恶。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它是顶端的凶物,但在他看来,就是一条脑子不太活络的笨鱼。

    “不要问我,你自己决定。”颜嫣回了他一句。

    她也十分纠结。

    她总觉得这条白水鲲就是被人阴谋丢入红山洲,就像是个被拐卖的儿童一样,有点可怜。“那这白水鲲用来祭炼这尸鲲法门,是不是特别厉害?”王离又问了万夜河一句。

    “那是自然。”

    万夜河拼命点头,这个时候他确定王离不是在开玩笑了,“大哥,看来你和我天鬼圣宗真的有渊源,若是有这样一条鲲用来炼制尸鲲,假以时日,我看你肯定彻底凌驾于所有准道子之上。我可以发誓,这东西比我这血尸冥侍不知道要厉害多少。”

    “还是算了。”

    但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纠结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再看看有没有其它更合适的妖兽再说。”

    “其它更合适的妖兽?”万夜河都抓狂了,“大哥,你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这异鲲已经是最顶端的存在,不可能有比它更合适,更强的了。”

    “我说有就有,你这么多废话做什么。”王离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事实上他还真是觉得这条呆鱼蛮可怜的,一时他莫名的就有点下不了手。

    现在反正兽潮还在继续,总还会有强大的妖兽出现,他决定若是真的找不到其余替代的妖兽,再打这条呆头鱼的主意。

    “你说我是不是傻,居然同情这样一个只知道吃的大头鱼?”王离无语的传音给颜嫣,“我怀疑我被你感染了妇人之仁。”

    “你说的,或许有比它更合适的妖兽。”颜嫣却也有种从纠结中一下子走出来,突然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王离,道:“反正你现在气运不凡。”

    “说的也是。”

    听到颜嫣这么一说,王离倒是瞬间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事情,他马上对着齐妙云和周玉希说道,“你们不要和我们在七宝如意舫上,你们自驾飞遁法宝跟着我们,和我们距离至少要个两百丈。”

    周玉希原本就不想呆在王离身边,她只是不知道王离这是什么意思。

    等到齐妙云祭出一件飞遁法宝载着她和王离等人拉开两百丈距离,她忍不住轻声问道:“齐宗主,他这让我和你单独在一起,和他们保持这么多距离,是什么意思?”

    齐妙云有些为难,但还是轻声说道:“他觉得可能我在走大霉运,我和他们在一起,会连累他们倒霉。”

    “简直是荒谬。”周玉希呆了呆,她瞬间就忍不住骂出了声。

    她此时倒是自觉和齐妙云有些同病相怜,她便马上又出言宽慰齐妙云,“齐宗主,无需和他置气,此人简直神经病,他以为他能够看出天道气运?”

    齐妙云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样子,想要说话还是忍住了。

    下定决心先不动用冥灵不死草之后,王离的注意力自然便落到了身前的那一堆棺材板上和那七颗冥蜈珠上。

    七颗冥蜈珠最多就是炼制一件厉害的法宝,这对于王离而言,却是也不算最优先要考虑的事情。

    若是能够篆刻一条大帝的道纹进自己的道基,那肯定比一件厉害的法宝还有用。

    这些棺材板的材质的确颇为惊人。

    且不说自然凸起的木纹真的和一片片龙鳞一般,它内蕴的森寒阴冥木系元气,也是让人直觉不太舒服,有种无形之中不断浇灭阳气的感觉。

    虽说肯定是阴沉木质,但是这坚韧的程度,却似乎堪比一些极品的精金。

    这些棺材板互相碰撞起来,也是和金铁撞击一样,发出清脆的震鸣声。

    王离的真元和神识都小心翼翼的试探这些棺材板,他发现并无任何强烈反冲的意味,这才缓缓将自己的神识沉浸其中。

    唰!

    虽说没有任何强烈的危险感觉,但他这神识进入这具棺木之中,浑然就像是直接进入了一个无比森寒的阴冥世界。

    而且极为诡异的是,这棺木之中诡异的气机弥漫,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阴河,但阴河之中,那些木系元气在他的感知里却是一簇一簇的直接撞来,就像是滔滔的阴河之中,漂浮着无数的棺木一样。

    若非他在体内的那座灰殿之中,已经见识过无数灰衣修士悬浮着的景象和气机,这一刹那他可能直接心神就失守了。

    面对这些浮棺一般的木系元气的冲击,他的神识下意识的就开始躲闪。

    他避开这些浮棺般的木系元气的冲击之后,却随即又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情,这些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一口口浮棺般的木系元气,居然全部都是从一个方向来的。

    这些元气,竟然是一个流向的,就像是自然随着流水,从上游冲刷下来一样。

    王离微微一怔,他便很自然的想要去上游看个究竟,他的神识就迅速的逆流而上。

    (写不动了,今天就这样了..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