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十一章 尸妖术
    颜嫣忍不住笑了起来。

    恶人自有恶人磨。

    连她都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

    “还想我的宝贝,你自己都欠我六十颗异源。”王离越发鄙视的看着万夜河说道。

    万夜河惊了,“不是说好五十七颗么?”

    “记性倒是不错。”王离冷笑,“不过你现在不是还没替我做什么,难道这三颗异源也能省去了?”

    “大哥,你这算盘真的厉害啊。”万夜河无语了。

    “那是。”王离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那这棺材板还要不要炼?”看着王离这副模样,万夜河顿时觉得自己欠的债太重,恐怕这六十颗异源还不上,他都别想从王离的手中赚到任何好处了。他觉得能还债还是要尽快还掉一些。

    “你先收了碧波殿,我们先离开此处。”

    王离觉得留着周玉希还有用,杀人灭口这种事他觉得还是少做为妙,牵扯太多因果,但直接放了周玉希肯定不行,毕竟这大帝疑棺对于妙欲古宗也是最高隐秘,放了周玉希,说不定妙欲古宗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对付他。

    而且他觉得周玉希懂得也不少,反正又受制于万夜河,带在身边也相当于一本活动典籍。

    要是周玉希知道自己现在在王离的心目中,简直就相当于一本长了腿的典籍,她恐怕要活活气晕过去。

    但对于她目前而言,保全得住姓名和不受过分的羞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她默默的收起了碧波殿,踏上了万夜河御使的七宝如意舫。

    等到七宝如意舫驶出了数十里之后,王离这才将方才收起的所有龙鳞阴沉木棺材板取了出来,都堆在身前。

    “如果是星宫区位对应这些疑棺,那你们妙欲古宗不能直接通过你所说的正星位来确定其余疑棺的大致方位么?”王离看着眼前的这些棺木,又忍不住问道。

    “根本不能。”周玉希摇了摇头,现在王离不故意羞辱她,她倒是也算配合,“正星位代表的是某处方位,比如我们现在朝着某处划一道线,最多知道那疑棺有可能在这道线上的某处,但具体这道线延伸出去,它是在数百里处,还是数千里处,还是数万里处,根本不知道。唯有通过疑棺上的线索,才能确定这道线上那个点具体在何处。而且比如这阴木疑棺需要用阳|水来感应,甚至需要用阳|水来吸引,那你若是能够通过这口龙鳞阴沉木疑棺确定出下一口疑棺的位置,那下一口疑棺就应该需要用阴木的元气去感应。”

    “就像是一根绳头上系着另一根绳,扯完这根绳才能扯出下一根。”王离算是彻底放弃了走捷径的幻想。毕竟妙欲古宗里虽然肯定有几个脑子不好用的,但不可能整个妙欲古宗都是笨蛋,整个宗门的智慧只会比他强出太多,不会比他差。

    “也有可能扯到后来是一张网,将自己彻底网进去也不一定。”

    颜嫣毫不留情的给王离泼冷水,“毕竟谁也不知道天禧大帝这么安排是要做什么,尤其和你所说的一样,万一事关生死轮回,那你说不定把自己给坑进去。”

    “被天道坑和被大帝坑不都是一样,只要我眼前不亏就行了,夏虫何须考虑冬冰?我辈修士,原本就是与天争命。”王离却是很豁达,而且很有豪气。

    其实最关键还是王离觉得自己太过弱小。

    一名已经被天道法则盯上的筑基期修士,哪怕面对大帝的阴谋,有什么好想的?

    想不想有什么用?

    那不就是一粒微尘遇到狂风?

    谁知道会被吹到哪里去。

    “大哥,你果然豪勇。”听着王离如此豪迈,万夜河倒是真的有些自惭形秽。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胆小,只喜欢谋定后动和仗势欺人,就是最缺乏这种人死鸟朝天的豪气,但他就算知道自己的短处,过往这些年却还是怎么都改不了。

    现在他就觉得自己和王离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差距,这也是最关键的原因之一。

    “少拍马屁。”

    但是他的马屁却拍在了马脚上。

    王离很鄙视的看了一眼他,“这棺材板之中蕴含着一道独特的元气法则,蕴含着线索,炼不炼成法宝我倒是还没有定夺,但现在剩余这株冥灵不死草肯定是能用的,你先好好想想怎么用这株冥灵不死草帮我炼东西。你要是再用这冥灵不死草帮你自己炼个东西,你信不信我把你给炼了。”

    “我这….”万夜河一看到王离身上穿着的自己的法衣,就想到王离之前血肉分崩离析还能够迅速复原的诡异画面,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血誓似乎也不保险,他暗中也有种被王离坑了的感觉,但这种事情当然是心知肚明,看穿不说穿,万一王离真恼羞成怒,他真的处境堪忧。

    不过他现在好歹看出王离倒更像是生意人,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对于他而言,跟着王离这样一个堪用“变态”二字形容的修士,似乎也根本不亏。

    毕竟跟着王离到现在也没过多久,他手头上反而多了一尊血尸冥侍,反而算是实力大涨了。

    他也是真正的聪明人,明白要想从王离手中得好处,就必须要给王离源源不断的带来好处,于是他苦着脸挖空心思的苦想了一阵,实话实说道:“大哥,这冥侍之法是真的不能帮你施展,我要是借助这冥灵不死草的药力,施展这法门,炼制出来的冥侍和我的神识互融,你也无法御使,但你不要急,若是你真想将这冥灵不死草尽快用了提升实力,说难也不难,你只要寻觅到一头实力强横的妖兽,我天鬼圣宗有一门法门,可以将它炼制成尸妖。”

    “炼制成尸妖?”王离眉头微皱,“具体怎么个说法?”

    他的话音未落,颜嫣的声音却已经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万夜河诡计多端,他的话你也不能轻易就全信,既然你有测谎法门,你为何此时不直接施展出来?”

    “那是骗骗周玉希的,那不是什么测谎法门,那不过是虚宫术,可以在无形之中消解女修的一些脾脏元气,让她自然感觉心中发慌。”王离传音给颜嫣,“这种法门对男修无效,我要是对万夜河一用,说不定被他拆穿。”

    “……!”颜嫣瞬间无语,“这么说你根本不会任何测谎法门?”

    王离传音道:“当然不会,要是会的话,我还需要用这种手段诓骗她么?”

    “你也真的是个人才。”颜嫣忍不住说道。

    “大哥,这其实也就是和一些御兽宗门的御兽手段差不多,只不过他们宗门的御兽是御的活兽,而我们的御兽御使的是尸兽。”万夜河看了王离一眼,有些心虚道:“其实和有些宗门的御使僵尸的手段也一样,这种尸兽本身的元气力量会降低不少,但肉身力量和抗性却更强横,最大的缺陷,是和僵尸法门一样,每隔一定时间必须要给它一些新鲜的血食,否则它性情特别暴戾,很有可能会妨主,反而会攻击主人。”

    “有些僵尸法门要饮人血,你们天鬼圣宗的法门,要饮人血么?”王离问了一句。

    其实他倒是没有觉得这法门有什么麻烦和不利,毕竟他拥有万凰重生术,又修有尸解经,实在不行自己放血都可以。

    但他这一问,万夜河就顿时紧张了,他马上连连摇头,“我们天鬼圣宗的这法门没有这样的限制,只要不是具有一些独特口味的妖兽,它们只要是寻常的血食就够了。”

    “那意思是只要寻觅到一头足够强大的妖兽,你就能将它炼制成尸妖,然后给我用?”王离有点不太信任的看着他。

    万夜河猛点头,“的确如此,只要最后我借用你的气血,给它种下控心符便是,这种尸妖没有多少神识残留的,完全就是尸肉傀儡。”

    颜嫣听到此处,倒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有成长性么?”

    她心中所想的是,如果这种尸妖没有可成长性,实力不会提升,那还不如将冥灵不死草留着,毕竟这冥灵不死草放到中神洲也是价值惊人,自己不用都可以用来置换一些极品的灵材。

    “有。”

    万夜河看着她的脸色,谨慎道:“它若是杀死敌人,无论是修士还是妖兽,吞噬血肉,也是能够堆积自身威能的。若是大哥不放心,等我们返回中神洲,我也可以想个法子,让宗门师长将这门法门看看用什么办法让大哥也完全掌握了。”

    “大哥,平心而论,我觉得在别的时候这并非最佳的选择,但在这兽潮席卷之地,若是能够找到一头肉身原本十分强横的高阶妖兽,接下来在兽潮之中祭炼,这冥灵不死草用在此道上是绝对不亏的。”万夜河生怕王离觉得自己这提议是馊点子,他马上又卖力的解释道。

    王离看了他一眼,“能比你的血尸冥侍强么?”

    “这…”万夜河瞬间就有点心虚,嗫嚅道:“那就看能够找到什么底子的妖兽,若是肉身异常强大,原本吞噬血肉就很强大的妖兽,那就有可能…”

    “白水鲲?”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离和颜嫣瞬间就同时出声。

    万夜河一愣,旋即大惊失色,“你们手上,该不会有一头鲲?”

    (说个真实且残酷的事情,我的笔记本电脑,翻个天都始终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