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十章 一地碎片
    周玉希此时有了种你要是再刻意羞辱我,我就死给你看的痞气之后,倒是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抖抖索索,她沉着脸回道:“大乘圣尊之上,才是大帝,大帝是超越了修真界境界划分的存在,掌控天地运转的本源,拥有无尽之伟力,拥有无限的寿元,他们的陨落往往伴随着席卷整个修真界乃至整个浩瀚星宇的量劫,大帝的陨落,甚至可以看成一方世界的重启,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死,自然有着非同小可的计算。像他们这样的存在,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生死无小事。

    超越修真界境界划分的大帝是如此,小小的炼气期修士亦是如此。

    周玉希的这番话语,无论是魏黛眉还是万夜河,还是颜嫣都很认同。

    但王离却是嗤笑了一声。

    “乞丐不知皇帝的一日三餐,蝼蚁不知巨龙的所图,我们哪里知道这种级别的存在到底要想什么?”他不以为然的说道:“要换了我,说不定别人以为我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我偏做些没意义的事情来开开玩笑,至于陨落…你也说了,修到这种程度的修士,简直和日月同寿了,说不定他们活得太长,太过无聊了要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也不一定。毕竟活得太久,什么都尝试过了,说不定就想试试死一下是怎么回事。”

    颜嫣是纯正的仙门正统修士,她所受的教化也纯正到了极点,此时听着王离的话语,简直就觉得王离是歪理邪说。

    但周玉希听着这番话,看着王离的目光倒是有了些不同。

    “生死轮回,肉身和意识彻底消散之后,又会以如何的方式存在,这原本就是凌驾于元气法则之上的命题。”周玉希缓缓的说道,“当天地间再无可抗手的对象,或许大帝也会去试着挑战生死轮回。我们宗门的师长,也认为会存在这样的可能,所以天禧大帝花这么多时间布置这些疑棺,也存在着挑战生死轮回的可能。但具体如何,的确没有人能够确定,但对于我们妙欲古宗而言,追寻和得到大帝的棺椁,哪怕只是疑棺,也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或许这些疑棺全部出世,会引起巨大的变故,我们心存的侥幸是,恐怕穷极我们妙欲古宗之力,数千年的时间,也未必能够让疑棺全部出世,如此一来,我们能够从这些大帝疑棺之中得到的好处,却值得我们冒险。”

    “话也不能这么说。”周玉希说的这番话也极为中肯了,但王离却是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有时候你这一两口疑棺出世,很容易就像草原上落入了一根柴火,瞬间就燃起大火了。你想想,随着疑棺的出世越多,恐怕线索越多,疑棺出世的速度更快,更何况这疑棺落在你们妙欲古宗是这样,落在三圣手中,恐怕寻觅其余疑棺的速度就不一样。如果我是天禧大帝,如果一番布置还未成功,结果被你们妙欲古宗发现的第一具疑棺给一窝蜂的牵了出来,那这笔帐的罪魁祸首,肯定还是要算在你们妙欲古宗的头上。”

    周玉希沉默了下来。

    她当然无法反驳。

    从目前的形势而言,这口疑棺落在王离的手中,就已经代表着这件事情本身已经出现了妙欲古宗无法控制的变数。

    “现在该告诉我,这天禧大帝事关七神经之中哪一门无上法门了?”王离问出这一句的同时,心中也已经浮想联翩。这棺材板中内蕴元气法则,这元气法则让他联想到可以篆刻在大道圣体之中的道纹。

    “没有百分百确定的记载,但推断极有可能是无上杀生取道妙法。”周玉希说道。

    “无上杀生取道妙法?”王离转头看向颜嫣,他记得颜嫣对他说过四门七神经中的法门,这其中并没有这样的一门法门,那这门无上杀生取道妙法,便应该在颜嫣所说的那三门没有什么典籍记载的法门之中。

    “这门法门我也未曾见过记载。”果然,颜嫣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这是无上神识、道基、甚至法宝本源的剥夺法门。”周玉希道:“我们妙欲古宗在得到天禧大帝的疑棺之后,竭尽全宗之力收集一切有关天禧大帝的记载,这才做出这样的推断。在神洲帝闻录和数篇无名残经的经注之中有过记载,若论各种剥夺法门,修真界有史以来未有超越无上杀生取道法门者。从有限的记载推测,这是一门骇人听闻的无上剥夺妙法,对于修行此法的天禧大帝而言,任何一名修士或是妖兽死亡之后,身边都会短时间的出现不散的源气。”

    她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我们现在修真界中,一些顶级的剥夺法门也可以接触这些源气的一部分,但也只不过是得到其中一部分灵韵而已。但天禧大帝的这门法门,却可以让他将这些源气看得十分清楚,有一篇无名残经推测,若是天禧大帝在一片厮杀惨烈,诸多修士死亡的战场上,在他的眼中,恐怕每一名修士的死亡,都会像掉落身上的法宝囊一样,掉落出在他眼中如同实质一般的真源道韵。”

    除了周玉希之外,包括王离在内的所有人顿时都大吃了一惊。

    万夜河直接就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意思是天禧大帝都可以捡拾掉落的法宝囊一样,随意的捡起这些伴随着修士死亡而‘掉落’的灵韵?”

    “不只是灵韵。”周玉希深吸了一口气,她纠正了万夜河的说法:“可以简单的理解为道基碎片,就如同各种附带各种属性加成的异源碎片,有些来自修士,有些来自战斗之中损毁的法宝和法器,有些甚至来自于他的精神层面,来自于他的感悟,有些甚至是在战斗中使用的灵药。”

    “…..!”万夜河彻底无语。

    但他眼睛的余光却扫到王离反而不再吃惊了,他便忍不住转过头去,“大哥,你不觉得这太过惊人了么?”

    “惊人是惊人,不过七神经本来不就应该如此么?”王离道:“不是这种逆天的厉害,也不配位列七神经啊。”

    万夜河见鬼似的看着王离,他觉得都没办法和王离交流了。

    他可不是什么没有见识的小地方修士,他可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

    他不仅拥有远超寻常修士的修行天赋,还拥有着超凡的领悟能力。

    周玉希所说的这番话,化繁为简就是,修行了这种法门,在任何战场上,一眼望去,不就是每个死去的修士或是强大妖兽身旁都是一地的属性碎片?

    因为无论是修士自身的道韵,还是法宝的灵韵,还是各种灵丹、妖丹之类,最终形成的如异源碎片一般的源气,对于修行了这种法门的修士而言,那就是各种属性加成的碎片。

    身为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他当然见过许多修为恐怖的大能,他也从来不会无知的觉得大帝比那些大能强不了多少,但关键在于,再怎么想象,这种法门都已经彻底超出了他想象的极限。

    那可想而知,超出修真界划定修为境界范畴的真正大帝级人物,也远比他之前想象得要可怕不知多少倍。

    其实现在王离倒是真的没有装逼。

    因为他体内有灰殿。

    对于他而言,他体内的灰殿都已经十分变态了,连那些灵宝的真源都随便掠夺,那这种大帝比灰殿更变态也实属正常。

    有着灰殿作为参照,他觉得周玉希之前所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比如大帝级的人物和天地同寿,一名大帝的陨落都甚至相当于整个星宇的彻底重启,法则的彻底改变,这大帝本来就应该如此。

    不然只是像圣尊一样只是操控修真界的法则,那还能叫大帝?

    颜嫣倒是也没有特别的震撼,毕竟她对七神经之中一些其余的法门也有些了解。

    更何况她的性情就是这样,对于不是她的东西,或者对于此时她而言,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一时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她也并不会浪费自己的情绪。

    “我要是能有这样的法门就好了。”

    万夜河却是连连哀嚎。

    他真的是心潮澎湃,心动不已。

    这法门一听就是特别不劳而获的法门。

    别的法门好歹要辛勤修行,但天禧大帝的这种法门,就像是捡破烂一样只要到处随便捡捡,接下来就似乎能够不断堆叠在自己身上了。

    这种不劳而获的省力法门,简直是他的梦想啊。

    “别鬼叫鬼叫的,就算这种法门出世,也根本轮不到你。”王离对他顿时十分鄙视。

    万夜河一愣,“为什么根本轮不到我?”

    “要轮也是轮到我啊,你以为你会有份?”王离用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万夜河顿时就差点泪崩了。

    (今天回来的比想象中的少一点,两杯黑咖啡下肚,感觉神识暴涨,如果不出意外,晚上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