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零五章 疑棺
    “陆鹤羽,你真的不会说好话。”

    周玉希看着他一脸同情的神色,心中的杀意都不由得升腾起来。

    这种说话,真的是揭伤疤。

    “有些人,真的会死于话多。”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王离说道。

    王离苦了脸,道:“周道友,做修士要讲道理,明明是你让我说现在明不明白你的心情。”

    “但你的话实在太多了。”

    周玉希的胸部剧烈的起伏起来,她决定让王离死也死得明白,“这血尸是介于生灵和死尸之间的阴冥之物,当然不算妖兽,我之所以敢施展这天赋神通对付它,也是赌一赌。因为它明显和那阴冥蜈蚣和火棺魔君融魂,它的神魂和血身,都和这两种妖兽纠缠。我这一试之下,虽然成功,但正因为它不是纯粹的妖兽,所以我道基损伤得要比慑服一头化神级妖兽还要厉害。”

    “原来如此。”

    王离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由得更加同情,“那周道友你可真够倒霉的,真的是倒霉到家了。原本相当于自砍一刀就能收伏一头化神级妖兽,只不过就是找不到化神级别的妖兽用来收伏而已。但现在你是自砍十刀才收伏了一头元婴级的妖兽。而且我想,元婴级实力的妖兽哪里不好找,你非得不远千里的跑到红山洲的兽潮里来找。”

    王离说的句句是事实。

    但这句句话都是扎心。

    真的每一句都扎得周玉希的心在滴血。

    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但是嘴唇都发紫,而且直哆嗦。

    真的,要是只要以一头元婴级实力的妖兽为代价的话,她可能十年前就已经可以施展这种堪称逆天的天赋神通了。

    她跑到红山洲来,就是想看看这兽潮的后期会不会出现实力逆天的妖兽,哪怕实力达不到真正的化神期修士实力,十分接近化神期实力的妖兽收伏一头,那她能够得到多少好处?

    不说凌驾于所有洲域的准道子级人物之上,绝大多数准道子级人物都肯定无法再和她相提并论了。

    然而现在?

    竟然收伏了这样的一头血尸!

    看着她嘴唇哆嗦的样子,王离直乐,忍不住就传音给颜嫣:“灵熙道友,我就说你太心善,你看,她忍不住就要黑吃黑吧,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将齐妙云安排在了她身边,你看她现在这倒霉样子。”

    颜嫣看了一眼王离,她没有回嘴。

    但她心中却自然不是这么想。

    她只觉得若是王离一开始就全力出手,那这周玉希又如何会这般倒霉?

    她当然不觉得这种事情要全赖在齐妙云的霉运上。

    不过她现在也看出来了,周玉希的确从一开始就不想分太大好处给他们,只不过未必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只是现在王离说话实在太扎心了,这周玉希才彻底起了杀念。

    “你的话实在太多了。”

    周玉希的声音响起,她看着王离,寒声道:“快将你收起的棺材板交出来,否则再多话,我就直接杀了你,从你身上取。”“别啊,别杀我啊,留着我还有用。我还有一事不明。”王离又扬了扬手中的承天雨露铜盘,道:“而且周道友你看,我有如此强大的防御法宝,你真要杀我,还是要消耗不少力气的。你看我们还有人质和猴质在你手中,你有什么要求,我自然也会尽力配合,只要你能够给我彻底解惑,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给你棺材板。”

    周玉希心中的杀意实在太浓烈了,但她的确有些忌惮王离手中的那件防御法宝,她些微犹豫一下,便道:“你还有什么疑惑?”

    “你方才说这口棺椁是什么疑棺,似乎一开始就对这口棺椁有些了解,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倒是觉得你一开始是找这口棺椁,然后发现了这口棺椁被火棺魔君占据,这才做了诸多设计,想要击杀这火棺魔君,只是没有想到这口棺椁里面还有这样一头古怪的血尸,所以你才如此血霉。”王离看着她,认真道:“周道友,我的猜测是否属实?”

    万夜河一愣。

    他瞬间就觉得王离说得极有道理。

    颜嫣的目光却是微微闪动,王离的推测和她所想的差不多,一开始听到周玉希说出“疑棺”两字时,她就也觉得这口棺椁牵扯更多东西。

    她只是没有料到王离一直在插科打诨,故意气周玉希的同时,居然还能思路如此清晰。

    周玉希面色陡然一变。

    她之前心态有些失衡,所以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吐出了疑棺二字,她更是没有想到,王离居然揪住了这个问题。

    “你一定要知道这点么?”

    她看着王离,咬牙道。

    王离马上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那你真的可以去死了。”

    她不再犹豫,直接催动血尸。

    她此时境况虽然不佳,但在她看来,即便王离手中的这防御法宝的确威力惊人,但王离现在的境况不佳,其余的颜嫣虽然有些手段,但应该不能和血尸抗衡。

    那要灭杀这些人,也最多就是费些时间,让她再多损耗一些而已。

    只是她此时心中已然觉得,不管如何,都不能再让这些人活着离开。

    唰!

    空间震动。

    那颗血尸身上血光迸射,七颗冥蜈珠再现。

    此时这七颗冥蜈珠已经失去了那冥蜈的元气加持,但有这血尸的阴煞元气加持,威能却似乎不降反增。

    转瞬间,七颗冥蜈珠上的阴煞元气结阵,虽然不再形成那一只巨大的阴冥蜈蚣模样,但是一团阴煞元气却像是一团扭曲的鬼怪一样,威势惊人的朝着王离等人席卷过来。

    王离简单干脆的祭出承天雨露铜盘,与此同时,他牵引着万鬼噬仙法阵的威能,也一同抵御这席卷过来的威能。

    虚空之中噼噼啪啪的爆响,万鬼噬仙法阵的黑风不断溃散,内里显现的白色骷髅头也是不断爆碎,但这七颗冥蜈珠的阴煞元气经过这法阵的削减之后,再和承天雨露铜盘的威能冲击,王离却是硬生生的吃了下来,他不施展别的法门,也勉强能够抵御。

    周玉希只是一脸冷笑的看着,她将血尸召回身前,只是让血尸继续催动七颗冥蜈珠,与此同时,她看着齐妙云和水龙猿,若是齐妙云和水龙猿有异动,她便直接让血尸对付这一人一猿。

    让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的是,直到此时,这齐妙云和水龙猿似乎一点都没有异动,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离。

    也就在此时,她觉得王离好像和之前的状态截然不同,王离根本就不像是已经损耗到极限的样子。

    她微微一怔,瞬间反应过来,暴怒:“陆鹤羽,你诓我?”

    “什么?”王离假装不明白。

    周玉希气得嘴角沁出血丝,“你之前根本就没有战至极限,你是故意让我觉得你已经损耗太过剧烈!”

    “哪里,我都差点肉身崩溃了,还不是你的灵药好,把我治了回来。”王离连连摇头,“可能是我体质特殊,恢复得快。”

    “我…!”周玉希气得说不出话来,她看着王离根本就是气定神闲的样子,终于心态又有些失衡,“你信不信我先杀了齐宗主和这水龙猿。”

    听到她这样叫喊,颜嫣是心中一惊,但王离却是反而哈哈大笑,“快杀,还省得我消耗真元,你怎么就觉得齐宗主就是我们的人?你怎么不问问她,她的元婴现在在哪里?”

    周玉希瞬间一呆,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齐妙云。

    齐妙云现在也见识了王离的各种演技,她能成为一派之主,自然也不笨,当下她便咬牙看着周玉希,道:“我的元婴落在他手中,所以我被他所胁迫。周道友,我其实和他有深仇大恨。”

    “什么!”周玉希心中如受雷击,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王离又是哈哈一笑,身前灵光一闪。

    他已经炫耀般将齐妙云的元婴祭了出来。

    他控制着齐妙云的元婴在他身前甚至对着周玉希挤眉弄眼。

    “我…..”周玉希咳出了一口鲜血,她气都喘不过来,“齐宗主,那你一开始为何不说。”

    “我的性命操持于他手。”齐妙云垂首道。

    周玉希此时也觉得自己气糊涂了,若是她是元婴修士,元婴落在某人手中,她自觉也无法抗争。

    “周道友莫慌。”

    就在此时,王离又叫出声来,“周道友,我再给你看个好东西!”

    听到王离这么说,万夜河虽然和王离接触时间最短,但他却是眼睛一亮,知道按王离的做派,肯定是要将那一万八千冥河剑阵给祭出来吓人了。

    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唰的一声,虚空震动,无数森寒的剑光从王离身前如流瀑般冲起。

    澎湃的冥冰寒气,瞬间就将七颗冥蜈珠的阴煞元气都倒逼回去。

    周玉希的呼吸彻底停顿。

    她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法剑冲天而起,接着一柄柄悬浮空中,剑尖全部对准了她。

    她看到这个剑阵的刹那,也是和万夜河的第一感觉一模一样。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法剑同时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