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零二章 共生
    王离卷住这些丹药,假装用真元直接包裹,不断炼化。

    但实则他暗中将这些丹药收入纳宝囊。

    他施展万凰重生术,血肉很快重生。

    “周道友,你这些灵丹功效不俗!”

    他陡然精神大振般大叫出声,接着不断施展雷法。

    密集的金色雷罡不断从高空坠落,缠绕着这具棺椁狂劈。

    “大哥,你悠着点,我怕损毁这龙鳞阴沉木。”

    万夜河看得极为心疼,他生怕这些龙鳞阴沉木就此损毁。

    但他完全就是多虑,王离的这些雷法虽然对着这一口棺椁狂轰滥炸,但这口棺椁内里不断涌出阴气,却轻易的抵消了王离激发的这些雷罡。

    “啊!”

    王离大叫,他再次疯狂燃烧气血,连激发的雷霆之中都似乎带着他的血气,数十股粗大的雷霆就像是一条瀑布冲击在棺椁上。

    “周道友,你也快加把力啊,我已尽我所能,逼近极限。若是等你这化魔封神索威能消失,我们再无法攻破它的防御,恐怕我们都要陨落在此。你不要自误!”

    “周道友,你方才的灵药确实有效,你还有没有补充真元和气血的灵药,再给我一些!”

    王离演技精湛,连连咆哮。

    他甚至将自己体内的一些血脉都激发了出来,身上出现诸多裂口,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战到了极限,真元运转太过激烈,连血肉都崩裂了。

    “大哥,你不是吧?”万夜河的脸色都彻底变了。

    他差点要抱住王离,不要再让王离拼命。

    他根本不明真相,但对于他而言,但他现在和王离有天鬼同命血盟在身,若是王离身亡,那他也要瞬间肉身溃灭。

    “这人竟然如此实诚?或许是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周玉希看到王离此时身上血肉都崩裂,她也是惊了。

    她几乎下意识的再弹出数颗灵丹,点到王离身前。

    看着那火棺魔君似乎还能勉强支持,她终于也是忍耐不住,祭出了一张古符。

    这是一张黑色的古符,看上去像是普通的黑色石质,它就像是一块普通的方形砚台,但边角有许多裂口,散发着一种很古老的气息。

    这张古符对于她而言显然也是十分重要,等到祭出,威能激发的刹那,她都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

    唰!

    这张古符瞬间消失。

    几乎同时,虚空震动,数十道乌光在那口棺椁的上方出现,竟是形成了一个硕大的黑色鸟笼的模样。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机直接渗入那口棺椁之中。

    只听得火棺魔君又是吱的一声尖叫,那口棺椁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一团若有若无的晶光,却被这个黑色鸟笼从棺椁之中摄了出来。

    “这是什么法器?”

    万夜河看得目瞪口呆,颜嫣和王离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那团晶光不断扭动,竟似乎是一个半人半虫的怪物。

    “灵肉分离!”

    就在下一刹那,颜嫣和万夜河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接着,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这是摄魂类的法器!这种法器竟然能够将这种级别的妖兽的部分魂魄都直接从它的本体之中摄拿出来,这种法器简直不可想象!现在中神洲的所有宗门,也没有能够炼制这种级别的摄魂类法器的炼器师存在。”

    “那这种法器,也能够用来摄拿修士的魂魄么?”王离传音到颜嫣和万夜河的耳中。

    “可以,这种级别的法器,恐怕任何元婴期以下的修士都不能抵挡。”颜嫣的声音首先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可以。”万夜河的牙齿咯咯作响,他也随即传音给王离,“老大,幸亏你逼出了她的底蕴,否则她若是留着这样的法器对付我们,我们恐怕真的要被她黑吃黑。”

    “同样是准道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你看看她,再看看你,怪不得她一开始面对我们,根本就是有恃无恐的样子。”王离很是鄙视的传音给他。

    万夜河欲哭无泪,“我不就是被三鹿古宗那厮给坑了么,若是他给我的是两根真的化神灵毒针,那我对上任何人我也不虚啊。”

    “诸位道友!”

    也就在此时,周玉希清冷的叫声也已经响起,“此头妖兽已经灵肉分离,此时是它最为虚弱的时候,它无法控制体内妖元,诸位道友一齐出手,必定将它一举击溃!”

    “差不多了!”

    王离知道若是再故意演戏,等到这两件法器的威能消失,恐怕真的未必拿这头妖兽有办法。

    他也不停留,连连施展雷法,一道道水桶粗细的金色雷罡连连轰向那口棺椁。

    嗤!

    与此同时,周玉希也是将她那一片大道天成般的树叶装法宝激发到了极致,一道巨大的刀光狠狠劈在棺椁上。

    当的一声巨响。

    这口棺椁竟然发出了一声就像是撞钟般的巨响。

    这一口棺椁直接崩开了,首先是棺盖跳起,接着整个棺椁裂成了五片,往下掉落。

    看着那口棺椁分成五片,连带着棺盖就是分成六片,万夜河眼冒金光,他眼中只有这些棺材板,整个身体都几乎下意识的往前掠出,然而当他看清棺中之物时,他却是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当场就吓尿了。

    这棺中显露出来的,是一个浑身血红色的怪物。

    它和那摄魂古符扯出的魂魄外观并不一样。

    它是一具身体异常臃肿,好像在尸水之中泡久了的腐肿血尸。

    它的浑身血光缭绕,浑身的肌肤好像腐烂掉了,内里的红色血肉却是显得十分鲜艳,但红色血肉之中,却是又生长出一些黑色的肉芽。

    这些肉芽原本应该是和整具棺椁黏附在一起,此时棺椁脱落,这些肉芽都绷断了,在不断往外流淌着黑水。

    这具臃肿的血尸胸口却是有一个裂口,火棺魔君的本体,就像是坐在了这具血尸的胸口裂口之中。

    它的半截带甲的身体露在外面,但下半段身体却似已经和这具血尸彻底融合。

    此时它这露在血尸外的半截身体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不断的摇摆,让人看着只觉得不寒而栗。

    “王离,小心,好像不对!”

    也就在此时,颜嫣面色剧变,她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王离也心有所感,他瞬间带着魏黛眉和万夜河往后退去,同时将承天玉露铜盘激发到了极致。

    “啊!”

    万夜河的眼睛都差点鼓了出来,他发出了一声骇然的大叫。

    那具被剥了皮一样的臃肿血尸,此时突然猛然张开了眼睛,眼中竟然散发出极为怨毒的神光。

    “这…!”

    这样的变化显然也完全出乎了周玉希的算计,她也是呼吸一顿,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就在下一刹那,一股令她神魂震颤的神识威压,已经落在她的身上。

    “唰!”

    一道耀眼的血光骤然从这具血尸身上发出,带着一种浓厚的腐臭味道,牢牢的锁定了她的身形。

    周玉希骇然至极,这仓促之间,她只来得及激发她那片树叶状的法宝。

    轰!

    这道耀眼的血光和她激发的血红色刀光相撞。

    两者一撞之间,这具血尸的血光威能竟然和她这件法宝的威能相差无几。

    “啊!”

    周玉希一声骇然的尖叫。

    她这件法宝毕竟不是防御法宝,虽然挡住了这一击,但有一些细碎的血光落在了她身上,竟然是直接洞穿了她的护体真元,落在了她的肌肤上。

    她的肌肤被血光沾染处,顿时化开一个个血红色斑点。

    这一个个血红色斑点就像是一朵朵桃花,竟然有些好看,但令她恐惧的是,这一个个血红色斑点散发出腐臭的气味,而且一股股毒素,便以这些血红色斑点为中心,朝着她体内侵袭。

    “怎么会这样?”

    魏黛眉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看到那道古符的威能明显还在持续,一团魂魄还在鸟笼状的威能之中扭曲。

    但这具臃肿的血尸,此时却似乎丝毫不受妨碍,而且体内的元气已经彻底流动开来,它开始散发出惊人的威压,身外的元气波动,如潮汐般涌动,令人心悸。

    它身外这些元气波动,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元婴级修士的水准。

    “这是共生!”

    颜嫣有些惊骇的声音响起,“这棺椁主人恐怕在寿元尽时,原本就做了不知,想要将自己炼成不死尸物!它恐怕不是被这火棺魔君占据,这火棺魔君都很有可能是被他吸引,刻意的融入体内!周玉希的这件法器,只是拘魂拘出了这火棺魔君的残魂,根本没有拘出它的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