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妙欲古宗
    “你别整天动这些歪脑筋。”颜嫣一看此时王离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齐宗主为魏黛眉折寿祈福而气运不佳是不假,但若是她真正出了什么意外,那这折寿祈福的效果自然消散,她的气运自然散于这天地之间。”

    她的本意自然是想让王离善待齐妙云,不要再打齐妙云的主意,但这落在王离的耳中,王离却是眉头又皱得更深了些,“你说的倒也是,不仅得让她到对头的身边去,而且还得保证她的安全,这的确有些难办。”

    颜嫣顿时就有些胸闷。

    这弄了半天,她反而像是在完善王离的计划似的。

    但此时王离所想的,却是要尽快将齐妙云这个倒霉鬼送走。

    很简单,齐妙云走霉运,他们走好运,那如果齐妙云一直和他们一起行事,那就是祸福相依,说不准了。

    他心中已经决定了,如果在和何灵秀重新碰头之后,还没有合适的人要坑,他也绝对要将齐妙云先安置到别处。

    当然,颜嫣提醒得对,首先也要保证齐妙云的安全。

    她若是死了,那就不能给魏黛眉持续带来气运了。

    如此一来,他倒是觉得要尽可能的给齐妙云多弄些增补寿元的灵药,最好还要给她寻觅一些足够保命的手段。

    “大哥,我们去哪里?”

    万夜河老老实实的架舟,这个时候他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现在就是欠我三十颗异源的人质,我不和你算利息就好了,哪里来这么多问题。不是告诉你方位了么,你给我老老实实尽可能隐匿些遁光,低调赶路就行了。”王离的思绪被打断,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大哥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这都一家人了,还能和我算利息?”万夜河的奇葩程度也真的是让颜嫣和魏黛眉心生恶寒。

    他眼下竟似乎真的不将自己当外人了。

    他抱怨了一句之后,居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像我这样的修士低调点也就算了,就大哥你这实力,你还需要低调么?”

    他现在倒不是拍马屁。

    他完全相信王离真的杀了几个元婴修士,因为之前王离一祭出那一万八千冥冰剑阵时,他就确定王离的这个剑阵的威能不是一般的元婴修士所能抵挡。

    “你是把我当成了亲兄弟?”王离看着他反问。

    万夜河一愣,马上点头,道:“一日为兄,终生为兄。”

    “那不就得了,不是有句老话,亲兄弟,明算账。如果不是亲兄弟,还不要这么算账,是亲兄弟,那帐就一定要算清楚。”王离说道。

    万夜河顿时哭笑不得,“大哥,这句老话是这么理解的么?”

    “那本来就是这样。”王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难道还能有别的解释么?”

    万夜河实在无奈了,“大哥,你说了算。”

    “我们此行是要做一件大事,你尽量给我低调点,不要故意招惹什么敌人,此次你和我们对敌也只是用掉了两根假货灵毒化神针,也没有什么损失。但跟着我们,说不定会大有好处,所以你不要自误。”王离看着此人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有点头疼。他越看越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中神洲强宗的准道子。

    “谁说我只损失了两根假货灵毒化神针。大哥你忘记了你还收了我一个万鬼噬仙法阵的阵盘?”万夜河说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若要真这么算,难道我不是要和你算保护费么?”王离大皱眉头,“中神洲的准道子都这么小气的么?”

    “大哥你也别怪我小气,也别怪我小鸡肚肠。”万夜河有些怀疑的看着王离道:“你如此实力,又和颜仙子如此神秘的赶路,自然不可能是看中某些妖兽,自然是要做大事的,我当然想分一杯羹,只是大哥,你确定你能给我分一点汤汤水水?”

    “我不养闲人。”

    王离直截了当道:“你要是一点忙都不帮尽添乱,我自然不会给你好处,但只要你能帮得上忙,我自然分你一杯羹。你不是一开始就喊大哥别杀我,留着我还有用么?我到时候就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用。”

    “大哥你这也实在太看不起人了。”万夜河苦笑道:“我好歹也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怎么到你这里,好像是个什么都不行的残废似的。”

    “目前为止除了个阵盘真的什么用处都没有。”王离鄙视的看着他,“厉害法宝也没有,异源也没有,连法门都交不出来。如果只是驾驭飞遁法宝,你的风范还不如我师兄。”

    现在的王离真的觉得万夜河这个天鬼圣宗的准道子稀松平常,而且吊儿郎当,完全没有个准道子的模样。

    他倒是真的希望万夜河别惹事,这一路上风平浪静,和何灵秀碰了头再说。

    万夜河平时就胆小,他没有了两种厉害法器的倚仗,又看出王离和颜嫣的确是要做什么大事,他当然也更不想惹事生非。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也就是在一炷香过后,他祭出的那断识尸坨林的威能消失,齐妙云终于恢复了一些感知时,前方的山峦之中响起了一阵轻渺悠扬的歌声,这歌声时而甜美,时而柔媚,忽又显得调皮,转瞬间又显得高雅,虽然也根本听不清这唱的到底是什么,但这声音,却像是一双无形的玉手,牢牢的握住了人的心神。

    王离饱受灰衣修士摧残的神志也算是坚定的了,但听到这样的歌声,他还是神识瞬间有些飘忽,周围的景物都显得有些模糊起来。

    “什么鬼!”他悚然一惊,瞬间恢复了清明。

    这歌声竟然有着强大的迷乱神识的作用。

    “啊!”

    齐妙云也真的是倒霉。她的神识感知也才刚刚恢复了一些,此时陡然又被这种法门侵袭,她瞬间就有些神智错乱,竟然手舞足蹈的跳起舞来。

    而且跳着跳着,这舞好像不对了,竟然还是艳舞。

    王离或许还能勉强看一阵,但颜嫣却是面色微变,瞬间手指弹动,一抹青光顿时笼住了神智有些错乱的齐妙云,阻住了这种魔音侵袭。

    “万胆小,是你的对头找上门来了么?”王离看着前方的山峦,眉头大皱。

    这是一片无主的荒地,按照之前颜嫣得到的妖兽分布图,那里叫做桑山,现在那一带最多的就是赤焰鬼蚊,也不过就是两级的火系妖兽。

    但眼下那歌声缥缈,也不像是有修士在内里收割妖兽。

    而且能够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对他的神志产生影响,此人的手段绝对不低。

    “这魔音贯脑…我惹上的那些对头,似乎也没有这样的手段啊。”万夜河也是疑惑,但他早就停住了七宝如意舫,他反正平时胆小,此时不等王离吩咐,他就直接想换个方位,绕过那片山峦。

    “怎么,是我的歌声太不好听了么,都不能引得你们驻足倾听片刻?”

    然而万夜河也就下意识的御使七宝如意舫行了不到数十丈,一个有些幽怨的女子声音,便响起在众人的耳廓。

    随着一阵旖旎的粉红色迷雾从那片山峦之中升腾,一道同样粉红色的遁光,便很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一座粉红色的莲台,莲台上盘坐着一名女修。

    这女修高挑,艳丽,而且面容显得无比端庄。

    她盘坐的坐姿也和寻常修士盘坐无异,但关键在于,她的法衣是裙装,寻常女修若是身穿裙装法衣,自然不会将双腿暴露在外面,但她的长裙却是有开叉,盘坐下来时,她白玉般的双腿便大多暴露在外。

    这白得晃眼的雪白大长腿,配合着她端庄的面容,便显得分外的妖冶。

    “你们小心,是妙欲古宗的修士!”颜嫣紧张的声音瞬间也在王离和万夜河的识海之中响起。

    “东方七部洲中,盘山洲的妙欲古宗?色欲天大法?”

    王离一怔,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这样的字眼。

    “难道你是妙欲古宗的准道子周玉希?”万夜河的声音响起。

    “哦?”

    这名女修微挑秀眉,异常端庄的脸上却是显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她的声音如风铃般悦耳:“你居然听说过我的名号?”

    “也不算难猜。”万夜河打量着她,中神洲的修士对于其它洲域的修士原本就有着天生的心理优势,所以他只是很平常的说道:“能在这个年纪修到金丹五层,想想也应该是妙欲古宗的准道子了。”

    这样的口气让这名女修微微一怔。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那就此别过了。”颜嫣的声音响起。

    她这语气有些不善。

    完全是因为妙欲古宗的名声不怎么样。

    妙欲古宗的色欲天妙法之中多的是阴阳双修的法门和采补的法门。

    妙欲古宗的很多女修都豢养有许多面首。

    而且按照颜嫣的所知,妙欲古宗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底限,有些女修甚至连资质不俗的男童都不放过。

    这名女修也不笨。

    她的眉宇间顿时出现一丝不加掩饰的不悦,“既然知道我是妙欲古宗的准道子,也敢和我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哈?”

    万夜河平时虽然胆小,但此时是狗仗人势一般,他顿时笑了,“说得好像准道子很稀缺似的,好像谁不是准道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