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差不多是一家
    “我丢!”

    王离顿时吓得头皮发麻。

    “湖….”水龙猿也吓得怪叫起来。

    齐妙云下意识的就御使五行焰光舟急剧的往后退却。

    她的见识比王离要高明许多,她十分清楚,这种源地若是在数千年前就经过某些大能的强行改换,那数千年的源气酝酿下来,若是凶源的源气爆发,这威能恐怕不是他们所能抵挡。

    “灵熙道友你让我不要轻举妄动,现在这石皮怎么崩裂了?”王离甚至掏出了纳宝囊就要祭出冥冰剑阵。

    “我……”颜嫣也是脸色煞白。

    她感到那不断崩裂的石皮内里有一种可怖的凶威在荡漾。

    啪!

    一块石皮崩落了。

    接着,一块块石皮好像活物一般往外跳出。

    这石皮的边缘,竟然都非常圆润。

    “我…..”

    王离直觉这石皮内里的凶威骇人,他真的将一万八千冥冰法剑从纳宝囊中取了出来。

    修真界的历史之中,多的是那种都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过路过就挂了的冤死鬼,他可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他也才刚刚取出这些法剑,那座道殿般模样的石山表面的石皮就已经全部掉落,一团刺目的光焰随之散发出来。

    “……!”

    他们四个人和一个猿都是同样的目瞪口呆。

    这座道殿内里,竟是一团如漩涡状的凝固源气。

    这团源气往外扩张了片刻就彻底凝固住,能有数百丈方圆。

    这团源气看上去色彩斑驳,但仔细看去,却是分为五层颜色。

    最内里的一团是深沉的黑色,然后由内到外分别是黄、红、白,紫四种色彩。

    这五种色彩的源气竟是丝毫不动。

    但这五种源气之中,那种凶煞的气焰,却是不断给他们带来强烈的心神威压。

    王离只是凝视着这团五色源气看了片刻,他的眼睛就顿时如同被灼烧般痛了起来。

    “这到底什么鬼。”他忍不住郁闷的叫了起来。

    “这….这难道就是五色凶源?”齐妙云的眼睛也瞬间通红,泪水滚滚流淌下来,她骤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骇然的叫出了声。

    “五色凶源?”颜嫣似乎也骤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她也是浑身一颤,失声道:“似乎是。”

    “五色凶源又是什么?”王离眼泪滚滚流淌,他无法再看,“难道是专门让人眼瞎的么?”

    “是金鸡山明王宗用来炼制五色神光的源气。”颜嫣也低垂下头,她飞快解释道:“这五色神光专破各种法宝,被五色神光笼罩,任何法宝都无法激发,双方就只能各凭自身法门斗法。”

    “就是传说中无视法宝等阶的五色神光?”王离虽然眼睛剧痛,但还是眼睛瞪得铜铃一样。

    “不错,明王宗的五色神光号称任何法宝修士的克星。任何主要依靠法宝对敌的修士,遇到五色神光就是一筹莫展。”颜嫣点头。

    “那这是宝贝啊!”王离眼睛瞪得铜铃似的,他忍不住看那团五色源气。

    “啊!”

    但是他这瞪大眼睛盯着一看,眼睛都差点瞎了,顿时一声惨叫。

    颜嫣转过身去,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废话?

    这当然是决定的宝贝。

    但她毕竟不是何灵秀那般的性格,所以她也不嘲讽王离,只是就事论事,道:“这当然是宝贝,这种五色凶源气接近于先天混沌一气,哪怕没有炼制五色神光的法门,只要能够收取,对敌时祭出,恐怕也能让绝大多数法宝直接失去效用。只是要想收取这种五色凶源气也并非易事。除非有混沌母气之中化生的先天法宝,才有办法收纳。比如虚空圣教的虚空葫芦,比如混元圣宗的混元金斗,比如西王宫的先天法瓶。”

    “那意思是我们要入宝山结果空手而回?眼睁睁的看着至宝,却只能干瞪眼?”王离好了伤疤忘了疼,他说到干瞪眼这三字时,又忍不住盯着这团五色源气看,结果就又是啊的一声惨叫。

    “我身上并无任何收取这种五色凶源的法宝。”颜嫣笑不出来,她皱着眉头看着王离,“除非你有办法,否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留在此处。”

    “这种五色源气不会散失吗?”王离郁闷的施展万凰重生术,治疗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目前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散失,但这种东西我只见过一些有限的记载,不知道它会如何演化。”颜嫣摇了摇头。

    齐妙云也是摇了摇头,她虽然也能够从另外一个方面佐证颜嫣所说不假,但她所知的也是和颜嫣差不多。

    “灰殿哥,你行不行?”王离寄希望于自己的灰色道殿,他背对着这团五色源气,靠近了些。

    但是他的灰色道殿这次却并没有对这团五色源气动手,它似乎对这种东西也束手无策。

    “天魔不是号称绝大多数元气都可以吞噬和学习么?”

    他放出了自己的本命蛊虫,想试试这个天魔幼体到底行不行。

    然而他才刚刚放出本命蛊虫靠近这团五色源气,他就觉得这本命蛊虫瞬间被一种恐惧支配。

    “…..”

    他瞬间无语,心中生出一种狗屁天魔的感觉。

    他这还想让这天魔幼体吞噬这五色源气呢,结果似乎在这本命蛊虫看来,它过去就直接被这团五色源气给吞了。

    “就真的没一点办法?”

    越是拿这团五色源气无奈,他就越知道这团五色源气实在厉害。

    越是知道这团五色源气厉害,越是没有办法带走,他便越是郁闷。

    颜嫣深吸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道:“除非真的能够拿到那种随着天地初分时混沌之气中化生的先天法宝,否则真的拿它没有办法,没办法带走。”

    她虽然也觉得十分遗憾,但不像王离一样纠结。

    修真界中看见至宝却没有办法收入囊中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啊!啊!啊!”

    王离连喊了三声才略微排解自己郁闷的情绪。

    他当然不会轻易死心。

    “灵熙道友,那如果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带走它,有没有办法尽可能的保证它的源气不散失,再顺便布置些什么手段,让修士和包括太阴白虬这种妖兽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

    “这应该可以。”颜嫣虽然觉得要得到那些先天法宝也很困难,但她觉得哪怕有一丝可能,按照王离的这种说法做些布置,也是值得的。

    “这次你干得不错,下次你多找几处这样的地方,我绝对给你好果子吃。”王离看着接下来直接布置法阵的颜嫣,瞬间觉得水龙猿眉清目秀起来。

    水龙猿自然是受宠若惊的样子,但颜嫣却是忍不住瞪了王离一眼,道:“王离你也太现实了,而且你这什么叫做绝对给你好果子吃。”

    “我有灵石啊,找个坊市给它买点灵果还不容易。”王离道:“如果它再能找到这种好地方,我绝对让它吃香的喝辣的。”

    “这种灵兽一旦认主,便是追随你一身的伙伴,怎么,难道它不能发现这种好地方,你就不想善待它了么?”颜嫣觉得王离这话不对。

    “那是。”但王离的思路真的清奇,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如果它什么都没有用,那还能管它好吃好喝啊,我们孤峰从来不养闲人,更不要说闲猴了。”

    “你!”颜嫣觉得简直和王离无法交流。

    但水龙猿却是一阵比划,明显示意自己不会一点用处都没有。

    如此一比,颜嫣顿时就更加头疼,觉得王离对这水龙猿实在太差。

    关键此时王离还很好奇的问了一句,“灵熙道友你是不是属猴,我看你和它真的一见如故。”

    “不是!”颜嫣脸都有点黑了,不过她的性格还是的确有些一本正经,她有些恼怒道:“我属马!”

    “马猴马猴…也差不多是一家。”王离自语道。

    颜嫣差点浑身灵气爆发,差点连布置的禁制都直接炸了。

    (留言我都看了,我先消化消化,感谢大家。加强户外运动,多参加兴趣班,包括带着和许多小朋友一起活动,这一个月都有在做。近期就是想调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