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水底有怪
    王离看着水龙猿这副样子也是乐了。

    “我说来福你有点不讲义气啊,这些好歹是你刚收的小弟,我看刚才还有人帮你巡山巡湖呢,你这转头就将它们卖给我了啊?你这不讲义气可不行啊。”

    王离故意看了第一眼密密麻麻的剑阵,说实话这一万八千剑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半空,委实让他都有点震撼的。

    “但我这法剑还没有彻底试完呢,来福看你防御力应该还行,要不要拿你试试。”

    “我..湖!”

    水龙猿瞬间就有点崩溃了。

    它直接凌空,然后双膝狠狠砸在冰面上。

    开玩笑呢。

    它只觉得这个剑阵的威能足以绞杀它很多次。

    “王离,你还是不是人?”颜嫣也实在无语了,“连你收伏的妖兽你都要故意恐吓?”

    她倒是觉得水龙猿很顺眼,很灵性。

    能够如此听得懂人话的妖兽堪称灵兽。

    “不要怕,他故意和你开玩笑呢。”她对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水龙猿说道,同时弹出一颗异果,“来福,来吃果果。”

    水龙猿的感知远超寻常修士,颜嫣刚刚弹出这颗异果,它的鼻翼就连连抽动,它欣喜若狂的跳了起来,双手接住了这颗异果,接着连连对颜嫣作揖。

    “吃吧,不要怕。”颜嫣看着它这副样子,更是觉得有趣。

    王离顿时无语了,他心想颜嫣你是没有见过它穷凶极恶的样子,他忍不住便有些郁闷的问颜嫣,“你这收买猴呢?”

    “这一看就是灵猿,什么猴。”颜嫣看了王离一眼,“能够收伏这样的一头灵兽是你的福缘,你还故意吓唬它,你看它吓得。”

    “我怎么了啊,我又没有真的斩它。”

    王离十分郁闷,但他的注意力很快集中在这水龙猿正在嚼吃的异果上。

    这是一颗碧玉般的异果,虽然只有鸡蛋大小的一颗,但水龙猿嚼吃起来,却是汁水不断涌出,每一丝的细小果肉里,都像是蕴含着一口小小的灵泉。

    即便这水龙猿鼓着嘴,连一丝灵气都不肯漏出来,但隔着这么远,他还是感到异香扑鼻。

    “灵熙道友,你给它吃的是什么果子?”他眼珠子一动,“会不会毒死猴?”

    颜嫣眉头微皱,道:“这是灵京果,这是可以提升灵智的灵果,怎么可能会有毒。”

    “提升灵智好啊,那你也不能厚此薄彼啊,不能给我也来上一颗吗?”王离眼中冒光。

    “哈哈。”这下颜嫣顿时笑了。

    王离莫名其妙,“不是,你不给也就算了,笑什么呢?”

    “灵京果只能给妖兽提升灵智,王离你是猴吗?”颜嫣笑得有些合不拢嘴。

    魏黛眉也顿时笑了。

    齐妙云强忍着,她想笑又觉得不妥。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道:“那没事,反正也没有毒,说不定我吃了也有好处呢?就算没有好处,我感觉也挺香的,尝尝味道也好。”

    面对王离这样神奇的回答,颜嫣也是惊了,她异常无语的看着王离,道:“我也是真的服了你了。”

    “没事。”王离的回答让她更加绝倒,“服我的人多了,多你一个没事。”

    水龙猿还在嚼着嘴里的果肉。

    这异果看上去小小的一颗,但像老牛肉干一样很耐嚼。

    与此同时,水龙猿却是对着王离和颜嫣一阵比划。

    王离是没看得懂,他忍不住道:“来福,你这果子给你吃了也浪费啊,你都不能口吐人言。”

    这水龙猿面色一僵。

    但颜嫣却是白了王离一眼,她对着水龙猿道:“不要理他,你的灵智足够了,你不能口吐人言,只是缺一个好主人耐心教导。你之前和修士接触不多,怎么可能能口吐人言,能直接听懂人言,你的天赋都已经足够好了。”

    王离翻了翻白眼,“那怪我啰?”

    颜嫣就事论事,也不和他斗嘴,她看着水龙猿,道:“你方才的意思,是说你和这些太阴白虬也只不过是刚刚认识,而且你和它们也打了一场,只是它们打不过你,拿你没办法,才相当于帮你做事,你和它们也不存在义气不义气?”

    水龙猿眼睛都亮了。它冲着颜嫣连连点头。

    王离也是惊了,“它这样一阵比划你都看得懂,你们确定不是鸡同鸭讲?”

    “你以为呢?”颜嫣鄙夷道:“它比划得那么清楚。”

    她的话才说完,这水龙猿也看出来了,虽然诺大一个剑阵还在上面悬浮着,但王离既没想真的拿它试剑,眼前这女修也真的是对它不错,肯定护得住它。

    它便心神一松,马上就又是手舞足蹈的一阵比较。

    此次的比划和方才相比,明显就是复杂得多了。

    王离是看得彻底懵逼,但魏黛眉和颜嫣,乃至齐妙云却偏偏都看出了些端倪。

    颜嫣顿时有些吃惊,她看着水龙猿,“你的意思是说,之前太阴白虬和你都想争抢此处,是因为这水下深处有古怪?”

    听到颜嫣这样的说话,这水龙猿顿时连连点头,它似乎为颜嫣能够理解自己的比划也十分欣喜。

    颜嫣再次出声,“那水下是有什么古怪,是有灵药,还是有什么别的?”

    她说话时,也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

    如此一来,水龙猿和她沟通似乎更无障碍。

    它欣喜若狂的连连比划。

    “你的意思是有类似修士殿宇之类的遗迹,在水下地裂深处?”看着它的比划,颜嫣瞬间震惊起来。

    水龙猿眼睛顿时睁大,它用力点头。

    “我丢!”

    王离顿时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来福你该不会是眼花?这片湖泊可本来是某个宗门的地界,若是下面有古怪,他们之前竟然没有发现得了?”

    “反正你有五行焰光舟,下去看看不就行了?”颜嫣催促王离祭出法宝。她喜欢就事论事,不喜欢废话。

    “那好歹也先收了它这些小弟再说。”王离让水龙猿让开一边。

    他觉得要是不在这水龙猿的面前动用一些这剑阵威能,他这水龙猿就要彻底被颜嫣拐跑了。

    让他无语的是,水龙猿身影一闪,直接躲到颜嫣的身边去了。

    “一颗果子就把你收买了,你也太掉价了吧?”

    王离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他瞬间将这一万八千剑阵演化到了极致。

    唰!

    一万八千法剑齐齐的往下坠了十余丈。

    一道道剑光就像是流星一般顺着剑尖坠地,接着一道道恐怖的冥冰寒气在湖面上爆开。

    这冥冰寒气原本就有着冻结气血的功效,这些太阴白虬此时原本还身体僵直,现在被这恐怖的威能一冲,它们的身体瞬间就像是一根根被冻得僵脆的萝卜一样折断成了数截。

    见此情形,水龙猿浑身又是有些发颤,而颜嫣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拿这些太阴白虬试剑和拿一片空地试剑也没有什么差别。王离,你这剑阵的威能,寻常元婴六层的修士绝对无法阻挡你这一击。不过这剑阵还有着天生削减对方法术对天地元气牵引的作用,所以恐怕真正对敌起来,元婴七层的修士也未必能抵挡得住。”

    “你确定?那威能比我料想的还要大一些。”

    王离呵呵一笑,“不过拿它们试剑,这叫杀虬儆猴。”

    “王离,不准这么对待你的灵兽。”颜嫣真的有些生气了,她觉得王离对这水龙猿实在太差。

    “说什么呢,我要是身上有你这种果子,我最多尝一个,若是对我没有用,我绝对全部给它吃了。”王离道:“我对它可好了,有危险的时候,我都让它先逃。”

    王离的这几句话,这水龙猿倒似乎也都听懂了,它对着颜嫣连连点头,似乎示意王离说的是真的。

    “那你不要故意吓唬它。”颜嫣神色稍霁,点了点头,她看着王离收起剑阵的样子,提醒王离,“你需要一个上品的剑囊。”

    王离点了点头。

    有些主修飞剑或是法剑的宗门,都有特别的剑囊、剑匣和剑葫炼制之法,这种剑囊、剑匣和剑葫也是和纳宝囊一样的空间法器,但心念动间,就能直接从这种空间法宝之中将法剑祭出来,收回时,也只是心念一动,法剑就尽数收回。

    他眼下用这纳宝囊,真的只能说是暂时凑合。

    寻常的剑匣、剑囊和剑葫倒是大一些的坊市都应该能够求|购得到,但是对应他这种法剑数量惊人的成套法剑的剑囊类法器,品阶肯定也不低,也不是随随便便花些灵砂灵石就能求|购到的了。

    接下来他将这些太阴白虬全部收取,让齐妙云驾起五行焰光舟,载着众人和白水猿朝着湖水深处遁去。

    王离其实并不怀疑白水猿说谎。

    绝大多数妖兽都比较耿直,而记载之中,极少数的能够欺骗修士的妖兽,也绝非白水猿这种级别的灵智。

    五行焰光舟只是往水下行了两百余丈,他就明白为什么白水猿说这下面有古怪,而玄真观却没有发现了。

    一般来说,这种堰塞湖或是寻常的平地湖湖面上或许还有些风浪,但下面的湖水往往十分平静,尤其是深到一定程度之后,下方的湖水越发寒冷,接近冻结,湖水之中杂物越少,湖水越是澄清。

    但这白水湖下面却偏偏是白色的浊浪翻滚,就显示有无数巨人在用木棍不断搅拌石灰一般。

    这白水湖两侧的山体之中,似乎有不少地下河带着浑浊的白色水流,不断冲入这湖水深处。

    玄真观只是寻常的小宗门,没有厉害的水遁法器,没有强大的修士,还真的无法随意在这种浊浪翻滚的湖水深处行走。

    但再往下数百丈,白色的污浊水流消失了,但一种腥臭的气味,却是透过五行遁光舟的灵光光罩都涌入了王离的鼻翼。

    这接近白水湖底部的湖水之中,却是悬浮着厚厚的一层污泥和粪便。

    许多黑色长虫,在这层污泥和粪便之中钻进钻出,如同长长的黑色水草。

    (明天恢复正常更新,这两天心累,明天我更新完了,再好好说一下具体情形,看看书友当中有没有达人有什么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