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血泪控诉
    他的一万八千成套冥冰法剑,已经完成了三成。

    近五千柄法剑若是堆在一处,也已经如同小山一般,尤其寒气森森,哪怕威能不激发,周围也是草木枯黄,空气里也是不断结出一颗颗灰蓝色的冰晶出来。

    不过白骨真君的这门炼器法门,有天生的优势也有天生的劣势。

    这门法门的优势就在于,哪怕没有王离的圣骨异炎这种法器,一些灵骨剑胎炼制起来也不算困难,只要炼器者舍得花时间,有足够耐心,要炼制一套一定数量的成套法剑也不算困难,哪怕是比较低阶的灵材,只要数量足够多,炼制出来的成套法剑组成的剑阵威力就会厉害。

    如此一来,就能解决很多没有什么厉害出身,获得高阶灵骨比较难的修士的炼器问题。

    白骨真君本身就是个散修。

    散修就几乎只能靠自己,所以他这法门,的确是很适合散修的。

    哪怕是别人看不上的灵骨,只要凑齐足够数量,依旧能够炼制出威力不俗的成套法剑。

    但白骨真君的这门法门,天然的劣势在于,只要你确定是炼制多少数量的成套法阵,不同的数量对应的符纹是不同的,在所有法剑炼制完成之前,这些法剑没有成套,那这个剑阵就施展不起来。

    别说王离现在这一万八千成套法剑,就算是白骨真君这门炼器法门之中只有三柄法剑的三才剑阵,三柄法剑也是缺一不可,如果只炼成了两柄,那这两柄法剑也不能祭出对敌,一定要等三柄法剑符纹互相呼应才能成阵。

    所以说王离现在炼制成的近五千柄法剑堆在一起看起来是气势惊人,琳琅满目,但等到一万八千柄法剑全部炼制完成之前,这些法剑也是压根什么用处都没有,根本祭不出来。

    王离听到易轻侯和陆鹤轩如此连连发声,他是有几百种方法可以加料,他心痒的很,但这成套法剑对于他此时而言是骑虎难下,所以也只能暂时按捺下躁动的内心,只能更加发了狠的炼制法剑。

    所幸他越来越熟能生巧,这前面近五千柄法剑炼制起来时他还要费些牺牲,但再炼了近千柄,到了六千柄之上的数量之后,他再炼制这法剑几乎根本就不需要动脑子,好像身体和真元自然有了记忆一般,近乎麻木般一遍遍的动作,而一柄柄法剑就像是流水一般从他的手中完成。

    这种法剑上的符纹在颜嫣看来自然不算特别玄妙和精巧,但看着王离流水一般炼制法剑,她也不得不佩服王离走出了另外一种炼器道路,也不得不佩服白骨真君这种散修的智慧。

    很简单,哪怕是中神洲最厉害的炼器师,也绝对不可能在十天之内炼制出一件足以灭杀元婴修士的法宝。

    但王离这种炼器手法,看似粗浅,却偏偏能够做到此点。

    “要是我真的是化神期修士就好了,我用几个分身同时炼器,岂不是可以快上数倍?”

    王离偶尔还冒出这样一句。

    面对王离的这样说法,颜嫣在心中是嗤之以鼻。

    那不是废话?

    我还希望自己是大乘期修士呢。

    所有的修士还都希望自己是三圣那样的存在呢。

    因为后面王离炼制这法剑的速度越来越快,所以这一万八千法剑的炼制速度还是比他自己预想的要快了一些,等到第五日时,日以继日不停炼剑炼得目光呆滞怀疑人生的王离终于苦尽甘来,认真帮他计数的齐妙云十分兴奋的告知他,这一万八千法剑已经够数了。

    “终于够了?”

    王离这才还过魂来一般,瞬间有了生气。

    “够了够了,绝对够了。”

    齐妙云也是十分兴奋,她现在的状态十分奇特,或许是看多了王离的底蕴之后,被彻底惊住了,估计她当初态度陡然大变,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即便是天一古宗的宗主,以她的修行进境,估计也成就不了化神,但现在王离却是好像成就无法限量,若是王离将来能够到寂灭期,甚至大乘期,那真的比她自己苦修要得到的好处多。

    这一套成套法剑的数量太过骇人,她觉得当年的白骨真君都未必炼制有这样数量的成套法剑,她现在也十分期待这套法剑的威能。

    “王离,你这成套法剑祭出数量太过吓人,这里距离山阴古宗的太近,威能动荡之下,说不定有人过来探查。”颜嫣却是马上出声,按下了王离马上就要试试的心念。

    “也行,那你帮我挑一处地方。等到试完了,我就给陆鹤轩加点料,到时候我们直接去和呵呵道友碰头。”王离很听劝,反正山阴古宗这个临时市集已经流传出了红山洲南部的妖兽分布图,眼下要挑选一处地方试试这剑阵也不难。

    “我们就去白水湖。”颜嫣很快就想好了。

    那是一处小湖泊,原本是红山洲玄真观的封地,但玄真观也是几个毁在兽潮之中的宗门之一,前去这处地方虽然要大半个时辰,但对于王离等人接下来的行程而言不需要绕路,而且此时那处地方被一群太阴白虬占据。

    太阴白虬是三级九品的妖兽,对于寻常宗门的修士而言,成群结队之后就比较难缠。

    这太阴白虬也属于特别皮糙肉厚的妖兽品种,而且白水湖本身就是峡谷堰塞湖,水深超过千丈,底部又有寒泉,这太阴白虬若是不敌,往水底一钻,修士要猎杀它很难。

    在红山洲南部到处都有妖兽族群盘踞,还到处都有妖兽群迁徙的情形之下,估计也没有什么宗门的修士有兴趣特别跑去这样的地方去猎杀这种难猎杀又没有太多便宜可捞的妖兽。

    不过这太阴白虬直接吸引颜嫣注意力的地方,是它们的喉部也有一根天然的灵骨,这根灵骨本身就像是一柄天然的剑胎。

    而且很多典籍的记载之中,还有一种叫做北岷青鱼的妖兽,其喉骨也是这样的天然剑形,这两种水系妖兽的喉骨炼制的法器,还有天然的驱邪镇邪作用。

    这种法器的元气属性,可以天生克制一些阴戾鬼物的煞气。

    这种天生自带驱邪镇邪作用的灵材在整个修真界之中并不多见,再加上这种灵骨对于王离而言炼制起来简单,所以颜嫣没有任何选择障碍的便选定了此处。

    “既然如此,那我索性先去山阴古宗的山门给陆鹤轩加点料再走,否则等走了之后,也不会再回此处了,现在山阴古宗这一带人多,我飞过去隔个十几二十里,加完料就走,我独自一个人到时候隐匿气息返回来,应该也没有人会追踪得上。”

    王离收起了法剑,没有了第一时间试炼这成套法剑的冲动,另外一种冲动就马上浮现到心头。

    “真的一定要如此节外生枝么?”颜嫣忍不住摇头,“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我觉得很有必要。”

    王离哈哈一笑,道:“按照目前的形势,若是我再加点料,说不定可以引起这些洲域的准道子混战,到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急着对付我。”

    颜嫣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王离所说的话也的确有些道理,她便不再反对。

    “要不你索性配合我一把?”王离脑子里却是突然有了鬼主意。

    颜嫣觉得有种惹火烧身的感觉,她马上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离呵呵一笑,“不如说他不只是喜欢男人,还专门挑女童下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颜嫣就顿时连连摇头,“王离,你在想什么呢,你居然想让我扮演受害者吗?”

    “不行啊,不行那就算了,只能我来自己来了。”王离无奈。

    “什么!”

    颜嫣等人都惊了,“王离,你的意思是你自己要做受害者控诉?”

    “那要不怎么样,你又不做受害者。”王离洋洋自得。

    颜嫣也是彻底无语了,“王离你还有没有节操。”

    “反正我又不是真的受害者,我这么一加料,真正焦头烂额显得没节操的是陆鹤轩。”王离哈哈一笑。

    他让颜嫣等人全部停留在这里等他,他隐匿气机,朝着山阴古宗的山门摸去,到了距离山阴古宗十余里地的地方,他骤然绽放霞光,鼓动真元大声哭诉,“诸位道友,我乃餐霞古宗修士,易轻侯你有所不知,陆鹤轩原本就有这样的爱好,他在餐霞古宗便以准道子的身份胁迫新人弟子,但凡长相清秀一些的师弟几乎都逃不出他的魔爪。我都被他拘禁了足有两年,日夜折磨。他简直不是人!”

    “但可恨的是,不只是他在餐霞古宗只手遮天,我们这一群师弟根本无法伸冤,他在上仙洲,厚土洲,云泽洲一带还因为这个嗜好而结交了很多同好,他们这些人物狼狈为奸,经常借口论道而聚在一起做哪些难以启齿的龌龊事。实则呢,他们论的是什么道?大家现在可清楚了。”

    “易轻侯我看你是上当了,他本身就有这种嗜好,他恐怕是故意示弱,让你攻伐他,其实他心中暗爽。只可惜你不懂味,将这种不能搬得上台面的事明说了,他当然要聚齐一众好友来杀你灭口。你可要小心,你看现在出声帮他的,有一名女修么,全部都是男人。”

    王离的演技真的是绝了,他涕泪俱下,血泪控诉。

    最关键他还玩了最绝的一招。

    “今日这样的丑事被大家知晓,我也是要脸面的人,我也不要活了。只望大家知晓这禽兽的真正面目,能够让我们那些被他侮辱的餐霞古宗师弟得到一个公道。”

    他发出凄厉无比的声音,然后当众自尽。

    他取出一柄毒焰法剑,直接朝着自己的心脉刺了几剑,然后从高空坠落,血染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