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加料
    陆鹤轩顿时摸不着头脑。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红衣修士消失处,“吕修缘这是怎么了?””

    接下来这三名年轻修士都是苦笑,一时谁也不作答。

    “秦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都如此古怪的样子。”陆鹤轩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了,他看着那名和他关系最好,平日里几乎无话不说的秦姓修士,问道。

    这名看上去十分沉稳的方脸秦姓修士乃是上仙洲悬空寺的准道子秦怀古,他看着陆鹤轩如此逼问自己,便忍不住摇了摇头,道:“陆兄,这也难怪吕修缘道友如此模样,其实就连我都有些遭不住,陆兄你重伤之下,若是被有独特癖好的易轻侯轻薄亵玩也就算了,你最多也就是忍辱负重,将来寻找机会将他灭杀而已,我等既然来了,要报仇也应该不难,但传闻你和他大叫连天,似乎别有一番滋味,我等初时听了觉得还有隐情,必定不会如此污秽,未曾想陆兄你亲口承认了,你竟然还攻伐了回去,这你来我往的,足足半个时辰不止,你们这…”

    “什么!”

    陆鹤轩听到此处便觉得不对了,他彻底变了脸色,“什么叫做轻薄亵玩…什么叫做不会如此污秽…我只是被易轻侯用杀伐神识的法宝杀伐,我用了杀伐神识的法门反击回去,你们以为是什么?”

    “只是神识杀伐?”

    这三名年轻修士顿时面面相觑。

    “秦兄,你到底听说了什么?”陆鹤轩隐隐想到某种可能,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了,“该不会外面以讹传讹,传出了某些污浊之事?”

    “陆兄,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三名年轻修士都是不可置信。

    秦怀古连连摇头,“陆兄,现在外面都已经传开了,你恐怕被易轻侯开发出了龙阳之好,或者说你原本就有这爱好,你被易轻侯强迫,也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因为现场传出的声音,不堪入耳。”

    “我他妈…”

    陆鹤轩的脸色都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他一口老血差点直接喷出来,“是谁如此造谣,连杀伐神识都能说成如此龌龊之事?我只不过是神识损伤太重,都伤了道基,这才潜隐恢复神识,我哪里知道外面传了什么谣言,该不会俞兄、程师妹和姬师妹他们没有来,也就是因为听信了这番谣言?”

    “若真是谣言,那这便真的是…”秦怀古连连苦笑,道:“原本俞师兄他们都已经和我们在红山洲照过面了,结果听到这番传言,俞师兄等人顿时和我们告辞离开,他离开时还说,他爱惜羽毛,师门也肯定不会让他和兔儿爷一起玩,这有违阴阳。”

    “我…!”陆鹤轩眼睛都红了,“这他们也能信?还有,什么叫做若真是谣言,这当然是谣言,难道还有假?”

    看着他这副模样,秦怀古等人顿时哭笑不得。

    秦怀古道:“我们都信了,他当然信,还有你看这误会大的,吕修缘都直接吓得逃遁了,恐怕是他生怕你对他动什么心思,毕竟他原本就男人女相。”

    “啊!”

    陆鹤轩气得连连咆哮起来。他真的是七窍生烟,“到底是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竟然如此造谣!”

    “据说这传言还得到了杨厌离证实。”

    秦怀古等人看着陆鹤轩如此模样,顿时心中同情,“现在恐怕东方边缘四洲都已经相信了这个谣言。”

    “此仇不报,我….”陆鹤轩终于无法忍受,他原本伤势没有彻底恢复,此时心情太过激荡,他终于喷出了一口鲜血。

    “肯定是易轻侯和杨厌离他们联手编排我,让我无法保持心境!”

    陆鹤轩整张脸都扭曲了,“秦兄,你们一定要帮我报仇。”

    秦怀古等人顿时肃然,“陆兄太过客气,我们原本互相扶持,今日陆兄有难,我们若是不帮,传出去不也让人听了笑话。”

    “啊!”

    陆鹤轩连连大叫,他无法保持平静。

    “杨厌离,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易轻侯,你竟然如此坏我名声,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他和这三名修士驾着遁光从南往北朝着红山洲北部行去,他们这四人在空中连连发声。

    半日之后,他们的消息竟也传到了山阴古宗。

    “餐霞古宗陆鹤羽说被易轻侯轻薄之事是出于杨厌离和易轻侯的捏造。”

    “上仙洲悬空寺准道子秦怀古也出声支持陆鹤羽,要击杀杨厌离和易轻侯。”

    “云泽洲天剑古宗准道子张截天也出声,他发出劫杀令,发布悬赏,要击杀杨厌离和易轻侯。”

    “秘云洲箴言古宗准道子言焰也同时出声,他要以四颗异源来换取杨厌离和易轻侯的下落,要帮助陆鹤羽击杀杨厌离和易轻侯。”

    也就在这些强大宗门的准道子纷纷出声支持陆鹤轩之后不久,杨厌离也通过让一些修士用留音符发声,“陆鹤轩,有些事你敢做不敢认么?而且你以为就只有你有至交好友,难道我就没有?既然你不敢单独和我一战,那我就也找些好友来陪你玩。你有种在红山洲给我等着,我到时候让你知道厉害。”

    不久之后,已经沉默许久的易轻侯也出声。

    他也和陆鹤轩一样,因为神识受损太重,所以藏匿起来潜修很久,他在红山洲并没有和人约定时间碰头,所以他听到诸多消息的时间比陆鹤轩还晚。

    等他发现有这么一桩事情的时候,这桩事情已经演变到杨厌离和陆鹤轩互相对骂的程度了。

    “竟然说我把陆鹤轩给强|暴了?”

    他初时听到这样的传言时,也觉得头皮发麻,挺不可思议的。

    但他也是个奇才。

    他对这种准道子级的人物实在是恨极,他转念一想,即便传言说他将陆鹤轩强|暴,这显得他的确有独特嗜好,听上去挺变态的,但这种传言如果做实,陆鹤轩不是更难受?

    他好歹是个施暴者,将来传得多了,恐怕绝大多数人还以为他就是故意如此羞辱陆鹤轩,在陆鹤轩的肉体和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

    如此一来,他反而有了种更要狠狠整一把陆鹤轩的心态,更何况现在陆鹤轩邀请了数个宗门的准道子助阵,利用他们的势力来绞杀他和杨厌离。

    于是他也迅速发声回应,“陆鹤轩,你说什么呢?明明是当时你被我生擒,你怕死,求我不要杀你,说你什么都肯做。我便故意羞辱你,说让你作我的男宠,结果我只是开玩笑,你就直接脱了你的法衣,转身就对着我,让我随意,只要留你一条性命。你现在活着回去了,居然翻脸不认了?居然还邀请这么多人来对付我?你这不是忘恩负义,枉费我饶你一命吗?”

    这消息再传遍红山洲时,已经又是一日之后,陆鹤轩听到他这样的回应,脸都绿了,“易轻侯你要点脸好么?你为了污秽我的名声,竟然连你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

    “我这是要你一辈子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此次易轻侯回应得很快,“陆鹤轩,我要什么脸,当时又不是我装模作样的喊爽,还说不要停。”

    “我….!”陆鹤轩听到这样的回应时都快气疯了,“那明明是神识杀伐,互相神识杀伐而已。”

    易轻侯再度回应道:“你别扯没用的,别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就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说不要停,神识杀伐能让你觉得舒爽,能让你喊不要停吗?”

    “我….”陆鹤轩气得修为都差点掉落了一阶。

    他以为公然发声之后这件事情便水落石出,没有想到反而越描越黑。

    “太乱了。”

    “这件事他们各执一词,但我们必须谨慎,如果陆鹤轩是说谎,我们现在返回去和陆鹤轩站在一边,哪怕真的杀死了杨厌离和易轻侯他们,将来若是发现陆鹤轩真的为了活命,做了这样的事情,那整个修真界如何看待我们?”

    红山洲北部边缘的一处虚空之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修对着两名国色天香的女修,摇了摇头。

    他们便是陆鹤轩一开始所说的俞兄、程师妹和姬师妹。

    他们这三人,也都是中部十三洲的准道子级人物。

    在陆鹤轩的计划里,只要他们这些人齐聚,各有擅长法门,定能牢牢克制王离目前所有手段。

    但眼下,这桩事件弄得他们也很烦躁。

    他们原先已经决定不和陆鹤轩碰头,但后来陆鹤轩让人传信过来,说这件事是那些人故意抹黑,他们便再返回来,又要和陆鹤轩碰头,但这易轻侯连连发声之后,他们却是终于烦了。

    “洁身自好最为重要。”

    两名女修都是连连点头。

    她们直觉若是此次真的为陆鹤轩出力,万一陆鹤轩被证实真的和易轻侯做过那样的事情,那她们的名声也都臭了,恐怕将来连道侣都找不到。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王离一直在专心祭炼法剑,但山阴古宗的这些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他听说了之后,也是目瞪口呆。

    他决定等他炼完这套法剑,再给陆鹤轩加点料。

    这加料的事情,他最擅长。

    (今天就只有两更。感觉说不出的累,也不知道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