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互相伤害(第一更)
    “啊!”

    陆鹤轩瞬时发出一声惨叫。

    这柄布满密密麻麻的白色蝌蚪状眼睛的深蓝色宝伞竟然直接杀伐神识,他的识海之中就像是被无数细针狠狠扎了进去。

    “你到底是何人,你想做什么!”

    陆鹤轩打出两道古字凝成的剑光反击,与此同时他剧烈的嘶吼。

    他觉得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想要他的命?

    “我的身份不假,我是天蕴古宗易轻侯。”易轻侯继续用手中的宝伞杀伐陆鹤轩的神识,与此同时,他伸手演化出一道弯月般的青色光华,挡住陆鹤轩的剑光反击。

    “那你为何想要杀我!”陆鹤轩实在是想不明白。

    他和这天蕴古宗无冤无仇,而且对方也问清楚了,他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至宝,对方也不存在杀人夺宝的可能。

    “要怪就怪你师弟陆鹤羽。”

    易轻侯冷笑,他眼中出现浓浓的恨意,“让你的师弟杀人也不杀个干脆,他杀我师弟络凡离,居然还让我师弟络凡离逃脱了神魂。”

    “什么?”陆鹤轩都快崩溃了,他神识被不断杀伐,脑袋里到处针扎的感觉,他更想不明白,“你师弟逃脱了神魂,难道还不好么,难道你希望他形神俱灭?”

    “不错!”易轻侯愤怒起来,他英俊的面孔也扭曲了,也近乎咆哮,“你根本不知这种滋味,我师弟络凡离天赋比我高出一线,他处处得享宗门最佳资源,所有人都众心捧月般捧着他。我只是比他略差一些,但在宗门之中,他却处处占先,弄得我就像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原本你师弟若是能够将他彻底灭杀,那我就会取代他成为天蕴古宗的准道子,但你师弟陆鹤羽偏偏让他的神魂逃脱,现在弄得我们天蕴古宗一群太上长老帮他重塑肉身,又将一些极为珍贵的灵药用在他的身上,反而借此帮他凝练无暇灵身!原本要落在我身上的际遇,却反而变本加厉的堆砌在络凡离身上,你说你师弟该不该杀,你说你该不该死。”

    说到此处,易轻侯心中的怨气也彻底爆发出来,“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准道子了,今日你不死谁死!”

    “你!”

    陆鹤轩真的无比抓狂。

    他之前就觉得杨厌离简直是个疯婆子,但现在遇到的易轻侯简直更疯。

    你平日里在天蕴古宗受络凡离的气,积怨已久,现在将这怨气出在老子头上做什么!

    “易轻侯,你杀我又有什么好处!”

    他此时状况不佳,心中也毫无斗志,尖叫起来,“更何况我师弟又怎么和你师弟起了冲突,他有那么厉害么,还能袭杀你们天蕴古宗的准道子?”

    易轻侯厉笑道:“我一开始便骗了你,任红莲和余惊蛰、络凡离是三人一起见了你师弟,被你师弟阴了。至于我为何要杀你和你师弟,事关心念通达,若不能出了这口怨气,我必定凝结心魔,今后修行都受妨碍。”

    “什么事关心念通达!简直是…”

    陆鹤轩气急败坏,他忍不住破口大骂,想要骂简直是狗屎。

    但他最后的狗屎两字却是到了口边都吞了下去。

    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也是念头不通达,这才一定要从餐霞古宗出来,来寻王离的麻烦。

    “噗!”

    他被自己气到了,觉得口中苦涩,简直就像是自吞了一块狗屎。

    一口逆血从他的口中涌出。

    “易轻侯,你真当我是阿猫阿狗,可以被你随意虐杀,让你出气吗?”

    他也是真的怒了,“泥菩萨也有火气,你当我真的被你们这些人随意拿捏吗?”

    他伸手朝着前方点出,直接以自己的鲜血在虚空书写血书。

    唰!

    一排血字在虚空之中凝成,又急剧的卷吸着天地元气,不断旋转,形成一个个血红色的铜钱。

    这些铜钱形成一柄赤红色的长剑,遥遥对准了易轻侯。

    易轻侯一开始在这些血字凝成的刹那,感知着可怖的元气波动,悚然一惊,但看着这柄形成的赤红色长剑,他却顿时笑了,“镇尸符剑?陆鹤轩你这是搞笑么,你以为我是僵尸么,用这种法门来对付我?”

    “啊!”

    但是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他却是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惨嚎。

    他的脑袋疼痛欲裂,识海之中也像是被刺入了一柄长剑。

    “哈哈哈!”

    陆鹤轩十分解气,他疯狂大笑:“杀伐我神识者必被我杀伐,镇尸符剑虽是镇压僵尸道的法门,但对于杀伐我神识的修士,有神识反噬作用,这你不知道吧?让你用杀伐我神识的法宝来对付我。”

    “就算你能反噬我神识又如何,难道你不痛吗?”

    易轻侯强忍着头颅都被斩开般的剧痛,他再度疯狂催动手上的宝伞。

    他这柄宝伞叫做损智法王宝伞,是一等一的专门杀伐修士神识的法宝。

    “陆鹤轩,你以为我易轻侯是三岁小孩么,能被你随便吓倒?说得你能用此种法门神识反噬,自己就能好过一样,难道我不知道,你必须百分百承受我这神识杀伐,但你这种法门,我承受的痛苦最多只得你承受痛苦的六到七成。那不就相当于我斩你十刀,你才能斩我六七刀,你笑什么笑。”他厉声叫道,“而且说不定杨厌离道友看到我们斗法,都会追赶过来,你不觉得你必死无疑吗?”

    “放屁,杨厌离已经被我杀怕了,而且我约了五名好友,原本是要对付王离的,现在他们若是赶来,正好帮我对付你!”陆鹤轩也厉声尖叫。

    “装什么呢!”易轻侯哈哈大笑,“若真是如你所说,那你之前还火烧屁股一般疯狂逃遁,如丧家之犬?”

    “你他妈…”陆鹤轩也是受够了的感觉,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那你装什么呢,就算你砍我十刀,我只能砍你六七[笔趣阁 www.biqugeso.info]刀,难道你自己就不痛?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怕谁啊。”

    “你所受的伤害比我重,我难道还怕你不成!”易轻侯也被陆鹤轩彻底激怒了,他也歇斯底里的大叫。

    两个人彻底卯上了,互相伤害。

    两人神识不断互相杀伐,一个人头颅疼得就像是裂成十七八瓣,一个人头颅里好像插满了钢针。

    两个人惨叫和歇斯底里的尖叫不断震彻天空。

    盏茶的时间过去,两个人的五官都是挤成了一堆,两个人都已经无法承受,口中都是涌出了白沫。

    易轻侯实在吃不消,他在浑身一个猛烈的抽搐的同时,停止了激发法宝。

    陆鹤轩双手捧着头,他看着易轻侯口吐白沫的样子,却是忍不住又厉笑了起来,“好家伙,你不挺横吗,你不是要置我于死地么,怎么现在不行了,和个螃蟹一样嘴里推白沫?”

    “说得你好像嘴里不推白沫一样,有种你不要推啊。”易轻侯厉声叫道:“你信不信我再激发此宝?”

    “来啊!”陆鹤轩恨恨的吐出口中的白沫,“有种你不要停。我现在只觉得痛得爽快!”

    “你唬我?”

    易轻侯对这种准道子级人物积怨已久,他恨得牙痒,如何肯认怂,他当下就一声咆哮,再次激发损智法王宝伞。

    “啊!”

    陆鹤轩浑身都颤抖。

    他其实也恨得只想抽自己嘴巴,为何一定要嘴硬呢?

    但他也绝对不能认怂。

    他虽痛得浑身抽抽,但还是不断大叫,“爽!不要停!来,易轻侯,再来。我陆鹤轩修行至今,还未经过如此爽快之事,啊!”

    “你他妈…这么变态的?”易轻侯口中再次涌出白沫,他疼得头皮都感觉要飞起了,“陆鹤轩你是受虐狂么?”

    “哈哈哈!”陆鹤轩听到对方都骂自己变态了,他虽然也不好过,但反而忍不住大笑出声,“易轻侯,你还不是一样,你都口吐白沫了,你还要继续。”

    ……

    “师尊,这两人是谁?怎么名字如此熟悉,他们在做什么?”

    这两人声音极为响亮,他们不知道的是,远处已有些修士被吸引过来,其中一名女修跟着一名须发洁白的道人,这名女修听着陆鹤轩不断大叫的“爽、不要停!”她顿时疑惑的看着身旁的道人问道。

    这名道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陆鹤轩…餐霞古宗道子,那易轻侯,似乎是天蕴古宗宗主的真传弟子之一?想不到两人竟有如此嗜好,都口吐白沫还不停歇,年轻人竟然如此放纵,也不避讳人耳目。真的是世风日下,有失仙门正统体统。”

    这名老道心中响起如此声音,他马上调转遁光,回答自己的女徒,道:“这两人可能在淬练自己身上的血肉,这和我们无关,我们不要靠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