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背锅(第三更)
    “什么人在那里剧烈斗法?”

    一名身穿红色法衣的年轻男修原本也在高空之中疾掠,他被陆鹤轩和杨厌离斗法的华光所吸引,顿时停了下来。

    红山洲北部现在虽然不比红山洲南部,但也已经有不少妖兽出现,而且因为红山洲北部传送法阵破损,消息传递不便,再加上红山洲南部兽潮的吸引,现在红山洲北部也算是鱼龙混杂,敢在高空之中单独架着遁光行走的修士,也大多不是泛泛之辈。

    这名年轻男修的卖相就很张扬。

    他身上的红色法衣会自然流淌灵光,就像是片片火红的枫叶随着他的衣角不断飞洒而出。

    他驾着的也不是寻常的飞遁法宝,而是一条长达数十丈的火红巨蜈。

    这条巨大的蜈蚣浑身的甲壳如同赤铜似的,它吐息之间,整个腹部却是嗤嗤的喷出真火。

    这真火带着热气喷涌,却是轻易的托起了它沉重的躯体在空中飞掠,而且看上去它也丝毫不费力的样子。

    驾驭一头能够飞遁的妖兽放在各洲也不算是什么奇事,妖兽的个头大小除了外表看上去是否更加狰狞可怖之外,原本也不能说明什么。

    但关键在于,这头明显是寻常的铁甲火蜈。

    而寻常的铁甲火蜈只不过是一阶七品的妖兽,而且它也只能在地上飞快的爬行,连土遁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在空中如此飞遁了。

    尤其铁甲火蜈最长也不过长达一丈有余,更不可能到达这般巨大。

    如此一来,这只在空中飞遁的铁甲火蜈,在有些见识的修士眼中,就自然充满了人工雕琢的味道,便顿时显示出造就它的修士的不凡手段。

    这名男修二十余岁的面容,剑眉星目,十分英俊,他此时微蹙着眉头狐疑的看着那威能冲撞又消失的方位,轻声自语:“罗刹古经?难道是大罗古宗的准道子杨厌离…那和她对战的这名修士竟也如此离开,这霞光万丈,难道就是餐霞古宗的陆鹤羽?”

    一念之此,这名年轻修士顿时目光之中杀机闪现,他手指一点,这铁甲火蜈瞬间掉准头颅,朝着那威能冲击处赶去。

    说来也巧,这他御使这铁甲火蜈才朝着那处方位行了数里,只感觉到前方虚空之中元气波动剧烈,一道霞光就像是着了火的稻草球一般呼啸而来。

    这名男修顿时又惊又喜,他不露声色的顿时冲着那道霞光喝道:“何方的道友如此仓促,需要我帮忙么?”

    那霞光一收,内里露出的修士正是陆鹤轩。

    陆鹤轩此时状态不佳,原本是不愿意和人搭腔,但他直觉火蜈上此人身份不凡,既然对方如此客气的发声问询,若是直接不理就走,反而容易结下梁子。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和这名男修隔了数百丈的距离停顿下来,道:“在下餐霞古宗陆鹤轩,不知道友是?”

    “陆鹤轩?”

    这名男子微微一怔,道:“原来是餐霞古宗的准道子,在下是易轻侯,是天蕴古宗的修士。”

    “天蕴古宗?”陆鹤轩瞬间反应过来,“原来是浑尘洲的道友。”

    “我方才便是在远处看见有人大战,这才赶过来看个究竟,怎么,陆道友你是遭遇了什么强敌么,难道遭遇了什么邪修不成?”易轻侯不动声色的问道。

    “并非什么邪修,而是大罗古宗的准道子杨厌离,她莫名的发心疯了,非说我师弟杀死了她师姐,竟要和我决一生死。”陆鹤轩寒声道:“若非她手中有天雷龙眼菩提法珠,我非得让她陨落在此。”

    “这…大家都是仙门正统,而且陆道友你和杨道友都是天子骄子,即便有什么误会,也最好以和为贵,否则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易轻侯也顿时为难的样子,“其实她说你师弟杀死了她师姐,我倒是也有所耳闻。”

    “什么?”陆鹤轩顿时一愣,“你知道?”

    易轻侯点了点头,苦笑道:“我确实听说了此事,她师姐任红莲是去桃源胜景一带收割妖兽,结果正好遭遇了你们餐霞古宗的陆鹤羽,与她师姐同行的,还有两名修士,其中有一名是圣农古宗的余惊蛰。结果她师姐任红莲和余惊蛰是不知因为何事和你师弟产生了摩擦,结果就是她师姐任红莲和圣农古宗的余惊蛰都死在了你师弟陆鹤羽的手里。”

    “什么!真有此事?”

    陆鹤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看着易轻侯,道:“我对我餐霞古宗的诸多师弟并不了解,但你说我有这名叫做陆鹤羽的师弟,以一敌二直接杀死了任红莲和余惊蛰,这却是让我有些无法相信。任红莲我并不了解,但余惊蛰此人我听说过,他也是圣农古宗年轻一代修士之中最强者之一,我们餐霞古宗…我那些师弟之中,竟有人能够以一敌二杀死他和任红莲,这真的是有些匪夷所思。”

    他连用了无法相信和匪夷所思这些词语,他的确是想不明白。

    他现在看到不同宗门的修士都互相印证,言之确凿的说他有名师弟杀死了任红莲还有余惊蛰,他心中此时已经相信这是件真事。

    但关键在于,他不知道餐霞古宗自己的一众师弟之中,竟然有这等厉害的人物。

    难道餐霞古宗的这些师长,竟然暗中又培育了一个替补准道子?

    这就让他有些心惊了。

    原来自己的准道子之位,不是如此稳固的么?

    看着陆鹤轩此时心惊的样子,易轻侯面上带着微笑,心中却是冷笑不断。

    在他看来陆鹤轩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现在确定陆鹤轩的确是不知道那一战的具体情形,但关键在于,这陆鹤轩如此说,也是想故意套他话,是让他说为何任红莲等人会和他师弟起冲突。

    易轻侯微笑着,道:“具体他们如何起了冲突,我倒是不知,但那杨厌离要和你决一生死,我看却是只能怪在你那名师弟的头上,陆道友你说的不错,按正常手段,大家公平较量,你那师弟的确无法杀死任红莲和余惊蛰,但我听说,你师弟是利用了某件法宝的禁制,故意引诱任红莲和余惊蛰观看他的法宝,引动了那禁制,他借那禁制的威能,才一举灭杀了任红莲和余惊蛰。”

    陆鹤轩眉头顿时一皱,他直觉自己抓住了重点,“如此说来,隐情倒是的确值得商榷,恐怕是任红莲和余惊蛰贪图我师弟的法宝,我师弟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反击。”

    餐霞古宗在东方边缘四洲的那一拨人在天一古宗尽数陨落,他其实消息闭塞,当然不知道桃源胜景那里发生的事情,他现在直以为真的有一名叫做陆鹤羽的师弟,而听易轻侯那么说,他就更是心凉,绝对肯定是餐霞古宗的那些师长真的培育了一名替补准道子,而且肯定是给了这陆鹤羽一件异常强大的宗门法宝,否则任红莲等人也不会见宝起意,而他这名师弟似乎也是狠人,直接用宗门师长留在法宝上的禁制,暗算了这两人。

    在他看来,他这师弟自然没有错,这叫被逼无奈。

    只是这师弟的存在,似乎已经威胁到了他餐霞古宗准道子的地位。

    他此时也不仅联想起来,难道是因为魏黛眉和王离的事情,又导致他师姐都陨落,他又迟迟不能凝出大道异相,这才导致宗门之中的许多人对他独占资源不满?已经准备了一名替补道子?

    “怎么?”

    看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易轻侯便马上问道:“陆道友,按你所说,你们餐霞古宗的确有这种厉害的禁制?”

    “有自然是有。”陆鹤轩此时情绪低落,直接道:“只是不会加诸在寻常法宝上。”

    易轻侯微微蹙眉,道:“那陆道友身上难道没有此种加诸了禁制的强大法宝?”

    如此一说,陆鹤轩的情绪就更加不佳了,他郁郁道:“没有,若是有,我岂能在杨厌离的天雷龙眼菩提法珠下吃亏,我若是有那种同等的法宝,哪怕她的修为比我高出两个小境,也不是我能全身而退的问题了,而是我能直接斩她。”

    “那真是可惜了。”易轻侯微微一笑,道:“但陆道友你是餐霞古宗的准道子,怎么你师弟身上有,你却没有,难道说是因为你们师门尊长觉得陆道友你凭借自己的修为就已经足够,而你的师弟需要这种法宝护身?”

    “可能是如此。”陆鹤轩虽然如此说,但心中真的难受到极点,他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那看来你是真的没有。”

    他如此神色,易轻侯倒是看出了端倪,他抚掌笑道:“看来是餐霞古宗觉得这师弟反而比你前程似锦,只可惜你反而要帮你师弟背锅。”

    陆鹤轩一愣,他先是觉得这人是帮自己抱不平,但旋即觉得有些不对。

    他再抬头看着易轻侯时,易轻侯却是已经笑着道:“真没有这种强大的法宝就好。”

    “你!”陆鹤轩骤然绝对不对。

    就在此时,易轻侯头顶光芒一闪,一柄深蓝色的宝伞已经祭了出来。

    之前杨厌离的那天雷龙眼菩提法珠的威能激发到极致时,是每颗法珠上绽放一只三角眼,但此时他这宝伞的伞面上,却是布满密密麻麻的白色蝌蚪状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