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七十章 奴婢(第一更)
    他傻,魏黛眉就更傻了。

    她根本无法想象平日里清高无比的齐妙云竟然会如此姿态。

    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主人,之前都是奴婢不对。”齐妙云竟然对着她行了一礼,道:“只希望您大人大量,不和奴婢一般计较。”

    “.…..!”

    王离无语,他都产生怀疑了,忍不住转头看着颜嫣,“你说她是不是故意这副样子嘲弄我呢?”

    颜嫣看着低眉顺目的齐妙云,她也纠结了。

    “该不会受刺激太大,疯了吧?”王离看着齐妙云,又觉得她不像是故意这样嘲弄自己。

    “主人,我以前才真的是疯了。我是要疯到何种程度,居然想要灭杀你这样的存在。”齐妙云无比羞愧道:“奴婢一定会好好反省自己,今后绝不再这般失心疯。”

    “真的?”王离兀自不敢相信。

    “我敢立誓,一日为婢,终生为婢。我一日是主人的烧火丫鬟,便终生是主人的烧火丫鬟,绝对忠于主人,不会有二心。”齐妙云看着王离,眼瞳闪亮:“请主人绝对不要因为我之前的身份和所做的错事而对我有所偏见。主人您绝对不要因为我曾经是天一古宗的宗主而怜惜我,那都已是过去的事情了。主人您有什么事情,尽可吩咐奴婢做。”

    “好!”王离道:“那你过来给我舔个脚。”

    “好的,主人。”齐妙云的眼睛亮了,她真的上前,似乎没有觉得王离是羞辱,反而觉得王离这样对待她,的确是将她当成奴婢对待。

    “我丢!”

    王离自己反而惊了,他连忙让齐妙云就此打住,赶紧去收拾那些六翼冥冰兽的灵骨。

    “这好像不对啊,灵熙道友。”他忍不住传音给颜嫣和魏黛眉,“齐烧火怎么好像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她原本清高的要命,都不屑和我对话,现在她却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卑贱的奴婢,好像我越虐待她越是高兴。该不会是黑天圣地拘禁她元婴的法门有这么变态?”

    “我未曾听说过黑天圣地有这样变态的法门。”颜嫣面色都尴尬了,幸亏王离真的没有让这齐妙云舔脚,否则她真不知如何面对那副画面,“或许她的心境遭受了太大打击,所以才导致这样的彻底逆转。”

    王离原本觉得自己挺变态的,但看到齐妙云眼下这副样子,他都觉得齐妙云变态得让他头皮发麻。

    他忍不住再试了试,他看着齐妙云抽取灵骨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他还是故意叫骂道:“齐烧火,你这个奴婢,笨手笨脚的,怎么干活如此之慢?信不信我将你吊起来打。”

    齐妙云竟然真的并不愤懑,反而有些欣喜的样子,低垂着头,道:“是,奴婢这再快一些,多谢主人训斥。”

    王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觉得这齐烧火比他师兄还要变态。

    魏黛眉被天一古宗弄得如此模样,他原本是有心要让齐妙云再吃些苦头的,但齐妙云眼下这般变态的模样,却让他反而无从下手了。

    “灵熙道友,要不让她给你舔个脚试试?”

    他忍不住对着颜嫣说道。

    这顿时将颜嫣都吓了一跳,“王离,你有病吗?”

    “我倒是没病,恐怕她是有病。”王离叹息。

    齐妙云听见了,道:“是,主人说的对,是奴婢有病。”

    王离:“……!”

    颜嫣:“.…...!”

    王离也实在无奈了,他取出了玉尘真君的那枚青色法印,问道:“齐烧火你知道这是什么法宝吗?”

    “这是玉尘真君的法宝,我也不知名字,只知它是王屋山宗的至宝,是上古某件法宝的仿制品。”齐妙云马上回答道:“它有些独特,可以持续灌入真元再祭出,但似乎超过数十息之后,灌入的真元也会自然流失一部分。”

    颜嫣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那这件法宝或许便是无限法印的仿制品。上古的无限法印是无限大帝的本命法宝,据说可以不断持续贯注真元,而且不会散失,最终能够打出十倍的威能。”

    齐妙云道:“王屋山宗的这件法宝没有那般可怖的功用,按我所知,它最多让玉尘真君打出跨越一两个小境的威能。她是元婴三层的修士,即便将这件法宝激发到极致,似乎也最多只能打出元婴五层修士的威能。”

    “无限法印,能够打出十倍威能,这也太变态了吧?”王离看着颜嫣,道:“你确定记载没有错?那一名都凌驾于大乘期之上的大帝,他再手持这样的法宝,岂不彻底无敌。”

    “能被称为大帝的修士,原本就一个时代无敌,但各种至强的法宝各有特性,也不乏互相压制。哪怕各个时代大帝级人物相比,恐怕也是各擅胜场,也未必谁就一定能胜得了谁。”颜嫣很认真的解释道:“至于十倍威能,那也不算什么,七神经之中的杀伐法门若是演化到极致,比起那些最为普通的杀伐法门,恐怕也不只十倍威能。你的日月皇华万战诀再配合你的杀伐法门,都不知是普通杀伐法门的几倍威能了。否则你能和金丹修士对敌么?”

    这么一说,王离倒是觉得也不难理解。

    他开始源源不断的朝着这枚青色法印贯入真元,这枚青色法印既然能够打出至少跨越一两个小境的威能,对于他现在想做的事情,似乎也够用了。

    齐妙云倒是真的没有说谎。

    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这枚青色法印虽然还能容纳真元,但本身已经开始散失一部分真元。

    他也不纠结,直接祭出这枚青色法印。

    轰!

    这枚青色法印随着他的心意飞向高空,然后不断变大,如山坠落。

    嗤!

    他激发灵毒剑罡,狠狠冲击这枚青色法印。

    空中一阵爆响,他这灵毒剑罡出现裂纹,王离瞬间又是激发焚血戮魔绝剑,剑气冲击灵毒剑罡。

    他的灵毒剑罡终于崩碎。

    “你这是做什么?”看着王离这样自碎剑罡,颜嫣不能理解。

    王离呵呵一笑,道:“我就是觉着身为主人,总不能不如齐烧火变态。”

    “你….”颜嫣已经觉得这很变态了,但此时齐妙云却还轻声的说了一句,“主人您说笑了,奴婢不变态的,主人您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

    “.…..!”她这么一说,王离反而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他只能老实的告诉颜嫣,“我这剑罡十分独特,我发现碎裂后重铸,更为凝聚,威力更强。”

    颜嫣点了点头,她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道:“既然如此,那索性我来用这法宝,帮你击碎剑罡。”

    “不够安全。”王离摇了摇头,道:“你来御使法宝,我怕和我剑罡冲击,让你沾染灵毒。”

    颜嫣眉头大皱,“所以你之前在天一古宗和她们大战时所说的是事实,你的剑罡内蕴灵毒,和她们的护体灵光以及法宝冲击时,灵毒能够侵蚀真元,就如游鱼逆流而上。”

    王离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他此时静心感知了一下剑罡重凝,的确和他大战时感知到的一样,这些散碎的剑罡元气经过他体内的磨盘重炼之后,形成的剑罡果然凝聚很多。

    “王离,你果然变态。”颜嫣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种剑罡法门能够凝聚灵毒,我在记载之中都未曾见过。”

    “主人,你在和我们之前大战时,说的竟然是事实。”齐妙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怔怔的看着王离,眼瞳之中突然又是感激,又是感动的神色,“奴婢真的是大错特错,主人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对我留手,你用剑罡斩玉尘真君,却只用本命蛊虫象征性的对我杀伐。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我痛下杀手,我竟然执迷不悟。早知如此,我就应该直接答应主人,直接做你的侍妾。”

    “.…..!”

    王离听到这几句话,差点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齐烧火,你想太多了。”

    “主人教训得对,都是奴婢错了。”齐妙云对着王离又是行了一个大礼,“若非主人留情,奴婢现在已和玉尘真君一个下场,也怪我之前想不清楚,奴婢真的愚钝。”

    王离看着齐妙云,他头疼。

    以往只有别人跟不上他的思路,但现在他是真的跟不上齐烧火的思路。

    但看着他头疼的样子,齐妙云却是又道:“奴婢错了,奴婢太多话了。”

    说完这句,她便更加尽心尽力的不断抽取六翼冥冰兽的灵骨。

    “太变态了。”

    王离浑身鸡皮疙瘩,他再次催动青色法印,炼制这冥冰剑阵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但眼下而言,他这灵毒剑罡不断碎裂重铸却是很快。

    这灵毒剑罡是他现在最大的依仗,按他现在的能力,要连斩元婴修士十几剑才有可能引发灵毒侵蚀,对敌时实在艰难。

    若是能够斩上对方一剑两剑就能让灵毒起效,那他对上元婴修士便轻松多了。

    就目前而言,他觉得化神期的修士不太会直接找上自己,他要面对的,还是元婴期的修士。

    一是化神期的修士实在太过稀少,二是即便道例没有划定这样的规矩,但似乎修真界自古以来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各宗门的化神期大拿,都不会出手对付下几辈的年轻修士。

    这就好像凡夫俗子的世界,两个村打架,一个村的壮汉不会溜进另外一个村,专打襁褓中的婴儿一样。

    要是真有人这么做了,那别的宗门,对付他们的年轻弟子,也没有什么顾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