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主人(第三更)
    “所以你是生怕何灵秀或是其余的某些想要给你传递消息的修士无法联络到你,你才让齐妙云给你架舟?”颜嫣顿时反应了过来。

    她其实之前的想法和王离所想的也是一样。

    王离在和天一古宗一战之中底蕴尽显,光是大道异相都显化出二十余种,而且这一战有无数人围观,这样的大道异相尽数显化,传播出去,恐怕顿时就有无数强大宗门发现王离坐拥日月皇华万战诀、万凰重生术等诸多恐怖强法。

    若是能够夺得其中的数门强法,都足以让一个万古强宗的实力都往上上升一个档次,更不用说得到全部。

    而王离此时也不过堪堪能够和元婴修士交手,在天一古宗一战之中,他最让人忌惮的,恐怕也就是那条蛊云和给人感觉能够牵引异种雷劫的本命蛊虫。

    若是王离是黑天圣地的弟子也就算了,但他偏偏是没落的玄天宗弟子,那在那些强宗的眼中,王离恐怕就是修真界之中最大的一头肥羊。

    颜嫣可以肯定,恐怕很多进阶无望的老不死人物都很想找王离碰碰运气。

    在这种情形之下,尽可能的隐匿行藏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之前她有些不理解为何王离还不赶紧隐匿踪迹,还要让齐妙云驾舟。

    “不错。”王离道:“现在东方边缘四洲往外传递消息没有那么灵通,餐霞古宗这一批修士刚刚陨落,就算再派出一批过来,也需要一定时间,你觉得最快需要多久?我们在这段时间里不隐匿行藏,我看看能否得到有用的讯息。”

    颜嫣认真的想了想,“若是让我以纯粹旁观者的身份推断,那最稳妥起见,也只能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你必须隐匿行藏,否则哪怕推断出你大致在某个区域,恐怕也难逃追踪。”

    “一个时辰?”

    王离大皱眉头,他觉得时间还是太短,但他的理智告诉他,最好要接受颜嫣的提议。

    “我要回红山洲南部。”

    他索性放出话去,他觉得若是何灵秀并无危险,一定会设法和他联络。

    接下来他取出大量的六翼冥冰兽,不断让齐妙云剖取灵骨,剩余的六翼冥冰兽的血肉,他也并不浪费,直接让他的蛊虫吞噬。

    “齐烧火,再让你看个好东西。”

    他直接祭出圣骨异炎,不断将六翼冥冰兽的灵骨炼制成剑胎。

    “这是圣骨异炎?”齐妙云原本不知王离在这种时候不断让她剖取六翼冥冰兽的灵骨是要做什么,在她看来,以王离的底蕴,根本不需要这种三级灵材,但此时看到王离用圣骨异炎飞快的炼制剑胎,她的呼吸再次停顿了。

    “哈哈,好眼光,我这六翼冥冰兽的尸身足有近三万,我有白骨真君的成套剑阵法门,你说我要是炼制个一万八千剑的冥冰剑阵,该有多大的威力,哪怕你全盛,我够不够斩了你?”王离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问道。

    齐妙云的身体一颤,她说不出话来。

    但王离却是要她说话,他此时倒不是故意羞辱她,而是心中要有底,“齐烧火,你认真回答,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对你的元婴做什么事。”

    齐妙云眼前发黑,她强忍住吐血的冲动,从牙齿缝中挤出一个字:“够!”

    “真的够?”王离却有些怀疑,“你老实说,你觉得这一万八千剑的冥冰剑阵,大概能够斩大概元婴几层的修士?”

    齐妙云咬牙道:“若是没有特别强大,超出本身境界威能的防御法宝,按我判断,或许能够斩元婴五层的修士。”

    “元婴五层?”王离皱起了眉头。

    齐妙云却是以为他对自己所说的有些怀疑,她忍不住解释道:“白骨真君的这种成套法剑剑阵,虽然大多来自于这法剑本身的威能,但和施展这剑阵的修士修为也有关,真元越是强大,能激发的威能就越强。若是你真元修为再有精进,你真元和法阵沟通,便能更多的激发出每一柄法剑本身的威能。”

    “那到时候若是遭遇强敌,我这成套剑阵借给你用。”王离也是灵活,他瞬间转头看向颜嫣,“你来御使这剑阵,应该比我强悍。”

    看到王离竟然将圣骨异炎这种传说级的法宝都炼制成了本命法宝,齐妙云整个人此时原本还处于一种所处的世界好像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之中,此时再听到王离的话语,她看着粉雕玉琢的女童模样的颜嫣,心中荒谬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你到底是谁?”她忍不住问道。

    王离看了颜嫣一眼,颜嫣微微皱起眉头。

    她潜意识里是不想告知对方自己的真正身份,但她又觉得这齐妙云的下场有些可怜,而且她一贯所受的教育也是让她觉得要对这一宗的宗主保持一些应有的尊敬。

    所以她纠结了一息的时间,还是叹息了一声,道:“嘉熙古宗,颜嫣。”

    “中神洲,嘉熙古宗颜嫣?”齐妙云实在无法想象,她的胸口瞬间就像是压了一座巨山般,无法呼吸。

    嘉熙古宗的实力还远在餐霞古宗之上,颜嫣的名字,她都听说过。

    这样的人物,竟然和王离结伴,而且共同对敌,但她竟然为了餐霞古宗而和王离要分个生死。

    她无法呼吸,身体却是越来越冰冷。

    之前她对王离十分愤恨,但到了此时,她却开始觉得似乎是自己错得太过离谱。

    似乎真的是因为自己太过狗眼看人低,所以才导致天一古宗和自己迎来这样的厄运。

    “我还以为你会随口编个名字。”王离在这个时候却是忍不住看着颜嫣嘀咕了一声,“你之前不是抱着古琴,假装是中神洲的某个准道子?你和齐烧火这么实诚干嘛?”

    颜嫣轻摇皓首,“她毕竟是一派宗主,你杀她可以,但太过羞辱,我总觉得不妥。”

    “哪里,我这是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王离看着她也直摇头,“灵熙道友,我觉得你太过妇人之仁,你这样在外行走,迟早出事。”

    齐妙云虽然并不知道王离为何称呼颜嫣是灵熙道友,她也并不知晓颜嫣为何变成这样的女童之身,但她此时心境已然激荡到了极点,就连她驾驭的这七宝如意舫都在空中不断的震动,颠簸。

    “堂堂一派宗主,就连驾舟都不如我师兄吗?”王离顿时郁闷的叫骂出声。

    “我错了。”

    齐妙云脑门之中都嗡嗡作响,不知受何种力量驱使,她突然叫出了这三个字。

    她这三个字出口,却是让王离等人愣住。

    “我真的错了。”

    齐妙云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王离你不是说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

    她浑身瑟瑟发抖,声音里竟是带着哭音。

    她彻底丢掉了自傲之后,此时再回想起来,真的后悔到了极点。

    她之前百般讨好餐霞古宗,只是想借餐霞古宗之势强力崛起,她觉得无论让餐霞古宗占多少便宜,但借助餐霞古宗之力,天一古宗至少能够成为恶水洲第一强宗。

    但她现在醒觉,其实魏黛眉和王离交好,凭借王离,天一古宗便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可能,但她偏偏放着现成的西瓜不要,去捡芝麻。

    她此时的话语真的是由心而发,她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我…..”王离倒是被她弄得气极反笑了,“齐烧火你之前不是挺凶横的吗,都高高在上的不愿意和我对话,都懒得搭理我,现在你倒是挺会把握机会的啊,居然抓住我的话头,我这话只是和灵熙道友说的,又不是和你说的。”

    “我…..”齐妙云之前是一股愤恨占据心头,而且她还怀着一丝侥幸,但此时无尽的后悔占据心田,她却是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她不知如何回答王离,数息之后,她面色无比苍白道:“你索性将我杀了吧。”

    “你这算什么?”王离冷笑,“反过来以死威胁我,不肯帮我干活?”

    齐妙云垂头下去,她无法和王离对话,只是她此时觉得,真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我也就是低调。”

    王离却是还忍不住打击她,“齐烧火,难道我是黑天圣主之女姜雪璃的义兄这种事,我也会随便对人说吗?你身为天一古宗宗主,为了讨好餐霞古宗,你居然想要公然杀我,你不倒霉谁倒霉?”

    “求你杀了我吧。”齐妙云听到王离这样的话语,再想到那股直接拘禁自己元婴的气息,她整个脑子和身体都彻底麻木,她了无生趣,只想求死。若不是元婴在王离手中,她想死都只能让肉身气机断绝,元婴之中还自然存继神识,她现在直接就自尽了。

    “王离,她也就是一念之差。”颜嫣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

    “那她也不肯好好干活,还以死相逼。”王离鄙夷道:“而且她这么倒霉,我给她取名齐烧火,让她火一点,去去霉运,难道不好么?结果她还一副不爽的样子。”

    “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言而无信。”颜嫣道:“你说了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王离无奈,看着齐妙云道:“齐烧火,那你好好做我的烧火丫鬟,若是帮了我的大忙,到时候我说不定会请黑天圣地的人将元婴归还给你。”

    颜嫣欲言又止,她也不知道怎么说。

    但让她都没有想到的是,齐妙云却是道:“主人,我就叫齐烧火,我定会好好侍奉主人。”

    “……!”王离顿时都傻了。

    竟然直接叫主人?

    这画风改变太大,他哪里接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