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气数(第二更)
    “啊!”

    虽然在心中歇斯底里的尖叫,但是齐妙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在王离充满威胁的目光中,她只能施展换天禁术。

    这是很奇特的气运禁术。

    她的身前出现一蓬很奇妙的水汽,在她的施术之中,这蓬水汽先是凝成和她一样的人影,接着这道人影却是凝成魏黛眉的身影,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道人影骤然化为无数条细小得肉眼无法察觉的水线,骤然消失在虚空之中。

    几乎就在施术完成的一刹那,齐妙云的双鬓飞白,她似乎瞬间就苍老了十余岁。

    “怎么样?”

    王离马上问魏黛眉,虽然他觉得齐妙云不敢做什么手脚,但还是有些担心。

    “换天禁术是有关气运的至高法门,我是感觉不出气运的变化的,但她的确是为我施展了换天禁术不假。”魏黛眉看着此时失魂落魄般的齐妙云,她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若不是对她和王离太过决绝,齐妙云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你可以放过我的元婴了么?”齐妙云完成施术,她的傲气也似乎被彻底抽光了,她看着王离,声音微颤的说道。

    “你做梦呢?”王离回答得直接了当。

    “你!”齐妙云嘴角又沁出血丝,“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她心中响起一个声音,难不成此人真的想逼她做侍妾?

    然而王离接下来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幻想。

    王离道:“你的元婴就当我护法童子,至于你,我还缺个烧火丫鬟。”

    “.…..!”齐妙云的眼前顿时黑了。

    颜嫣实在好奇,忍不住问:“护法童子和烧火丫鬟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这元婴威能还不错的,至少可以用来做个法盾。今后我肯定要持续炼器,她可以打打下手,做些杂活,不是烧火丫鬟是什么。”王离得意洋洋的传音道。

    颜嫣忍不住摇了摇头,道:“王离,你真毒。”

    用元婴当法盾。

    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反正打元婴痛的也是齐妙云,为了不让自己的元婴被痛殴,齐妙云说不得还得拼命施法护住自己的元婴。

    想想那样的画面,她都觉得王离实在是够毒。

    ……

    黑天圣地。

    一条不断生出奇异冰花的黑色长河之中,有一座黑色的冰殿静静的悬浮。

    黑天圣主的身影出现在这座冰殿的门口。

    “小师弟。”

    他没有进殿,但他的目光却是已经透过这座冰殿,看到了内里静坐在一朵黑色冰花之中的修士。

    这名修士一头如瀑的长发垂散到身后的冰花上。

    他是一名看上去英俊得让人甚至觉得有些妖异的男子。

    此时他静坐的那一朵黑色冰花有十三片花瓣,每一片花瓣上,都有一只妖异的眼睛在闭上。

    “你出手了?”

    黑天圣主的面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声音却很慎重。

    任何天尊级的修士,只要出手,便都不是小事。

    被他称为小师弟的这名妖异男子的双目在花瓣上所有眼睛消失时睁了开来,他点了点头,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姜雪璃占了一个男修很大的便宜。”

    “什么!”

    黑天圣主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姜雪璃她和男修…”

    “师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名妖异男子无语的看了黑天圣主一眼,道:“她在白骨洲结交的那个义兄,那个玄天宗的修士王离,真的很有意思,太过让人意想不到,姜雪璃能和他结交,也算是高攀,占了大便宜。”

    黑天圣主眉头微蹙,“什么意思,师弟你今日是为他出手?”

    这名妖异男子感慨起来,道:“他才是筑基期修士,但是今日以一人之力将天一古宗搅得天翻地覆,连杀两名元婴修士,其中有一名还是餐霞古宗的元婴修士。”

    黑天圣主愕然。

    “我出手,只能算是锦上添花。”这名妖异男子看着黑天圣主笑了起来,道:“他已经孕育成大道圣体,身上有日月皇华万战诀,有万凰重生术等诸多古经,他身上还有一门异常强大的蛊经,源自域外天魔。即便我不出手,他也以一人之力战胜了整个天一古宗。”

    黑天圣主微微眯起了眼睛,“东方边缘四洲气数在上次混乱之潮时便已不济,怎会生出这样的怪物?”

    “那不一定。”

    妖异男子看着黑天圣主,有些感慨,“师兄,说不定便是上次混乱之潮的气数,才孕育出了这样的怪物呢?”

    黑天圣主目光剧烈的闪动。

    他不再言语,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小玉洲,九香桥,牧青丹看着恶水洲的方位,他感慨的笑了起来。

    在王离从桃源胜景离开时,他就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但现在,他都觉得自己看走了眼。

    他没有看错的是王离的品性,但王离的底蕴的气运,真的超乎了他的预料。

    ……

    在天一古宗,王离在离开时,终于还是发挥了见缝插针的特色,他还是忍不住问天一古宗多索要了一件飞遁法宝。

    这是一件名为七宝如意舫的飞遁法宝,飞遁速度和五行焰光舟接近,自身的防御威能也不错,关键这飞遁法宝不小,能够载数百人飞遁。王离觉得有时候还是需要一件可以乘载很多人的飞遁法宝。

    “我师兄不在,你这个烧火丫鬟帮我们架舟。”

    他直接让齐妙云帮他架舟,齐妙云已经气得要再次吐血,但他还是发挥本色,还要替她改名字,“记住,以后你叫齐烧火。”

    齐妙云气得浑身颤抖。

    这一战她损耗巨大,尤其元婴都被王离拘禁,她现在失去元婴,修为就如同从元婴修士直接跌落成筑基修士。但现在王离甚至都不给她一些灵药和灵砂补充真元,只是让她做苦力。

    “唰!”

    但她还未来得及在心中诅咒王离,王离身前一股诡异而令人心悸的气机涌动,他放出了那只本命蛊虫。

    一看清王离这只本命蛊虫的模样,齐妙云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她好歹也是一派宗主,修到元婴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她也是惊恐得嘴角都在抽搐。

    玉尘真君原本看上去白玉般的元婴,此时竟然浑身靛蓝,它整个缩小了一圈,鬼气沉沉,而且面目也变得凶神恶煞,就像是有些炼尸宗门炼出的小僵尸一般。

    而王离那只本命蛊虫现在则牢牢趴伏在它的后脑上,它就像是变成了这元婴的一部分。

    “王离,你这本命蛊虫,难道和玉尘真君的这元婴合二为一了么?”颜嫣也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那倒是没有,不过它噬灭了这元婴的残余神识,吞噬了一部分灵气和灵韵之后,它反哺出了一股元气,似乎反而将它炼成了它的一层外壳,就像是那什么蟹一样。”

    “寄居蟹?”颜嫣说道。

    “不错。它现在仿佛将这元婴当成了一个外在躯壳,那对它真正有威胁的威能,至少要先将这元婴击溃之后,才能真正的冲击到它的本体。”王离呵呵一笑,传音道:“我也是受这本命蛊虫的启发,才威胁齐烧火将她的元婴当成法盾,现在我放这本命蛊虫出来,就是故意吓她。”

    颜嫣的眉头依旧大皱。

    她修行历炼的过程之中,自然也去过一些海域,那里的寻常鱼类和寄居蟹之类在她的印象之中可是可爱的很,现在王离竟然将这本命蛊虫形容成那种寄居蟹,真的是破坏她的回忆。

    她越看这本命蛊虫和这元婴结合在一起的样子,就越是觉得诡异,让人不由得心中发毛。

    “齐烧火,要不要将你的元婴也用我这本命蛊虫炼一炼?”

    王离故意恐吓齐妙云,“我看这玉尘真君的元婴比你的元婴要可爱得多,你这元婴太白。”

    “我…..”齐妙云也并不愚蠢,她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阵,终于认命,“你也不用故意恐吓我,我听命于你,帮你做事就是。”

    “你还算看得出形势。”

    王离直接让颜嫣丢出大堆的妖兽骸骨,让齐妙云在驾驭法舟的同时,帮他取出这些妖兽尸骸之中的灵骨。

    他还是有强烈的危机感。

    他的底蕴在天一古宗这一战之中全部曝光,若是再有人来对付他,肯定会有什么来针对他的法门和蛊虫,他必须有新的底蕴。

    强法动人心,肯定会有许多宗门和修士想要得到他身上的法门。

    而且那名黑天圣地的天尊不知是刻意还是有所苦衷,出手起来极为隐秘,那股气机恐怕只有齐妙云和他以及颜嫣、魏黛眉才感知清楚,对于别人而言,似乎是齐妙云被他用强法镇压了元婴。

    在此时外界根本不知道他和黑天圣地的这一层关系的时候,餐霞古宗这种级别的宗门绝对不会忌惮。

    因为和颜嫣所说一样,这一战他虽然强横,但恐怕极限也就是能够和元婴期三四层的修士一战,而餐霞古宗这种级别的宗门,有的是元婴期修士。

    这一战过后,他虽然在整个修真界都可以算是横空出世,但同时也成为了无数宗门和无数修士眼中的大肥肉。

    就眼前而言,他觉得急需炼制出惊人数量的成套法剑。

    他不能寄希望于那名不厚道的黑天圣地天尊。他直觉就算那名天尊时刻分神关注他的安危,但毕竟相隔太远,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修真界的法术和法宝五花八门,有些禁术恐怕连天尊级的修士都无可奈何。

    只有在短时间之内,手中又有新的杀手锏,实力又有新的跃迁,才能让想来对付他的人失算。

    “我想直接回红山洲。”王离传音和魏黛眉以及颜嫣商量,“我已让赤城玄宗的人帮忙通知我师姐这里发生的事情,我师姐现在比我聪明得多,她肯定会提前应对,我觉得没有必要赶回小玉洲,毕竟我们有五行焰光舟和大罗天网在手,我们在兽潮之中,实力会有惊人提升,而且我在桃源胜景附近和何灵秀道友失散,她若是无恙,我现在从天一古宗再返回红山洲,她一定会设法给我传讯。”

    事实上,让王离隐隐有些不安的是,他觉得何灵秀恐怕是出了什么问题,否则以何灵秀的机灵程度,恐怕在这种时候已经设法给他传讯。

    (有书友推荐那种语音输入...试了一下,实在是不行,因为写书还不比打字,真的需要沉在其中的感觉,靠嘴说真的感觉很古怪,没办法适应,弄了半天感觉状态都不对了,所以白折腾了蛮久时间。只目前只能靠自己的老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