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奇异妙想
    “你想不想活?”

    果然不出她所料,王离的目光瞬间就转到了她身上,他的第一句话还算正常,但第二句话差点直接让她晕了过去,“你想死也可以,不过你死了也没有用,你的元婴死不了,我可以留着慢慢炮制,说不定可以将它放在酸菜坛子里当咸菜腌了。”

    “……!”

    魏黛眉和颜嫣此时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她们心中都是同样的念头,这王离脑子里哪来这么多鬼主意。

    将元婴当成咸菜腌,这是什么鬼?

    “你就爽快点告诉我,想死还是想活.”王离看着身体晃了几晃,真的差点直接晕过去的齐妙云,说道:“我不喜欢废话,否则我都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

    “还能有什么比元婴泡在酸菜坛子里更丧心病狂的事情么?”颜嫣都忍不住出声了。

    “那不要太多。”

    王离看着颜嫣,一副你真的太幼稚太单纯的模样,“比如将这个元婴放在坊市让人观摩,收取灵砂。反正很多金丹修士应该很想近距离参悟元婴灵韵。”

    想到那样的场景,颜嫣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元婴修士的元婴被当猴一样看?

    “我…”

    齐妙云想到那样的画面都只觉得生不如死,她再也矜持不下去,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想活。”

    但是让她瞬间一口逆血上涌,吐出一口血的是,王离呵呵一笑,“你说想活就想活,那我没面子。”

    “…...!”颜嫣顿时彻底无语。

    像她这样的正经人,真的搞不懂王离的套路了。

    齐妙云大脑一片空白。

    她性情清高,而且自视甚高,东方边缘四洲的很多元婴期修士她都看不上眼,天一古宗俨然是一方霸主,她是天一古宗的宗主,平时只有她操控那些门下弟子的生死,但现在,她真的有种被人彻底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关键这个时候,王离又补了一句,“仗势欺人的感觉怎么样?齐妙云,是不是觉得一开始我说得没错,没有了天一古宗,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别说有人帮我拘禁你元婴,就算没有人帮我拘禁你元婴,现在大家各不凭借法宝,你也根本不是我对手。”

    齐妙云又吐出一口血。

    她真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颜嫣看不过去了,传音给王离,“就算你要想羞辱她,至少也离开此处再说,我总觉得你在此生出如此大事,停留此处终究有些不妙,你也不要小看餐霞古宗这样的宗门。他们的实力,完全非天一古宗可以比拟。”

    她倒是生怕王离真的太过得意。

    不管拥有多少底蕴,境界的差距就是境界的差距,王离方才的对战也惊险无比,若是一开始这里的三名元婴修士直接联手击杀王离,除非黑天圣地那名寂灭期修士出手,否则王离必亡。

    餐霞古宗在她的所知里似乎没有寂灭期修士,但有化神期修士,而且餐霞古宗多的是元婴期修士。

    餐霞古宗随便来几个元婴修士,就应该比玉尘真君和齐妙云厉害。

    “我这是故意消磨她的傲气。”

    王离传音给她,他继续冷笑着看着齐妙云,说道:“你要想活也可以,只要你能彻底拔除魏黛眉体内的灵珑魔毒,还有,她这折寿祈福法门所流失的气运你也要设法给补足。”

    齐妙云的身体晃了晃。

    她不敢看王离,艰难的出声,“灵珑魔毒没有特殊解药,除非用强大灵药压制,便是有可以洗涤真元,祛除体内驳杂元气的强大法门。至于她这折寿祈福的法门,这是我天一古宗的换天禁术,一经施展,便没有逆转之说,至于损伤的寿元,可以用增加寿元的灵药补足,但她损失的气运,却是不可能弥补。”

    “那你不是说了等于白说!”

    王离怒了,他看着齐妙云,寒声道:“那你告诉我,这门换天禁术,是唯有什么独特法身才能施展么?你们一开始就想将魏黛眉送给陆鹤轩,你们是确定了她拥有什么独特的法身么?”

    齐妙云心中一刹那生出过一股怒气,她忍不住就想吼,你不会问魏黛眉么?

    但她这怒意来自于平日里的高高在上,此时她终究还是不敢爆发,只能咬牙道:“我们天一古宗的这换天禁术,只需水灵根的修士配合本门的真元法门就可以施展。至于魏黛眉,她本身是罕见的‘天旺’法身,她出生时自然带天旺道印,在典籍的记载之中,这是可以为自身和道侣增加气运的法身。”

    王离眉头微蹙,“那按你这说法,其实只要是你们宗门的水灵根修士,就能够施展这换天禁术?和她的法身无关?”

    齐妙云心中十分烦恶,但不敢不说,“是,只是她这法身特别,施展这种法门,或许更添你的气运。”

    说到此处,她心中对魏黛眉更是恨极。

    她更加觉得是魏黛眉给王离施展这种法门,所以才让王离气运大增,否则说不定王离行错一步就直接陨落。

    “天一古宗以水系功法为主,你既然这么快就修到元婴,应该也是极品水灵根?”王离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齐妙云下意识的点头,道:“是。”

    她是先天极品水灵根修士,谈及此点,她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骄傲的。

    “那不就完了。”

    王离的声音响起,“你来施展这换天禁术,你给魏黛眉折寿祈福。”

    “什么!”

    齐妙云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她豁然抬首,正巧看到王离也是得意的神色。

    “……!”

    魏黛眉和颜嫣都惊了。

    她们两个人都是震惊于王离的这思路。

    “难道不该如此么?”

    王离却是看着她充满不可置信神色的双瞳,呵呵一笑,“你弄得魏黛眉师妹身中难解的魔毒,若是魏黛眉师妹气运不佳,如何能够解得了此毒,这是你一手造成,难道不应该化解此厄么,你为她折寿祈福,为她增添气运,她这才能够逢凶化吉。她流失的气运才会得以补足。这应该是唯一的方法了啊。”

    “我….!”

    齐妙云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你不要学我。”王离却是翻了个白眼,“我给你吐多少口血都不会死,你不一样,你要好好的活着给魏黛眉施法。”

    “你…..!”

    齐妙云真的气得无法呼吸,她伸出一根手指,颤抖的点着王离,“玄天宗怎会教出你这样恶毒的弟子。”

    “我哪里恶毒,又不是我给门下弟子喂剧毒。”

    王离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不屑的冷笑,他取出了帝棺钉,看着身前的元婴。

    “我再给你一个最后选择的机会。”

    他看着齐妙云,缓缓的说道,“你要么为她折寿祈福,要么你就直接去死,然后我慢慢炮制你的元婴。”

    “我…..”齐妙云无法控制得住自己逆血上行,又吐了一口血。

    “我没有耐心了。”王离说道。

    “我答应!”齐妙云说出了这三个字,她别无选择。

    说出这三个字之后,她几乎快瘫软了,连御空都快无法做到。

    (又腰疼写不动了,这一章字数少点,下两章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