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拘婴(第二更)
    “姜脸黑,你做事不牢靠啊!”

    “你们黑天圣地,做事这么黑的吗?”

    王离在心中暗骂黑天圣地这名强大的修士,这种都不要真身降临,直接隔着虚空碾压元婴修士,直接将她的元婴都打了出来的手段,他估计也绝对不止化神期,应该到了寂灭期。

    寂灭期的天尊级人物,难道是姜脸黑她爹亲自出手么?

    那如此想来,自己的面子还算可以。

    齐妙云尖叫。

    她此时已经明白自己大错特错,王离真的有她都根本无法想象的底蕴,但自己的元婴被打出身体,她下意识的还是想要收回自己的元婴。

    “啊!”

    然而让她无比惊恐的是,她明明和自己的元婴有着独特的心神联系,然而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元婴。

    这种感觉就像是寻常的凡夫俗子,明明感觉自身正常,但自己的手指却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一样。

    “这?”

    王离此时却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却直觉这齐妙云的元婴在朝着自己飞来,而且有一股气机似乎在等着自己牵引。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件原本属于他的法宝,在等着他收回一般。

    他试探性的释放出一股真元过去触碰这股气机。

    唰!

    就在他的真元和这股气机结合的刹那,齐妙云的这个元婴身上瞬间亮起一层黑色的符纹。

    细密的符纹就像是细小的树枝一般交错,又像是禁锢这元婴的一副枷锁。

    “……!”

    这层黑色的符纹在齐妙云的元婴身上也就显露了一刹那,随即消失,但让王离彻底无语的是,他直觉自己就像是控制法宝一样,直接控制了这个元婴。

    黑天圣地的这名天尊级人物,竟然用了某种可怖的手段,就像是直接在这个元婴身上镀了一层法阵,而且主动将这个元婴送给了他?

    “这算是对我的补偿么?”王离顿时乐了,“要是这就算对我肉身被斩两段的补偿,那我可以再被斩一次,我头都可以给斩下来,只要多给补偿就行了。”

    唰!

    他心念动间,齐妙云的这个元婴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元婴和此时齐妙云一样的惊恐,但是却根本无法动弹。

    “啪!”

    王离心念一动,这个元婴扇了自己一耳光。

    “啊!”

    齐妙云一声惨叫。

    她虽然无法控制这元婴,但是她和这元婴心神相系,元婴吃痛,她的识海之中泛起的痛苦,也和她被人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差不多。

    但她此时的叫声里,蕴含更多的是惊恐。

    这种直接拘束元婴的手段,她是闻所未闻。

    “大局已定了。”

    王离得意起来,传音给颜嫣,“灵熙道友你帮忙再收回妖兽,否则我们倒是人为造成一场兽潮。”

    “这就是你所说的最强底蕴?”

    颜嫣也直到此时才彻底恢复镇定,她的心神方才都剧烈震颤。

    “出手的到底是什么人?”

    她可以十分确定,这并非是化神期的修士,而是真正的天尊级人物。

    因为她所在的嘉熙圣宗也有天尊级人物,她确定这种气机属于同一等阶,但平心而论,她觉得嘉熙古宗的那名天尊老祖似乎都没有这样惊人的手段。

    她一边不断祭出大罗天网收割妖兽,一边看着王离,希望王离能够认真的给出解释。

    王离干咳了一声,他觉得不告诉她实在不厚道,于是便传音道:“其实我和黑天圣地圣主之女义结金兰,我是她义兄,所以方才这…..”

    “你竟然和姜雪璃结拜,你是她义兄?”颜嫣心神再度失守,她差点惊叫出声。

    “怎么?”王离狐疑道:“你该不会和姜脸黑有仇?”

    “那倒没有。”颜嫣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姜雪璃之前也在中部十三洲历炼修行,她黑天圣地有第四圣地之说,所以她身份高绝,像我们这种宗门的修士,都很难和她结交。”

    “没有仇就好。”王离嘀咕了一句,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叫了起来,“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能不能告诉我,如何在大道圣体上篆刻道纹!”

    颜嫣被他这突然的鬼叫弄得一愣。

    但旋即她就反应过来,她也觉得这名天尊既然在分神关注王离这一战,那应该能够听到王离此时的大叫。

    以黑天圣地的神通,说不定真有可能能够给王离指点。

    王离此时都直接将齐妙云晾在了一边。

    元婴修士没了元婴,修为就直落了大半,更何况王离直接控制了她这元婴,要虐待她太过简单。

    他满脸期待的看着那股气机透出的虚空。

    看着一时没有回应,他甚至又忍不住叫了一句,“要不要我再表演个一刀两段?”

    一个声音终于出现,直接在他识海之中响起,“我无法指点你的道,大道圣体篆刻道纹根本没有记载,道纹是元气法则的本源显化,即便将一门法门领悟到了极致,感知到了它最终最本源的元气法则,但如何将这元气法则篆刻于自身道基,和自身道韵融为一体,因为每个人的灵韵都不同,我也不可能给你解答,你只能等待某个契机水到渠成。”

    “……!”

    王离无语。

    他觉得这说了简直等于没说。

    不过他好歹明白了,别的哪怕是形成了大道圣体的修行者,接下来第一步还要将某些法门领悟到极致,捕捉到本源的元气法则,但现在他的本命蛊虫妖晶之中,似乎已经出现了两门法门的本源法则。

    “我…..”

    齐妙云的声音响起。

    她浑身不断发抖,看着还在思索的王离,她心中每个念头都是想要讨饶,但以她的性格,却是根本说不出求饶的话来。

    “你还等什么啊?”

    王离这才将目光投回到她身上,“你还不乖乖听你们宗门太上长老的话语,将宗主令和其它法宝交还给他们?”

    “我…..”

    齐妙云心中万般不甘,她犹豫。

    但王离却只是呵呵一笑,她的元婴瞬间出手,狠狠拧了自己一下。

    “啊!”

    齐妙云一声痛呼,这一下的痛苦提醒她,除非她想自尽,否则她的生死完全操持在王离之手。

    “你也不想想,有天尊级人物帮我出手,你还在犹豫什么?”王离冷笑。

    他此时虽然心中畅快,但看着齐妙云,他却是依旧高兴不起来。

    这人将魏黛眉送出来时竟然用了剧毒,若不是他有牧青丹亲手帮他炼制的灵药,否则他都根本无法救得了魏黛眉,而且即便如此,此时魏黛眉余毒还未消。

    “我愿交出宗主令!”

    齐妙云终于崩溃,她将手上的法宝,包括那一页金纸都交了出去,点到一名太上长老的身前。

    她之前犹豫,心中还有一丝侥幸,觉得今日如果能够活命,说不定餐霞古宗能够帮扶她,但听到天尊二字,她最后的一丝侥幸也彻底崩碎了。

    餐霞古宗都只有化神期修士,都根本没有寂灭期的修士。

    天一古宗这些太上长老看到齐妙云的元婴都被王离彻底拘禁,他们也是不由得心中发寒,其中一名太上长老马上出声,道:“王离道友,齐妙云从此时开始,已经不是我们天一古宗的宗主,她任凭王道友发落。”

    王离摇了摇头,“这位前辈你说的话不对。”

    这名太上长老惊愕,他不明白王离是什么意思。

    王离笑了笑,道:“齐妙云现在就算是天一古宗的宗主,她其实也已经落在我手,也只能任凭我发落,现在你们着急将她逐出山门,意思是她所作所为和你们天一古宗无关,天一古宗就不必再为她之前所做的事情负责了?”

    “这….”这名太上长老神色尴尬,他又是心寒,当即出声道:“那按王道友您的意思?”

    “那自然要等她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之后,才能将她逐出山门。”王离冷冷的看着齐妙云,“魏黛眉师妹身受剧毒,又被囚禁折寿,灵韵大损,至少也要让她恢复如初。”

    “…..!”齐妙云口角沁出血来。

    她真的很想吐血。

    这灵珑魔毒的确是他们的主意,但这祈福折寿,却是魏黛眉自己为王离施法,在她看来,这自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但她此时也根本不敢说和自己毫无关系。

    “你不要以为和你没有关系。”王离却是轻易看出了她的想法,冷笑传音道:“若不是你们天一古宗身为魏黛眉的师门,根本不在意她的观感,只想灭杀我,若不是你们元婴八层的修士直接围杀我,她会用这样的法门为我祈福?”

    齐妙云低垂下头,她无话可说。

    “魏黛眉道友所损失的灵韵,我们可以设法补足。”

    数名太上长老暗中传音商议了片刻,马上回应道:“只是这灵珑魔毒,我们也没有手段可以拔除,至于这折寿….这出于我们天一古宗的秘法,根本无法转逆。”

    王离顿时笑了,“那你们的意思是,就算我将齐妙云当场剁了,你们也补偿不了魏黛眉师妹,你们就是想全部推给齐妙云?”

    “那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其中一名太上长老飞快道:“王道友稍安,我们天一古宗自然要给出王道友满意的补偿。”

    “敲诈勒索。”颜嫣的脑海之中顿时瞬间浮现出了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