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占婴(第三更)
    “啪!”

    玉尘真君身前幻化出一朵玉样的道莲,然而这朵道莲竟然被这枚钉状法宝洞穿。

    “这…”

    她惊骇欲绝,都顾不得控制那枚青色法印,连连演化强法,一朵朵玉样的道莲不断出现。

    这无可厚非。

    对她和齐妙云而言,此时必定是先保证自己不失。

    然而这便是王离所期待的。

    他演化万凰重生术,断裂的血肉重连,与此同时,灵毒剑罡又是连斩三击。

    “喀!”

    他已经凝形的灵毒剑罡都崩碎了,无数碎片飞溅,变成滚滚的星辰元气,但下一刹那,这些星辰元气又全部朝着他的身体汇聚。

    “这?”

    王离也震惊了。

    这些元气被卷入他体内的磨盘,又重新凝练,再次凝成剑罡。

    他这重新凝成的剑罡就像是经历了全新的淬练而产生蜕变,在他的感知里变得更为坚韧和锋利。

    玄天宗的玄天道诀原本没有这样的神妙,虽然玄天道诀凝成的玄天剑罡在溃散之后也能重归玄天宗修士体内修出的星窍,但其中必有散失,再度凝成的玄天剑罡会损失一部分威能,在剧烈的战斗之中只会越来越弱,不会越来越强。

    唰!

    也就在此时,那一页金色纸张再现。

    这页金色纸张竟然直击魏黛眉。

    “齐妙云,我一定要杀了你!”王离发出了剧烈的嘶吼。

    这是真正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他刚刚凝成的剑罡阻挡在这金色纸张之前,与此同时,他拼命的催动极地焰光旗的真源。

    喀嚓!

    但这页金色纸张的威能实在太过可怖,他的剑罡直接崩碎,极地焰光旗的威能也根本无法阻挡。

    他将自己的身体当成法盾挡在金色纸张之前,就连得自水龙猿的大道异相都崩碎了。

    噗!

    他的身体真正的裂了开来,从中间被斩断成两截。

    “王离!”

    他身后的魏黛眉也已经被颜嫣护在身后,此时的魏黛眉体内生机和剧毒不断互相对冲,就连自行施展遁法都做不到,她看着王离,骇然的惊叫出声。

    “哈哈哈哈!”

    齐妙云也厉笑出声,她说不出的解气,只觉得王离这一击之下就必定陨落。

    然而让她和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也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王离也放声大笑,他似乎丝毫不觉痛苦,他竟然是伸出一只手,硬生生抓住被斩断的半截身体,就像是提着半截法衣一样提住,硬生生接回自己的身体。

    他的鲜血像活物一样涌动,血肉和骨骼瞬间重生。

    此种情景实在骇人,让玉尘真君都头皮发麻,在虚空之中不由得往后跳了一大步,齐妙云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眼睛都鼓了出来。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王离却反而又哈哈大笑,说了这样一句。

    “你到底…”

    玉尘真君都彻底怕了,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这浑身法门无比怪异也就算了,身体都被斩成两截,结果好像不死之身一样根本不受影响,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嗤!

    王离却是丝毫不停,灵毒剑罡又是破空而至,瞬间又三连斩。

    他收回威能已经尽消的帝棺钉,重新贯注真元,时刻准备激发。

    与此同时,他还要耍贱,道:“齐妙云,我都压根看不上你,你看我都懒得削你。我随便你斩,你又能奈我何?”

    齐妙云惊怒交加,但就在此时,她又生警意。

    啪的一声爆响。

    她身后的灵光光罩又一阵晃动,却是王离那本命蛊虫去而复返,又偷袭了她一击。

    咄!咄!咄!

    王离乘着她和玉尘真君被自己按回半截身子弄得心神激荡的这一刹那,灵毒剑罡又对玉尘真君连击。

    “也应该差不多了吧?”

    此时他想要仰仗的两个最强底蕴一个都没有异动,无论是灰色道殿还是黑天圣地都没有插手来拯救他,但他手段尽出,硬生生的在这两名元婴修士的联手之下拖了这么久,他此时直觉自己的灵毒剑罡已经斩击了足够的次数,灵毒也应该要侵袭玉尘真君了。

    “你!”

    也就在他脑海之中刚刚冒出那样的念头的同时,玉尘真君已经毛骨悚然。

    她第一时间发现的可怖事情,是王离的剑罡似乎威能变得越来越强,她之前演化的造化玉莲这种防御法门,可以轻易的抵挡住王离剑罡的威能冲击,连威能的震荡都不能冲击她身周的元气。

    但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受到威能波及,剑罡的每一次斩击,她都觉得身体像是被巨木在冲撞。

    也就在这一刹那,她身体里某些被她真元和体内道韵自然压制的一些气机,终于在她体内扩散开来。

    “什么东西!”

    她骇然的惊叫起来。

    这一声惊叫甚至吸引了齐妙云的注意力,让齐妙云都没有马上再对王离杀伐。

    玉尘真君惊恐无比,她五官都好像挤压在了一起,脸上凭空生出诸多的皱纹。

    她只觉得自己的道基都在不断的被侵蚀,元婴都像是中毒一般,而且神识都有些分裂。

    她的肉身好像要自然和元婴分离,而接下来的一刹那,她感觉自己的神识和肉身和元婴之间都要脱离。

    “你还好吗?”

    王离哈哈一笑,他的玄天剑罡不再斩向玉尘真君,而是直劈齐妙云。

    与此同时,他祭出蓄势待发的帝棺钉。

    “啊!”

    玉尘真君往后飞退。

    她此时已经毫无战意。

    她身前玉色道莲不断生成,硬生生阻住这帝棺钉。

    但也就在此时,噗的一声闷响,她的背后血光迸射。她此时太过惊恐,而且神识有些错乱,体内真元又调度不灵,王离那本命蛊虫又十分诡异,此时她全部心神都在前方这枚帝棺钉上,一不留神,竟是被王离这本命蛊虫直接钻入了她体内。

    “王离,你!”

    齐妙云看到玉尘真君这番模样,她心中也是大乱,再次祭出天一神篇,斩向王离的脖颈。

    她此时觉得将王离斩成两段都无法将之击杀,或许将头颅斩下,才能让他死去。

    “你想什么呢?我脑袋摘下来当球踢都不会死。”

    王离拼命演化诸多强法,但现在他手上已经没有足够级别的防御法宝,面对齐妙云这种超乎她修为等阶的杀伐重宝,他还是无法抵御。

    他的颈骨都发出了断裂的声音,整个脖颈上血光迸射,真的差点头颅都被斩下。

    但与此同时,他却不惊反喜。

    他反正还有存念舍利这样的法门保底,即便头颅被斩下,他还能再让齐妙云大吃一惊。

    而在他的感知里,他那只蛊虫直冲入玉尘真君的气海,直接就狠狠钉入了玉尘真君的元婴头颅之中。

    “啊!”

    玉尘真君此时已经灵毒爆发,她原本已经丧失对自己肉身和元婴的掌控力,此时元婴头颅被王离的本命蛊虫钉入,她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

    她虽然还未气绝,但已经根本无法施展任何的法门。

    她从空中往下坠落,她周遭的妖兽瞬间扑涌上去。

    她只不过往下掉了数丈,整个身体已经支离破碎,已经惨不忍睹。

    “啊!”

    她的头颅都已经血肉模糊,最后的生机让她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一声惨叫的撕心裂肺程度,让齐妙云浑身都是寒气直冒,她的身体都不由得哆嗦起来。

    轰!

    也就在此时,那些还在玉尘真君的残尸上食肉吃髓的妖兽突然感受到什么可怖的气息般,轰然飞散。

    玉尘真君的残骸之中,有一个元婴倏然飞射出去。

    王离的呼吸在此时都停顿了一刹那。

    他此时受伤极重,也真疯狂演化万凰重生术来恢复生机,此时他这本命蛊虫的行动出于它的本能。

    此时玉尘真君生机断绝,这元婴又被灵毒侵蚀,根本毫无抵抗能力,这本命蛊虫,竟像是瞬间占据了这个元婴,它在彻底杀死这头元婴的神识的刹那,它的身体现在和这元婴似乎结成一体,它在疯狂的吞噬着这个元婴的灵气和灵韵。

    “王离,你…..!”

    颜嫣也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并不知道王离内心所想的最强底蕴是灰色道殿和黑天圣地,她现在只是觉得,难道王离所说的最强底蕴,是他拥有不死之身?

    她面对这种元婴修士都根本帮不上多少忙,但王离以一敌二,竟然不依靠天劫的情况下,直接灭杀了一名元婴修士,这彻底超乎了她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