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裂身血战(第二更)
    原本他以为这次本命蛊虫的进阶只在于体内那妖晶的变化,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只本命蛊虫的背上竟然生出了两根骨刺。

    这两根骨刺在王离的直觉之中,就像是两个翅膀的根骨。

    这两根骨刺通体也是和这只本命蛊虫外皮的颜色一样,色彩斑驳,若论外表,真的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但这两根骨刺一形成,他都只觉得这只蛊虫在自己的感知里变得朦胧了起来。

    若不是这只本命蛊虫和他心神相系,他都觉得这只蛊虫很多时候都会消失在他的感知里。

    虽说他知道有些域外天魔的确拥有一些类似隐形、防止被修士的神识锁定的匿息等天赋神通,但这样的能力出现在他这只本命蛊虫的身上时,他还是不免有些惊喜。

    与此同时,本命蛊虫体内的那颗妖晶之中在他的感知之中清晰的出现了两条锁链。

    说是锁链,但实则是清晰的元气法则,只是这元气法则出现在他感知里的外观就像是两条锁链。

    其中一条锁链是深红色的,奇异的雷火飞扬,每一丝荡漾的雷火都像是一柄奇异的道剑。

    王离瞬间明白,这应该就是本命蛊虫上一次进阶时形成的那种星辰劫雷剑。

    另外一条锁链却是奇异的银色,这条银色的锁链在妖晶之中若隐若现,甚至给他十分熟悉的感觉。

    王离心念一动,直接激发了妖晶之中这条银色锁链,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他的这本命蛊虫竟像是瞬移一般,遁速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这条银色锁链,竟是有关这本命蛊虫的遁速。

    而且最让他有些莫名震惊的是,这条银色锁链的元气法则,似乎完全是九天踏星诀的气息。

    难道这条银色锁链,就是九天踏星诀的本源法则?

    这本命蛊虫,还不只是能够从被它吞噬的对象身上汲取元气法则,竟还能够从它的本主身上学习元气法则?

    那如果这银色锁链就是九天踏星诀的本源法则,就是大道符纹,那他能不能将之篆刻在自己的大道圣体之中,篆刻在自己的道基之上?

    一时之间,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起这样的念头。

    只是眼下似乎来不及仔细琢磨了。

    颜嫣已经天女散花一般将大罗天网之中的妖兽抛洒了出来。

    “你们!”

    齐妙云的声音也瞬间变掉了。

    颜嫣一瞬间抛洒出的妖兽太多,足有上万头。

    这些妖兽充斥了整个山谷,让她头皮发麻。

    唰!

    王离展开水龙猿的大道异相,他甚至直接用欺天古经尽可能的模拟水龙猿的气机。

    这些妖兽在一刹那的僵直状态解除之后,肯定也不会将他和颜嫣当成伙伴,一定会攻击它们所能攻击的所有修士。

    轰!

    这片山谷之中地动山摇。

    接下来这发生的一幕比王离想象的还要完美。

    绝大多数妖兽从僵直的状态之中恢复之后,它们都似乎对王离和颜嫣有天生的恐惧,似乎怕被再次收入大罗天网之中,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妖兽第一时间攻击王离和颜嫣。它们倒是直觉被法阵禁锢,都是想要第一时间冲出去。

    所以这上万妖兽直接就是往外冲击,和这抽引地气形成的法阵对抗。

    颜嫣根本没有停留,大罗天网继续往外泼洒妖兽。

    她这大罗天网之中,至少还有数万头活着的妖兽。

    “啊!”

    天一古宗之中无数修士骇然的大叫出声。

    很多原先就站在王离和魏黛眉一方的天一古宗修士甚至放声叫喊,“王离道友,但望手下留情!”

    这些修士之中,大多都是年迈的长老级人物。

    他们此时都是生怕天一古宗大量修士被屠。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现在这片山谷之中是兽潮澎湃,而山门之外,王离那道异常可怖的蛊云已经席卷过来。

    现在天一古宗护山法阵破损,哪怕不计损耗的激发法器,恐怕也不知有多少修士要陨落在这蛊云和兽潮的合击之下。

    “我也是无奈,谁叫你们齐妙云一定要杀我,现在我被困这阵中,我若不还手,我不就直接陨落?”

    王离也感慨的大叫,“除非你们帮我破开这法阵,否则我也只能和齐妙云拼命。”

    他大叫声中,直接指使蛊云冲向之前他已经盯着的一些法器殿。

    云笈洞天和星河宗这样的宗门,法器殿最多也一座两座,但天一古宗这样传承万年的古宗,法器殿和法宝殿是四五座连在一起,此时这法器殿和法宝殿周遭的法器也已经全部破损,王离这蛊云席卷过去,这数座原本已经布满裂纹的殿宇顿时千疮百孔,不断崩塌。

    王离的大股蛊云直接穿殿而过,他留下数百蛊虫疯狂噬咬内里的法器,能咬得动什么灵材就咬什么。

    轰!

    就在刹那间,不少法器的威能暴走,这几座法器殿和法宝殿内的法器法宝四处飞溅,更多的法器威能被引炸,那数座法器殿直接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焰球,一些未损毁的法器和法宝胎体就像是流星一般朝着四周飞洒。

    “齐妙云,你真的要将我们天一古宗变成一片赤地么?”

    “齐妙云,你真的是天一古宗的罪人!”

    见到这样的情景,原本许多反对齐妙云的长老都忍不住出声。

    如果天一古宗之中还有一名元婴修士,或许能够对付王离的这条蛊云,但眼下齐妙云和玉尘真君两名元婴修士联手却还没有能够杀死王离,王离哪怕不大开杀戒,只是放肆破坏,天一古宗的基业也真的是毁于一旦。

    “你这小辈,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听着这样的叫声,齐妙云额头上的血脉都是不断跳动,她知道今日下来,不管如何,她在天一古宗恐怕都已经无法服众,尤其最支持她的那一批长老级人物反而被王离绞杀了大半。但她也是彻底横下了一条心,她也已经彻底豁出去,就算将天一古宗彻底毁了,就算不做这天一古宗的宗主,她都要将王离杀死。

    嗤!

    她再次全力祭出天一神篇。

    这一页金纸虽然轻薄,但却是威能滔天,它直接在密集的妖兽群之中斩出一条血浪,直接斩在王离身外的那座黑桥上。

    噗!

    王离身上都涌出血光。

    这天一神篇的威能实在太过古怪了,他身体内里的很多血肉和经脉都被斩断。

    而此时最令他心悸的是,他身外那一座黑桥也即将崩溃。

    这件强大的防御法宝若是失去,他根本无法阻挡齐妙云和玉尘真君的联手一击。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玉尘真君的那一件青色巨印的威能被无数妖兽抵消不少,现在一时片刻她这枚法印将大片大片妖兽直接击成血沫,但对他没有造成太大的威胁。

    “你有什么强大的防御法宝么?”王离传音给颜嫣,“这座黑桥也马上崩溃了。”

    “我也很崩溃。”颜嫣道:“我身上没有这种级别的防御法宝,祭出也是白搭。你的最强底蕴呢,你不要告诉我,纯粹就是你吹牛?”

    “我…..”王离无言以对。

    他是有最强底蕴,但无论是黑天圣地还是那座灰色道殿,似乎完全不由他控制。

    但等死不是他的性格,他瞬间决定行险。

    轰!

    他彻底激发极地寒焰旗的威能。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血宝全部朝着玉尘真君所在的方位涌去。

    他也在妖兽群中硬生生的破开一条血路。

    轰!

    他硬生生的将这枚青色巨印顶起,他浑身都涌出血光,就像是身体要彻底崩裂了,但他还是冲近到距离玉尘真君唯有数十丈之遥。

    他的灵毒剑罡瞬间激发,再次三连击。

    “有用么?”

    玉尘真君此时却反而快意,她连连冷笑,反正这天一古宗也不是她的宗门,不管天一古宗损毁成何等模样,只要现在齐妙云铁了心杀王离,她便心中笃定。

    她身前再次泛起三朵玉色道莲,挡住王离灵毒剑罡连击。

    “王离,你离死不远了。”

    齐妙云的冷笑声再次响起。

    她的声音传来之前,空中已经飚起一道血浪,那页金纸再次和黑桥的威能冲击,咔嚓一声,王离激发的这件法宝的胎体都终于超出了极限,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噗!

    王离身上也爆开一条血浪。

    他的身体几乎被直接拦腰斩断了,血肉都明显分离,唯有一些骨骼和筋肉相连。

    但是让齐妙云都笑不出来的是,王离的生机完全没有断绝,他反而更加彪悍一般,剑罡瞬间又对着玉尘真君三连斩。

    也就在此时,齐妙云突然心生警兆。

    她身上瞬间涌出一个白色的灵光光罩。

    啪的一声爆响。

    一只蛊虫冲击在灵光光罩上,它的身前一道道奇异的剑光迸射,几乎将她的灵光光罩洞穿。

    “这是他的本命蛊虫?竟然这么厉害!”

    齐妙云的脸色剧变,她脑海之中也才闪现出这样的念头,那只蛊虫身周银光一闪,竟像是直接穿梭虚空一样,消失在了她的感知里。

    “这是什么法宝?这好像不是噬骨神钉!”

    与此同时,玉尘真君也是有些分神,她的感知里,一枚钉状法宝袭来,这枚钉状法宝洞穿力十分惊人,带着一种令她都觉得可怕的元气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