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啊啊怪
    “是么?”

    王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有些自得,“多谢颜仙子夸奖,看来我的确可以寻觅一些修嘴皮子的法门炼一炼。”

    当!当!当!

    也就在此时,一声声如洪钟大吕般的震鸣声在天一古宗的山门内不断震响。

    “啊!”

    璃霞真郡骇然的尖叫声被彻底淹没在这巨大的震鸣声中。

    她不祭出法宝还好,祭出了诸多防御法宝之后,她发现很多原本不朝着她坠落的陨铁都被吸引过来。

    这些陨铁似乎有着一些难言的磁性,能够被她的法宝胎体牵引。

    这些陨铁不断击穿她身外的霞光,就像是无数柄道剑不断朝着她杀伐,一团团如粉末般爆开的诡异劫雷不断湮灭着元气法则,只是数息之间,她身外的霞光千疮百孔,她祭出的数件防御法宝也全部被击落。

    “啊!”

    她惊恐尖叫,她身上的法衣都像是燃烧起来,自然浮现出片片七彩的霞光,她的身外就像是孔雀开屏。

    然而这些七彩的霞光也被瞬间洞穿。

    王离感慨,“脱毛的凤凰不如鸡。”

    噗噗噗噗….

    不断坠落而来的陨铁真正冲击在她的身上,她的法衣瞬间破损,她初时还能用自身的真元护体,但也就一个呼吸之间,她身上已经血光迸现。

    她的身体不断被陨铁击穿,她浑身都是血洞,看上去十分的凄惨。

    “哇,怎么这么惨。”

    王离很是夸张的叫了起来,“这位餐霞古宗的道友,我真的很同情你。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来。”

    “我他妈…”

    璃霞真君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她口吐芬芳,但实在无奈,她元婴直接和肉身分离,她想用自己的肉身替元婴吸引这陨铁,然后好让元婴逃遁。

    一个同样身绕七彩霞光的元婴从她的气海处透出,直接朝着天劫笼罩的区域之外逃遁。

    她的肉身在此时竟然还强行祭出了一件法宝,吸引道剑般杀伐的陨铁。

    但王离怎么可能让她如愿,他御使本命蛊虫贴地疾掠,紧紧跟上她的元婴。

    “啊!”

    璃霞真君的元婴也惨叫。

    她发现自己完全成了天劫的中心,她的元婴也遭受了陨铁的冲击。

    噗噗噗….

    她的元婴身上不断冒起片片的霞光,冲击到元婴身上的陨铁也开始将她的元婴洞穿。

    “惨不忍睹啊!”

    王离叫道:“这位餐霞古宗的道友,你一定要坚持下去,要渡劫成功啊。”

    “我…!”

    璃霞真君忍不住想要口吐芬芳,但她已经承受不住连翻重击,被洞穿多处的元婴从云端跌落,也如流星般坠地。

    “恩?”

    王离此时倒是一愣。

    他直觉自己的本命蛊虫面对砸落在不远处的元婴有种强烈的吞噬欲望。

    这种欲望应该来自于域外天魔的本能。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璃霞真君的元婴坠地的刹那,她发现一些陨铁朝着不远处疾坠而下。

    她的元婴神识扫去,瞬间发现了王离的本命蛊虫。

    “原来是你搞鬼!”

    璃霞真君已经陨落在即,她在发现这本命蛊虫的刹那,便已下了决断。

    嗤!

    她的整个元婴急剧收缩,变成一道异常浓郁的霞光,直接冲入了本命蛊虫的体内。

    轰!

    王离的身体巨震。

    他的所有意识就像是之前修行时被拉入灰色道殿一般,拉入了本命蛊虫之中。

    这个本命蛊虫的躯壳,就像是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宫殿,而他置身在这宫殿之中,面对是一团张牙舞爪般的七彩霞光。

    七彩霞光之中,是显得异常狰狞的璃霞真君的元婴。

    “果然是你!”

    璃霞真君凄厉的尖笑起来,“你这小辈,原来你就是用这种方式引动雷劫。你的本命蛊虫竟然能够引动雷劫。”

    王离临危不乱,也笑了起来,道:“哇,前辈你好厉害,这都被你发现了。”

    璃霞真君一滞,接着又厉声叫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么,我今日施展夺魄大法,我舍了元婴,夺了你这本命蛊虫,到时候我再一举夺了你的肉身。”

    王离心中微凛,但嘴上却丝毫不弱,“哇,前辈你好歹是个女身,你想夺我男子之身,万一真的被你夺成,那你不就是变成了个人妖。哪怕夺不成,你也好重的口味啊。”

    “我!”

    璃霞真君哪里想到王离在此种情形之下竟然还如此嘴贱。

    噗!噗!噗!

    此时这座巨大的宫殿不断的震动起来,一股股劲气不断从顶端冲击下来,这座宫殿似乎都要崩塌。

    “啊!”

    璃霞真君无法保持镇定,如惊弓之鸟般尖叫起来。

    她知道这是因为元婴和这本命蛊虫合一,那天劫已经在开始冲击这本命蛊虫。

    她也不敢再浪费时间,张牙舞爪的七彩霞光充斥这个本命蛊虫的躯壳内里。

    轰!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一尊如魔神般的域外天魔虚影在这本命蛊虫的躯壳内里展现。

    王离就像是变成了一尊真正的域外天魔,将朝着他清晰的七彩霞光全部镇压。

    “啊!”

    璃霞真君发出痛苦至极的尖叫声。

    “你啊啊啊的干什么,简直是个啊啊怪。”王离嘲讽的叫道。

    他原本还十分紧张,但此时他的意识和这本命蛊虫的躯壳融为一体,这仿佛是他掌控的领域,而且他感觉到有数缕灰色元气都似乎流淌了过来,这便让他心中瞬间大定。

    “啊!”

    璃霞真君听着王离的嘲讽,但她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惨叫。

    她的神识触碰过去,就像是雪片在火红的铁块上瞬间笑容,这种神识瞬间被抹灭的痛苦,完全不是肉身的痛苦可以比拟。

    “放过我。”

    璃霞真君直觉自己的神识不断被抹灭,她惊恐至极的尖叫起来。

    “你说什么?”

    王离哈哈一笑,道:“刚刚不是你还要做人妖?”

    “啊!”

    璃霞真君一声绝望的尖叫,她的神识彻底的崩塌,无数霞光化成光屑,被这本命蛊虫所吞噬。

    唰!

    王离的意识就像是穿梭了时空,瞬间摆脱了她这法门的束缚。

    “发生了什么?”

    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那名餐霞古宗的元婴修士即将陨落,她反而想要通过某种夺舍法门,以本命蛊虫为桥,想要对我进行夺舍,但这大魔真蛊经十分厉害,这域外天魔的本源法则轻易将她的神识抹灭了。”王离迅速的传音回答。

    他此时倒是实话实说,虽然他体内的灰色道殿明显也介入了,但最终它却没有出手,因为根本不需要它出手,这璃霞真君的神识就已经崩溃。

    “她是根本没有想到这本命蛊虫就像是域外天魔的幼体,域外天魔的本源何等强横,怎么可能被夺舍法门夺舍,整个修真界的历史上,从来只有域外天魔夺舍修士,根本不存在修士夺舍域外天魔的法身的。”颜嫣瞬间明白。

    “这天劫好像又只是三重。”

    王离抬头看向天一古宗上方的劫云,那陨铁虽然还在不断穿过劫云,但那已经千疮百孔般的劫云却不再有变化,已经开始慢慢消散。

    他的本命蛊虫此时体内的妖晶之中,已有一股独特的气机在流转,但即便未真正进阶,这璃霞真君自投罗网的一个元婴,却似乎变成了这只本命蛊虫的一剂惊人补药。

    这只本命蛊虫内里,到处都有霞光在流转。

    它似乎不只是汲取了这元婴的诸多元气威能,还吞噬了这个元婴的一部分灵韵。

    这只本命蛊虫现在原本就是域外天魔法身的幼体,各种抗性惊人,此时陨铁不断冲击在它的身上,虽然将它的身体打得不断剧烈震动,但却始终无法将它的身体斩断或是洞穿,而此时它体内的霞光在身体内里渐渐结成一道七彩的光穹,这光穹竟是在它的体内撑开,让它的抗性更是惊人。

    “是他的本命蛊虫在搞鬼!”

    “齐妙云,杀了他!否则我们餐霞古宗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天一古宗。”

    然而也就在此时,让王离根本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之前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的璃霞真君的肉身突然出声,她这肉身此时都生机断绝了,但却依旧发出声音,就像是厉鬼一般在嘶吼。

    “.…..!”

    王离实在无语。

    这显然也是一种类似他存念舍利类的法门。

    她应该是分出了一缕神念存在肉身之中,此时喝破了他的秘密。

    “啊!”

    齐妙云也大叫了起来。

    这是璃霞真君的最后出声,她无法怀疑。

    “天一古宗的修士,随我杀了此子!”

    她发出命令,直接演化强法,天空的一朵白云直接凝成一道法剑,朝着王离劈去。

    唰!

    这道法剑初时显得十分轻柔,但随着坠落,无数晶莹的水滴在空中不断化生,这柄法剑到了距离王离不到百丈时,已经是一柄长度超过数里的骇人大剑。

    “搞什么啊,这鬼话你们也能信?”

    王离生怕自己的蛊虫被这一剑拍死无数,他直接让蛊云回避,用之前夺取的防御法宝硬抗,同时大叫:“你这么不明事理,怪不得找不到道侣,连白给别人做侍妾都不要。”

    轰!

    这一剑斩落,王离身外如无数堆巨浪拍岸,整片天空都在震动。

    他和颜嫣、魏黛眉的身影瞬间下坠数十丈,但在他身外大道异相尽展的情形之下,这一剑的威能竟然连八宝曼云帐的威能都没有击破。

    “齐妙云,你这一击不过如此啊,算了,你这修为太过差劲,倒贴给我做侍妾我都不要。”王离有些惊喜,他对着十分震惊的齐妙云大叫。

    “还不出手么!”

    齐妙云转身,对着天一古宗山门内厉吼。

    她催促那些长老级人物和她一起联手对付王离。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