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天河坠落(第二更)
    “异种雷劫!”

    齐妙云虽然施展法门挡住劫雷透入的耀斑,但看到苍松子等人的惨状,她也是惊骇欲绝。

    “这天劫怎么如此不给力?”

    虽然天一古宗的护山法阵和齐妙云将这劫雷的威能全部挡住,王离这本命蛊虫渡劫起来一点威胁都没有,但不能对齐妙云等人造成威胁,他就觉得有些失望。

    “每一重劫雷都是天道法则针对渡劫者制定,你这本命蛊虫算是天魔幼身,天道法则应该是觉得它生机恐怖,所以才直接坠落这样的异种劫雷。”

    颜嫣的声音却是带着紧张,“但越是前一重劫雷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越是有厉害的威能抵挡劫雷,天道法则的下一重劫雷就会更加厉害。若不是异种劫雷,天一古宗的护山法阵和这么多修士的确可以强行阻挡,但是他们不知道你这天劫就像是域外天魔引起,他们越是阻挡,恐怕越是降落厉害的异种劫雷。”

    听到颜嫣这样的话语,王离倒是凝重起来,道:“我怕伤及无辜。”

    “齐妙云所在的位置,那是法仙台,除了她和那些长老级的人物,寻常的弟子都根本没有资格进入。法仙台的下方,是天一古宗的阵枢。”魏黛眉出声道:“若是能够将劫雷始终坠落在法仙台附近,便不太会波及无辜。”

    “这倒是不难。”王离顿时眉头尽展。

    他只要让本命蛊虫静静的藏匿在那座道台周围就行了,反正劫雷被齐妙云等人所阻,它现在也没有暴露的可能。

    “要直接变幻劫雷了。”

    颜嫣抬头看着天一古宗上方的虚空,她神色异常的凝重。

    她直觉天一古宗今日会遭受大难。

    修真界的历史上,有许多宗门的没落,就是因为集全宗之力帮助宗门内重要修士渡劫,其中有过半的例子,都是因为遭遇到异种劫雷。

    这些宗门之中,有无数宗门都比天一古宗要强悍。

    此时的极高虚空之中,就像是天道法则在回应齐妙云之前的那一道法门,有明晃晃的雷芒也凝成了一面巨大的法镜般的雷池。

    这雷池之中的电芒流动得越来越缓慢,近乎凝滞,但有一些原本肉眼难见的光芒,在透过它之后,却骤然变得明亮起来。

    一股股浓厚的星辰元气不断的从高空挤压下来。

    “这…?”

    王离此时也有些无法理解。

    他感知了出来,那是一缕缕星辰元气,这一缕缕星辰元气原本如微弱的火焰,但经过那个雷池之后,它的元气法则似乎经过了天道法则的强化,这一缕缕星辰元气的威能骤然增强。

    但是冲击到天一古宗的护山法阵上之后,却是连一点威能冲撞都没有。

    这些星光的威能,似乎直接就在笼罩在天一古宗的光穹上消失了。

    齐妙云等人皱着眉头看着这样的景象。

    他们这些人在天一古宗的山门里,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威能穿透下来。

    然而就在数个呼吸之间,天一古宗的诸多法阵之中,陡然灵压暴涨!

    原本平稳的流淌在诸多法阵之中的灵气,突然不断的增强,哪怕许多法阵有着自行调节的功效,自然降低了灵气的输入,但却依旧改变不了灵压的节节升高。诸多构筑法阵的灵材的固有元气法则似乎被扭曲或是破坏了,大量的灵气被挤压出来。

    与此同时,许多法阵的符纹之中,似乎有灵气无中生有般不断化生。

    无数的异鸣和怪响声,在天一古宗的山门之中响起。

    整个天一古宗山门之中开始发亮。

    急剧增长的灵压导致的灵气异常波动,让诸多法阵的灵光也随即暴涨。

    诸多的华光交织在一起,让整个天一古宗山门里雪白一片。

    尤其是齐妙云等人所在的区域就是诸多阵枢汇聚之地,他们的身影,几乎完全被雪白的光华淹没。

    啪!

    就在下一刻,有些法阵承受不住灵压直接崩溃。

    这些法阵崩塌的同时,也导致其中的一些灵材和构筑法阵的一些阵基的崩溃。

    诸多刺耳的爆响声,竟是连成了一声。

    轰!

    在接下来一刹那,有些通体构筑着法阵的道殿都直接崩塌了。

    “啊!”

    无数天一古宗的修士骇然惊呼。

    整个天一古宗的山门都似乎在晃动,到处都似乎在开裂。

    原先魏黛眉所居的那座静院所在的山崖,因为内里的灵脉灵气的剧烈波动,那鹰嘴般伸入天空的一截直接就崩断了。

    “控制法阵!”

    “释放灵气!”

    许多声厉喝声同时响起。

    许多法阵的掌控者想要拯救法阵,但若是局部有些法阵破损,尚且难以波及到所有法阵,现在所有的法阵灵压彻底出现问题,绝大多数法阵都在瞬间崩溃,这如何能够救得了。

    越是庞大的法阵,越是无数法阵的叠加,尤其是其中一些备用法阵都瞬间出现问题,这便根本无法挽救。

    唰!

    笼罩天一古宗的光穹直接就消失了。

    几乎同时,内里第二层荧光也彻底消失。

    接着,就连拘束灵气的山门拘灵法阵也崩溃了,大量灵气直接开始散失。

    轰隆!

    就像是一条巨大的天河坠落。

    所有人震骇的朝着那巨响声响起处望去。

    此时失去了诸多法阵的阻碍,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天一古宗那一条悬空瀑布也彻底崩塌了,天空之中不再有源源不断的水汽收敛,不再汇聚成瀑布,那条原本还在流淌的瀑布,此时就变成了一滩死水般直接砸了下去。水汽砸落的刹那,天空之中反而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彩虹。

    “我看到了。”

    王离十分感慨。

    他看着魏黛眉,说道:“你邀请我来看这条瀑布,看瀑布水汽蒸腾形成的彩虹,现在我不只是看到彩虹,还看到了这条瀑布的坠落。”

    魏黛眉也是十分震惊,但听着王离的话语,她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既然看过,它也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王离哈哈大笑。

    他知道此时齐妙云必定是无比难受,他决定让齐妙云更加难受一点,他纵声呼道:“齐妙云,好大一条彩虹啊,要不我们一起看彩虹,不要打了吧?”

    “真的很贱啊。”颜嫣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她都有些遭不住。

    “我草…”齐妙云心态彻底失衡了,她忍不住口吐芬芳。

    她的视线所及,似乎到处都在崩塌,都在损毁,就连她脚下的这座道台,都因为法阵的破损而出现了无数裂痕。

    她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痛。

    很多已经存在了万年的古朴道殿,都在崩塌,烟尘四起。

    但王离的耍贱却并未停止,他继续大声道:“齐妙云,和你说餐霞古宗包藏祸心,分明就是要用劫雷炸你山门,你看你不听我的话,现在自食恶果。”

    “你让天一古宗的底蕴受如此重创,估计天一古宗的宗主你也当不下去了。”

    王离的声音更加响亮,“不如这样,我不嫌弃你,你做我的丫环,我看你表现,说不定能够将你升级为侍妾。”

    他连齐妙云到底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当然对她没有兴趣,但他现在就是故意恶心对方。

    “你他妈…”

    齐妙云的脸都绿了。

    “放心,我不嫌弃你丑,虽然你到现在都找不到道侣,但不并不以貌取人。”王离哈哈大笑,“毕竟我听闻你也是个元婴修士。”

    “玉尘真君,璃霞真君,我们一起出去联手杀了他!”

    齐妙云终于被恶心得暴跳如雷,她浑身都在颤抖。

    不是她心境修为太差,关键在于,整个东方边缘四洲,有什么人竟然会用这种话语来羞辱和恶心一名元婴修士?更何况王离所说的有一点的确是事实,现在天一古宗的底蕴遭受重创,尤其拘束的灵气都散失,整座山门的灵韵都已经近乎白地。

    “走!”

    玉尘真君一直在等着齐妙云的这句话,她此时也是被这种劫雷弄得有些六神无主,她浑身都有些发毛,现在她潜意识里只有一个念头,现在不冲出去整死王离,今后绝对被王离整死。

    唰!

    她第一个飞起,浑身灵气震荡,她的遁光都像是一道彗星升起。

    元婴修士毕竟不凡,即便和王离还隔着很远的距离,但看到这道遁光亮起的刹那,王离就瞬间感知到了这是一名元婴修士。

    面对元婴修士,王离丝毫不敢大意,他直接放出所有蛊虫,一道巨大的蛊虫洪流在他身前盘旋,就像是一道浓厚的乌云。

    唰!

    此时齐妙云也紧接着腾空。

    她的修为并不如玉尘真君高,但和天一古宗的山门似乎有奇妙的呼应,整个山门之内的元气都似乎自然朝着她的身体流动,在王离的感知里,就像是半边天空都朝着王离这边倾倒过来。

    王离的脸色微变。

    这明显是不要脸了,元婴修士竟然要联手镇杀他。

    即便有着颜嫣的帮助,他也没有丝毫信心面对两名元婴修士的联手,他心念电转,直接祭出五行焰光舟,“怎么,齐妙云,就你有餐霞古宗这座靠山,难道我有这番成就,是背后无人么?你忘记你们的元婴修士是如何陨落在九香桥的了么?”

    (今天走亲戚去外婆家去了,回来又要陪糟小孩做作业,所以没时间码字,这第二更就到了现在,接着码第三更。今天会有三更的,明天还要出门,可能会少一更。本来国庆假期想请假一天出去玩的,但就怕不快速更新大家不看我的书了,不敢断更啊。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