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和你一起看雷(第一更)
    王离之前身上一共有七颗十全大补丸,其余的十全大补丸是分给了何灵秀。

    但他也已经用了四颗十全大补丸,现在只剩下三颗。

    这三颗灵丹的药力在魏黛眉的体内化开,竟是硬生生的阻止了魏黛眉的生机衰竭,她体内彻底衰败的内腑骤然如枯木逢春,有了生机。

    颜嫣原本已经是六神无主。

    灵珑魔毒是用一种叫做灵珑毒鹿的妖兽的妖丹炼制而成的剧毒,这种剧毒的特性就是灵珑百变,能够不断随着修士内气的变化而变化,绝大多数解毒的灵药的药气反而只能促成它的不断变化,而且此种剧毒爆发时十分猛烈,几乎难以救治。

    然而此时感知里魏黛眉气机的变化,却是让她瞬间大吃一惊,“王离,你的什么灵丹,竟然连这种剧毒都能压制?”

    魏黛眉眼中斑斓的色彩虽未完全退却,但却是变得极淡,她原本眼前已经彻底模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但此时,王离的面容却是又清晰的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王离,你这丹药…”

    她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感觉到连损失的寿元都似乎恢复了一部分,连自身道基的裂痕都在被修补。灵珑魔毒虽然在她体内不断变化,那种药气却是始终和它不断对冲,不断消磨。

    “可惜我只有这么多颗了。”

    王离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他也说不出话来。

    他直觉这剧毒已经无法扩散,但在他的感知里,这三颗十全大补丸的药力要无法彻底将灵珑魔毒拔除。

    “王离,这是断死还生大妙丹,有你这药力解毒对冲,我这颗灵丹可以让她生机返回巅峰时,即便还有残毒,她也足够能撑很久。”颜嫣此时也彻底回过神来,她手指一弹,直接弹出一个丹瓶。

    这丹瓶之中,有一颗奶黄色的灵丹,虽然只有黄豆大小,但灵韵惊人,王离取出时,竟在灵丹周围自然不断化生朵朵细小的金色花朵。

    “多谢!”

    王离心中极为感动,他将这颗灵丹喂入魏黛眉的口中。

    “还没死?”

    天一古宗内里响起一片不可置信的声音。

    齐妙云之前得意的声音才刚刚从她以及一众长老的耳畔消失,但此时王离明显在给魏黛眉喂服灵丹,按理而言,灵珑魔毒此时爆发,根本无法可解,这魏黛眉就应该已经在王离的怀中死去。

    王离此时怀抱魏黛眉,他直觉颜嫣这一颗灵丹就像是一口灵泉汩汩的涌出生命精气,魏黛眉体内衰败的内腑瞬间彻底复苏,他心中顿时大定,忍不住狂笑起来,“齐妙云,你说你怎么佩服我,你摸摸你的老脸,疼不疼?”

    齐妙云原本就自视甚高,此时听到王离这样的狂笑声,她瞬间就暴怒,“你当众杀我宗门弟子,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吗?”

    璃霞真君也是彻底恼羞成怒了,她直接对着身后所有餐霞古宗的修士下令,“给我去杀了他!”

    唰!唰!唰!

    一道道恐怖的气机勃发。

    数十名餐霞古宗的修士同时腾空。

    这些修士都是身披各种绚烂神霞,他们身上一个个灵韵惊人,就连气血都是极其的旺盛,他们每个人身上灵气震荡,就像是一座座人形的神鼎,不断往外喷卷神焰,气势极其的惊人。

    为首的三名餐霞古宗修士全部演化大道异相,分别是一头巨大的金色麒麟,一株参天古树,一株红花灵药。

    这三名餐霞古宗的修士同时还有妖兽座驾,其中一人骑坐一头赤红色的羽翼焰蛇,一人骑坐一头人面巨蝠,一人骑坐一条青色巨蛟。

    这三头妖兽身上妖气几乎凝成实质,都是四级妖兽。

    也就在这同时,璃霞真君的冷厉喝声已经响彻天地,“餐霞古宗诛杀此邪,任何宗门只要插手,便是我餐霞古宗大敌!”

    “真当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无人么?”

    火瑶真人怒极,她第一时间上前。

    然而王离反而反手一道剑光落在她身前不远处。

    “这是我和天一古宗、餐霞古宗的私人恩怨,你们任何人不要插手。”

    王离喝止火瑶真人,同时他看着这些如同天上神将一般的餐霞古宗修士,狂笑出声,“在我面前,你们一个个装什么逼呢?”

    轰!

    与此同时,他尽展自己的大道异相。

    这一场大战无可避免,他杀意盎然,已经无法隐忍。

    虚空之中元气被疯狂挤压,发出巨大的爆鸣。

    他现在二十余个大道异相同时显现,他所在的这半边虚空都像是被各种巨|物充斥,就像是一座城池骤然出现。

    “…..!”

    “什么!”

    他此时没有用欺天古经掩饰,所有的大道异相尽显本相,各种异相疯狂牵扯天地元气,半边天地的天地元气都像是被他的大道异相固化了,那冲在最前的三名餐霞古宗修士都顿时骇然的停顿下来。

    他们的眼睛都瞪大到了极致,他们无法想象一名筑基期的修士,竟然能够演化出如此多的大道异相。

    他们虽然冲出来时看上去神威凛凛,但和此时王离凝立虚空,大道异相占据半边天地相比,简直无法比拟,真的就像是在王离的面前装逼。

    “怎么可能!”

    天一古宗山门之中,齐妙云和璃霞真君、玉尘真君和所有长老级的人物也都惊骇难言。

    就连璃霞真君的脑海之中都是嗡嗡作响,她都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

    那些原本一开始就反对以强硬手段对付魏黛眉和王离的长老级人物,此时全部眼前一黑,他们都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这是何等的灵韵道基。

    这是何等的娇娇神子。

    这样的人物和魏黛眉结缘,天一古宗竟然百般阻挠不算,还要将他们全部杀死,这是何等的愚蠢。

    “天一古宗的道友,你们也见到齐妙云是如何对待魏黛眉,法术无眼,我不想伤及无辜,不想和我对敌者,尽快离开天一古宗山门!”

    王离的声音如雷般滚滚响起。

    他眼睛的余光里,尽是魏黛眉的白发,他笑了起来,对着魏黛眉轻声道:“你让我来天一古宗和你看落霞和彩虹齐飞,现在是没办法和你一起看了,但我可以请你看天劫轰山门。”

    他这一句话才说完,他便直接将掩饰本命蛊虫的气机也撤去,直接引发天劫。

    轰!

    天一古宗山门上空,一声巨大的雷鸣就像是天地给予他的回应,一块块方形的奇异劫云不断堆积,天一古宗的山门上方的虚空之中,就像是陡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城墙。

    “劫云!”

    玉尘真君一声尖叫,“杀了他!”

    餐霞古宗的数十名修士也不再犹豫,他们强行压下对诸多大道异相的恐惧,纷纷演化强法,杀向王离。

    他们化为一道道神虹,朝着王离杀伐而至。

    他们不知道这劫云如何古怪,但和玉尘真君此时所想一样,分明就是王离搞鬼,只要杀死王离,或许这雷劫就会消失。

    然而王离反而冷笑,“谁杀谁?”

    他直接放出大股蛊云,上万只蛊虫直接如一片乌云直接将这数十道神虹淹没。

    他现在根本不想将损失减少到最小,只想杀个痛快,在对方彻底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的抹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啊!”

    一片骇然的惊叫声和惨呼声瞬间响起。

    蛊云如洪流般冲过这片神虹。

    这些蛊虫的等阶实在太高,虽然有大片的蛊虫被杀死,纷纷掉落,但蛊云席卷过去的刹那,所有的神虹都已经消失,这餐霞古宗的数十名修士身上千疮百孔,连带着最前方三名修士身下的妖兽,都已经变成了布满孔洞的朽尸。

    “怎么可能!”

    这种景象,让天一古宗内里无数人都骇然的叫出了声来。

    轰!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劫云已经酝酿出了第一重雷劫。

    这雷劫十分的奇怪,和王离之前所经历的任何一重雷劫都不同。劫云明明压了下来,在天一古宗的山门上空翻滚,但一道道雷电,却反而在劫云上方的虚空之中出现,一道道闪亮的劫雷就像是来自天外。

    魏黛眉也是心神震动,她看着前方的蛊云瞬间将餐霞古宗的那些修士袭杀,再看到这些诡异的劫雷从无尽的高空之中坠落,她身体微微震颤,嘴角却是泛出笑意,“王离,你这天劫轰山门,果然很有趣。”

    “区区劫雷,只要不是元婴晋升化神的大劫,我天一古宗还抵挡得住。”

    齐妙云的眼睛深深眯起,她瞬间就下了命令,“韩长老,激发法阵,应劫!”

    接着,她转头看向玉尘真君,“玉尘真君,要仰赖你出手去灭杀此子,金丹修士似乎奈何不了他。”

    玉尘真君看着一具具从天空掉落的朽尸,看着那道异常惊人的蛊云,她原本恨不得亲自出去手撕王离,但此时她却是莫名的踌躇起来,“此子手段太过诡异,这些蛊虫的品阶似乎有些惊人,不如我们三名元婴修士联手去镇杀他。”

    “玉尘真君,你…”齐妙云此时气结,她差点就口吐芬芳。

    她原本就自视甚高,都不愿意搭理王离,此时面对王离这样一名筑基期修士,玉尘真君竟然说要他们三个元婴修士一起去联手对付她,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唰!

    一道道澎湃的灵气波动震动虚空。

    天一古宗的护山大阵和诸多法阵连连激发。

    也就在此时,劫雷已经坠落。

    这一道道劫雷是奇特的银色雷点,就像是一颗颗流星。

    十余名长老级人物都已经腾空飞起。

    他们都飞向劫雷最为密集的下方。

    啵啵啵….

    一道道爆鸣声在护山大阵形成的光穹上不断响起,那些如流星般的银色劫雷在光穹上不断爆散。

    这十余名长老级人物心中微松。

    其中一人叫做苍松子,他原本就是齐妙云坚定的支持者,之前魏黛眉做陆鹤轩侍妾之事,最初就是他撮合。

    此时感受着那些雷光的冲击威能,他得意起来,对着山门外的王离厉声道:“这雷劫威能,也不过如此。”

    他甚至有意拍齐妙云的马屁,重复齐妙云之前说过的话语,“不是元婴晋升化神的大劫,我天一古宗难道抵挡不住么?”

    然而也就在此时,雷光虽然无法冲进天一古宗的山门,但一些奇异的光斑却是实质般洒落在他和他身周其余那些长老级人物的身上。

    “啊!”

    他得意的话语骤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和周围的惨叫声骤然连成一片。

    他们身上被光斑落到的地方,便瞬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水泡。

    水泡鼓起爆开,内里的血肉就已经变成一团团黄水,从他们的身上爆散出去。

    王离原本是想引劫雷直接炸了天一古宗的法器殿,但此时看到这样古怪的劫雷,王离直接御使本命蛊虫朝着齐妙云等人所在的道台移动。

    他知道天一古宗的诸多年轻修士其实对魏黛眉十分同情,所以他此时虽然杀意盎然,但也不想杀戮这些人,只想先将这些首恶杀死。

    他看着上方的劫云笼罩范围约数里方圆,这天一古宗山门足够广阔,也足以让这些低阶修士有躲避空间。

    “不要让那些光斑照到!”

    元婴修士毕竟是元婴修士,看着那些顶在最上空的长老级人物的惨状,齐妙云顿时面色剧变,连连呼喝的同时,她直接演化数道法门。

    无数滴晶莹的水珠在空中生成,瞬间化为一面面薄镜。

    她将这些落下的光斑用这些薄镜折射,归向无人的山谷。

    奇特的是,这些光斑真像普通的光斑一样被凝成光束,落在山谷之中,落在那些灵花异木上,居然对那些花木没有一点损伤。

    “啊!”

    与此同时,包括苍松子在内的那十余名长老级人物却是浑身血肉都消失了,他们发出最后的惨叫,他们的骨架还算完整,但内脏都开始化为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