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送宝(第一更)
    “此子决不能留!”

    璃霞真人从喉咙里挤出无比冰寒的声音。

    恰巧这也是玉尘真君和齐妙云等人此时的心声。

    如果说斩杀一名金丹真人只是凑巧,那斩杀两名金丹真人,在他们的眼中便已成必然。

    筑基期的王离,已经拥有能够斩杀金丹真人的能力。

    餐霞古宗和王离已成死仇,既然天一古宗决心绑上餐霞古宗这辆战车,那天一古宗和王离之间,也绝无调和的可能。

    然而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再度响起,“天一古宗,难道你们就没有明白人要和我谈一谈么?只要你们将魏黛眉交出来给我,我保证和你们天一古宗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道友在场见证,我王离说到做到。而且你们天一古宗是魏黛眉的师门,今后你们天一古宗有事,我一定尽力帮忙。”

    王离这段时间其实已经悄然用本命蛊虫在天一古宗的山门之中游走了很多地方。

    虽然担心触动这天一古宗山门之中的禁制,王离根本不敢控制它靠近任何一栋殿宇或者明显有灵气波动的地方,但他对天一古宗内里的情形也已经有所了解。

    此时他这本命蛊虫也已经悄然潜伏在天一古宗几间疑似法器和法宝殿的道宫附近。

    天一古宗山门内极为广阔,他之前已经用这本命蛊虫试过两次,确定这劫云的笼罩范围绝对不会波及魏黛眉被囚禁之地,但他今日来天一古宗一不是为了偷窃法器,二不是为了大开杀戒,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只是要让天一古宗交出魏黛眉,所以他此时才会说出那番近乎服软的话语。

    许多天一古宗的修士动容。

    尤其很多一开始就主张和王离谈一谈的长老级人物无法平静,他们纷纷暗中传音给齐妙云和数名天一古宗的太上长老,希望他们能够改变主意。

    然而齐妙云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强势。

    就像她之前强势的对待魏黛眉一样,她冷笑起来,回答他们所有人,“如果一名这样还未彻底成长的后辈就能逼迫天一古宗,那天一古宗颜面扫地,根本没有地位可言,如果任何一名门内弟子都可以无视和违抗宗门的决定,不甘为宗门所用,那传承了万年之久的天一古宗,恐怕会在诸位的眼中就彻底没落。”

    这些长老级人物全部沉默了。

    他们没有理由说齐妙云所说的话是错的。

    “我不想多开杀戒。”

    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得不到天一古宗这些人的回应,他的心已经彻底沉了下去,他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变得很冷,“毕竟这是天一古宗,毕竟这是魏黛眉的师门,她还曾邀请我来天一古宗看落霞和彩虹齐飞的美景,她肯定也不希望天一古宗变得一团糟。”

    他的话很冷,但却是真的情真意切。

    更多天一古宗的人动容,尤其绝大多数年轻一辈的天一古宗修士,更是感觉痛苦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对待魏黛眉和王离呢?

    魏黛眉又做了什么?

    她只不过和王离定下两年之约。

    她又没有直接背叛师门,她又没有直接说和王离结为道侣,若是王离比陆鹤轩还要优秀,那为什么她不能和王离在一起?

    只是因为陆鹤轩的师门吗?若是有一丝公平可言,那陆鹤轩不能堂堂正正的将王离击败,让魏黛眉心服口服么?

    王离可以为魏黛眉做这些事情,他甚至可以不惜生死的和餐霞古宗的这些修士对敌,那陆鹤轩可以为魏黛眉做什么?他为魏黛眉做了什么?

    “我去杀了他。”

    一名天一古宗的长老终于按捺不住。

    他是金丹七层的修士庆鸿真人。

    他原本就是异常坚定的要求强势处置魏黛眉和王离的长老之一,此时他只觉得再让王离这样呼喊下去,天一古宗门中弟子都要哗变。

    之前他也是全然不将王离放在眼里,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再厉害,又能翻起多少浪花。

    但眼下他却隐然觉得只有元婴修士去杀王离这才保险,但他们在场的元婴修士只有齐妙云、玉尘真君和璃霞真君。以她们这样的身份直接去袭杀王离,实在说不过去,恐怕其余宗门的元婴修士都要插手。

    他敢站出来,是因为他在心中已经想好了对策。

    “滕师兄,你的那件七品灵莲借我一用。”

    “杜师弟,你的噬骨神钉借我一用。”

    “盛师弟,你的八宝曼云帐借我一用。”

    “……”

    他连连出声,一共借了八件法宝,其中有六件都是强大的防御法宝,甚至有两件还是自应型的法宝,只要有真正威胁他肉身的威能,那两件法宝都甚至会自动激发,而且不需要损耗他的真元。

    齐妙云心情复杂,她看着庆鸿真人这番模样,都气得反而笑了。

    一名堂堂的金丹七层的金丹真人,竟然被一名筑基期修士逼得在山门之中各种借宝。

    其实她原本都想将天一古宗的镇派至宝取一件给他用的,但眼下他这样做派,她自然就取消了这种心念。

    在她看来,庆鸿真人带着如此多的法宝出去,哪怕是面对一名元婴两层三层的修士,都恐怕可以斗上一斗。

    但方才两名金丹真人陨落就在眼前,庆鸿真人却是丝毫不敢大意。

    他在飞遁而起的刹那,先行激发八宝曼云帐。

    只见宝珠、如意、金盘等八种宝器光影在他身外不断流转,纠结大量天地元气,在他身外形成一道道如帷幕般的灵光帐。

    接近他再激发阿鼻白轿,他的身外骤然显现一座白骨炼制的大轿。

    这座大轿表面白气森森,不断涌出各色磷火。

    这些磷火推动着这座大轿凌空飞起。

    这件阿鼻白轿不仅是飞遁法宝,同时也是强大的防御法宝,这些磷火都能够灼烧对方真元和法宝。

    此时已经有两件强大的防御法宝激发,再加上有七品灵莲和毒蛟乌焰瘴这两件自应型的防御法宝在神,这庆鸿真人顿时心中大定,他正对着山门外的王离飞去,同时大喝:“王离小儿,你真当我们天一古宗无人么?”

    这庆鸿真人虽然身材瘦削,貌不惊人,但他此时身外八宝曼云账笼罩数十丈方圆,八宝光影不断流转,宝相庄严,而内里那座白色骨轿又是狰狞可怖,魔气嚣张。

    他端坐在白骨大轿之中,顿时显得威势惊人。

    “好话歹话都已经说尽,想必魏黛眉也不会怪我了。”王离看着这名金丹真人,他此时却是并未再说刻意挑衅的话语,而是很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出口,他身上的气势也是骤变,煞气如实质从他身外绽放。

    “来吧!”

    王离已经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他身外展现得自水龙猿的大道异相,一朵朵雷心法莲以他为中心绽放。

    他看着这名天一古宗的金丹真人,根本连名字都不想问。

    “太张狂了。”

    庆鸿真人冷笑,他直接演化一门强法,一条白色的水龙当空形成,从高空冲下,朝着王离噬去,与此同时,他手中射出一条乌光,正是借来的噬骨神钉。

    王离瞬间横渡虚空,他直接避开了那条水龙的冲击,但庆鸿真人手中射出的这道乌光却似乎自动追击灵气波动,瞬间刺穿了他身外的朵朵雷心法莲,击到他身上。

    噗!

    他身上血光迸射。

    一片惊呼声响起。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的身体里元气激荡,就像是有几道巨浪互相撕扯,明明足以瞬间将王离重创,但王离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他体内的威能竟然强行镇压住了这道乌光。

    王离此时的尸解经已经融合了大魔真蛊经的元气法则,他体内的化血神光已经完全演化成近乎域外天魔体内的元气法则,这道噬骨神钉虽然十分奇特,既可以追踪灵韵,又洞穿力惊人,但它先被他独特的大道异相消解不少威能,此时被他体内的神光冲刷,根本无法对他造成致命重创。

    反倒是他体内几缕灰色元气一落,这已经被他镇压住的噬骨神钉瞬间被他强行夺取。

    “什么!”

    庆鸿真人不敢置信。

    他和这噬骨神钉瞬间失去了联系。

    这件足以对元婴期修士都造成威胁的强大杀伐法宝,竟被王离直接夺去了。

    这噬骨神钉的品阶虽然比颜嫣的帝棺钉应该要差一些,但对于王离而言,这自然也是难得的法宝。

    他将这噬骨神钉直接收入法宝囊中,然后看着庆鸿真人笑了起来,“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觉得给我送金丹还不够,还要给我多送点法宝。”

    说话之间,他已经乘着庆鸿真人这一瞬间的失神激发灵毒剑罡。

    轰!

    他的灵毒剑罡狠狠冲击庆鸿真人身外的八宝曼云帐。

    庆鸿真人身体微震,他感知到王离的剑罡根本无法击破八宝曼云帐的威能,便顿时心中大定。在他看来,哪怕此子的确诡异,但毕竟修为在那放着,激发的威能无法冲破这种级别的防御法宝威能,他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如此级别的防御法宝,他可是还有足足五件。

    “这么厉害的防御法宝?”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离也是极其的惊喜。

    “你这是觉得我正好缺厉害的防御法宝,给我送这种防御法宝来了?”

    他大笑出声,再次催动灵毒剑罡不断斩杀。

    他有着和周不凡斗法的经验,知道自己的灵毒剑罡不断和对方真元贯注的法宝冲击,灵毒也会自然慢慢渗透。

    他索性激将法,大声道:“你信不信我用不了几剑就可以击破你的乌龟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