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按照惯例(第三更)
    轰!

    一股可怕的焰气在极地寒焰旗的周遭爆发,在所有人的感知里,就像是无数根巨大的冰柱从极地的海水深处被抽离出来,然后瞬间在虚空之中粉碎。

    可怕的寒气在虚空之中波动,就像是要将整片虚空都冻结。

    天辰子的眼中有些许得色。

    他没有丝毫的留手,他尽可能快的贯注真元,要将这极地寒焰旗的威能演化到极致。

    既然王离一剑将纪尘因灭杀,他作为餐霞古宗的修士,自然也要一击将王离灭杀,才能挽回颜面,才能在这些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面前立威。

    以他金丹九层的修为彻底激发这件古宝的威能,恐怕堪比元婴两层的修士一击,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一击灭杀王离。

    唰!

    恐怖的寒气都似乎渗透进了虚空,寒潮似乎直接冲破了虚空的界限,在虚空之中行走。

    “这…?”

    然而接下来的一刹那,天辰子的心中反而寒气大冒。

    极地寒焰旗的威能竟然不受控制的紊乱暴走。

    极地寒焰旗的威能还未冲向王离,但它内里好像有一片虚空彻底的崩塌了。

    轰!

    这件古宝直接炸裂开来。

    无数耀眼的冰晶崩飞。

    恐怖的威能暴走,就像是一座座巨大的冰川在虚空之中朝着四方肆意的倾倒。

    天辰子就直接处在这片威能暴走的中心,他就像是直接面对无数巨大的冰山的倾倒,撞击和碾压。

    他骇然的演化诸多防御法门和暴走的威能对抗,但是他身外的巨鲨光影和诸多涌起的灵光直接就崩碎了,即便他将自己的金丹威能都压榨到了极致,他身上还是咔咔的不断爆响。

    这不是冰川碎裂的声音,而是他的骨骼断裂的声音。

    “我丢!”

    王离异常夸张的一声大叫,在极地寒焰旗迸发威能的刹那,他已经施展九天踏星诀往后飞掠。

    看着此时天辰子被这暴走的威能不断撞击碾压的样子,他好像很同情的样子,出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修到金丹九层了,怎么还会如此心急,贯注真元都直接将这件法宝都崩毁了,餐霞古宗的修士都像你这样吗?你们之前都是文斗,只靠嘴,不实战的吗?”

    “我草你…”天辰子此时浑身骨骼直接被威能挤压断裂大半,剧痛难忍,此时再听到王离这样的风凉话,他忍不住就口吐芬芳,但他这句话都没有骂完,因为寒气不断朝着他体内清洗,他金丹都像是被坚冰捆缚,有些流转不动,与此同时,王离却是丝毫没有停顿,剑罡已经冲入寒潮,直接朝着他斩来。

    噗!

    他此时手脚都动用不便,只得直接喷出一道丹光。

    这道丹光也是古铜色的,从他口中形成光柱冲出,但在他身前一尺处就剧烈形变,变成一条古铜色的鲨鱼。

    啪!

    这条古铜色的鲨鱼和王离的剑罡一冲,硬生生的挡住王离的剑罡。

    威能冲撞之间,他体内金丹巨震,带动他的身体不断往后方掠去,终于冲出了寒潮暴涌的中心地带。

    嗤!

    王离的剑罡再次破空而至,朝着他当头斩下。

    “找死!”

    天辰子怒吼。

    他已经愤怒至极,他的气海之中丹光透体,一颗拳头大小的金丹竟是毫无阻碍般直接显现在他身前,直接撞在王离这道剑罡上。

    当!

    就像是金铁互击,清脆的震鸣声在空中响起。

    王离的这道剑罡无法承受这金丹威能,倒飞出去。

    但他此时的这剑罡极为凝聚,竟不像寻常剑罡一样直接崩碎,而是剑身像金铁一样出现许多细密的裂纹,但随即又恢复如初。

    “找什么死?”

    王离丝毫不惧,再次催动剑罡朝着天辰子击去。

    他不屑的大笑,“你自己愚蠢,这么好的一件古宝你直接就把它弄得损毁了,你还好意思恼羞成怒怪我?”

    极地寒焰旗的损毁和他剑罡连斩也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间,他这剑罡第三剑斩出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颜嫣都刚刚反应过来。

    她也是浑身发寒,头皮发麻。

    她料想都是王离做的手脚,但在这样短的时间里,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施展法门,让这极地寒焰旗在被激发时直接威能暴走,这是什么手段?

    “竟然….!”

    璃霞真君的面容都有些微微的扭曲了,这件法宝她也是从老友的手中借来,她当然清楚这是一件何等的至宝,但这样的一件法宝竟然直接就毁了,她如何交待得过去?就算她要赔,也拿不出这同等的法宝去赔。

    “啊!”她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什么叫做我直接把它损毁了!”天辰子也是被王离的话语弄得浑身一颤,他也不敢背这样的锅。

    他心惊胆颤之间,也根本来不及反击,只是再用金丹击飞王离的剑罡,与此同时,他几乎咆哮起来,“我怎么可能能够将它损毁,分明是这件法宝本身的问题,我真元贯入,一激发它就直接崩溃了。”

    “哦!”

    王离却是风波不惊,接着恍然大悟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说,这件法宝本身就有问题,那一定是赐给你们这件法宝的人想坑你们。”

    “放屁!”

    天辰子浑身骨骼断裂大半,他又痛又怒,浑身都不断的颤抖起来,“这分明就是你做的手脚。”

    “我做的手脚?”

    王离用看着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你在说笑吗?众目睽睽之下,你们看见我用什么法门来给它做手脚了?别说我是筑基期修士,就算我是元婴修士,我才从你们手上得了这件古宝,才放在手上看了看,我有能力做手脚?结果我原封不动的将它交还给你,到你手上就炸了,还能赖我?这个锅我可不背。”

    “我!”

    天辰子原本就斗嘴斗不过王离,此时听到王离这么说,他几乎吐血,因为王离说的似乎他根本无法反驳。

    王离不断催动灵毒剑罡连斩,同时鄙夷道:“炸了就炸了,最多算你学艺不精,连法宝都用不好呗,你们餐霞古宗家大业大,又不比我们小门小派,炸一件法宝也算不了什么吧。”

    “我….!”天辰子真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在王离的面前,真的有万般手段无法施展的感觉。

    不仅是无法回嘴,而且是他身上诸多法门,一时都无法用出。

    然而也就在此时,让他更加心寒和不可置信的事情出现了。

    他陡然发现诸多可怖的气机已经在自己的体内行走,只是因为寒气在他体内冲击得太过厉害,所以他肉身有些麻痹,感知都有些迟钝。

    而此时,他感觉金丹和自己的神识都已经受了影响。

    他心念御使金丹,竟像是隔了数座大山一样,竟然一时御使不动。

    嗤!

    王离的剑罡,却在此时已经如电光般袭来,他一口血喷出,眼睛瞪得极大,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这道剑罡掠过金丹,冲刺在自己的身上。

    “啊!”

    一片惊呼声和不可置信的尖叫声同时在天一古宗的山门内外响起。

    没有人可以相信这一幕画面。

    金丹九层的天辰子,大半个身体直接在这剑罡一击下爆开。

    他的生机瞬间断绝,那颗金丹也是丹光黯淡,往下坠去。

    唰!

    王离直接收起这颗金丹和天辰子的纳宝囊,与此同时,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你们餐霞古宗的修士什么鬼,一出手就炸自己的法宝不说,斗法之中喷血也就算了,结果喷血的时候都不御使自己的金丹的?你们餐霞古宗的修士,纯粹只堆积修为,斗法经验都不如炼气期修士么?居然还有光喷血等着被剑砍的?”

    “啊!…啊!…”

    璃霞真君终于不只是在心中尖叫,她的尖叫声在天一古宗的这座道台上炸响。

    她现在都甚至怀疑天辰子是不是真的和王离所说的一样,已经许久未和人斗法,所以忘记如何战斗了。

    她当然不知道王离的剑罡之中已经蕴含数种灵毒,因为整个修真界也没有修士凝练灵毒剑罡的先例。

    她眼中所见的画面就是太过诡异和让她无法理解。

    真的就是和王离所说的一样,好像天辰子就是气得口吐鲜血,然后连自己的金丹都不御使,直接被王离斩杀。

    她和天一古宗的诸多高阶修士明明眼见天辰子金丹连连击退王离的剑罡,在出手威能上,天辰子明显压倒性上风,在他们所有人看来,接下来天辰子稳住阵脚了之后,自然是稳稳取胜,取这人小命。

    然而谁能想到,这形势竟然瞬间逆转。

    火瑶真人都已经彻底的面容僵硬了。

    她也完全不能理解。

    然而也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却再度响起,“那按照惯例,他的金丹和纳宝囊也是应该归我了。”

    颜嫣的嘴角都忍不住微微的抽搐。

    这是什么神逻辑。

    方才用言语挤兑让对方说金丹是送的,那怎么就已经直接成了惯例了?

    “那就是没有什么异议了。”

    此时餐霞古宗尚且没有人回应,王离便再次出声,他看向天一古宗的山门,突然冷笑起来,“那天一古宗和餐霞古宗,你们还有没有人出来送我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