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五十章 粉身(第一更)
    轰!

    一声雷鸣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响起。

    天一古宗之中,天一古宗宗主齐妙云和数十名长老级人物站在一座洁白道台之上。

    这是一名身穿白色法衣的中年妇人,她很有姿色,身材动人,而且身上灵韵惊人,身外自然形成一道道碧浪。

    “空生碧浪”,这也是水灵根的修士很容易生成的大道法相。

    她原本眉梢挑起,又想下令直接激发一些威能对付王离,但此时听着这声雷鸣,她身体陡然一震,下意识的抬头往上方虚空看去。

    只见天空之中竟然生出一朵朵劫云。

    “这?”

    她心中骤然,但也就在此时,那一朵朵劫云突然消散了。

    “怎么?”

    颜嫣的声音直接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没事,不是我本命蛊虫无法引动天劫,而是我施展了欺瞒天道的法门,我试试对这本命蛊虫而言有没有用。”王离传音回去,他十分惊喜,他演化了欺天古经,遮掩这本命蛊虫身上的气机,结果他这一试之下竟然成功了,这欺天古经对他祭炼的本命蛊虫也有效果。

    “竟然还有欺瞒天道的法门,怪不得!”

    颜嫣平时虽然很像那种古板的修士,一本正经,但她实在冰雪聪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之前王离肯定是也用这样的法门压制了雷劫,所以他才能利用天劫去炸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山门。

    “竟然有人能够将天劫作为法器…”

    她彻底洞察了王离的秘密,但心中还是充满匪夷所思之感。

    别的修士都是一个大境才对应一道天劫,即便想用天劫来对敌都不可能,但现在王离倒好,他连筑基期小境晋升都引动天劫不说,现在他还多了一个本命蛊虫可以引动天劫。他的手里似乎随时都能把握这种大杀器。

    “你搞什么鬼?”

    齐妙云的声音骤然响起。

    天一古宗是传承了万年以上的古宗,它的底蕴也非凡,齐妙云本身也是恶水洲修为进境最为神速的修士之一,她此时已经是元婴两层的修士。

    虽然劫云瞬间出现又消散,但她心中满是不祥的预感,直觉这和王离有关。

    “你不是根本不和我说话?”

    王离哈哈一笑,“你这不要碧脸真君,不要和我说话。”

    他大笑声中,直接撤去欺天古经对本命蛊虫的气机掩饰,一瞬间,天空之中又是万雷轰鸣,一朵朵奇特的方形劫雷瞬间生成,在天一古宗的山门上方,就像是堆叠城墙一样堆叠起来。

    齐妙云原本被王离口吐芬芳骂得大怒,她已经演化强法,想要直接对着王离杀伐,但此时看到这样惊人的劫云,她瞬间一滞。

    但在这一刹那,王离又演化欺天古经,刚刚出现的劫云又瞬间消散。

    “你施展的是什么法门?竟然能引动劫云!”

    有一道苍老却是充满杀意的声音在虚空之中震荡,这是玉尘真君出声。

    在九香桥陨落的那名天一古宗的老祖古槐真君就是她的道友,古槐真君已经是元婴八层的修士,在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已经注意称霸一方,平日里不知道可以给她多少助力,古槐真君的陨落对她影响实在太大,她现在对王离自然是恨极。

    “这劫云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离不屑的笑了起来,“我都在劫云之外,更何况你们是傻吗,我筑基期还能引动雷劫?而且整个东方边缘四洲都十分清楚,只有餐霞古宗能够操控劫雷。我看你们是引狼入室,你们以为这样跪舔餐霞古宗,餐霞古宗就不操控劫雷炸你们了么?”

    “你这小儿!”玉尘真君一声厉喝,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名这种小辈敢如此对她叫嚣。

    但她却实是被王离骂得有些哑口无言。

    这么多人都眼睁睁的看着,方才那些劫云都聚集在天一古宗的山门顶端,而王离却还在山门之外。

    “难不成天一古宗你们山门之中,真的有餐霞古宗的修士?”王离却是很敏锐的嗅到了一丝可疑的气息,出声叫道。

    天一古宗之中,诸多长老同时望向那一群餐霞古宗的修士。

    餐霞古宗这一批修士之中,为首的元婴修士璃霞真君一双丹凤眼眯成了一条缝,她寒声对着这些天一古宗的人说道:“由此看来,此子太过可疑,之前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那两场天劫,恐怕也和他有关。”

    “看,被我说中了吧。”

    王离的声音在此时接着响起,“餐霞古宗的人何必惺惺作态,被我说中了就不敢发动天劫了,你们之前不是无比嚣张么?”

    “师叔祖。”

    一名餐霞古宗的年轻弟子站了出来。

    这名餐霞古宗的年轻弟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面容,他身材高大,比此时的王离至少要高出一个头。

    他身材健硕,但浑身看上去似乎一丝的赘肉都没有,浑身的血肉给人以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感。

    他身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法衣,浑身就像是有月华在缭绕。

    他对着璃霞真君行了一礼,道:“此人太过可恶,竟敢如此公然羞辱我餐霞古宗,我直接去杀了此人。”

    “纪尘因,你去可以,但你不要忘记,周不凡就败在此人手中,你不要太过大意,若是败在他手中,反而堕了我餐霞古宗的威名。”璃霞真君看了这名年轻修士一眼,淡淡的说道。

    “周不凡修为太低,原本就不算什么,弟子请战,自然不会轻敌。”看着琉霞真君并不阻拦,这名餐霞古宗的年轻修士顿时大喜,“哪怕这天劫真与他有关,将他灭杀了,自然天劫就消散。若是可以,弟子也尽量将他生擒,交给师叔祖发落。”

    “看来你是彻底想清楚了,好歹是我特意带出来历练的弟子。”璃霞真君这才有些满意,她随手点出一道灵光,却是一面深蓝色的小旗,“去吧。”

    “多谢老祖借用法宝。”这名叫做纪尘因的餐霞古宗弟子在璃霞真君的面前显得谦逊有加,但他架起遁光冲出的刹那,却是瞬间神采飞扬,浑身都似乎在闪耀着不可一世的神光。

    唰!

    他没有动用任何的飞遁法宝,只是浑身都涌出金色的霞光。

    金色的霞光在他身外流动,也不散失,反而越来越浓烈。

    在他冲到半空中时,他的身上就像是披了一层金色的琉璃神铠,一朵朵神辉围绕着他在不断的旋转。

    他光芒万丈,身上散发出的威压让许多金丹期的修士都感到巨大的压力。

    “金丹四重。”

    颜嫣的声音直接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这的确是餐霞古宗的修士,这是餐霞古宗的餐霞琉璃神铠,是一门强大的防御秘术。”

    “除非他直接自爆金丹。”

    王离冷笑。

    他和餐霞古宗原本就已经决裂,而且此人身上杀气如同实质一般涌来。面对这样明显想置他于死地的餐霞古宗修士,他当然不会留手。

    只要不是元婴修士,这种金丹修士不可能拥有直接秒杀他的威能,既然如此,哪怕这种金丹修士能够抢先出手,也绝对抵挡不住他此时的灵毒剑罡的反击。

    “你是餐霞古宗的什么人?”

    他也不废话,直接冲着神光灿烂的纪尘因喝道:“你身上有你们宗门化神期修士的心神烙印吗?”

    “哈!”

    纪尘因顿时就笑了。

    真将我也当成周不凡了?

    他大笑起来,“吾乃餐霞古宗修士纪尘因,你胡言乱语辱我餐霞古宗,我便来取你狗命,难道杀一条狗,也需要和周不凡一样,身上要留有心神烙印么?”

    “你来杀我?没有心神烙印?”

    王离顿时也笑了起来,“既然你都已经施展餐霞琉璃神铠这样的防御法门,那你就接我一剑看看。”

    唰!

    虚空震动。

    王离直接自残,飞出数个血宝,同时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直接祭出灵毒剑罡。

    一道剑光以惊人的速度,在空中带出一道可怖的涡流,直击纪尘因身前。

    纪尘因在王离出剑的刹那,还面带不屑,他自觉以自己的修为演化餐霞古宗的强法,对方绝对不可能击破得了自己的防御。

    他根本不急着抢先出手,只是将璃霞真人给他的那面深蓝色小旗握在手中。

    嗤啦!

    但这一道剑罡冲击到他身前,和他身外的神辉一撞,他瞬间彻底变了脸色。

    这恐怖的冲击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喀嚓!

    他身外神辉不断炸裂,澎湃的威能冲击让他的身体瞬间如受重锤敲击,他浑身的骨骼都是不断喀嚓作响,一口鲜血瞬间从他的口中喷出。

    “怎么可能!”

    他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他本能的想要激发手中的这件法宝,但与此同时,他感觉有异常可怖的气机瞬间侵入了自己的识海和真元之中,他一时竟然真元根本调动不灵。

    嗤!

    璀璨而斑驳的剑光直接狠狠洞穿了他的身体。

    “啊!”

    在他极为惊恐的尖叫声中,他的大半个身体直接被剑罡摧毁,接着剑罡的威能和他体内真元的冲撞,甚至将他身体大半的血肉和骨骼都炸成碎片。

    “什么!”

    天一古宗之中,所有餐霞古宗的修士这一刹那全部骇然的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