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老糊涂(第二更)
    “去天一古宗?”

    古山真人看着王离好像十分急切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去恶水洲,还有什么传送法阵能够动用么?”火瑶真人很直接的道:“天一古宗将魏黛眉囚禁了起来,而且不断折损她的寿元,王离要马上去天一古宗讨个说法。”

    姜还是老的辣。

    反正是决定要帮王离去讨个公道,火瑶真人一口就直接将魏黛眉折损寿元的事情推在了天一古宗的身上。

    “什么!”

    古山真人的脸色顿时变了数变。

    此时红山洲南部被兽潮席卷,他当然不希望东方边缘四洲的同道还内斗起来,但他当然也十分清楚王离和魏黛眉的事情,若是王离在东方边缘四洲是默默无闻之辈,站在宗门的立场,他觉得天一古宗怎么拿捏魏黛眉也没有什么问题,但王离俨然是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辈修士的领袖,天一古宗如此对待魏黛眉,自然纯粹是为了讨好餐霞古宗,这在他看来就实在过了。

    他直觉天一古宗会惹上大麻烦。

    之前魏黛眉和王离赢得东方边缘四洲多少年轻修士的钦佩和羡慕,多少人崇拜王离敢于挑战餐霞古宗陆鹤轩。

    “天一古宗如此做法,简直是要打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所有年轻一辈修士的脸么?难道天一古宗觉得,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辈之中最为杰出的修士,都不配和餐霞古宗的准道子相提并论?”

    他深吸了一口气,苦笑起来,“天一古宗此事实在太过分,火瑶真人,王离道友,若不是我受宗门之命,无法和你们一同前往,否则我也绝对要一起和你们去天一古宗说道说道。”

    火瑶真人的眉梢慢慢挑起。

    她觉得古山真人今日怎么如此多的废话。

    “白初师侄。你直接带王离道友他们去小峪渡,神泉宗的道友们在那架设有临时性的法阵,可以通往金风峡。接着你从金风峡带他们去燕子集,用那里的水遂通道便能到达恶水洲的边缘。你到时候和王离道友他们一起去天一古宗,同时也表明我们站在王离道友一边的立场。”不过古山真人也并非愚钝之辈,他接下来马上从身后喊来了一名银衫年轻修士,飞快交待。

    “师叔,我知道了。”

    这名叫做白初的银衫年轻修士原本也是紫府年轻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他意态恬静,十分沉稳,直接对王离行了一礼,道:“王离师兄,你若是着急,我们马上便出发。”

    “我很着急。”王离说道。

    “火瑶前辈,您也要一起去么?”白初对着火瑶真人又行了一礼,道:“若是您也一起去,不妨您用飞遁法宝带我,肯定要更快一些。”

    “好。”火瑶真人刚刚点头,她和王离等人身后那些修士几乎全部出声,“王离道友,我们也随你们一起去天一古宗,为魏道友讨个公道。”

    “这…”白初顿时愣了愣。

    “慕听寒,你留在这里处理事情,将那名自称叶天璟的修士的事情和古山真人好好说说。”火瑶真人转头过去看着慕听寒说道。

    慕听寒顿时愣了,他旋即哭丧着脸,道:“师叔,为何又是我,我也想去天一古宗为王离道友呐喊助威啊。”

    “你现在的伤势,除了能呐喊助威还能做什么?”火瑶真人顿时冷笑,道:“我和你穆师叔都去了,你去还有什么用,更何况他们又不是我师侄,我也管不了他们,也只能管教你做事。”

    慕听寒顿时差点真的哭了,“师叔,这个时候您才记得我是你亲师侄了啊?”

    其余所有从灵雨发生地里出来的年轻修士听到火瑶真人这么说,便顿时大喜,这显然是不拒绝他们一同前往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遁光,顿时朝着古山真人所说的小峪渡方位而去。

    ……

    小峪渡,是红山洲神泉宗地界,是距离神泉宗山门最近的一处小集。

    在兽潮爆发,诸多传送法阵失去效用之后,神泉宗竭尽所能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起了一个短途双向传送法阵。

    这个传送法阵的传送距离不过三百里,不过现在在整个红山洲而言也是奇货可居。神泉宗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这样一个传送法阵,也并非是毫无私心。

    没办法,神泉宗距离仙墟实在是不算远。

    如果没有大量的修士赶来对付兽潮,神泉宗恐怕很有可能完蛋。

    所以神泉宗当然希望从北边赶来这里的修士多,借助他们这法阵离开的修士越少越好。

    所以看着一大片遁光从仙墟的方位涌来的时候,数百名镇守在小峪渡周遭的神泉宗修士脸都有些绿了。

    “你们什么鬼!”

    一名神泉宗长老直接迎上了落下的遁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顿骂,“你们这么多人,就这么胆小的?就不留在红山洲南部帮忙击杀一些兽群,就直接想要通过我们这传送法阵走?我们这法阵构筑出来,是专门给人逃命用的吗?”

    “说我们?”

    “你们神泉宗距离仙墟也不远,就设了这一个传送法阵就算完事了?你们独善其身,也没有见你们神泉宗的修士进来仙墟帮忙啊。还说我们?”

    “你们神泉宗杀了多少妖兽?我们杀了多少?”

    “要不是王离道友杀灭了仙墟之中大半的兽群,你们神泉宗说不定明天就完蛋了吧?还对我们叫。”

    紫府修士白初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名神泉宗的长老就已经被一片骂声淹没了。

    神泉宗在红山洲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小宗门,现在这一批从灵雨发生地出来的年轻修士之中有一大半的宗门都比神泉宗强出许多,面对这名长老劈头盖脸的一阵骂,这些年轻修士也实在是压不下这口气。

    这名神泉宗的长老直接就被骂懵了。

    接下来他看清面前这一批年轻修士身上形形色色的法衣,他也彻底回过了神来,“你们是从仙墟之中逃出来的?”

    “什么逃出来的,是王离道友带着我们硬生生的杀出来的,否则你们这里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大规模的兽群?”

    这些年轻修士看着这些神泉宗的修士的模样,就是压不住的火气。

    “王离道友?”

    这名神泉宗的长老有些彻底搞不清楚状况了。

    “我们有急事要离开,借用贵宗的法阵。”火瑶真人摆了摆手,直接让这些年轻修士不要再和神泉宗置气,她径直和王离等人朝着传送法阵走去。

    这些神泉宗的在场修士里,只有一名金丹修士,而且和火瑶真人的修为相距甚远,当下神泉宗的这些人都不敢说话,只能不断激发法阵,一批批将人送过去。

    只是一个时辰不到,恶水洲边缘一处水域之中,水浪不断翻滚,形成一个漩涡。

    漩涡之中,露出大块大块的礁石,礁石之中有一座很独特的古庙。

    这座古庙之中灵光不断涌动,有潮水声不断轰鸣。

    一批批修士紧跟在王离的遁光之后,飞向空中。

    神泉宗这位长老的确是有些不开眼,但之后白初带着王离这一大批修士按照古山真人所说的路线中转,其余各处却都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么一大批年轻修士的来历,根本没有二话的。

    “天一古宗,我王离来了。”

    “天一古宗,你们竟然如魏黛眉如此不公,你们最好准备好给我个说法,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

    王离一进入恶水洲地界,便顿时公然发声。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这一大批年轻修士之中,也有许多年轻修士的宗门是在恶水洲,他们也顿时纷纷发出各种声音,同时用自己的手段和自己的宗门联络。

    “什么,天一古宗因为刻意讨好餐霞古宗,竟然将魏黛眉囚禁起来,而且折她的寿,压制她的灵韵,要将她折磨致死么?”

    “天一古宗这么丧心病狂,这么跪舔餐霞古宗么?”

    许多人在火瑶真人的暗示之下,在传递消息时直接添油加醋,很快,整个恶水洲都震动了。

    “王离道友,你此行殊为不智,红山洲南部兽潮大起,此时我们东方边缘四洲一定要同仇敌忾,共渡难关,你怎么能够乘着这兽潮起时,反而要挟众找天一古宗的麻烦,你这不是添乱吗?”

    很快,也有一些宗门发出声音,要劝诫王离以大局为重。

    “我不智你老母,我添你老母的乱!”

    王离直接口吐芬芳,他的冷笑声不断在恶水洲的天地间震荡,“我杀入仙墟之中,直接瓦解了仙墟的兽潮,你们做了什么,有资格说我?大局为重,那你们怎么不大局为重?你们可以交出你们的道侣,让我囚禁起来折磨吗,你们怎么不劝天一古宗大局为重?”

    “什么?一人瓦解仙墟的兽潮?”

    王离直接口吐芬芳之后,所有呵斥和劝诫王离的声音顿时全部哑火。

    那些人都不敢相信,但随着王离身后这一大批年轻修士不断传递回宗门的消息,恶水洲所有人都知道了王离所说的是事实。

    如此一来,反而有更多人声援王离,甚至很多人原本已经启程赶往红山洲,接下来却反而改换了行程,赶向天一古宗。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天一古宗的回应。

    甚至有些宗门的元婴期修士都已经出声,让天一古宗化解这仇怨,但天一古宗却一直都未正式回应。

    天一古宗的某处大殿之中,所有长老级以上的人物已经全部齐聚。

    到底是向王离低头,还是强硬到底,甚至设法灭杀王离,这已经是整个恶水洲乃至东方边缘四洲关注的大事,这种级别的大事已经并非天一古宗的数人能够决定,而需要所有长老决议。

    此时一阵商议过后,其实赞成暂时向王离低头的长老已经至少有六成。

    因为按照目前的讯息,王离从仙墟救出近千名的修士的消息属实,绝大多数宗门都希望他们能够和王离化干戈为玉帛,而魏黛眉已经施术斩去自己的天赋和气运,对于天一古宗和餐霞古宗而言也没有什么用处了。王离彻底惹怒了那些强宗,今后根本不需要天一古宗出面,那些强宗自然就可以收拾他。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的,但是我不同意。”

    但也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当这句话说完时,一道耀眼的金光已经出现在这座大殿的门口。

    一名身穿金色法衣的老妪出现在门口,她满头满发,但脸上的肌肤却如同婴儿般粉嫩。

    她的眼神看上去很沧桑,但充满凛冽的杀气。

    所有赞成向王离妥协的长老全部心中一沉,这名身穿金色法衣的老妪便是他们天一古宗那名陨落的元婴老祖的道侣。

    她是王屋山宗的太上长老玉尘真君,她是元婴三层的修士。

    “云尘真君,我们并非不敬重你,只是即便你表示反对,对于我们天一古宗而言,你也最多只能算上一票。”数名长老同时发声,他们直说即便她不同意,赞同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你们是不是老糊涂了?”

    玉尘真君厉笑了起来,“你们若是将魏黛眉交给他,魏黛眉此时的模样被他看到,他就能善罢甘休?而且你们决定妥协,是因为觉得魏黛眉对于餐霞古宗而言已无价值,但你们是大错特错。魏黛眉对于餐霞古宗而言,那是脸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一定要将魏黛眉交到餐霞古宗的手上,否则餐霞古宗必定震怒。”

    “我们也是迫于形势,难道要逼我们天一古宗和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绝大多数宗门为敌么?”天一古宗的一名太上长老怒声道,“而且王离此子…的确不凡,将来成就非凡。”

    “将来,他有什么将来。”

    也就在此时,又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数十道灵光落下,霞光不断绽放。

    “璃霞真君!”

    天一古宗这长老殿的所有人都心神巨震。

    “我们是和玉尘真人一起来的,她说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一名身穿霞衣的老妪走入大殿,走到云尘真君的身侧,她冷笑着看着在场所有人,“既然正巧凑上了,那就让王离在天一古宗的山门外陨落。”

    *****

    (其实确定就是每天坐的时间太久腰肌劳损,这是老伤了,这和什么大宝剑和什么节制都没关,肩周炎和腰肌劳损只要还继续码字,就真的避免不了....背上沿着脊椎贴了几张膏药。两边的肌肉就稍微好一点能坐着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