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邪岛(第二更)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仙墟之中,一处已经只剩下一百余名修士的修士据点之中,所有的修士都抬眼望向灵雨发生地所在的方位。

    原本这些修士已经最多只能支撑一盏茶的时间,但就在此时,他们发现出现的妖兽群越来越少,冲击他们所在的妖兽群渐渐退去,似乎都往灵雨发生地的方位涌去了。

    “灵雨发生地里的道友彻底激发灵气,形成了灵雨。”

    一名身穿黑衫,头发也是说不出黝黑的中年道人看着灵雨发生地的方位,缓缓的摇了摇头,“是他们将妖兽引走了。”

    “我们走。”

    一名身穿金色法衣的中年女子深深的看了灵雨发生地一眼,“灵雨发生地的道友以自己的性命帮仙墟之中其余道友引开妖兽,我们不能辜负他们。”

    这样的画面,在仙墟之中每一处有修士幸存的修士据点都在发生。

    在这样的兽潮之中,没有人觉得灵雨发生地的修士还有幸存的机会。

    仙墟之中所有幸存下来的修士,都是很有默契的朝着北方撤离。

    此时即便仙墟中的修士还无法知晓发生了何等规模的兽潮,但兽潮形成之初,他们之中也不乏有人能够确定南方的兽潮更为猛烈,发生在南方的战斗更为剧烈。

    遮天蔽日的妖兽群,尤其是大量飞遁在空中遮掩住天空的妖兽群逐渐消散,这些修士架起遁光飞上天空时,他们可以看到仙墟之中其余各处也断断续续有遁光飞起。

    看着这些遁光,这些修士除了庆幸之外,心中还有说不出的感动。

    “怎么可能!”

    然而很快,让他们异常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在他们往北即将飞出仙墟的边缘时,他们看到灵雨发生地的周围,出现了一片耀眼的光芒。

    那是诸多遁光的汇聚。

    数百成千的遁光汇聚在一起,在此时他们有些黯淡的双瞳里,亮得就像是一团旭日。

    活着!

    那些激发灵雨将兽潮吸引过去的修士,竟然都还活着。

    他们竟然从灵雨发生地里幸存了下来,此时他们竟然成功的从灵雨发生地里冲了出来!

    不约而同的,一片片欢呼声在天空之中响了起来。

    ……

    王离就在这团遁光的最前端。

    他的那条蛊云此时分得很散,和这团遁光相比,这些蛊虫就像是飞散在空中的尘埃,不太引人注意。

    在仙墟的这场兽潮里,他明显是付出最多的修士,因为他此时随身纳宝囊里的法器差不多完全空了。

    不只是从人家法器殿里搬走的法器全部消耗一空,之前他炼制的那些骨器,包括那些威力不凡的风系法器他也都贡献了出去。

    但他依旧成了这场兽潮的最大受益者。

    虽然连他大罗天网之中收割到的妖兽都成了他蛊虫的祭品,但他此时大罗天网之中依旧有数量不菲的高阶妖兽,其中还有火焰魔君、白水鲲这样的货色!

    而他的本命蛊虫虽然还差一线没有到彻底进阶,但他的这批蛊虫相当于完全的经受了桃源胜境和仙墟这两场兽潮的献祭!

    因为白水鲲和吞天星蟒的战斗,他的这些蛊虫的损耗极小,只是损失了数百只蛊虫。

    到现在为止,他手上积蓄的蛊虫已经超过了一万四千只。

    其中除了一千只左右是最新祭炼出的,品阶只有两级之外,其余的蛊虫已经都超过了三级,其中有足足七千只都已经进化到了四级!

    这种蛊虫原本都是因为数量惊人而显得威力非凡,但现在他这蛊虫品阶都如此之高,寻常时候哪怕放出数十只,对于金丹修士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威胁了。

    毕竟这种四级的蛊虫严格意义上而言,以修士的战力来评价肯定要下探一个大阶,但四级的蛊虫的综合抗性原本就已经是金丹修士的水准,它们的对敌手段虽然单一,但即便面对这种单一的攻击手段,一名金丹修士也很容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种蛊虫纯粹就是蛊修操控的法器,它对敌时的阴险程度,完全取决于这名蛊修的阴险程度。

    现在哪怕是颜嫣,看着那些分散飞在各处的蛊虫,虽然这些蛊虫此刻丝毫不露狰狞的模样,但是因为这些蛊虫的品阶,她还是莫名的感到压力。

    中神洲也有厉害的蛊修,但那些蛊修即便有接近大魔真蛊经这种级别的蛊经,他们也没有王离这种天资和体魄可以和这种级别的蛊经配合,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炼出这么多数量的蛊虫。

    至于蛊虫的进阶,哪怕中神洲的那些蛊修也没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没有大罗天网这种法器。

    他们的蛊虫哪怕已经在长年累月的积累之中有了一定的规模,但他们恐怕连经常出入混乱洲域猎杀妖兽祭炼蛊虫都不敢,因为一名蛊修到了混乱洲域大量杀戮妖兽,肯定会被混乱洲域的邪修发现,然后肯定会被围攻。

    王离简直是在这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就把别的蛊修可能要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做到的事情做完了。

    关键他还真的只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

    她很同情魏黛眉,但更多的是敬佩。

    此时她更为同情的反而是餐霞古宗和餐霞古宗的陆鹤轩。

    餐霞古宗因为这魏黛眉,直接就惹上了王离这样的一个死对头。

    她可以肯定的是,王离只要有一定的成长时间,今后餐霞古宗就真的会下场凄凉。

    至于陆鹤轩,若是魏黛眉真的成了他的道侣,那魏黛眉的独特体质所带的气运应该是他的,结果现在倒好,他不止没有得到魏黛眉的一丝气运,反而倒霉透顶被王离各种栽赃嫁祸,而且假以时日,他注定被王离碾压。

    最为关键的是,餐霞古宗现在还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王离这名玄天宗弟子身上已经有了何等可怖的底蕴。

    “千万不要对任何人透露王离道友拥有这样的蛊道,你们看王离道友之前即便有这样的蛊道法门,但他从来没有祭炼,他是到了我们这灵雨发生地才拼命祭炼蛊虫,为的就是能够将我们救下来。”慕听寒在灵雨发生地是已经被火瑶真人和穆秋语等师长各种看不惯,但他当然不是一无是处,他现在已经逐个逐个的开始游说。

    “我们的命都是王离道友给的,他舍生取义,甚至不惜祭炼这样的蛊经来救我们,我们不能轻易透露他这蛊经的修炼过程。否则我们还算是个人吗?”

    “你们看王离道友诸多强法,如此骇人的修为,他甚至不依靠这蛊虫都能在那种品阶的妖兽面前游走自如,不是为了我们,他需要修行这种蛊经么?”

    不可否认他虽然有的时候无意识的嘴贱,但说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

    经他这么一游说,王离在这批修士心中的形象顿时就更加光辉万丈了。

    这些修士很显然都成了王离的忠实崇拜者。

    因为他们此时都在炼化汲取到的灵雨在恢复真元和提升修为,而此时,王离只觉得自己气海之中的那片金色净土之中明显的流淌出了更多的真元。

    没有兽潮的阻隔,仙墟对于修士而言,也就是一处不大的地界。

    在王离分散的蛊云保驾护航之下,他们很快就接近了仙墟北部边缘。

    “那是什么?”

    突然之间,有修士叫出了声来。

    王离和颜嫣的脸色瞬间剧变。

    在那些修士出声之前,他们两人的身影已经如电光疾坠,瞬间就朝着前方地上落了下去。

    他们一动,这灵雨发生地出来的所有修士顿时都降了下去。

    一片遁光如同水银泻地一般急剧掠下。

    对于灵雨发生地的这些修士而言,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景象。

    一座妖兽尸身结成的岛屿,这座妖兽尸身结成的岛屿内里,还有很多已经干朽了的尸身。

    “怎么?”

    火瑶真人和穆秋语落在了王离等人的身侧,他们此时感觉到王离和颜嫣的情绪都不对了。

    尹心缘也已经和叶玖月等人一起紧随其后降落下来,只是临近看了这妖兽岛屿一眼,尹心缘就是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死了….全部都死了。

    之前在这座妖兽浮岛里的修士,全部都死了。

    “不是妖兽做的。”

    颜嫣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快转过头来,对王离说了一句。

    “叶天璟!”

    王离从牙齿缝里挤出十分冰寒的声音,“找那名叫做叶天璟的修士,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他的尸身。”

    这个时候火瑶真人也已经看清了这座妖兽浮岛的景象,此时再看王离的样子,他们都猜出了某种可能,顿时深深皱起了眉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听寒就在尹心缘等人的身后,他看着身前尹心缘剧烈颤抖的身体,陡然也反应了过来,“尹道友,你和王离道友他们一起过来的,该不会之前你们就见了这座妖兽结成的东西…难道这是王离道友所说的那名叫叶天璟的修士结成,难道他是名邪修,在逃离时,将这妖岛内的所有修士都杀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