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燎原(第二更)
    他现在的蛊虫品阶都已经很高,即便兽潮之中妖兽密度惊人,威能不断的冲撞,但即便是这样的扫荡,他也只有零星的蛊虫折损。

    不过他当然不敢有丝毫大意,兽潮很像是冬日里的暴雪,不管那些青松看上去如何挺拔,那些雪花看上去如何轻柔和无力,但雪落的时间一场,积雪不断堆积,巨大的青松也会承受不住雪的分量,也会被压断。

    他要做的,便是不能让暴雪堆积起来。

    所以他让这只本命蛊虫带着这群蛊虫按照本能般疯狂掠食,与此同时,他让颜嫣不断从大罗天网之中取出妖虫,不断祭炼蛊虫。

    一只只新炼出来的蛊虫团聚在他身前。

    他想要祭炼出一股备用的蛊云。

    唰!

    突然之间,他身后不远处一股令人悚然的气机爆发。

    他骇然的转过身去,发现火瑶真人连金丹都祭了出来。

    一颗头颅大小的金丹散发出耀眼的丹光,赤红色的丹光就像是岩浆一般疯狂的往外喷涌。

    所有的丹光带着令人心悸的元气波动,冲向无尽高空,高空之中,出现了一枚巨大的赤红色古符。

    轰!

    天空都像是被砸出了一个孔洞。

    恐怖的炎气疯狂的汇聚着,形成了一颗巨大的火球。

    这颗火球如真正的陨星一般坠落。

    它在空中发出恐怖的轰鸣,狠狠砸落在十余里之外。

    轰!

    十余里之外的地上炸起一圈可怖的火浪,许多妖兽就像是被烧焦的蚂蚁一样被火浪抛起。

    但这道法术的威能并未结束,原本被火球冲击凹陷下去的地面反而往上拱了起来,一道火柱从地下喷出。

    火球坠落之地,直接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火山口,不断往外喷涌火焰和岩浆。

    轰!轰!轰!

    火瑶真人连续再施三道同样的法术,巨大的火球分别坠于这灵雨发生地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四个方位都形成了不断喷涌火焰和岩浆的火山口。

    连续施展这四道法术之后,不仅是她的金丹都黯淡下来,她整个人也似乎被抽空一般,身外的灵气波动都几乎彻底消失。

    除她之外,这灵雨发生地之内还有共有六名金丹修士,这六名金丹修士之中,有五名金丹修士也和她一样演化自己最强的远攻法门,直接在远处尽可能灭杀妖兽。

    唯有一名金丹修士却没有出手,这名金丹修士便是火瑶真人的师弟,一名剑修。

    慕听寒此时伤重,他是只能尽可能的炼化灵雨恢复真元和提升灵韵,但他却是嘴贱,忍不住就问自己的这名师叔,“穆师叔,你为何不出手?”

    “师姐不让我出手。”这名剑修名为穆秋语,他看着慕听寒说道:“她要让我保持全盛,到最后的形势彻底危机时,让我用命护住一个人。”

    慕听寒感动极了,他看了一眼火瑶真人,“看来我还是师叔的亲师侄啊,她虽然平时说恨不得打死我,但在这种时候,竟然让穆师叔你保护我,我何德何能…穆师叔你比我更为重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自行逃遁最好。”穆秋语面容古怪的看着他,道:“我想你好像搞错了,师姐她是让我保住王离,在我死之前,王离不能死。”

    “我……!”慕听寒顿时泪崩了。

    原来自己还是自作多情了啊,自己根本就不是亲师侄啊。

    这些金丹修士的连续出手,就像是给涌来的妖兽设置了诸多的死亡障碍和陷阱,但即便如此,对于灵雨的渴望还是让这些妖兽超出了对死亡的恐惧。

    只是十余个呼吸之后,王离在外扫荡的那一道蛊云虽然还是所向披靡,但给王离的感觉,却是已经陷入泥潭般有些流转不动。

    王离眉头不自觉的皱起,他让这道蛊云收缩起来,如同一柄利剑在妖兽群中不断穿刺,如此一来,这道蛊云瞬间摆脱了陷入泥沼般的感觉。

    它所经之处,成片成片的妖兽秋风扫落叶般坠落。

    但与此同时,地面的震动更加起来。

    兽潮的地面大部队,也终于抵达灵雨发生地的边缘。

    王离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的感知里,四周都像是有一座座巨山在压迫而来,就连灵雨发生地内里的空气都似乎变得黏稠不堪。

    他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他甚至怀疑这灵雨发生地经受不住这些地面妖兽的第一波冲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如潮的地面妖兽距离灵雨发生地的边缘只有数百丈之遥时,灵雨发生地里骤然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元气波动。

    恐怖的元气波动,甚至将如山般压至的罡风全部反推了出去,连威能都没有真正的爆发,地面往上数丈的空间里,就响起了无数沉闷的嘭嘭嘭的撞击声。

    许多体型较小的敏捷系妖兽,直接就像是撞上了看不见的墙壁一样,被罡气震飞了出去。

    唰!

    一股股威能瞬间爆发。

    无数的华光从灵雨发生地内里往外激射出去。

    灵雨发生地里的修士还是王离到达时的那批修士,但现在的这批修士气势和王离到来时截然不同。

    他们没有龟缩在一些法阵的防御之中,而是全部接近了灵雨发生地的边缘,毫无保留的疯狂激发自己最强的杀伐手段。

    他们之前还有侥幸,但现在完全没有退路。

    也没有任何人再想着保留什么灵药或是什么舍不得动用的法宝和法器,所有的人都在拼命,都不再珍惜体内的真元。

    王离瞬间陷入惊喜之中,他甚至第一时间就让自己的那道蛊云尽可能的朝着高空冲去,避免被这一波威能席卷。

    当这千名修士全部放弃了幻想和燃烧斗志拼命的这一刹那,他们爆发出来的威能,完全超过了王离想象的极限。

    他之前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现在这灵雨发生地里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威能,便是燎原之势。

    各色的光华完全形成了一圈往外疯狂扩张的威能潮汐。

    被威能席卷的妖兽群,就像是浮在浪潮上的泡沫一样,被轻易的拍飞,碎裂。

    别说是王离,就连灵雨发生地里形成这样一击的那些年轻修士都被这样的画面震惊了。

    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威力。

    他们信心大增。

    接下来他们又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事实。

    他们此时身上快速补充真元的灵药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但灵雨不断坠落之下,他们多少能够补充一些真元。

    他们体内的真元消耗越是剧烈,他们承接的灵雨便越是像浸润异常干涸的沙土一样,被瞬间吸收。

    他们至少不会无以为继,至少可以继续再战!

    “上方的妖兽先交给我!”

    看到这样的情景,王离索性让蛊云在灵雨发生地的上方急速的盘旋,他让灵雨发生地里所有的修士不要去管天空飞遁的妖兽,只管地上冲袭而来的兽群。

    “就到这样的范围之内再施法!”

    火瑶真人的声音响起。

    她的声音里也透着一丝欣慰。

    她对门内年轻修士的要求本来就极为严苛,这里面绝大多数年轻修士她都看不上眼,但此时,让她欣慰的是,这些年轻修士终于有了改变,他们的同仇敌忾终于形成了合力。

    这些人终于不再是一盘散沙。

    没有人可以救东方边缘四洲的所有修士。

    唯有东方边缘四洲的所有修士都用尽自己的力量,才能救自己。

    这些人在她的眼睛里当然太过稚嫩,还有无数的不足。

    但今日她那些好友的死亡,今日王离的表现,已经在他们之中许多人的心中种下了火种。

    而且这些人的表现,让她开始相信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会因为他们自己而活下来。

    他们活下来,那她那些好友的牺牲,便有了价值。

    唰!唰!唰!

    一股又一股惊人的威能从灵雨发生地里绽放。

    耀眼的光芒沐浴着颜嫣的身体。

    她看着这样的画面,眼睛里也充满了感慨。

    之前所见的画面,让她直觉这样的兽潮之下,可能第一波地面妖兽的冲击,就足以将灵雨发生地里所有的防御法阵全部摧毁。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妖兽一波波的涌来,修士还是那批修士,但他们竟然没有让这些妖兽真正威胁到覆盖灵雨发生地的防御法阵。

    轰隆!

    陨落的妖兽数量越来越惊人,此处的天地元气波动也太过剧烈,剧烈的元气冲撞,引发了更多的雷罡。

    无数水桶粗细的雷电不断在黑漆如墨的天空之中出现,如天神的巨鞭不断往下抽打。

    王离也彻底振奋起来。

    他目光剧烈闪动,不断施展引雷法门。

    这些雷罡并非是天劫劫雷,所以他可以放肆的施展引雷法门,无所顾忌。

    数十道水桶粗细的雷电被他引归一处,在灵雨发生地的一侧天空横扫。

    灵雨发生地的上空,半边天空尽是雷罡横扫,雪白一片,而另外半边天空,是他的蛊云盘旋,毒瘴遮天蔽日,比黑夜更加黑沉。

    无数的妖兽从四面八方的天空飞来,然而落入这片黑白分明的世界,竟然是没有多少能够真正冲过雷罡和蛊云,能够真正冲击到灵雨发生地的防御法阵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