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情(第三更)
    硬要找道理,倒是也不难。

    现在修真界认定的正儿八经的身外化身,那都是化神期大拿的身外化身,这些人的身外化身都是元婴所化,都是伴随着一生的修行,在凝结金丹时就开始接受雷劫的洗礼。

    王离的这种本命蛊虫不论是被归结为元神寄身还是第二元神或是元神分身,但在上古时也都被归结成身外化身。

    严格而言,等到王离修到化神期,这种本命蛊虫若是有独特际遇,恐怕还有独特的神通。

    上古修真界中用六翼金蝉、混沌雷虫等异虫炼成的身外化身,比那些元婴演化的身外化身还要强悍的例子比比皆是。

    那别人的身外化身都是历经一重重雷劫洗礼而生,王离这身外化身引动雷劫,在将来不断进阶之中也要继续渡劫,这道理也想得通。

    但关键在于,这种以蛊入道,以本命蛊虫祭炼身外法身的例子太过罕见。

    她闻所未闻。

    而且似乎近乎邪道和魔道。

    因为按照仙门正统的思想,无论是祭炼活物还是这种类似不死生灵的蛊虫,若是采取杀生修行,或是祭炼出来的妖兽、蛊虫,其实力超过本主,那就是极为危险的。这是外物修为超过了本主修为。

    这就像是一个小孩非要御使猛虎,很容易遭受反噬。王离的这种本命蛊虫按这样的进阶态势,它的品阶超越王离的修为等阶也十分正常。

    这和仙门正统的自身本性修为一定要凌驾于操控外灵之上的理念不符。

    尤其王离这蛊虫不断猎杀妖兽夺取精气还好,但若是不断杀死修士夺取精气,那就是真正的魔道。

    修真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那些魔道大能,修的都是杀生大法,纯粹的将其余修士当成了食物链的底层,将自己视为另外的物种。

    她这个时候是这样的直觉。

    她的直觉其实十分准确。

    因为这门法门其实原本就是源自域外天魔的本命神通。

    域外天魔不就是天生的魔道大能,它原本就属于别的位面和别的星域的生灵,当然不会将自己视为和这个世界的修士一样的物种。

    不过这样的法门既然有传承下来,而明月斋这样的宗门也敢让叶玖月等人修行这样的法门,其实也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看穿不说穿。

    修真界不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

    所谓仙门正统和邪道魔道的划分,也不过就是掌权的宗门划分的规矩和阵营。

    修真界的最高法则就是谁拳头大谁说话。

    这种蛊道当然属于杀生掠夺的法门,但周不凡的那种剥夺灵韵的法门,难道就不属于杀生掠夺了?

    有时候诸多说法,也不就是一块许多人心知肚明但不愿意去扯的遮羞布而已。

    颜嫣这个时候脑海之中思绪纷呈,但劫云已经生成,她也没有时间和王离扯东扯西,只能提醒王离,“你不能在这灵雨发生地的法阵覆盖之下渡劫,否则这里好不容易补全的法阵彻底损毁的话,这里就保不住了。”

    “也不知道这本命蛊虫引动的雷劫威力如何。”

    王离欲哭无泪,他和这本命蛊虫是心性相通,他直觉这次的天道雷劫是针对他这本命蛊虫而来,而并非针对他而来。他这筑基期每层进阶都要渡劫也就算了,现在连个本命蛊虫进阶都要引发雷劫,自己上辈子是和雷劫结缘了么?自己要是成就金丹,岂不是要叫引雷真人?

    因为直觉这天劫是奔着他本命蛊虫而来,所以他很无奈的将本命蛊虫放飞了出去。

    轰!

    天空之中劫云翻卷,宏大莫测的天威让那些灵智不足的妖兽都感到了致命的危险,一时之间,围绕着这灵雨发生地不断盘旋,遮天蔽日的妖兽群都瞬间消散了不少,尤其是王离这本命蛊虫正上方,更是瞬间露出了方圆数里的一片空缺。

    透过这片空缺,王离便清晰的看到,上方有一团直径在数里的劫云在翻卷,内里银色雷罡如液,已经形成了一个银色的雷池。

    这雷池的气息他十分熟悉。

    一片片银色的光斑不断在劫云里翻滚,就像是纯银的霜花在飘荡。

    这不就是之前通惠老祖渡劫之中就出现过的以银枪腊样头闻名的银霄劫雷?

    “银霄劫雷?”

    颜嫣明显也见多识广。

    中部十三洲得天独厚,渡劫的修士肯定比东方边缘四洲多得多了,尤其这种劫雷往往在平庸的筑基修士晋升金丹的时候出现,那这在中神洲就算是很普通很常见的劫雷了。

    看到出现的是这种徒有其表的劫雷,她顿时松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她还是忍不住提醒王离,“你不要去过多插手你这本命蛊虫的劫雷,否则可能引起异变。”

    这王离当然清楚。

    说到渡劫的经验,现在的修真界就算是那些化神期的大拿都没有他多。

    那些化神期的大拿总共才经历过筑基晋升金丹的雷劫,金丹晋升元婴的雷劫,元婴晋升化神的雷劫,但他最多的时候一天就经历了多少次雷劫?

    在应付雷劫方面,他现在堪称真正的宗师。

    唰!

    他的本命蛊虫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灰焰。

    那些妖兽对天威恐惧,拼命逃避,但他反而控制着这本命蛊虫往妖兽扎堆的地方跑。

    这仙墟之中没有修士宗门可以帮他抵挡劫雷,但是妖兽多啊。

    天空之中的妖兽逃得快,但是很多地上爬的妖兽跑得不快啊。

    最为关键的是,往往那些逃跑速度不快的块头大的妖兽品阶还不低,而且还足够皮糙肉厚的,防御力还真的比那些天空飞的体态轻盈的妖兽要强得多。

    王离刚刚看准了一堆玄甲犀,本命蛊虫刚往这群玄甲犀堆里一钻,无数长蛇般跳跃的银色雷光就已经纷纷扬扬落了下来,接着瞬间在这堆玄甲犀中炸开。

    恐怖的雷声碾压着这些玄甲犀的神识,银色的雷光鞭挞着这一堆玄甲犀的身体,电得它们浑身焦黑不断乱跳,但王离的本命蛊虫却是很鸡贼的一直在它们的腹下游走。

    这些皮糙肉厚又灵智不高的妖兽帮他这本命蛊虫抵挡天劫比修士更加靠谱。

    修士肯定会发现这只蛊虫在引雷,但这些灵智不高的妖兽却不知道要抵挡这劫雷的关键是要先对付这只蛊虫。

    “王离,你负责用这本命蛊虫引雷,我来用大罗天网收取这些妖兽。”

    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在她对王离传音之时,王离也已经忍不住转头看向她。

    两个人此时心有灵犀一般,同时的发现了这桩“生意”。

    原本大罗天网一祭出,妖兽直觉不对,至少都是四下逃遁,但眼下这本命蛊虫经过之处,银霄劫雷乱涌,妖兽群都是被电得浑身麻痹,几乎就像是一块块乱颤的石头一样,根本不可能逃过大罗天网的覆盖。

    王离听到颜嫣的声音,他瞬间就振奋起来,他让本命蛊虫贴地而行,如灰色流光在妖兽群的下方疯狂流动。天道法则绝对不可能让它追逐的对象轻易逃脱,所以如瀑的银色雷光始终笼罩本命蛊虫活动的区域,无数的银色雷蛇形成的瀑布在方圆数里的区域狂扫。

    “……!”

    王离都震撼了。

    颜嫣不断祭出大罗天网,简直就像是收割稻谷一样,将这方圆数里地的妖兽收刮得干干净净。

    这第一重银霄雷劫还未消失,这西南角外原本密集堆积着,好像泥石流一样往灵雨发生地里流淌的兽潮竟然消失一空。

    竟然露出了被犁过很多次一样的庄稼地一样的地表!

    “王离,我们出去,将这灵雨发生地周遭的妖兽清洗一圈。”

    颜嫣的声音里都忍不住的兴奋。

    她之前从未想过这种堪称可控的天劫,这样用天劫配合大罗天网收割妖兽的速度,甚至完全超过幽浮古舰那种山门巨舰收割妖兽的速度。

    这方圆数里妖兽密集,这短短的时间里,至少有数万头各色妖兽被她和王离收入了大罗天网之中。

    “这算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这还是人么?”

    “这么猛的?”

    灵雨发生地里,一群修士看得目瞪口呆。

    慕听寒原本正不断扯着一个个修士解释王离不是那种图回报的人,此时他看着王离和颜嫣冲出灵雨发生地的画面,也是彻底的看傻了。

    他连做梦都没有做到过这么猛的画面。

    兽潮之下,从来只有兽潮席卷修士,收割修士,从来都没有单独的修士好像无视兽潮一样,割稻谷一样收割兽潮的。

    这哪里是兽潮?

    在王离和颜嫣的面前,这围绕着灵雨发生地一圈的密密麻麻的兽潮,简直就像是一圈丰收的苞谷地。

    “同样是年纪差不多的这一代的年轻修士,怎么就相差这么多。”

    火瑶真人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耳廓。

    “…..!”慕听寒转头过去,就看见火瑶真人在不远处连连摇头,一副嫌弃得要死的样子。

    慕听寒真的都快哭了。

    这能比吗?

    这王离简直猛得不是人啊。

    但火瑶真人此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还转头过来冷冷的笑了笑,更加看他不爽的样子。

    “亏你还号称四洲杰出的才俊,那个女童都比你不知强了多少倍,你不羞愧么?”她的声音又传入慕听寒的耳廓。

    慕听寒真的要哭了。

    他无奈的叫道:“师叔,我羞愧啊,但有什么办法,你要逼我羞愧的自杀吗?”

    “那不行。”

    火瑶真人冷冷的说道:“你还有用,如果你羞愧的自杀了,怎么拿你当人质。”

    “师叔!到底谁是你的亲师侄啊!”

    慕听寒彻底崩溃,彻底抓狂了。

    敢情我要是没有帮王离胁迫赤城圣地的利用价值,我在师叔你的眼睛里就可以去死了啊?

    师叔就算我真的破坏了我小姨子的这一段姻缘,但你这也太冷酷太无情了吧?

    好歹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好吧?

    (有书友说我更新还是太慢,至少一天十更...我看你才是真的无情啊...老无我都码得被大家诊断久坐肾虚眼花了啊...这本书我才发了多久就过百万字了,这速度,我自己都骄傲了。我自己都觉得猛的狠...明天我要去踢球,打个商量明天少更一章行不行?不然晚上又要熬夜了...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