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血誓(第二更)
    此时虽然这北角和西南角两个修士阵[txt小说 www.txtxs.info]地就像是两道不可逾越的铁闸一样堵住了缺口,但这灵雨发生地里方圆数里范围之内的妖兽密度还是有点惊人的。

    王离虽然确定自己之前根本没有见过那名女修,也不知道对方这么不要命的朝自己冲来是为什么,但他很确定的是这名女修就这样冲过来太容易陨落了,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直接施展九天踏星诀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他让蛊云分成两股,分别袭向那名女修沿途两侧的妖兽。

    这名女修身穿青衫,年龄看上去比何灵秀大不了多少,此时真元耗损已经十分剧烈,看上去岌岌可危。

    王离横渡虚空,很快出现在她身侧。

    他演化破车,接住这名女修的瞬间,这名女修心神一松,直接就跌坐在了破车上。

    “你….”他有些不安的出声,因为他觉得这名女修和他之间肯定有事,因为这名女修不只是不要命的冲来不说,此时看着他,也是心神激荡无比,明显她的嘴唇都在颤抖。

    “我是天一古宗林霜。”王离才说出一个字,这名女修却是已经用尽浑身力气般颤声叫出了声,“魏黛眉是我师姐。”

    “原来是天一古宗的道友。”王离十分惊喜,同时松了一口气,“我们之间没什么吧?”

    这名女修一滞,她不能理解王离这句话什么意思,同时她看着王离这么稚嫩的样子,忍不住道:“你真的是王离,你怎么如此样貌?”

    王离道:“我只是渡劫时受异雷影响,但我的确是王离。”

    这名女修看着身下的破车,其实她心中已有答案,但此时心情激荡,她这句问话,却相当于她无形之中给自己的情绪寻找的缓冲。

    此时听到王离这句话出口,她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带着哭音道:“王离师兄,你一定要去救我师姐。”

    “什么!”王离大吃一惊,“你师姐也在仙墟之中么,我方才明明问了多人,知道她此次并没有来仙墟啊。”

    “我不是说她来了仙墟。”林霜浑身都颤抖起来,她直觉王离十分担心魏黛眉,眼中顿时全部都是希望的光焰,“王离师兄,你要去我们宗门救我师姐。”

    “去你们天一古宗救你师姐?”王离的脸色变了,他有些不能理解,但直觉对于魏黛眉而言有惊人大事发生,他急切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在击败周不凡之后,身怀重宝,引来诸多元婴修士垂涎,就连我们宗门老祖既垂涎你身上法宝,又不想因你和我师姐而激怒餐霞古宗,他都亲自去出手杀你,虽在九香桥有厉害修士帮你,连我宗老祖都因此陨落了。但我师姐觉得你处境极为艰难,她想要你能安生活下去,所以她宁愿以自身道基和寿元为代价,她宁愿折损自己的道基和寿元,施法为你祈福增运。”林霜想到魏黛眉的处境,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师姐体质特殊,原本哪怕她和你订立两年之约,我们宗门之中的诸多师长都觉得她是有用之身,都依旧想着餐霞古宗恐怕依旧十分看重她,所以也只是相当于将她软禁,并未太过责难她,但我宗老祖在九香桥陨落,我宗许多师长原本就迁怒于她,已经要对付她,结果又发现她已经牺牲自身独特灵韵和道基,施展法门帮你祈福增运,我宗诸多师长自然大怒,现在已经将她囚禁起来。”

    “什么!”

    王离的浑身都瞬间僵硬了。

    他此时呼吸都异常艰难,他心头巨震,浑身冷汗不断流淌。

    他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的心情。

    之前在昊玉城时,何灵秀便敏锐的感觉到他的运气实在太好,实在有些妖异。

    他虽然因为何灵秀的一番话语而被弄得有些心虚,但心中时常沾沾自喜,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天生气运眷顾。

    哪怕何灵秀苦口婆心说气运之说虽然虚无缥缈,但不会凭空生出,实则是凌驾于很多法则之上的至高法则,只是寻常修士境界不够,根本无法触碰和理解而已。

    但因为一直找不到原因,这好运气不断持续,他也就习惯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简直是从头到脚就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然后再整个身体置身于冰窟之中。

    那么多异源,那么多遭遇险境逢凶化吉,反而连得好处。

    五行焰光舟、大罗天网、大魔真蛊经….这些在兽潮之中堪称逆天的东西,一样样的莫名流入他的手中。

    各种异雷没有杀死他,反而给他带来无穷好处。

    如此想来,这运气真的好到令人发指。

    然而此时,他知道这运气不是凭空得来,而是有人宁愿折损寿元,折损道基帮他祈福,有人宁愿以自己的命,来换他安好。

    “你师姐….她疯了么?”

    王离缓缓的吐出这句话。

    林霜不可置信的抬头,她不敢相信王离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然而当她抬头看到王离的脸面时,她浑身巨震,她知道自己错了。

    王离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他的双目有些血红。“她和我约定两年之后去天一古宗看晚霞,看彩虹和晚霞齐飞。我说了要去的,她也说了会等我去。但她用自己的命为我祈福,这算什么,我好了,她不好…她若是出了意外,我去天一古宗,她能陪我看晚霞和彩虹齐飞么?”

    王离咬牙,一字一字的说着。

    那剩余的数千蛊虫似乎感受到了他此时心中的暴戾情绪,疯狂的紊乱飞舞着,疯狂的袭杀着周围的妖兽。

    “她现在怎么样了,天一古宗的那些人,现在将她怎么样了?”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了头,他的面容不再扭曲,只是无比的冰寒,他的心中,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凛冽杀气。

    “我师姐,她被囚禁在静思崖。”

    林霜此时感觉到了王离的情绪,她顿时放声大哭,“静思崖原本就灵气不足,那些师叔师伯将她囚禁在静思崖说是让她闭关思过,但却断绝了任何人在静思崖的进出,她原本就已经施展了折寿祈福的法门,再没有灵气和灵药补充,我师姐她之前已经容颜衰老,这一日日过去,我担心她….”

    说到此处,她哭泣得连话都再也说不出来。

    天一古宗之中许多师长迁怒于魏黛眉,但年轻一辈之中,有许多像她这样的弟子为魏黛眉鸣不平,很多人敬佩魏黛眉,她这次来到仙墟,原本就是期待着能够见到王离或是和王离相熟的修士,想要将这个消息告知王离,但仙墟盛会还未开始,兽潮就席卷仙墟,在王离到来之前,她直觉自己陨落在此也就算了,但最让她难过的,却是无法将这个消息传递给王离知道,眼下她终于让王离知道了这个消息,她觉得自己死了也不算什么了。

    “竟然….”

    王离的双手不断的颤抖起来。

    他心中全是杀意,同时也恨不得扇自己耳光。

    心痛的感觉无法言明。

    他曾为自己的运气沾沾自喜,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有人在为自己吃苦,寿元在不断流逝,然而自己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

    “我…王离!”

    他的面容再次狰狞起来。

    他出声立誓,“我一定会让那些对你师姐不公的人,付出代价。我若是不让他们付出代价,我王离不配活在这世上,只配被无数蛊虫食成朽骨!”

    “我一定会救你师姐!”

    他看着失声痛哭的林霜,道:“我发誓我从这仙墟杀出去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去天一古宗,去救你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