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孽债?(第一更)
    叶玖月和叶菀看得直接无语。

    王离简直是真正的怪物。

    叶玖月之前是不以蛊虫数量取胜,但叶菀和叶霁之前两个人也是积蓄有大量的蛊虫,叶菀十分清楚,她和叶霁起码要攒个一两年的时间才能积攒出这么多数量的蛊虫。

    捕到足够的妖虫是一码事,关键在于,这种大魔真蛊经是要用自身的血肉喂饲蛊虫,如果像王离这样好像自身的精血好像鸡血一样可以随意洒的喂养蛊虫,那她们的道基都要崩溃了。

    她们哪里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损耗啊?

    “王离师兄,这是我们师尊特意帮我们寻得的灵蛊囊,你炼制好的蛊虫可以收纳进这灵蛊囊中,这灵蛊囊是专门用于收纳蛊虫的空间法器,到时候你驱使蛊虫收放自如,它们不会受到妨碍。”

    叶菀取出了一个浅灰色,泛着淡淡荧光的丝囊递给了王离,“平时这真魔血钵虽然也可以装载蛊虫,但一直放在外面太过显眼,不像这灵蛊囊比较方便。”

    “那这是你师尊好不容易给你找的,我怎么好意思要?”王离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救人要紧,我的蛊群已经消耗殆尽,这灵蛊囊在我身上也没有多少用处。”叶菀认真道:“大不了王离师兄你先用着,日后你要是有更合适的法器装载蛊虫你再还给我便是。”

    “好。”

    王离接过这灵蛊囊的同时,他看着身前形成蛊云的蛊虫,直觉这大魔真蛊经的元气法则十分惊人,足以形成大道异相,而且这大道异相的品阶恐怕还在他之前的那些大道异相之上。

    所以他目光闪动之间,体内真元迅速流转,直接全力演化这大魔真蛊经。

    嗡!

    他身前那真魔血钵突然一震。

    无数灰色的符纹再次出现在真魔血钵的表面,疯狂流转,顷刻间散发出惊人的煞气。

    与此同时,他身外轰的一声闷响,一个巨大的血红骷髅头陡然显现。

    “这是什么?”

    “什么东西这么可怖,煞气如此惊人!”

    “大道异相?”

    “这是王离道友阵前演化出了大道异相?”

    “王道友的大道异相终于不是狗屎了?”

    这血红色的骷髅头直径超过十丈,和王离预料的一样,这大道异相的品阶似乎真的凌驾于他之前的那些大道异相之上,这颗巨大的血红色骷髅头完全近乎实质,它通体就像是有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但等到这鲜血一般粘稠的元气真正脱离骷髅头滴落下来的刹那,却瞬间砰的一声化为一道道气流。

    这一道道气流是灰色的,蕴含着惊人的煞气,内里好像有无数鳞片、绒毛和甲壳的碎片在飞舞。

    这大道异相显现的刹那,王离只觉得他炼制成的这一万只蛊虫也突然有了变化,有独特的煞气和元气法则在这些蛊虫的身体表面流转,它们身穿出现了一层灰色灵光,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铠甲。

    “果然厉害,这大道异相竟然还有独特的功用,竟然能够给这些蛊虫特殊加成。”

    王离十分惊喜,他直觉这些蛊虫就像是凭空进阶了半阶,但他脑海里也只是刚刚出现这样的念头,他就听到周围的叫声四起,听到很多人说他的大道异相终于不是狗屎了。

    “既然你有这么多蛊虫,还不去灭杀妖兽!你手段越是惊人,越是要多杀妖兽,如此才能救下更多人。”也就在此时,火瑶真人的声音已经传入他的耳廓。若是在平时,一名和他没有什么干系的金丹真人如此呵斥他,他心中自然不快,但在这兽潮之中,火瑶真人这么呵斥他,他心中却并未生出任何不快,反而对这名金丹真人心中充满敬意。

    而且他直接就想到起了慕听寒了。

    这火瑶真人不怎么待见慕听寒,都不把他当成亲师侄的样子,但他可觉得慕听寒还不错啊。

    “慕听寒,你还活着吗?”

    他直接大喝出声,与此同时,他刚刚祭炼成的这万只蛊虫受他心意驱使,形成一道瀑布般的蛊云,朝着他视线中所及的妖兽涌了过去。

    他这蛊虫刚刚炼成只经过第一阶的蜕变,差不多就是一级三品妖兽的水准,现在身上产生了这一层灰色灵光,在他的感知里相当于凭空提升了半阶,其实最多也就是一级八品的妖兽水准。

    现在冲进这灵雨发生地的妖兽,其实十之六七都是两级以上的妖兽。

    但这种蛊云从来不按单独一个蛊虫的战力,靠的就是蛊虫的数量多。

    这道蛊云朝着王离视线所及的妖兽涌去,就像是巨浪拍击岩石一样,虽然噼噼啪啪每一瞬间都有蛊虫像浪花一样拍碎在岩石上,但那些被席卷的妖兽也几乎瞬间化为了一具身上到处都是孔洞的朽尸。

    “这….?”

    王离心头陡然一震。

    他原本只是想着蛊虫尽可能的杀伤妖兽,反正他这蛊虫也是就地取材,有万凰重生术这种逆天的法门,他也是多消耗真元,肉身和整体道基也不会太过亏空,蛊虫哪怕有诸多折损,他也不太心疼。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蛊虫虽然的确不断折损,但剩余的蛊虫在杀死这些妖兽时,它们却都能从被它们杀死的一些妖兽身上吞噬到一些精气。

    它们体内的那一根脊骨,好像变成了它们的气海一般,吞噬到的精气很自然的汇聚在它们体内的那一根脊骨之中。

    王离直觉,每吞噬到一分精气,它们的力量就会强大一分。

    虽然大魔真蛊经的经注上没有提及,但很显然,这蛊虫也并非只是用真魔血钵培育才能提升品阶,平时在这种战斗之中幸存下来的蛊虫,它们的力量自然会有所提升。

    但最让王离意外的却并非此点。

    让他真正意外的是,这些蛊虫体内的那些脊骨和真魔血钵存在这十分独特的联系,这些蛊虫每杀死一头妖兽,他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真魔血钵之中出现了一丝精血。

    随着被杀死的妖兽越来越多,真魔血钵里出现了一滴鲜血,然后更多滴鲜血。

    这一滴滴鲜血团聚在一起,扭曲着,就像是要孕育出一个蛊虫胚胎。

    也就是转眼之间,王离这万只蛊虫就折损了近半,但蛊云席卷过的数百丈纵深区域内,却是一地的妖兽朽尸。

    真魔血钵之中那一团精血不断涌动,却不能形成真正的本体,似乎只是在等待着某个蛊虫来承接一般,倒是王离的神识往内里一探,他便随即发现自己的神识和这团精血的契合度极高。

    他瞬间就明白了。

    这团精血是等着他的本命蛊承接。

    “叶师妹,这门大魔真蛊经的本命蛊虫和一般蛊道的本命蛊不同?它不只是用自身的精血和真元祭炼,它还像蚁群的蚁后可以接受蚁群的饲养一般,接受这些寻常蛊虫的供养的?”

    王离飞快的传音给叶玖月。

    “没有啊?”叶玖月很吃惊,“王离师兄,我自己祭炼本命蛊的时候,没有出现过你说的这种情形。我祭炼本命蛊时,只是和这大魔真蛊经上所说的一样,这本命蛊就像是第二气海,也像是身外化身。我在修行时,这本命蛊也自然像第二个气海一样汲取天地灵气,随着我的修为增长,它自身的灵力也获得增长。”

    “试一试就知道了。”

    王离心念一动,直接召回一只蛊虫。

    这只蛊虫落入真魔血钵之中,按他的心意,瞬间承接了这团精血。

    和他料想的一模一样,这只蛊虫瞬间脱变,它身形瞬间庞大了一圈,而且浑身的甲壳也完全变化,它头上生出短角,头角峥嵘。

    它浑身的甲壳上也生出长短不一的尖刺,外观显得有些狰狞可怖起来。

    它浑身的色泽也变得十分斑驳,色彩斑斓。

    随着那些蛊虫继续袭杀妖兽,一丝丝不断在真魔血钵中生成的精血全部被这只蛊虫吞噬,而王离感到这只蛊虫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他甚至可以确定,这只蛊虫完全可以像本命法宝一样,直接收入他的气海。

    “叶师妹,你们师尊的慎重不无道理。这大魔真蛊经的品阶的确厉害,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加玄妙。”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传音给叶玖月和叶菀,“除了我们自身修行之时祭炼这本命蛊虫之外,我们这些用真魔血钵祭炼出来的寻常蛊虫,也能在掠食的过程中祭炼我们这本命蛊,你们尚且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只是因为你们自身道韵还不够,恐怕只要能够演化出这门法门的大道异相,这大魔真蛊经就可以自然生成这样的神妙效果。”

    “我们的道韵如何能与王离师兄你相提并论,要想生成大道异相哪有那么简单。”叶菀实话实说道:“不过我们断然也不会自弃,我们自当尽量往这方面考量,争取有朝一日也能够和王离师兄一样让这法门极致演化,形成大道异相,牵引出这门法门的最高元气法则。”

    王离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决定要帮她们堆积出足够的灵韵。

    之前她们也已经形成了木灵根,若是再能多堆积些灵韵,他觉得她们很有可能也能够演化得出大道异相。

    九天踏星诀和这大魔真蛊经对他而言太过有用,他不能纯粹吃干抹净而不思回报。

    嗖!

    王离放出了这支本命蛊。

    他的神识寄托其中,感觉十分神妙,就像是自己凭空多了一个分身。

    他的肉身本体还站在原地不动,但这只蛊虫飞出,却就像是有另外一个王离已经飞到了别处。

    这就是本命蛊的妙处,像他这样的炼蛊师,完全可以真身躲在一处,用这本命蛊带着蛊云去窥视,去探查和对敌。

     “王离师兄,你是王离师兄么?”

    王离原本想直接用这本命蛊在这灵雨发生地直接飞绕一圈,看看这灵雨发生地里的具体情形的,但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名女修的声音。

    一名似乎只是筑基两层修为的女修,此时却从灵雨发生地的一个修士阵地之中不要命的冲了出来,只想朝着他的方位掠来。

    “……!”

    王离瞬间有些汗了。

    他第一时间想的,该不会又是之前叫嚣四洲时莫名欠下的什么债?

    (我说的眼花,是某一段时间...往往出现在晚上我写到九点半的那段时间时,突然感觉眼睛有点发花,不是整天看电脑都发花啊。要是整天发花那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