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我欠你人情(第四更)
    颜嫣丝毫没有停顿,她直接祭出一个琉璃瓶,将九婴魔君的血肉全部收了起来。

    低阶妖兽的血肉和价值极低,但这种高阶的妖兽的尸身极有价值,但对于她而言,收取这九婴魔君血肉的最重要原因,是这头九婴魔君居然能够融冶妖晶,她怀疑这头妖兽曾经炼化了某种惊人的灵药。

    若真是如此,那这头妖兽的血肉对于厉害的炼丹师就很有价值。

    “走!”

    王离此时倒是没有过多考虑利益和利益分配的事情,他满脑子都是担心叶玖月等人的安危。

    他当然最好叶玖月等人没有陷落在仙墟之中,但若是此时真在那处灵雨发生地之中,他便希望叶玖月等人此时还能好好的活着。

    “我先恢复些真元。”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王离微微一怔,他看着颜嫣,莫名的有些沉默,道:“谢谢。”

    他之前若是这么郑重其事的对何灵秀说谢谢,何灵秀恐怕会给他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但颜嫣却是近乎古板,她又一本正经的回应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历练,你不用谢我。”

    “这么有个性的?”

    王离就不信了,“谢谢你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颜嫣也无奈了,“那你能不能不要就口头致谢,好歹不要那么小气,每次我问你什么还要我支付灵源。”

    “你这还懂得欲擒故纵的?”王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看着她在那里嗑补充真元的灵药,他顿了顿,叹了口气,道:“好,今后我不收你灵源了。”

    颜嫣道:“那我谢谢你啊。”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离已经不断祭出大罗天网。

    五行焰光舟直冲灵雨发生地的西南角。

    之前那批从灵雨发生地冲出来的修士此时已经又快冲进灵雨发生地了,不过他们是从东面进出,按他们之前所说,东面算是此时最安全的区域。

    现在这灵雨发生地从高空俯瞰的话,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裹了草灰的皮蛋,只有东边露出晶莹透亮的一片。其余都被妖兽一层层堆满了的感觉,就连内里不断爆发的威能都只听得见声音,连光华都很难透得出来。

    王离可以感知得出来,这灵雨发生地之中有数道法阵还能封锁住灵雨发生地上方的天空,但绝大多数稍有灵智的妖兽也绝对不和这种法阵的威能硬嗑,它们直接就选择了从法阵威能已经彻底破损的方位进入,去掠夺对于它们而言极为灵妙的血食和灵气。

    在外围遮天蔽日般飞舞的,反倒是那些毫无灵智可言的低阶妖兽。

    这些低阶妖兽对于王离和颜嫣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就像是蛋壳一般脆落。

    但是它们却遮掩着视线和感知,而且它们的不断陨落在这种兽潮之中也催生出更强的妖兽。

    王离大罗天网连捞了数网,急速俯冲下去的五行焰光舟前方顿时像一个黑色沙堆被掏空了一块,王离的五行焰光舟乘隙冲下去时,顿时感到四周的威能如山倾轧过来。

    “这内里的法器,你们只管激发,不计损耗。”

    王离直接将一个纳宝囊点到尹心缘等人的面前。

    现在这五行焰光舟就像是完全冲入了一场流星雨之中,每一个呼吸之间,四面八方都至少有四五十头妖兽冲进五行焰光舟周遭十余丈的范围之内。

    虽然他连连祭出大罗天网,而且暂时还未遭遇大罗天网无法应付的妖兽,但他直觉已经有些疲于应付。

    “这么多法器?”

    尹心缘一接过这纳宝囊就是身体一个哆嗦,他几乎惊喜的叫出了声来。

    这个纳宝囊之中至少有两三千件法器。

    一次性激发威能的法器在平时完全无法和能够重复使用的法宝相比,但对于他们这种修士而言,法器在这种兽潮之中比法宝要有用得多。

    因为使用法宝要持续不断的消耗真元,而激发法器只需要消耗很少的真元,法器爆发的威能,几乎都来自于自身灵材内蕴的威能。

    “快!”

    尹心缘此时也是隐约觉得叶玖月等人很有可能就在这处修士据点之中,因为他也十分了解叶玖月等人,若是换了寻常的修士,恐怕有叶玖月她们的遁法,恐怕就早在兽潮爆发时就已经直接抛下别人逃命去了。但他知道叶玖月等人不会。

    她们留下给人殿后倒是很有可能。

    他也很清楚王离此时的心情,所以他直接一次就从纳宝囊之中取出了数百件法器交给身旁的两名年轻修士,与此同时,他也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激发起手中的法器。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心疼法器消耗和考虑法器等阶的时候,反正这五行焰光舟的外面全部都是妖兽,这些妖兽如暴雨一般从四面八方冲击过来,密度实在太高了,只要法器爆开威能,肯定能够对妖兽造成杀伤。

    轰!轰!轰!

    尹心缘手中的法器不断激发,在五行焰光舟外不断爆开一团团威能时,其余两名年轻修士也终于从满手法器的惊骇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们两个浑身都有些麻木的激发法器,也根本不看手中法器的种类和品阶,反正周围哪个地方没有法器爆开的威能,他们手中的法器就往哪里激发。

    这三个人手中有足够的法器,而且又不用分心防御,玩命的激发法器起来,倒也是抵得上一个无解的法器战士。

    一时间这五行焰光舟四周威能不断冲刷,只有极少数的妖兽能够冲近五行焰光舟的数十丈范围之内,王离顿时压力大减。

    “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法器?”

    一直在安心炼化灵药补充真元的颜嫣都又被王离震住了。

    ……

    灵雨发生地的内里,这西南角,从里面往外看是上方有一层青色的光穹和一层金色的光穹。

    但这两层光穹现在只是如同两道巨大的伞盖遮住了上方的天空。

    从地面到十余丈高度的一段空间,原本布置有的数个法阵的威能已经彻底消失了。

    许多灵智不高的飞遁妖兽在撞击了天空的那两层穹顶之后,顺着穹顶的边缘就像是伞边的雨线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掉。

    而地面上和离地十余丈的这段空间里,惊人数量的妖兽如潮水一般往里面涌。

    正对着西南角的数个修士阵地已经被兽潮冲击得往后退了数里,有两百余名修士被压缩在一座道台遗迹上。

    这座道台高有二十余丈,周围原本有些很高大的石兽,但现在大量妖兽的尸身堆积在这座道台周围,让这座道台显得只有数丈的高度了。

    这座道台临时布置了一个金系和雷系的复合法阵,随着成人大腿粗细的精金柱子不断坠落,一圈圈水纹般涌动的银色雷罡在兽潮之中不断冲击。

    也就是凭借着这个威能不俗的法阵,这些修士还能中流砥柱一般挡在这西南角,但这些修士所在的高台相对于整个灵雨发生地而言,也已经变成了一座孤岛。

    他们已经无法阻止大量的妖兽冲过他们这处地方,涌入灵雨发生地的纵深处。

    在这些修士的视线之中,他们前方的天空之中是无数妖兽像雨线一般坠落下来,而地面上的兽潮就像是溃堤的河水一般汹涌的冲进来。

    汹涌的妖气甚至形成了浓厚的瘴气,让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片死灰色。

    突然之间,这座道台最前沿的一些修士听到了兽潮之中响起的不断爆鸣声,紧接着,他们第一时间看到了隐隐透出的各色光华。

    这几名修士眼中瞬间充满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几乎同时惊喜万分的叫了出来,“诸位道友,有道友前来救援!”

    “什么!”

    这座高台上他们后方所有的修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情形之下,还有人从兽流之中强行冲进来?

    但他们的眼睛却在提醒他们这是事实。

    轰!轰!轰!

    随着清晰的剧烈威能冲撞和爆炸声的传来,一团团各色光华清晰的出现在兽流之中。

    唰!

    随着一阵威能爆炸形成的狂风冲来,一艘法舟就像是从泥石流中硬生生挤出来一样,突兀的蹿了出来,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小心,不要误击这艘法舟!”

    为首的一名修士顿时厉喝出声。

    出声的这名修士是一名叫做周半泉的金丹真人,但他刚刚发出这声音,就发现自己纯粹多虑了。

    足足十余个大道异相骤然显现,伴随着一道道血样的剑光,这些威能瞬间就将冲向这艘法舟的妖兽和一些流散的威能全部震飞出去。

    “什么!这么年轻?”

    “这是何宗的修士,怎么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惊人的修为?”

    等到这艘法舟瞬间降下,这座道台上的修士看清法舟上王离和颜嫣等人的面目时,他们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行焰光舟?是朝真古宗的修士么?”

    周半泉此时距离这法舟最近,他直接发出声音。

    “不是,我是受玄天宗王离之托前来救人。”王离此时目光一扫,并未发现任何熟人,他心急如焚,顿时大喝:“你们这处地方有明月斋的修士在么?”

    周半泉顿时一愣。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人群中有修士已经出声,“有,明月宗的数名修士在镇守北角,若非明月宗有两名修士蛊道手段惊人,之前北角早就溃不成军。

    王离的呼吸顿时一顿。

    “我先在此处帮你镇守,你先去北角看一看。”颜嫣的声音此时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只要再没有九婴魔君这样的妖兽出现,只要镇守住溃口,这处修士据点有可能守住!”

    “颜嫣,我欠你一个人情!”

    王离心神激荡,他传音过去,此时他都不再称颜嫣为灵熙道友。

    “尹心缘,我们过去北面。”

    他驾起五行焰光舟朝着北边冲去,与此同时,他点给颜嫣一个纳宝囊,“那里面也全是法器,你分给这里的道友使用。”

    “你怎么这么多法器!”

    颜嫣神识一扫,呼吸也是一顿,她忍不住都想喊停王离问这个问题。

    这个纳宝囊里都至少有五六百件法器。

    虽说其中似乎有小一半是骨器,但即便王离有圣骨异炎这种法宝,他身上的法器数量也实在太过骇人了。

    (今天四更,明天两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