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十八章 还要回去?(第一更)
    到现在为止,王离还看不出颜嫣主修的是何种元气属性的法门。

    虽然在那座干尸妖兽浮岛内里看过王离和颜嫣的一些手段,但现在看到王离瞬间展现诸多大道异相,看到颜嫣瞬间激发这样的火系强法,尹心缘等人还是瞬间陷入了巨大的震撼之中。

    尤其对王离有所了解的尹心缘都不太敢相信王离此时的修为进境。

    至于颜嫣,虽然他们更不可能看得出她的真实修为,但他们却都感觉得出来,颜嫣似乎至少是金丹期的修士,而且她激发的法术威能似乎还远远超过王离的法术威能。

    令王离精神大振的是,转瞬之间就有数十道遁光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那数十道遁光明显是想要冲到他和颜嫣所在的这处,笔直的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掠来。

    这数十道遁光周围威能连爆,在五行焰光舟也极速的朝着这些遁光迎去的情形之下,两边的距离瞬间拉近。

    颜嫣眼看着这些遁光都即将进入她的施法距离之内了,突然之间,一股恐怖的冰寒元气爆发,一座直径超过百丈的冰山直接在空中形成,直接砸进了遁光群中。

    这一座冰山直接至少将三分之一的遁光都砸没了。

    王离脸色大变。

    “我先过去接应!”但在他还未来得及出声时,颜嫣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一道紫色的流光在她的脚下出现,她的整个身影也瞬间变成了一道紫色的流影。

    王离依旧驾着五行焰光舟往前冲。

    看着那道紫色的流影,他的目光瞬间复杂起来。

    以往他对中部十三洲的修士的印象实在太差了。

    事实上所有至高宗门的修士给他的印象都太过不佳。

    姜脸黑虽然是例外,但关键她所在的黑天圣地也并非是中部十三洲的至高宗门。

    黑天圣地作为北部边缘洲域的至高宗门,本身也受中部十三洲至高宗门的压制和敌视。

    可以说,现在的颜嫣是第一个让他有不同感受的中部十三洲的至高宗门修士。

    那座冰山的威能极为可怖,他直觉是那头九婴魔君演化。

    此时他也顾不得隐匿修为。

    一时间,他体内血宝连连飞出,在空中乱炸,与此同时,他疯狂在体内流转各种法门,大道异相不断演化,疯狂往外轰出。

    “嘤…嘤….”

    一阵怪笑突然从高空之中传来。

    这怪笑之中似乎蕴含着独特的音波震荡之力,让那些剩余的遁光都有些震颤,明显遁速慢了不少。

    但也就在此时,轰的一声雷鸣。

    一道水桶粗细的金色雷罡直接从更高的虚空之中坠落,就像是一柄速度极为惊人的长枪狠狠冲击下来。

    轰!

    高空之中爆开一团威能,青色的罡风和金色的雷罡不断破碎,青色的罡风之中,那发出嘤嘤怪笑的妖兽身影显露了出来。

    和王离一开始猜测的一样,这果然是一头已经完成进阶的九婴魔君。

    只见它此时已经不是浑身血光,而是浑身的肌肤和婴儿一样细腻雪白,甚至体内的一根根血脉都隐隐的浮现在雪白的肌肤下。

    它的身体和修士的肉身无异,但胸腔上却是密密麻麻的顶着九根脖子,九根脖子上分别是一个婴儿头颅,其中五颗头颅是白白胖胖的男婴头颅,但另外四颗头颅却是脸颊尖细的女婴头颅。

    这十分诡异。

    因为婴儿其实很难一眼从面容和头颅看出到底是男婴还是女婴,但这九婴魔君的九颗头颅让任何修士一眼望去,就可以轻易的看出那是五颗男婴头颅,四颗女婴头颅。

    这可能因为那四颗女婴头颅散发的气息分外的阴柔。

    也就在王离看清它真正面目的刹那,这九婴魔君九颗头颅之中,其中三颗女婴头颅口中白光萦绕,瞬间却是寒气喷涌。

    喀喀喀…….

    它身前下方的某处空间之中冰晶不断结成,接着结成的冰晶又被一道火光直接撕裂。

    颜嫣的身影就在破碎的冰晶之中显现出来。

    九婴魔君看着她,数颗头颅之中嘤嘤叫个不停,但明显它所有头颅上的神色都十分凝重。

    这短短的交锋,便让它确定对方是罕见的劲敌。

    它一停下来,那剩余的遁光便很快和五行焰光舟不到一里的距离。

    王离直接便呼喊出声,“我乃散修灵运,因为和玄天宗王离赌斗失败,所以愿赌服输,帮他来仙墟内里救人。你们之中有天一古宗、明月斋、太素宗和三炁宗的修士嘛?””

    “王离道友所托?”

    “只有这几个人么?”

    这剩余的二十余道遁光之上,一共有近六十名修士,都是真元损耗极为剧烈的样子,他们之中大多都是面相二十余岁的修士,只有四五名中年修士,应该是这些人的师长。

    听着王离的喝声,这些人惊喜和担忧的神色不一,但都是摇头。

    “没有这些宗门的修士么?”

    王离转瞬之间就冲入了这些遁光的中心,他浑身大道异相不断涌现,不断冲击周围涌过来的妖兽,与此同时道:“之前你们身周有没有我方才所说的那些宗门的修士?”

    “有!”

    一名中年黑袍修士直接被王离身外不断展现的各色大道异能彻底震住了,他下意识的回应,“似乎有明月斋的修士。”

    “明月斋的修士?”

    王离心脏都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放眼望去,只见那几名金丹修士的自爆处还在光焰不断涌动,似乎还有不少修士在和蜂拥而至的妖兽战斗,他便继续驾五行焰光舟向前,只是放慢了遁速,让这些人的飞遁法宝都可以跟上,同时问道:“你们来的那边现在到底什么情形?”

    “还要回去么?”

    遁光上的这些修士心都凉了。

    但他们此时根本不敢离开王离的五行焰光舟。

    之前出声的那名黑袍中年修士反应倒是不满,他飞快道:“我们之前所在的地方是灵雨发生地,是此次仙墟盛会大量堆积灵砂和灵石,到时候激发灵气布置灵云行雨的法阵所在,那处地方原本就有诸多法阵防护,所以许多宗门发现被兽潮包围之后,都撤到了那处。那处地方至少先后聚集了两千名左右的各宗修士,而且因为灵砂和灵石在那处地方不缺,能够布置灵气法阵给各宗修士补充真元,原本各宗修士折损极少,还联手又布置出了数层防线,但后来这头九婴魔君出现之后,我们那里就已经抵挡不住。我们逃过来之前,一群三尾毒焰蝎也冲了进去,那群三尾毒焰蝎至少有两百来头。我们那处灵雨发生地之中的数名金丹真人眼见防线破损,便行险想要先行联手击杀那九婴魔君,但那九婴魔君的实力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竟然是将那些金丹真人反而杀死,那些金丹真人自爆金丹,都没有能够让它遭受严重损伤。”

    说到此处,这些修士都是眼神骇然的看向高空之中的九婴魔君。

    这头九婴魔君便是彻底击溃了他们所在的修士据点的元凶,按照他们之前所见的种种,这头九婴魔君的实力恐怕至少相当于拥有不错法宝的元婴二层修士。

    他们现在无法想象这头九婴魔君竟然会如临大敌的和那名女童相持,而且似乎不敢主动出手。

    “你们逃出来时,你们那处修士据点的防线已经被彻底攻破了么,内里还有多少名修士幸存?”王离飞快的问道。

    “方才我们逃出来时,已经折损了至少八九百名修士,现在就不知道了。”这名黑袍中年修士颤声道:“方才那处灵雨发生地的上空和地下还没有被攻破,但是西南方位和北面已经彻底被妖兽攻破了。灵运道友,这四周茫茫兽海,而且又有九婴魔君在,难道你还…..”

    他说到此处,有些说不下去。

    王离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也直截了当的飞快说到:“我方才以为这些金丹真人是修士据点彻底攻破之后自爆金丹,以为这处地方已经没有多少幸存的修士,但既然现在内里可能还有近千名修士在苦斗,我自然要过去。”

    他此言一出,周围这些遁光上的修士面色都是发苦。

    他们方才是孤注一掷和王离碰头,在他们看来,留在那修士据点,肯定注定陨落,因为那九婴魔君根本对付不了。

    但他们哪里想到这出现的厉害修士却是在知道眼下的情形时,却根本不想离开,还要冲进那个几乎已经彻底陷落的灵雨发生地去救援。

    “王离道友托我给所有人带句话,他说,没有人能够熄灭漫天星火,我辈修士,每一个都是星星之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但就在此时,王离却是还一本正经的对着他们所有人说了这几句话。

    他们的面容就更加僵硬了。

    尹心缘也算是很了解王离的了,他此时却也有些想笑笑不出来。

    这些人现在只想逃命,这对他们说星星之火,他们此时哪里理解得了,恐怕内心都在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