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十六章 你支持我一半
    他现在发现颜嫣和何灵秀最大的不同就是,颜嫣所受的宗门教化好像有点古板。

    她真的很正经。

    而且这正经好像有时候就过了头了。

    比如明摆着知道他让她随口胡诌一个。

    她就真的很一本正经的胡诌一个。

    不过王离现在也真的发现了她的优点,至少她所受的老学究古板教化让她对认定的同伴似乎真的挺负责的。

    有用的讯息她会第一时间共享。

    有危险的时候她会主动协助。

    有对同伴有利的事情,她有时候也会主动去做。

    就连同伴明显是不太正经的要求,她居然也很正经的去做了。

    现在王离怀疑如果正好看到一片温泉,他让她帮忙搓个背,她会不会帮忙搓一下。

    “的确是五行焰光舟和大罗天网。”

    让他更晕的是,她似乎连回答对方的问题都很一本正经。

    听到肯定的答案,叶天璟看着她和王离的目光就更纠结了,“两位道友…这五行焰光舟是朝真古宗的镇山法宝,至于大罗天网,则是大罗古宗的镇山法宝,这样的两件宗门至宝,怎么会流落到你们还真…还真宗手里?”

    他说还真宗的时候都觉得别扭。

    因为他也压根没有听过还真宗的名字,这看着两个人的神色,就分明是他们胡诌出来的嘛。

    “你说。”颜嫣转头看着王离说道。

    她对说谎不在行,但她知道王离肯定不愿意将真相告知此人的。

    叶天璟瞬间就头疼了。

    这明摆着又是要换着人胡诌了?

    尹心缘此时的面容也古怪了起来,他是憋着笑。

    这的确是他熟悉的王离。

    不过这个女童显然不是何灵秀,那她又是谁?

    “这简单。”

    王离瞬间回应,丝毫都不带犹豫的,“大罗古宗的任红莲,天蕴古宗的络凡离,还有一个叫做余惊蛰是什么宗门的我忘了。”

    “是圣农古宗的余惊蛰?”叶天璟吃惊道。

    “是。看来那人名气还可以啊,不过我没听说过。”王离一本正经的随口胡诌,“那三个人在桃源胜境附近驾着五行焰光舟,想用大罗天网收割妖兽,但是遇到了餐霞古宗的陆鹤轩的一名师弟,他们三个想要黑吃黑杀了陆鹤轩的那名师弟,夺取他手中的法宝,但没有想到陆鹤轩那名师弟手上的法宝有他们宗门大修士留下的恐怖禁制,结果那三个人反而被陆鹤轩的师弟阴死了。结果陆鹤轩的师弟洋洋得意的去找王离麻烦,又被王离整死了,这两件法宝就落在了王离的手中。我和我师妹正好被王离和陆鹤轩师弟的大战吸引,亲眼见证了陆鹤轩师弟和王离大战的全过程,王离击败了陆鹤轩的那名师弟之后,我们也想王离手中的法宝,就和他打赌打了一架,结果没打过,就只能按照赌约,拿了五行焰光舟和大罗天网,帮他来这里救人。”

    “……!”完全知道内里真相的颜嫣也是惊了。

    她发现王离这随口胡诌的一套竟然有些完美无缺的感觉,竟然真的很让人相信这就是事实。

    而且他这一套胡诌还完美甩锅。

    这灭杀那三人的锅,就直接完美的甩给餐霞古宗那根本莫须有的陆鹤轩师弟了啊。

    那陆鹤轩师弟又去哪里了?

    被王离杀了啊。

    简直无懈可击。

    “余惊蛰…洛凡离都陨落了?”叶天璟震惊了。

    “余惊蛰是肯定陨落了,络凡离估计至少肉身溃灭了,能不能活不一定。”王离道:“我知道这两人都并非寻常修士,全部陨落的确挺难令人相信的,但我发誓我没有瞎说这两个人的事情,还有那任红莲也陨落了。我要是瞎说了这三个人的陨落与否,我就给天劫劈死。”

    “…..!”颜嫣真的服气。

    王离这一套胡诌竟然还能抓住其中某一点发誓,这种用惊人的某个点惊扰对方的情绪,再加上发誓…这简直太有说服力了。

    她此时看着叶天璟的神色,觉得叶天璟都至少信了个八成。

    “其实你说你是什么散修我反倒是不信的。”王离道:“你这个明显是无相妖魔经中的法门嘛,看这里这些修士对你如此尊敬的样子,这法门肯定是你施展的了。”

    叶天璟目光瞬间一凛,他根本没有想到王离竟然能够一眼就看出这法门的来历。“灵运道友你所说不错,但我的确只是恰好得到了这法门的散修。”

    “没事。”

    王离摆了摆手,道:“我只是赌斗失败帮王离进来救人,你是什么身份我倒是不关心。尹心缘是王离要救的人,他在这里活的好好的,我当然还要谢谢你。”

    叶天璟面色微松,道:“不必客气。”

    “尹心缘,这里面有什么和你关系不俗,你一定也要带着离开的修士么?”王离看了尹心缘一眼,问道。

    尹心缘瞬间心领神会,道:“还有一名同门和一位好友。”

    王离点了点头,道:“若是他们愿意跟随我们离开,你先让他们过来,还有,你知道王离熟悉的那些人,这次来参加这仙墟盛会没有?”

    “太素宗和三炁宗的那些弟子之中,此次并无王离的熟人,只是明月斋…王离的那些熟人的确都在仙墟之中。”尹心缘的呼吸瞬间就沉重了起来。

    “是么?她们之前在哪个方位?”王离虽然表情管理极为到位,但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心脏也是不由得一抽。

    “在东南方。”尹心缘很理解王离此时的心情,他一边直接呼唤他那名同门和另外一名好友过来,与此同时,飞快的指点方位。

    王离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和天一古宗那些人有可能在的方位不在同一个方位,但天一古宗那些人所在的地方距离此处较近,他决定先去往天一古宗那些人所在的方位,然后再折向明月斋的人之前所在的方位。

    “叶道友,你这法门不俗,应该有机会冲出仙墟。”

    王离下定主意的同时,还是问了一声叶天璟,“你们这缺些什么么?”

    叶天璟感觉到王离要瞬间离开,他也不犹豫,直接道:“需要补充真元的灵药,没有补充真元的灵药,灵源也可…我这法门目前应付这些低阶妖兽没有多少危险,但需要持续消耗真元。我和这内里的修士,必须时不时的灌输真元,消耗不少。”

    “是这样吗?”

    王离也不掩饰,直接问尹心缘。

    尹心缘在这座浮岛之中呆得时间应该也不短了,肯定对这座妖兽干尸浮岛有所了解。

    “的确是这样。”

    尹心缘看着叶天璟的目光之中却也是充满了尊敬,“叶道友的这法门极为玄妙,能够利用妖兽尸身的气血维持大部分威能,但同时也需要修士的真元维系。叶道友为了救多一些修士,他传了我们每个人给这座妖兽干尸浮岛灌输真元的法门。”

    王离微微犹豫了一下。

    他取出了一个灵砂袋。

    他的手有些颤抖起来。

    “王离道友让我所有人传一句话:没有人能够熄灭漫天星火,我辈修士,每一个都是星星之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声音也有些颤抖。

    他是肉痛的。

    他从来都是从别人手中榨取灵石灵源,从来都没有主动不求回报的给别人灵石灵源的。

    “这里面有不少灵源,你们看着用吧。”

    他都生怕自己后悔,将灵砂袋递给叶天璟的刹那,便直接咬牙转过了头,传音给颜嫣,“五行焰光舟好像超过载人的极限了,你有什么合适的飞遁法宝带我们一起走。”

    “好。”

    颜嫣直接祭出一片柳叶般的飞遁法宝。

    这件飞遁法宝越变越大,看似轻易可以载起云汐等所有人。

    “灵运道友,我等跟着你帮不了什么忙,此处也挺安全的。”但此时,云汐等人相互望了一眼,道:“你和灵熙道友带他们走便是,我们就留在此处,虽然我等修为低微,但在此处终究能帮得上一些忙。”

    王离原本是心疼得连叶天璟致谢他都不敢回头看那个灵砂袋,他怕自己会后悔。

    但此时听到这五名年轻修士的出声,他却是忍不住转过了头去。

    他和云汐等人目光一对,便顿时明白了他们是不想让他和颜嫣无法动用五行焰光舟。

    毕竟这些人之前乘着他的五行焰光舟来到这里,自然很清楚五行焰光舟在地下土遁行走会安全方便得多。

    这五个人已经充分见识了他和颜嫣的手段,他们自然明白跟着他和颜嫣走会安全得多,但他们还是选择留在此处。

    王离看着他们足足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这些人虽然并非是背经离道盟的人,但看着他们,王离却是和在白骨洲之中遇到尹心缘等人是一样的感觉。

    “王离道友说的不错,我辈修士,每一个都是星星之火。”云汐等人看着他,却是都笑了起来,道:“灵运道友你们手段惊人,自然可以多做些事情,但我们,也让我们尽份力。”

    “好!”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

    他一句话也不再多说,他直接带着尹心缘等三人飞掠出去,祭出五行焰光舟,等到颜嫣登舟之后,他祭出大罗天网狠狠捞了一网,便五行焰光舟一头扎入了地下。

    等到五行焰光舟深入地下,穿行了一阵之后,颜嫣传音给王离,“王离,你是不是去过了天一古宗和静月斋修士有可能在的地方之后,还会返回来这个浮岛?”

    “你怎么知道?”王离微微一怔。

    “看你看着那些人的眼神就知道了。”颜嫣道:“不管现在这座浮岛看上去如何安全,但对于你而言,自然是亲自送他们出去,看着他们到达安全之地恐怕才会心安。”

    “或许吧。”

    王离又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不过谁又说得定,谁能保证我们就能一定安全。”

    颜嫣认真的看了王离一眼,她也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说实话你真的挺让我刮目相看的,你那么小气的一个人,拿出那一个灵砂袋的时候手都抖个不停,真的心疼到了极点,但你还是把那一袋灵源留给他们了。”

    “能不心疼吗?”

    王离极其郁闷道:“那里面有足足一百颗灵源,一百颗灵源是多少灵砂你知道吗,你知道一颗灵源我以前要花多少时日才有可能积累得出来吗?”

    “是指在孤峰的时候么?”

    颜嫣点了点头,认真道:“我可以想象。”

    她顿了顿,道:“正是因为我可以想象,所以我的确挺佩服你的。”

    “佩服有什么用?”

    王离郁闷的嘀咕了一句,突然之间他眼睛亮了亮,燃起点希望,“灵熙道友,要不这样,方才我送出去的一百颗灵源,也算你一半,你支持我一半?”

    “还能这样的?”颜嫣又愣住了,“王离你真的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