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十四章 是个大腿(第四更)
    “什么意思?”

    那名金丹女修眉头大皱的看着王离,寒声道:“难道你的意思是,但凡我们这里面有这几个宗门的弟子,你还能带他们走不成?我劝你不要再多废话,赶紧离开,省得你们遁光多吸引妖兽过来。”

    怕成这样?

    王离真的是气的都笑了。

    很简单,要是换了他现在是这个修士据点里做主的修士,如果有外来的修士逃到这里,那他肯定也会想办法让逃遁到这里的修士进去。

    现在这个修士据点周围的妖兽密度极高,但他架着五行焰光舟露头到现在,却并没有什么妖兽来主动攻击五行焰光舟,他是心知肚明,这肯定是颜嫣施展了什么厉害的掩气手段。

    但这个修士据点里的三名领头的金丹真人难道一点都不觉得有异?

    恐怕是就算觉得他和颜嫣有些不同寻常,但也安于现状而不敢冒一丝风险。

    但这种安于现状能行么?

    他一路过来的所见,可以确定的是,仙墟这里的妖兽群恐怕会越来越多。

    现在这食妖藤在这兽潮之中虽说比那解仙藤还要有用,但接下来的高阶妖兽数量要是增多,这能够以战养战的食妖藤也终究会超过承受的极限。

    更何况这食妖藤不断杀死妖兽,以妖兽血肉为食,这里的妖兽死亡,还是源源不断的会吸引妖兽。

    他越是生气就越是不想和这些领头的金丹修士答话。

    能救就救,不能救他当然不能求他们让他救。

    “有没有我方才说的那些宗门的修士?没有的话,有没有和他们这些宗关系不错的宗门的修士?”王离也不理会她,只是接着问道。

    “你也不用再出声,我不会进你这里面,只要有人老实回答我这问题,我马上就离开。”王离看着那名金丹女修似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又要出声时,他便直接看着那名金丹女修说道。

    “我是月华宗的修士。”终于有一名年轻修士壮着胆子出声,“我和金阙宫的几名修士相熟。”

    “那你认识尹心缘么?”王离瞬间有些惊喜,他看着这名年轻修士,飞快问道:“你知道他这次来了仙缘盛会么?”

    “认识,他此次来了的,他们宗门一共有三个仙缘盛会的名额,但按目前的情形,他们金阙宫所有来的修士也都应该被卷进了这场兽潮。”这名年轻修士苦笑。

    王离的心中一沉,他马上接着问道:“那你知道金阙宫的那批人所在的大致方位么?”

    “知道,就在这往西。”这名年轻修士马上伸指点了一个方位。

    “你叫什么名字?”

    王离直接看着这名年轻修士,“你敢不敢和我们一起离开?”

    “我…我叫云汐。”这名年轻修士身体微微一震,陷入了犹豫之中。

    “我不能确保你们万无一失,但我真的是有机会救你们。我再问最后一次,不管是何宗门,你们这里面,有什么人要和我一起离开么?”王离的目光扫向所有人。

    “很好!”那名金丹女修终于没有了耐心,冷笑道:“想要和他一起离开的快做出决定,否则不要留在这里害人!”

    “你真的是受王离道友所托么?”有人出声。

    这是一名身穿银衫的年轻修士,看上去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

    “当然。”王离点头。

    “我是恶水洲天药古宗的修士沈白月。只要你真是受王离道友所托,我跟你走!”这名身穿银衫的年轻修士咬牙,说道。

    “我也跟你走。”那名叫坐云汐的年轻修士终于也下定决心,出声说道。

    “我也跟你走。”

    又有人出声,一共只有五人甘愿冒险和王离离开。

    这五人都是年轻修士,三名男修,两名女修。

    “你们赶紧离开!”

    那名金丹女修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一道黄光将他们五人卷向王离。

    王离用五行焰光舟接住这五人,结果这五行焰光舟已经满满当当,若是这修士据点之中再多出来两个人,恐怕这五行焰光舟都根本载不下,只能设法用其它飞遁法器了。

    “灵运道友,我是恶水洲柏山宗修士贺兰芸,多谢道友冒奇险前来救助…我和天一古宗的修士比较熟悉,我知道天一古宗有些人的大致方位的。”

    这五人一登舟,其中一名身穿翠绿色柳叶纹法衣的女修就马上对着王离说道。

    “天一古宗,魏黛眉也来了么?”王离顿时紧张起来。

    “她好像没有来,但我知道她的一些师姐师妹到了的,她既然和王离有约,她的师姐师妹和王离道友关系自然也不俗,我便想若是灵运道友有能力,若是能够….”这名女修说到此处,却是有些难过,说不下去了。

    她虽然很幸运,能够恰好逃到这处修士据点,但她所在宗门的其余修士却都已经遭遇不测,而且沿途逃遁时,修士死伤无数。她当然希望此时眼前的这名“灵运”道友拥有逆天之能,能够一路救人,但想到天一古宗那些她相熟的姐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不一定,她就瞬间悲从心来。

    “你说天一古宗的那些人有可能所在的方位大致在何处?”王离能够理解她的情绪,但还是马上催促道。

    这种兽潮之中,形势瞬息万变,每一息的时间都有意外。

    在他看来,方才那种如孤岛一般的修士据点有可能能够维系很久,但也有可能因为某种难以对付的妖兽突然出现而瞬间崩溃。

    他很快问清了天一古宗那些人的大致方位,相比较而言,还是金阙宫那批人之前的位置和他们此处相距较近。

    王离认准了方位,五行焰光舟又是一头扎入了下方的地里,迅速土遁。

    “你好心来救那些人,结果那些人反而对你恶意,你就不生气?”在五行焰光舟开始土遁时,颜嫣就忍不住传音给王离。

    她自觉若是换了中神洲的一些准道子人物来救人,反而被人言语如此冲撞,那中神洲那些准道子人物说不定反手就给那些人沉重教训。

    “有什么好生气的?人家不要我救,我不还省事了?要不然要救那么多人怎么弄,用大罗天网把他们先全部镇压了么?想想还是有点麻烦的。”王离回应道。“居然真的不生气?”颜嫣认真的看着他的神色变化,发现他居然说的好像是事实,从他的脸上和眼中她的确没有看到什么不愉快的神色。

    “这值得生气么?”王离看着她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倒也是认真的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颜嫣和王离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但她此时却偏偏好像感应到了王离的心声。

    不公平。

    反正王离从小也似乎一直在遭受不公平的对待。

    至于完全不觉得值得生气,应该是王离觉得他们这些修士其实也挺可怜的。

    就像王离觉得玄天宗三十一峰那些人怕成那样也很可怜一样。

    生气的确不生气,悲哀倒是有点。

    王离现在只觉得可怜人必有可悲之处,现在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最缺的反而就是勇气了。

    好像前几次混乱之潮下来,东方边缘四洲修士的勇气都被慢慢的消磨光了。

    或者说最有勇气的那一批人死得差不多了,后面的人也就更加不敢了。

    明明他和颜嫣乘着五行焰光舟感觉毫发无损的进入兽潮深处,肯定不凡。

    但方才那些人里面,只有这五个年轻修士敢冒险,就可见一斑。

    “嗯?”

    突然之间,他心生警兆。

    这次的土遁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一道至少有五倍五行焰光舟大小的黑影在五行焰光舟的下方出现。

    但在架舟的王离有所反应之前,颜嫣的身上已经荡漾起一层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

    唰!

    数百上千道雷光陡然在五行焰光舟的舟身下迸发。

    这数百上千道深黄色的雷光瞬间就凝成了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毫无阻碍的在泥土之中穿行,直接就洞穿了那头身体异常庞大的妖兽的头颅。

    即便是在五行焰光舟之中,所有人也可以感知到周围的土地就像是水浪一般波动起来。

    但那头妖兽就僵在了那里,直接就被那一道剑光斩杀了。

    那五名年轻修士的呼吸瞬间就停顿了。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女童模样的颜嫣,他们无法相信这一名女童竟然能够发出这样的一击。

    “……!”

    王离也直接无语了。

    这是一门土行雷凝雷剑的法门。

    他感知得清清楚楚,就算他此时全力激发血宝,配合日月皇华万战诀和焚血戮魔绝剑全力发出的威能,也比不上她这一击。

    那很显然,她之前说王离比中神州那些准道子人物的平均水准略差一些…那些准道子的平均水准,显然不代表她的水准,她比起那些一般的准道子级人物,还是要强出不少的。

    关键在于,她现在的这身体肯定还限制了她的发挥。

    毕竟肉身的确是比她之前的肉身要羸弱一些,真元流淌肯定无法和她之前一样剧烈。

    “你人小鬼大啊。”

    王离忍不住感慨,“是个大腿。”

    (感觉不加更对不起某人的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