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零八章 明目张胆(第一更)
    她和王离,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修士。

    中神洲的皎皎神子,很难想象底层的世界。

    越是底层,越是处于寒冷之中的弱小生物,就越是会抱团取暖,会给人予温暖。

    很简单,因为这种底层的弱小生物,知道挨饿受冻是什么滋味,知道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忍受。

    所以就如王离虽然觉得背经离道盟的人很幼稚一样,但他心中对那些人是佩服的,他也愿意去冒险去救他们。

    而中神洲那些皎皎神子,他们就像是上古的那种至为强大的异兽。

    那些强大异兽根本不缺领地,不缺修行所需,它们最好互相敬而远之,变得强大而凌驾于别的异兽之上,便是它们的自然生存法则。

    来自不同世界的人,便互为谜题。

    所以颜嫣和王离在一起突然话多了起来,倒不是因为王离太过优秀,太有魅力,而是因为王离和她往日里遇见的人不同,他就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王离这个人呢?

    他本来就话多。

    现在这颜嫣,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本《中神洲风土人情大考》,一本《至高宗门指南》,一本《超级法门杂谈》。

    那还不得抓紧时间多多请教请教?

    “灵熙师妹,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极为惊人的法宝,它是一座灰色道殿,它能够洗练修士体内的真元,让真元无比纯净。”他第一时间就问道。

    中神洲的准道子,对于至高法宝的了解肯定要超过呵呵道友啊。

    然而让他异常失望的是,颜嫣微微皱眉,道:“灰色道殿,能够洗练修士体内的真元?没有听说过。”

    他失望归失望,但好歹他觉得颜嫣十分正经,而且几乎不涉及到她的隐秘就是有问必答,于是他马上接着问道,“那灵熙师妹你应该听说过七神经?”

    颜嫣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难道有谁不知道七神经?”

    “咳咳…我倒是不太清楚。”

    王离厚着脸皮道:“我只听说过七神经是修真界有史以来公认的七种法门,只知道其中有一门防御法门叫做乾坤归元大道经…其余的法门却是都不知道。你知道这七神经分别都是什么法门吗,而且我听说三圣有可能各有一门七神经之中的法门,这是真的么?”

    “七神经之中的防御法门就叫做乾坤归元大道经,其中杀伐法门叫做万界独尊杀圣大法,真元修行法门叫做大道源解无上妙法,遁法叫做虚空缥缈圣法,这四门法门都有过一些记载,其余的三门神经,神识法门叫做大谬神罚,推演法门叫做灵仰预感经,肉身法门叫做不败不灭圣身。后面这三门法门,连典籍都没有什么记载。”

    颜嫣道:“至于三圣,有推测说三圣之中无因圣尊可能拥有七神经之中的推演法门灵仰预感经,洞神圣宗可能拥有其中的遁法虚空缥缈圣法,弥罗圣尊可能拥有万界独尊杀圣大法。”

    王离顿时就郁闷了,“七神经之中的那门遁法竟然有可能落在了洞神圣宗手里了?”

    颜嫣奇怪的看着王离,“你怎么好像对遁法有特殊的兴趣?寻常修士不是应该最关注杀伐法门么?”

    “那跑得快至少立于不败之地。”王离也奇怪的看着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颜嫣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她突然觉得这好像又触及到两个人不同的出身带来的不同观感了。

    中神洲至高宗门的天赋绝伦的修士没有那么容易陨落,所以应该不太担心被人对付,他们心中第一时间最有兴趣的,自然是如何利用有限的真元打出更强的威能。

    但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哪怕是王离这种拥有了大道圣体的存在,他们似乎还是时刻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

    但越是有如此担心,却还是甘愿冒险去救别人,这感觉对于她而言便越发有些古怪。

    此时王离却是又已经问道:“亘古以来,各修行法门层出不穷,而且代代都有惊才绝艳的修士走出自己的道,演化出惊人法门。那为什么所有人就都觉得这七神经无法超越?”

    “有些法门已经触及天道法则的本源,有些法门具有独占性,它所形成的法则抽引了独特的元气,令别人无法拥有。”颜嫣看了他一眼,道:“当然七神经也不是一开始就是七神经,各代还是有人能够到达这种巅峰,还能创出这种级别的大道,或许万年以后,流传于修真界的就是八神经,就是九神经。”

    “受教了。”

    王离在接受认知方面十分虚心,“之前周不凡那种玄金洲的准道子我已经见识过了,你们中部十三洲的准道子,大概都是什么样的水准?”

    “周不凡在玄金洲都不能代表大多数准道子级人物的水准,太玄古宗在玄金洲并不算特别强大。”颜嫣没有什么废话,她认真解答,“中部十三洲的准道子级人物,若是不想过快提升修为,平均水准大致在金丹四层的修为。”

    “真正生死斗法之下,战力大致如何呢?”王离问道。

    这修为对于他而言不算太过吓人,但他知道既然颜嫣都说周不凡都不能代表玄金洲的准道子级人物的平均水准,那这些准道子级人物的战力,根本不能用小玉洲的思维来衡量。

    颜嫣蹙眉,这个问题她倒是觉得不太好解释。

    她考虑了一下,道:“你能不能用你最强法门,演化你手上的最强杀伐手段,让我看看你能激发出何等的威能。我好衡量比较。”

    此时他和颜嫣已经距离那幽浮巨舰很远,周围也并没有厉害妖兽活动,再加上有颜嫣的独特掩气手段,王离也并没有什么可以忌惮的。

    “好!”

    所以他轻易答应,直接将体内的血宝飞出大半,严重自残之下演化焚血戮魔绝剑和日月皇华万战诀。

    嗤的一声裂响。

    一道恐怖的剑光破空,几乎要将前方的虚空都撕裂。

    颜嫣有些动容。

    她不吹不黑,认真道:“王离你这不依赖法宝的法术威能之大,远超出我的想象。但按我的判断,你此时的施法威能,最多也只相当于那些金丹四层的准道子他们在金丹一层或是金丹二层时的法术威能。”

    王离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说实话这个答案并没有让他觉得太过意外。

    “那大家若是手中都没有什么过分逆天的法器,中神洲那些金丹四层的准道子级人物,恐怕都有机会斩杀我们这种洲域的元婴一层的修士了。”他看着颜嫣,忍不住说道。

    “应该是。”

    颜嫣点了点头,欲言又止,但隔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她还是如实说了,“事实上中部十三洲之中别的洲域如何我们不知道,但对于我们中神洲各个强宗堪称准道子级的修士而言,若是金丹一层无法击杀边缘洲域最普通的元婴一层修士,就不太配称为准道子。因为我们中神洲各强宗的这种准道子,身上几乎都有强大的异宝。”

    “那你身上强大的异宝是什么呢?”王离飞快的说道:“快回答,不许思索,一二三,快回答。”

    “你真当我是好骗的小孩子么?”颜嫣无可奈何的看了王离一眼,道:“这是秘密。”

    “大家现在都是小孩子,都不能坦诚相见一点么?”王离郁闷道:“要不你也让我看看你的法术最强威能?”

    “这我不能轻易施展。”

    颜嫣道:“各修士洲域恐怕来了不少强者,我如果全力施法,恐怕引起他们的注意,接下来我的行踪暴露,可能会有很多麻烦。”

    “不就是嘉熙圣宗吗,难道你的身份还能强过姜脸黑?”王离忍不住嘀咕。

    “你说什么?”颜嫣没有听清楚王离的嘀咕。

    “我说你的脸像剥了壳的鸡蛋,一点都不黑,你心善运气不会差的,不用太担心。”王离马上说道。

    “谢谢。”

    颜嫣认真道:“你不惜为你的朋友冒险,你的运气也不会差。”

    王离叹息,“我就怕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若是不了解他的旁人来看,他这句话是纯粹的装逼。

    但若是真正知道他这段时间轨迹的修士,却一定会觉得他说的是事实。

    两次天劫都有惊无险的渡过了,很短的时间内连升两阶修为。

    得到五行焰光舟和大罗天网这样的法宝不说,还弄得一艘幽浮古舰坠舰。

    顺带着还把一名中神洲的颜仙子变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屁孩跟班。

    这是什么运气?

    “你是通过卦象所以要来这里,但像幽浮古宗这些宗门,还有你说的中部十三洲其余的宗门,他们为何能够提前到来?”此时距离仙墟尚远,看着颜嫣又不搭腔,王离又问道。

    颜嫣看了他一眼,道:“兽潮的生成都有迹象可循,中神洲对于边缘洲域之外混乱洲域的变化一直都有追踪,许多宗门都有提前布局,也不乏有些宗门会刻意的改变兽潮的进程。”

    王离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所以兽潮在这红山洲直接出现,也有可能是中神洲的有些宗门搞的鬼?”

    颜嫣看着他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兽潮这样的爆发,肯定有不少宗门插手。若是纯粹按我的主观臆断,有些宗门肯定参与促成了兽潮的提前爆发,有些宗门肯定促成了兽潮通过这种空间裂口和域门进入。像幽浮古宗这种直接早早开来山门巨舰收割妖兽,肯定是确定兽潮会提前爆发,否则不可能快人一步。”

    “所以哪怕是明摆着知道会被人猜出来,但也不在乎边缘洲域的想法。”王离忍不住呵呵一笑,“说白了就是不把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当人呗。”

    颜嫣知道王离的心中不快,但她依旧点了点头,道:“几乎很难改变这种现状。各边缘洲域被刻意收割和压制,很难再出逆天的至高宗门。没有逆天的至高宗门,中部十三洲的很多至高宗门行事自然没有什么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