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零三章 骗小孩(第二更)
    事实只是比她料想的稍微好一些。

    劫云开始消散时,这名女修变成了一名六七岁模样的女童,她身上的法衣幸亏有她的法器捆缚,否则真的要从她纤细的身上掉落。她一直怀抱的古琴都和她差不多高了。

    王离好歹看上去还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他身上的法衣看上去也只是宽松一点,不至于兜不住。

    “为什么明明是你引动的天劫,你却还能这么大!”

    这名女修变成女童的模样,她抽泣着,就连思维和说法都有点童言无忌了,“太不公平了,太欺负人了。你明明看上去年纪也不大,难道是驻颜有术的老妖怪吗?”

    王离也是汗了,道:“纯粹是意外,我不是什么老妖怪,只是恰好我的整体道基好像比较能抗。”

    “我…..”这名女修幻化出一面法镜看了一下自己的模样,她瞬间眼泪都止不住了。

    “没事,你粉雕玉琢,还是蛮可爱的。”

    王离越发内疚了,他安慰这名女修,“换个童装就好了。”

    结果他这对话鬼才瞬间就让这名女修泪崩了。

    幽浮巨舰之中,幽浮古宗的准道子陆凤鸣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婴儿,而且这个婴儿看上去还是一个营养不良的早产儿。

    他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四斤大小,肌肤都皱皱巴巴的,浑身的肌肤都有些紫黑色。

    这阵枢室内几名修士都是施法用灵气护住了他,虽然变成了这样的早产儿,但好歹保住了一命。

    如果这天劫再持续个片刻,不知道这陆凤鸣会变成什么样。

    唰!

    一道威能在幽浮巨舰的表面迸发。

    吞天星蟒已经开始了对这艘坠舰的真正冲击。

    幽浮巨舰表面的自应型法器已经启动。

    数股威能冲击在吞天星蟒的身上,将这头已经年轻许多的吞天星蟒打得浑身金黄色的鲜血飞洒。

    但它真的是不怕干。

    此时失去了天劫的影响,它的遁速惊人,它竟然是硬生生的顶着这样的威能冲击在了舰身上。

    这幽浮巨舰原本有足足三层强大的灵光光罩,甚至可以抵御化神期修士的法术冲击,但此时幽浮巨舰的阵枢接近瘫痪,整体灵气散逸,这三层灵光光罩一层都没有了。

    它的身体如陨石般砸落在这幽浮巨舰上,它的两只前爪狠狠拍击舰板。

    当!

    就像是敲击巨钟,声浪骇人。

    王离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兀自觉得耳膜震痛。

    他下意识的觉得不对,顿时歉然的双手离开自己的耳朵,捂住了身旁女修的耳朵。

    “你干嘛!”

    这名女修对他没有什么防备,心中下意识将他当成此时的倚靠,被捂住耳朵时才叫出了声。

    “声音太大,我怕震伤你耳膜!”

    王离凑近她,生怕她听不见,大声叫道。

    “……!”

    这名女修倒是没有觉得那头星兽冲击幽浮巨舰的声音大,她反倒是被王离这声音震得脑袋嗡嗡的。

    她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受到了侮辱。

    虽然她现在的确变成五六岁的样子,似乎心智都有些返老还童。

    她是什么人?

    她是颜嫣,中神洲嘉熙圣宗的准道子,被中神洲无数年少才俊称为颜仙子的存在。

    她不只是颜值高,智商更高。

    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名扬中神洲,是中神洲著名的仙苗。那时候的她就已经比很多成年的修士悟性还要高,还要聪明。

    看着她彻底无语的样子,王离却以为她吓到了,还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没事,别怕啊,这天劫是我的锅,我一定会负责的,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你能不能小声点说话,我没聋都要被你震聋了。”

    她实在快要崩溃了,伸手用力打掉了他的双手。

    “看不出人小小的,力气这么大。”王离惊讶,“你耳膜不痛吗,那没事了。”

    颜嫣也实在遭不住他这种对话鬼才,忍不住就叫了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何宗的修士?”

    王离眼珠子一转,有些心虚,道:“我是餐霞古宗陆鹤羽,陆鹤轩的师弟。”

    “不可能!”

    颜嫣顿时寒着脸看着他,“餐霞古宗如果有你这样的人,陆鹤轩不可能成为准道子,餐霞古宗的准道子肯定是你。”

    这话顿时让王离十分受用。

    王离顿时哈哈大笑,“说的好,这么小就这么会说话,长大了不得了。餐霞古宗没让我做准道子,让陆鹤轩做准道子,可能是因为陆鹤轩和宗主的关系比较好,或许他是宗主的私生子?”

    “可能?”

    颜嫣平时极少说话,尤其很少和男修说话,此时她和王离说的话已经比她平时一个月说的话还要多,她此时被王离的话气得都结巴了,“你…你…你连我…都骗,我…我刚才…还冒险…还帮….”

    她现在只有五六岁的外貌,两眼又全是泪花,这么结结巴巴的怒视着王离说话,王离顿时于心不忍。

    他十分纠结,因为现在明显闯下大祸了,要是透露了身份,似乎前途不妙。

    他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那要不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颜嫣哪里见过这种修士。

    若是她在中神洲,若是她公开在人前露面,那些中神洲的年轻修士恨不得主动跳到她面前自报家门。

    也就在这时,那头干不怕的吞天星蟒却是已经在幽浮巨舰上抓狂。

    幽浮巨舰上还有不少光焰不断的冲击它,但是它的遁速极快,而且它也不算太笨,贴着幽浮巨舰的表面,让很多威能无法冲击到它的身上。

    它的前肢每一次落下,却是拍打得幽浮巨舰地动山摇,而且它的前爪都能狠狠抠入幽浮巨舰的船甲之中,双爪每次扬起,都能掀飞一片船甲,在这幽浮巨舰的表面留下一个窟窿。

    幽浮巨舰之中的幽浮古宗修士都是十分憋屈。

    平时这种五级的妖兽面对这艘幽浮巨舰也是毫无还手之力,被乖乖收割的份,但眼下幽浮巨舰上的三名元婴修士全部陨落,那些金丹修士之中的强者也尽数陨落。

    这幽浮巨舰法阵损毁,他们这舰内虽然修士数量惊人,但一时真的拿这头围绕着舰身乱抠乱抓的星兽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到底说不说你是谁啊?”

    看着那头吞天星蟒不断撕裂幽浮巨舰上厚度惊人的船甲,王离浑身都有点发冷,他生怕这头吞天星蟒再转过头来盯上自己,他便飞快的对身旁的女修说道:“你看这头星兽多可怕,等会它要是冲着我们来就完蛋了。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哦。”

    颜嫣瞬间就惊了,“你还是人吗?”

    “咳咳…”王离不好意思的干咳,“这吓唬小孩子不都是这么吓的吗?不乖的话就把你丢掉。”

    “我…!”

    颜嫣气得喘粗气,她此时有何灵秀很多时候的感受。

    她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和王离废话,咬牙道:“我是颜嫣,嘉熙圣宗的修士。”

    “颜嫣?中神洲颜仙子?”

    王离顿时瞪大了眼睛,道:“我不信。”

    颜嫣也是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不信?”

    王离道:“我听说嘉熙圣宗的准道子颜嫣修有独特的法门,她可以预感气运。那你既然能够预感气运,怎么会落在我天劫之中,迎来这厄运。”

    “我…”颜嫣气得又结巴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福…福…福…”

    “你比我家来福发音标准。”王离看着她这副样子,终于相信她是那传说中的嘉熙圣宗的准道子,毕竟之前他也的确见识过她的厉害。

    那种法门竟然能够禁锢吞天星蟒许久,的确非同小可。

    想想一名中神洲的仙子竟然被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他顿时又忍不住尴尬的干笑。

    “你是谁!”颜嫣咬牙道。

    “那我告诉你了,你能不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王离看着她,无比诚恳的说道:“否则就凭我弄得这艘巨舰坠舰,我恐怕就无法在修真界立足了。”

    “好。”颜嫣倒是不觉得王离矫情,这的确是事实,她看着王离道:“我保证绝对帮你保守秘密。”

    “我是小玉洲,玄天宗王离。”王离看着她苦笑道:“不过我一直觉得我名字不太吉利,你可以叫我王聚。”

    “王离,你就是之前击败周不凡的玄天宗弟子,被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奉为圣师的王离?”颜嫣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王离顿时有些得意,“看来我名气不小啊,居然连你都知道。”

    “之前你去星河宗,星河宗就落下异种天劫,后来不久云笈洞天又落下异种天劫…这里这异种天劫...”但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颜嫣竟然瞬间展开了联想,“原来这些异种雷劫,都是因你而起?”

    “怎么可能!和我有什么关系!”王离瞬间惊了,直接否认。

    颜嫣却是完全不信他的样子,“怪不得,说是天劫轰击山门是餐霞古宗所为,餐霞古宗陆鹤轩和你结仇,所以你就栽赃嫁祸给餐霞古宗。”

    “你这…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可不要栽赃在我头上。”王离郁闷的叫了起来,“那些天劫和我有什么关系。”

    颜嫣脸上还挂着泪花呢,此时看着他的样子,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怪不得你刚才见我就说你是餐霞古宗陆鹤羽,你在这里做坏事都想嫁祸给餐霞古宗。你说话都明明是小玉洲的口音,和上仙洲的口音明显差不少,你还装餐霞古宗修士,你骗鬼呢?”

    她以往真的不擅和人说话,也不喜和人说话。

    她此时看着王离,却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此时和平时截然不同。

    王离实在无奈了,道:“我想骗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