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百章 不可理喻(第二更)
    浮空巨舰阵枢室中警鸣声没个停歇。

    一道新的光幕自动从一根晶柱之中激发了。

    一艘和这浮空巨舰一模一样的迷你浮空古舰出现在了光幕之中。

    它通体都在散发着红光。

    光幕之中有特殊的符文在不停的闪动。

    一切的光影变化都在提醒着阵枢室之中的所有修士,这艘浮空巨舰外围的天地元气法则在剧烈的变化,这导致这艘浮空巨舰消耗灵气的速度比平时增加了十倍不止。

    不需要猜测了。

    阵枢室之中所有的修士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异变。

    他们每个人的身躯都似乎比平时沉重了十倍。

    他们每个人体内的骨骼都是不断的喀嚓作响。

    如果不是他们体内的真元流动起来,他们的血肉和骨骼肯定都难以承受这样的重负。

    很显然,此时坠落的那一朵朵银色菊花般的异雷,它们都在急剧的改变着这片天地的元气法则,它们在急剧的改变着这片空间里的真磁力量,改变着这片区域的重力。

    浮空巨舰虽然体型无比庞大,但其实是无比精密的法宝,它的每一个构件的元气流动包括重量,都是无数次试炼和改进的产物。

    所以它布置着无数的法阵都十分协调,如此庞大的身躯甚至能够进行空间跳跃。

    完美的平衡导致它堪称完美的灵气消耗,但此时它的整体重量突然增加十倍不止,它的灵气消耗量便自然极其惊人。

    极其惊人的灵气消耗量,便能破坏很多环节的平衡。

    任何浮空巨舰的驱动灵气来源不外乎修士真元的贯注,不外乎大量灵源的灵气释放,不外乎收割的蕴含惊人灵气的灵材。

    有大大小小数十个不同的法阵来给这种浮空巨舰提供灵气支持。

    这艘幽浮巨舰甚至有一个罕见的食死法阵和一个融妖法阵。

    前者可以化解修士的尸身和金丹来释放灵气,后者可以化解妖兽的妖晶等蕴含大量天地灵气的灵材来释放灵气。

    这种法阵在整个中神洲都没有几个宗门所能拥有。

    但最为关键的是,要有足够强韧的舱体来承受这种法阵释放灵气时紊乱的元气力量冲击。

    在中神洲所有的超大型浮空法舰之中,这艘幽浮巨舰在获取灵气来源方面绝对占优,但它的重量,却也比大多数超大型浮空法舰的重量要重。

    “不要强行浮空,降落下去!”

    银衫少年看着那种恐怖的灵气消耗速度,他马上发出命令,嘴角都在抽搐。

    但是这阵枢室内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就真的像是看着一根棒槌。

    谁都知道不能浮空就不要强行浮空,这样可以避免坠舰的可能。

    但关键在于,第一重异种劫雷又没有消失,那种独特的封禁空间的力量还在。

    诡异的元气法则牵扯之下,这艘浮空巨舰降是根本降不下去,停止浮空倒是可以,但若果停止浮空,虽然可以省却大量的灵气消耗,但有可能导致的可怕后果是,万一第一重异种劫雷突然消失,但第二重异种劫雷的力量还在,那这艘浮空巨舰几乎百分百会坠舰。

    因为至少十倍重量的浮空巨舰突然下坠时带来的冲击力十分可怕,到时候即便疯狂驱动浮空的法阵,那些法阵提供的力量未必能够止住下坠之势,而且关键在于,很多法阵恐怕也会因为过量的灵气冲击而直接损毁。

    银衫少年的命令迎来刺耳的警鸣声除了警鸣声之外的一片沉默,他也瞬间发现自己说的话等于放屁,一时之间,他也陷入了巨大的难堪之中。

    “启动备用灵源法阵。”

    “必要时动用三颗异源。”

    “所有不必要的法阵全部关闭。这是天劫,许多常备攻击性的法器可以不用保持激发状态。”

    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迅速出声,在这种时候,经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个阵枢室里的尴尬和沉默被打破了,除了银衫少年之外,其余修士马上领命,迅速奔忙起来。

    “那头星兽动了!”

    “这头古星兽的星力厉害,竟然能够缓缓摆脱这异种劫雷的禁锢!”

    也就在此时,一名修士震骇的出声。

    布满红光的光穹上,那一颗金色的光星十分醒目,原本那颗金色的光星也停滞不动,但现在,那颗金色光星虽然移动极其的缓慢,但却已经开始移动。

    “是星力和肉身结合类的星兽!”

    中年文士的眼睛深深的眯了起来,他马上下令,“瞭望绘影!”

    也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随着短距离传送法阵的灵光显现,一名修士进入阵枢室,点出一片玉符。

    玉符发光,显现出吞天星蟒的模样。

    “吞天星蟒!”

    “已经完蜕的吞天星蟒,它已经突破自身极限,星血浴身,怪不得能够抵御这种异雷。”

    这名中年文士一看之下,却是没有什么异色,他神色反而轻松了不少。

    这吞天星蟒虽然强悍,但只是依靠肉身攻击的星兽,对浮空巨舰的威胁便不算大。

    只要这天劫一过,哪怕不依靠浮空巨舰上舰载法宝的威能,便是他一个人都应该可以应付这头吞天星蟒。

    “今后的天劫,都是这样的复合天劫么?都是一重雷劫还在,后面的雷劫接二连三就出现。”

    王离也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即便他现在身体骨骼犹如神铁,但还是感到近乎骨折的压力,他也不得不依靠真元来抵御自身的重量。但他体内多的是真元,根本不怕这种平时数倍的真元消耗。

    他看着天空,很敏锐的感知到第三重雷劫已经在酝酿。

    现在按照这劫雷的变态程度,肯定降落下来的都是异种劫雷,关键在于,他此时有不妙的预感,这种复合劫雷恐怕到最后一重,也会和上一次一样,数种劫雷的威能又化生成一种威力极为可怖的劫雷。

    天道法则虽然残酷,虽然无情,但它毕竟还是法则,有时候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唰!

    劫云之中没有响起沉闷或是宏大的雷声,倒是如有冷冷的风在流动。

    似乎某处的空间被打开了,大量的元气被抽引过来。

    王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浑身灵韵放开之后,此时他的感知不知道比之前敏锐了多少,他直觉这劫云之中有新鲜的妖气流动。

    似乎这天地法则还能借势,红山洲南部此时到处有空间裂口或是空间域门沟通混乱洲域,而它直接借用空间力量,甚至在从那些混乱洲域抽引天地元气。

    留给他思索的时间不多。

    一阵阵风原本在劫云之中流动,但突然之间掉头一折,全部往下吹了下来。

    劫云底部一阵翻滚,一片片晶莹琉璃般的异雷天女散花般坠落下来。

    浮空巨舰上阵枢室内所有修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心中甚至已经开始在对那名银衫少年口吐芬芳。

    这天劫道道都是异雷,真的是可怖。

    关键是,这似乎是银衫少年自己找上的事。

    这银衫少年郭凤鸣虽说是他们幽浮古宗指定的准道子,但这次很有可能要他们背锅。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艘巨舰的灵气耗损和各方面没有出现新的警鸣。

    “还好。”

    中年文士呼出了一口气。

    他是这名银衫少年郭凤鸣的师叔,同时也是之前掌管这艘浮空巨舰的舰首。

    他当然能够感觉出这些修士对郭凤鸣这名准道子的不满,但作为宗门指定带着郭凤鸣的师长,他当然有必要消除这种情绪。

    他呼出了一口气,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此时的气氛,但他这一口气才刚刚呼出,他的神色骤然一变,整个身体砰的一声脆响。

    他的整个肉身竟然像瓷片一样直接崩碎了,只有一个目瞪口呆的元婴悬浮在崩散的血肉之中。

    “啊!”

    这个阵枢室内自有防止元气冲击的法阵,这名中年文士的肉身暴裂并没有引起剧烈的元气冲撞,但是血肉飞洒,却是让这阵枢室中所有人骇然尖叫起来。

    砰!

    几乎同时,阵枢室内一名金丹修士也肉身爆碎,只有一颗金丹滴溜溜的在空中旋转。

    “啊!”

    中年文士的元婴直到此时才真正回过神来,这小小的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元婴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般的尖叫。

    “不要剧烈动用真元!这种劫雷是灵毒劫雷!它能够让我们的肉身无形之中就变成脆琉璃身!真元越是强大的修士,身体就越是无法承受!”

    他这反应稍微晚了一点。

    此时这艘浮空巨舰之中,许多处地方发出惊呼,有些修士也已经肉身崩碎。

    “……!”

    这第三重劫雷一落,王离的身体也有直接要崩碎的感觉,但转瞬之间,流入他体内的灵毒就瞬间朝着他的玄天剑罡汇去,被他的玄天剑罡吸收,他竟然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后方的天空之中,隐匿在云层之中,连浮空古舰都没有侦测到她身上灵气波动的女修身体也是微微震颤,她的肌肤都出现裂痕,但瞬息之间,她的真元似乎做出了直觉般的反应,真元瞬间静寂不动。她身上的裂痕也瞬间消失。

    倒是那头吞天星蟒依旧没有受影响。

    它五爪如同在空中慢慢划水,整个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缓慢在空中前行。

    “你阴魂不散啊?这个时候还不跑,还往天劫中心拱!脑子有坑啊你!”

    王离对这头吞天星蟒简直无语。

    他真的没见过这种为了报复连命都不要的星兽。

    而且更让他无语的是,他这个时候怎么觉得这头吞天星蟒好像反而在冲着浮空巨舰去。

    好像它的意思是,它追五行焰光舟追了半天了,结果这浮空古舰反而把五行焰光舟打掉了,让它看不到遁光,所以它反而又恨上了这浮空巨舰?

    王离觉得它简直不可理喻。

    干得过这浮空巨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