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异雷又见异雷(第一更)
    他这也绝对是发了狠了。

    但其实也没有办法。

    他这是前有狼后有虎。

    前面这浮空巨舰将他直接打了下来,接下来肯定是要抢夺五行焰光舟,他后面那吞天星蟒也追得紧。

    他对这种浮空巨舰的认知也要比一般修士深刻得多。

    他很清楚这种巨舰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山门。

    这种巨舰是真正的攻防一体,是无数代修士智慧和修为的结晶,是无数天材地宝的堆砌。

    平心而论,他筑基二层晋升筑基三层的天劫,估计再放到星河宗、云笈洞天这种级别的宗门,这些宗门就应该真的承受不住,死伤会无数。

    但拥有这种浮空巨舰的都是中部十三洲的至高宗门,这种顶级的宗门,制造出来的一个流动山门,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比起那些宗门不知强多少。

    恐怕是一艘这样的浮空巨舰,就能轻易灭了星河宗和云笈洞天这样的宗门。

    这样级别的宗门,恐怕联手都没有用。

    而且他十分清楚,这种浮空巨舰往往配备有惊人的气机锁定的法器,配备有超远距离的攻击手段,威能打出近千里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谁知道这种浮空巨舰上会有什么级别的修士压阵?

    元婴修士肯定有。

    化神期修士都不一定。

    所以他就连拼命都只有一次机会。

    要是他激发的雷劫无异于给这艘浮空巨舰挠痒痒,那只要浮空巨舰上的法器或是修士锁定他的所在,他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浮空巨舰的一击。

    方才这艘浮空巨舰直接震荡百里的冲击波,绝对不是它最强的杀伐手段。

    这种浮空巨舰足以杀神,它甚至有杀灭化神期修士的能力。

    他自幼追随吕神靓修行,吕神靓对他完全是玩了命的压榨,他最不却的就是决断和拼命一搏的勇气。

    所以在体内的道基酝酿已经突破阀值,即将引动天劫的这一刹那,他就已经做出了一个最为狠戾的决定。

    他准备彻底展现自身的灵韵。

    他维持运转着欺天古经,继续装死,等着这浮空巨舰的接近。

    与此同时,他先行撤掉了含光洞天的至宝,含光石莲。

    这是周画幽偷带出来的至宝,含光洞天至纯灵脉之中孕育出来的灵物,它看似一朵平平无奇的石头莲花,却能够压制一名修士的整体道韵。可以让修士渡劫时,降落的天劫威力减小很多。

    唰!

    这含光石莲一收,他的整体道韵瞬间上涨一个层次,就像是彻底挣脱了桎梏一样,他自身灵韵带动的各种大道异相,差点直接全部显化。

    “来了!”

    浮空巨舰此时并未直接跃空,它看似在空中飞遁不快,如同一片陆地在漂浮,实则它体型太过庞大,每一个呼吸之间恐怕前进上千丈。

    嗤!

    一片破空声响起。

    浮空巨舰接近王离所在,舰身的阴影已经如巨大的乌云彻底笼罩王离的坠落之地。

    王离直接撤掉欺天古经,他尽展浑身灵韵,三花聚顶都彻底激发不算,还将孽海花和天火古树的气机都彻底绽放。

    唰!

    他体内整体灵韵前所未有的震荡。

    除了那三条灵根之外,他身体里甚至出现水灵根和火灵根的虚影,这两条灵根都在整体灵韵的带动下,已经凝结雏形。

    他身上的大道异相前所未有的绽放,之前凝结的十九个大道异相再加上从水龙猿身上掠夺的异相尽展。

    这些大道异相的元气法则交织,整片虚空都被牵动,就像是有一片海市蜃楼在生成。

    “怎么回事!”

    浮空巨舰的阵枢室中,那片阵枢光穹上顿时发出凄厉的警鸣声。

    两片红光剧烈的闪烁,一片来自地上,一片来自高空。

    “怎么?”

    银衫少年和那名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都瞬间色变。

    轰!

    几乎就在这一刹那,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回应他们,这艘浮空巨舰的上方,出现了一团巨大的劫云!

    阵枢室内那阵枢光穹的顶部全部变成了红色,元气激荡,自然发出刺耳的警鸣声。

    寻常的劫云都是一团团簇拥,但这团巨大的劫云却是乌沉沉的,就像是巨大的铁板一块。

    唰!

    无数缕黑丝状的劫云如凝固的墨汁瞬间从劫云底部垂落到地上。

    这艘浮空巨舰阵枢室内两名控制阵枢的修士已经疯狂在朝着一块晶石贯注真元,想要调动巨舰内的法阵汇聚灵力来一次虚空跳跃。

    能够操控这种战舰的,都是精挑细选,而且经历过无数磨砺的修士。

    这两名修士都是金丹真人,反应不可谓不快。

    然而当这劫云落下的刹那,这方圆数百里之内的空间都好像被彻底封禁了。

    没有东西能进,没有东西能出。

    所有飞遁在天空的妖兽,包括空中流动的云气,那些刚刚从巨舰之中冲出的遁光,包括这艘巨舰,就被这劫雷带下的可怖力量,直接就像是被冻结在空中。

    妖兽和这艘浮空巨舰并没有从空中掉落,但是它们在空中也不能飞遁,就那样悬浮着。

    “封禁空间的异雷?”

    有许多丝黑色的劫雷都已经飘洒到王离的身前,妖异的连在地上。

    王离各种引雷的手段对这种黑色的异雷也不起作用。

    “天道法则真的牛!”

    他现在反而有点欣赏这变态的天道法则了。

    这太有针对性了。

    真的是无情。

    这种浮空巨舰甚至拥有跃空的能力,一次跳跃就能够让它穿梭不知道多少里的空间,若是让它逃出天劫范围,自己又跟不上,那他这雷劫就真的把自己玩死了。

    但现在这天道法则第一时间落下这第一重劫雷,就直接将这浮空巨舰拖下了水。

    它真的是充满了蛮不讲理的无情味道。

    我天道法则最大,我管你是什么原因被卷入了天劫,反正只要在我的天劫里面,我就不允许你置身事外,我就也要灭了你。

    “苦也!”

    一朵云气中,那名怀抱着古琴见势不妙想要开溜的女修也被禁在空中。

    她直觉这雷劫和那五行焰光舟上的修士有关,而且十分诡异,她当然也知道对方并不是针对她,但她不过是好奇跟上来看看,结果也被这天劫笼罩在其中了。

    这天劫一出场就是如此可怕,她感觉自己遭受无妄之灾,能否幸存都不一定。

    “应该是五行焰光舟上那人引动的天劫。这天劫如此可怕!”

    银衫少年之前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现在他也有些笑不出,“能否锁定此人的气机?”

    “不能。”

    几个在阵枢前忙活的修士几乎同时给了回答。

    “那片虚空的元气法则波动太过剧烈,有太多的大道法则相互牵引,而且此人身上功法非凡,很难锁定他的气机。”

    “太多的大道法则?”中年文士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太多的大道异相?”

    “应该是。”

    那名之前被银衫少年呵斥优柔寡断的女修面如死灰,“恐怕数十个大道异相同时展现,才会让我们幽浮巨舰无法锁定他的气机,此子性格看似也暴戾,直接渡劫。之前那样的威能没有将他灭杀,他虽未长成…但恐怕是别的宗门奉为至宝的天才修士。若是他在这里陨落,我们…..”

    她说到此处,浑身都是颤抖起来,说不下去。

    能够借来五行焰光舟,又能够演化数十个大道异相,这说明什么?

    如此惊世骇俗的灵韵,身怀数十门恐怖强法…这绝对是比他们幽浮古宗还要惊人的至高宗门的准道子级人物,是那些至高宗门堆砌无数宝物栽培的对象。

    这种人物若是因为他们而陨落,恐怕是要引起宗门间的战争。

    之前的命令虽然是这名银衫少年下的。

    但他是幽浮古宗准道子,即便犯了这样的大错,恐怕罪不至死。

    但她们这些执行者,却不一定了。

    “不要慌!此人也未死呢。”

    中年文士此时还是一脸镇定的模样,他表面上一点都不慌,但内心深处其实也慌得很。

    越是高阶的修士,就越是喜欢做最坏的打算。

    能够演化数十个大道异相的修士…而且修为似乎最多不到金丹,这种修士,他想来想去也只有数个至高宗门有可能出。

    “若是他能渡过天劫,因祸得福,此厄运可解。”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阵枢前的一群修士都是拼命点头。

    他们之前对银衫修士都是十分敬畏,但现在心中却是狂喷他是个棒槌。

    方才竟然还让他们锁定那人的气机,难道还想他们将他毁尸灭迹吗?

    这种级别的人物,身上不知道有什么厉害修士的心神烙印,要灭杀此人,说不定寂灭期的强者分身都要直接横渡虚空过来。

    轰!

    第二重雷劫已经坠落。

    巨大一块如铁饼般的雷云底部,突然吐出了一团团的劫云。

    浮空巨舰的阵枢之中又是一阵阵凄厉的警鸣。

    异种劫雷!

    又是异种劫雷!

    若是正常的雷劫,哪怕是金丹修士晋升元婴的雷劫他们也不怕,但异种劫雷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却根本无法预知。

    一团团劫云之中,出现了一块块银饼状的劫雷。

    这劫雷在空中绽放,就像是一朵朵巨大的银色菊花。

    所有人突然觉身体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