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九十八章 创纪录(第三更)
    三十息时间?

    王离很惊喜。

    这时间已经足够长了。

    唰!

    他收起五行焰光舟,直接施展九天踏星诀,但身影在空中只是数个闪动,他便骤然觉得不对,又重新祭出了五行焰光舟。

    他虽然不知道这名女修是谁,但对方的确是冒着奇险施以援手,若是这头星兽失去了五行焰光舟的踪迹,转头去对付这名女修,那真的太对不起她。

    “此人身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妙的遁术,看来逃出生天的几率大增。他倒是生怕牵累我,故意让星兽看着五行焰光舟的遁光。”

    这名女修的心思极为细腻,瞬间就看出了王离的内心所想。

    不过阻止这头星兽三十息的时间也已是她的极限,她也不可能停留下来冒险。

    只是之前她是已经决心远离那头浮空巨舰,但眼下看着这五行焰光舟朝着浮空巨舰的方位掠去,她微微沉吟了一下,却是也改变了主意。

    那些绿色的光华和紫色、黑色的花朵还在和吞天星蟒不断纠缠,她的身影却是已经和周身的云气融为一体,她也悄然折返回去,朝着浮空巨舰所在的方位掠去。

    “那是什么?”

    “这是一艘浮空巨舰?”

    三十息的时间很快过去,王离已经和后方吞天星蟒拉开很远的距离,但他此时看着前方光华乱闪的高空,也隐隐看清那竟然是一艘在不断收割妖兽的庞然大物。

    他的眉头顿时深深皱起。

    那是一艘长达数千丈的巨型宗门战舰,这样庞大的战舰只存在于中部十三洲和少数几个洲域的至高宗门之中。

    他和寻常的修士不同,他和吕神靓经常出入混乱洲域,见过不少巨型战舰的残骸,即便那些残骸之中有价值的部分早就已经被历代进入的修行者搜刮一空,但这种巨型宗门战舰的强大,光是从躯壳残骸就已经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此时这艘浮空巨舰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是不断的吸引妖兽,无数妖兽围绕着它飞旋,始终就像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怪球。

    它不断激发各种密集的光焰,不断击杀妖兽的同时,也不断将妖兽卷入这艘巨舰之中。

    而在这艘巨舰的地步,妖兽的破碎肉块和鲜血就像是瀑布一般往外飞洒出来,又是引起战舰下方阴影中的无数妖兽狂欢。

    这毫无疑问是至高宗门乘着兽潮的收割。

    但它的做派,在王离看来当然极不厚道。

    绝大多数妖兽的进阶和修士不一样,修士不靠吞噬血肉,而是靠各种功法吸纳天地灵气,但妖兽却主要靠吞食血肉,它们能够从不同的妖兽血肉和修士的血肉之中获得大量对它们有益的元气,这些元气对于很多妖兽,甚至能够成为它们体内的灵种引子。

    这让它们能够借助这些灵种引子更好的吸纳天地灵气。

    所以吞食血肉对于妖兽而言,就像是修士吞食各种灵丹妙药一样。

    现在这浮空巨舰收割了对于修士而言最有用的灵材,但将妖兽的气血和骨肉抛洒出来,这无异于养兽。

    它这样的杀戮对兽潮几乎只有促进作用,反而能够令兽潮之中的很多妖兽提升品阶,提升高阶妖兽的比例。

    但接下来高阶妖兽的比例越高,对于他们的收割自然是有好处的。

    他们能够收割到的灵材自然品阶也越高。

    但对于东方边缘四洲而言,这种做法就无异于趁火打劫,边打劫还便放火。

    兽潮的时间不会缩短,而且兽潮或许还会因此变得更加凶猛。

    王离对中神洲那些至高宗门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现在看了这艘浮空巨舰的做派,他顿时觉得一种潜在的危险,毕竟这五行焰光舟可是人家要黑吃黑他,然后被他夺来的。

    也就是心念电转间,他身外便已绽放各色霞光。

    他先将餐霞古宗陆鹤羽的身份用起来再说。

    浮空战舰之中,阵枢室突然一阵欢呼,“五级妖兽!还是真正的古星兽!”

    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微笑的银衫少年和那名身穿白衫,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随着一团骤然绽放的灵光便瞬间出现在阵枢室。

    数十根晶柱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形成一个光穹,光穹便是这一方天地的缩影,上面无数的妖兽如飞蚂蚁一般流动。

    一名同样身穿银衫的三十余岁女修难言兴奋,她伸出玉指点着光穹之中的一点金光,道:“确定是五级七品左右的星兽,而且是真正的拥有纯正星脉力量的古星兽。”

    “没想到运气如此不错,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真正的古星兽。”银衫少年也极为满意,甚至有些感慨的笑了起来,“原本还想至少要再过十几日,这兽潮深度发酵之后,一些极为厉害的高阶妖兽之中,才有可能出现古星兽的踪迹。”

    这拥有纯正星脉力量的古星兽原本就是他们此行势在必得的宝物之一。

    这种古星兽对于他们的宗门有着巨大的价值,因为他们宗门拥有特殊的法门,可以抽引这种古星兽的血脉力量为修士所用。

    这种古星兽的血脉力量对于修士而言不能算灵根,但价值不亚于灵根,被他们称为星脉。

    拥有不同血脉力量的纯正古星兽便拥有不同价值的星脉。

    只是星兽的后代很多,但这种纯正的古星兽在混乱洲域之中都极为罕见,他们这浮空巨舰第一日收割就能遭遇,简直是运气爆表。

    “有不俗的飞遁法宝灵气波动。”

    突然阵枢旁调度的一名男修一声轻呼。

    他伸手牵引数条灵光,那阵枢形成的光穹上有一片荧光被抽离出来,落在这名银衫少年身前。

    这片荧光内里,瞬间出现五行焰光舟的影迹。

    “是五行焰光舟。”

    这名银衫少年有些惊讶,他认真的思索了只是一个呼吸时间,道:“靠过去,威能冲击直接灭杀舟身上的修士。”

    “直接灭杀?”

    一名负责调度的中年女修自然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只是在传令下去的刹那,她也知道提醒这名少年不会遭受责罚,“郭师弟,朝真古宗虽然不算什么,但想要借朝真古宗这五行焰光舟的修士不少,若是这五行焰光舟上根本不是朝真古宗的修士,那可能后果难料。”

    这名银衫少年不是听不进建议的人,他也明白这名女修的意思,微微一笑,道:“所以你便要负责控制好灭杀此人的威能,若是此人能够接近我的水准,那必定是我们中部十三洲的强大宗门,一击不成,便不能发第二击了。若是和我水准相差太远,那杀了便杀了。这兽潮之中,我们这种浮空巨舰为了灭杀大量妖兽,激发幽禁冲击,席卷近百里虚空,不小心误伤,也是正常。”

    “明白!”

    这名女修都急死了。

    这真的是,既然都已经想清楚了,为何不直说。

    万一舰上修士手脚太快,威能都发出去了,那还来得及?

    她双手不停弹动,瞬间连连激发灵光,传递讯息调度。

    嗡!

    王离只觉得虚空之中一声奇异的震鸣。

    他看到那艘巨型浮空战舰舰身外的三层灵光突然收缩,而且直接就撤掉了两层。

    接着这艘原本在空中慢慢漂浮的战舰竟然是直接瞬移般完成了一个虚空跳跃,瞬间就和他的距离拉得只剩下数十里。

    他浑身瞬间充满了惊悸的感觉。

    一种死亡的气息似乎瞬间就将他笼罩。

    唰!

    但他还来不及做什么,那艘巨型浮空战舰通体已经涌出了一层幽暗的光辉。

    这层幽暗的光辉在这艘巨型战舰之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扁平光晕。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股可怖的冲击波直接超越了时间的界限般,瞬间席卷了近百里的虚空。

    王离的头皮瞬间发麻。

    他和五行焰光舟瞬间被这股可怖的威能席卷!

    五行焰光舟的光焰瞬间熄灭。

    “这群人渣….”

    王离这一刹那就激发各种强法对抗,但这种威能极为可怖,而且拥有难言的震荡威能,甚至可以直接瓦解一些元气法则。

    他从水龙猿身上剥夺的大道异相和他一瞬间施展的数道法门都无法彻底消解这种威能。

    他体内的脏器瞬间就被这种威能冲击得纷纷破碎。

    他此时生命力强横,心脉虽然也遭受重创,但是并未直接被灭杀。

    但此时他直觉这艘浮空巨舰是想要夺取五行焰光舟所以才直接发动这样的一击,他暗中运转万凰重生术修补肉身,却是装死,随着失去控制之后,已经重新化为小舟的五行焰光舟一起坠落。

    “应该是一击灭杀了。”

    巨型战舰的阵枢室内,一名观测修士转身对着银衫少年说道。

    “前行猎杀那头古星兽,派一队人下去取五行焰光舟。”银衫少年下完命令,转头看了一眼那名调度的女修,道:“你还是太过保守,方才这幽禁冲击的威能还未到达我说的那种水准。”

    “那应该是郭师弟这段时间的修为又突飞猛进了。”那名调度的女修顿时有些不安,马上轻声说道。

    银衫少年淡淡一笑,道:“下次不要再找这种借口,若是优柔寡断,不敢冒险,便不配呆在阵枢室。”

    “知道了。”这名女修顿时面色煞白,她马上认真说道。

    “看来我也只有创记录了,一日之内,连渡两次天劫。”

    若换了别人,此时或许心惊胆颤,还想驾驭五行焰光舟遁地而逃,但这不是王离的做派,这艘浮空巨舰太不把他当人,他也是真的怒了。

    他用欺天古经隐匿自己的气机,同时直接磕了一颗十全大补丸。

    他距离进阶原本也只差一线,此时这一颗十全大补丸药力散开,顿时就冲破了这个阀值。